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微商暴富梦破:几个月8万亏一半

2015年12月14日 02:00 每日经济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互联网的确颠覆了一些传统行业,起到了“革命性”的作用,但在微商这个领域,一度群魔乱舞,混乱不堪

  每经记者 金喆

  从面膜到美妆产品、保健品,微商从诞生到落寞也就两年时间。这两年里,暴富传说一度刷屏,不断冲击大众的神经。但是,从今年4月媒体集体炮轰朋友圈“杀熟”之后,微商风光不再。

  互联网的确颠覆了一些传统行业,起到了“革命性”的作用,但在微商这个领域,一度群魔乱舞,混乱不堪。如今,经历层级动销模式,面临式微的结局,靠发展代理赚钱而根本不管产品的营销,已经被市场证明:这种游戏肯定玩不下去。不少传统微商开始站在了转型的十字路口,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至少在半年前,微商的造富神话还一度震惊众人。如今微商遭遇的大溃败,让不少人成为这座庞大金字塔底的“炮灰”。

  近日,在微商行业摸爬滚打超过一年的小依,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享她曾经的“创业梦”。

  “梦起”:群里晒卖货战果

  小依接触微商的时间并不早,在2014年11月,那时面膜宛如一个人见人爱的吸金机器,一个月就能开豪车、买别墅的励志故事遍地开花,微商成为不少草根向往的职业。

  就这样,小依在网络上搜索了当时最出名的微商,并加入了其中一个自称为该品牌一级代理的群。群主小阳自称是面膜产品的总代理,小依入群后购买10盒面膜便可获得微信群的培训机会,购买20盒才能成为二级代理,获得公司内部群的听课资格。

  每天晚上7点,小阳就会在群里语音“讲课”,主要内容是面膜产品和销售技巧,课时大约40分钟。

  小依了解到,小阳从2014年6月开始卖面膜,现在是某热门品牌的总代,也就是除了厂家以外她就是NO.1,所以在拿货价上非常有优势,比厂家指导价便宜50%以上。

  小阳每天晚上都会在群里晒她一天的战果,几百上千元的转账金额和朋友圈里数不完的点赞和好评,其他资深群友也会分享其卖货经历。

  小依算过一笔账,她以80元/盒的价格拿货,按照90元的价格卖给身边的朋友。如果一周能卖10盒,一个月就能增加400元的额外收入,卖得多就赚得多。

  小依在广东佛山一家制衣厂上班,每月到手的工资只有3000元,当时她认为这份兼职能带来不错的收入。因此在QQ群里连续听了4天课后,小依向小阳转账1760元,正式成为小阳名下的一位代理。

  “梦想”:层级营销忽悠术

  第一天,发自身使用分享,用悬念来吸引朋友;第二天,发好友咨询的聊天截图,侧面影响朋友;第三天,继续发自身使用分享,并统一回复可以代购;第四天,发朋友的使用感受和产品介绍,揭开悬念……

  小依告诉记者,这是一名微商菜鸟的“入门课程”,怎样在朋友圈引起大家的关注。那时候微信好友数量只有100人左右,并且都是自己的朋友和同事。由于朋友圈内做微商的还不多,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些人捧场,手里的面膜陆陆续续在一个星期就卖完了,赚了200元。

  有了之前的经验,小依又找小阳拿了一箱面膜,里面有48盒。按照小阳的方法,接下来小依时不时晒一些自拍和交易截图,有时半夜发心灵鸡汤。这些内容都来自小阳的内部微信群,拿到素材后经过软件加工就能制造每天财源滚滚、快递发货不断的假象。

  小阳还告诉小依,这样零散卖货只是小打小闹,真正赚钱的方法是发展代理,“这样每天不干活都有钱收”。据小阳透露,她每月的出单量在万盒以上,公司定期带他们去五星级酒店培训。

  “我身边很多姐妹的情况差不多,有的在珠三角的工厂打工,有的在老家带孩子,收入比较低,都希望能赚钱。他们看到我朋友圈在咖啡厅看书、喝咖啡、坐在宝马上自拍的照片后,都跑来问我。”说到这,小依有些愧疚,但她依葫芦画瓢说服这些好奇的朋友找她拿货。

  为了专注于自己的微商事业,小依辞掉了制衣厂的工作,并且如小阳“指导”的那样,开始发展下级代理,她的努力有了一定的收获:3名下级代理。

  “梦破”:重回制衣厂工作

  尽管有了3名代理,小依并没有感受到小阳所说的“月入斗金”。

  2015年2月,小阳在微信群里通知大家,她和团队成员打算重新创业,拿到了山东一家面膜品牌的总代理授权,如果群成员有意向,可以直接转成这个品牌的一级代理。

  一位老成员告诉小依,实际上小阳在上家品牌属于三级代理,拿货价不占优势,大部分面膜卖出去的价格不超过100元。也就是说,小依基本就在这个品牌的“底层”挣扎。

  小依一边继续在朋友圈推销没卖出去的20多盒面膜,一边开始接受小阳的新品牌培训。为了拿到一级代理权,她向小阳转账3万多元面膜款。为了进一步了解产品,她趁春节后的休息时间前往山东参加了半个月的培训。

  小依说,每天的培训内容就是“骗人”,比如把产品照片包装得高大上,把自己的照片跟名车、别墅元素P到一起,用软件制作转账截图等。

  “每天的(培训)内容跟微信群差不多,就是教你怎么忽悠,让大家上当。”小依说,她从山东回来后没多久,央视就曝光“毒面膜”,一下子让大家对微商高度警惕起来,整个行业开始走下坡路。

  现在,小依家中还有30多盒没卖出去的面膜,且还有价值1万多元的货没有收到。有一天,她的上家小阳突然没像往常一样“讲课”了,之后便消失在那个群里。小依发现,除了微信和QQ,她从未与这个上家在现实中见过面,仅有的手机号也提示关机。

  从事微商8个月,小依累计投入近8万元,亏损一半。她身边当年一起卖面膜的“战友”,也没有一例真正发财,只有产业链顶端的生产者和第一批推动微商的人才积累了原始财富。现在,小依又回到制衣厂上班,重新回归正常生活,但因为做微商,她已被朋友圈的不少朋友屏蔽。

标签: 微信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原创策划

科技一周精选

科技一周精选:华人硅谷梦

科技一周精选:华人硅谷梦

中国人在硅谷创业二十年,成功者多为纯技术公司。文化障碍始终存在。 [详细]

第一线

华人硅谷创业:加州梦难圆

华人硅谷创业:加州梦难圆

文化障碍下美国投资者始终难被打动,而巨大的国内市场吸引创业者们纷纷选择回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