王欣无罪将是中国法制与互联网的双赢

2016年01月13日 10:48 IT时代周刊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歪道道 

  在去年11月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当时大致的意思是,想到退出中国市场的谷歌和被关掉的快播,心中有些惆怅。而过去这么久,曾经态度强势的谷歌如今开始为重新进入中国市场而走动,而快播案曾经有消息说6月份开庭审理,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然后这条朋友圈在我拥有上千通讯录的微信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而同时期的其他朋友圈,哪怕是随便的一句话,起码都是数十个点赞和评论。在那个时候,我搜索了大量相关的资讯,发现关于快播的新闻消息都是14年,最新的新闻仅有两三条,虽然现在早已经被淹没,但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分别是王欣老婆开微博后,上万网友打赏了她一篇思念丈夫的微博。还有一篇关于她的访谈,最后一个便是说快播案将会在6月开庭的消息。

  支持快播并不等于支持色情

  关于这次快播案的网络舆论立场,从各个社交平台来看,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快播,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但是需要特别说明,我之所以认为快播无罪,那是因为在我看来,快播只是一个视频播放工具。

  关于法律责任这个东西,不应该娱乐化和情绪化。之前我发朋友圈没有人关注,而庭审之后,朋友圈全部都是关于快播涉黄的讨论话题,各种段子横空出世。而作为快播无罪论的支持者,非要在舆论之中夹裹着色情无罪、色情即正义的论调的话,则是我不能认同的。而且把快播与色情捆绑到一起,这其实本质上是对快播的一种伤害。所谓的快播涉黄,其实是用户的行为,用户利用快播的技术优势,要做什么事情是快播所能决定的吗。

  可能有人会说,在几十年前,开成人用品店和穿情趣内衣也是被法律和道德所禁止的,如今不也是一个互联网热门行业吗?关于成人用品店和穿情趣内衣的属于违法的事情,至今我并没有查到曾经有过类似的法律规定。而成人用品和情趣内衣相对色情产业来说,也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与快播在某种维度上更为接近:你可能买了成人用品和情趣内衣,但至于你用来做什么,并不应该是商家该承担的责任。

  庭审中公诉方为何会被辩护方花式吊打?

  在这两天的庭审中,我们看到了一场精彩的辩论,而这场辩论之所以精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快播王欣们辩护方。虽然公诉人来势汹汹,并且企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辩护方显然更胜一筹。虽然他们不是搞互联网技术的,但是显然为了此案,他们深度研究了快播的技术和产品,对整个快播的状况非常清楚,所以,当公诉方想要从技术层面来让自己占领道德至高点时,被辩护方凭着对技术和互联网更深刻的理解,迎头痛击。

  尤其是关于证据方面,公诉方每一条自认为有力实则粗糙的证据被列举出来后,几乎都会被辩护方用更为细节和具体的方式消灭。这不仅仅达到了辩论烧脑的极高境界,更让几位辩护人一夜之间成为“网红”。

  在互联网+风行全国上下的时刻,做为公开审理并且现场直播的互联网大案,又是在北京海淀,中国科技创新最密集的地方。按说控方派出的公诉人应该是精英团队,可这个精英团的实际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

  如果王欣无罪,将是中国法制与互联网的双赢

  互联网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其发展速度之快,导致很多新鲜事物如雨后春笋版出现,在互联的冲击下,相对应的法律条文并没有跟上,这场庭审的辩论,王欣一方不仅仅给控方好好地上了一课,更让中国的司法体系进一步直观深入的了解了互联网。

  除了在此次庭审中舆论一边倒支持快播,从整个庭审情况来看,快播王欣的辩护团队也在整个庭审过程中表现精彩,尤其是在对法律和互联网产品的理解之上,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庭审现场快播涉黄的证据或者说法律依据不足,导致了控方的处境有些尴尬。

  总之,每一桩重大案件的判决结果,都会对社会意识形态造成深远影响。像曾经的南京彭宇案,因为判决结果偏离了主流价值观,导致了至今看到老人跌倒后,都要思虑要不要扶,间接或直接的对当地司法和当下的老年人形象造成了严重伤害。同时,秉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即使快播案中,王欣等人即使被宣布无罪,也将是整个中国法制的巨大进步,为未来互联网的司法工作提供一个样本。这不仅会得到舆论支持,更会让大众对未来的法制充满信心,让中国法制与互联网双赢。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原创策划

新闻早报

SpaceX火箭回收后有多脏

SpaceX火箭回收后有多脏

只有被起落架覆盖的部分才保持了原有的白色,其它部分都布满了灰色的烟痕。 [详细]

专题报道

百度被曝出卖疾病类贴吧

百度被曝出卖疾病类贴吧

据知乎网友调查统计,在3259个健康保健类吧中,有近40%的热门疾病吧已被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