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王兴:不介意被说模仿抄袭 选择也很重要

2015年08月31日18:06   《财经》杂志    收藏本文     

  寡言善行、坚韧顽强、精于模仿与计算、对商机高度敏感又懂得取舍进退,再加上运气不坏,王兴的这些特质成就了今日美团,也令其他巨头高度警惕

  《财经》记者 陈庆春

  五年前,甚至两年前、一年前,人们仍在讨论电商对传统商业的颠覆性和替代性,但今天这个讨论已变得愚蠢,因为几百万、上千万的线下商家正通过互联网介质摇身成为电商,大多数人将之称为O2O,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现在干的就是这个生意。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称,今年上半年中国第三产业(服务)增加值达14.7万亿元,是GDP增长最大的贡献者。而这个庞大的产业终将上网。每每想至此,王兴说他都是兴奋的。

  2010年3月4日,王兴曾于美团网上线时写下这样的志愿:每个人都有权用钱为自己的生活投票——美团将吃喝玩乐搬到网上,用户负责掏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美团创立当年实现交易额1.43亿元,2015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变成了470亿元,同比增长190%,超过去年全年(460亿元),单日总订单量超过500万单。但王兴最喜爱的数字是:年度活跃买家1.3亿。阿里巴巴活跃买家为3.67亿(2015年二季度),京东1.18亿(2015年一季度财报),这让美团看起来比京东更大。

  今年1月,美团以7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7亿美元,超越了团购鼻祖Groupon(8月25日的市值为26.79亿美元)。

  美团不再只是团购公司,而正在成为一个吃喝玩乐生活服务业的电商平台。相应地,美团的敌人也从拉手、窝窝等创业公司,变成了包括BAT在内的成熟企业。百度的200亿元,阿里的60亿元,腾讯上百亿元的生态投资,这个行业正变得如互联网专车一样烧钱,他们看到了服务O2O的未来,但更害怕美团在其榻侧成长为巨人,从而不吝打击。

  36岁的王兴已有11年的创业经历,失败的次数很多,这一次他会被打败吗?

  失败中成长

  他对任何对手的评价,无论好坏都不回应。

  王兴认为,最有男子气概的一幕是:《少数派报告》里,阿汤哥唯一的孩子被拐走多年后,他无意间闯入人贩子家中,看到自己孩子和其他众多受害者的照片。阿汤哥怒不可遏地把嫌犯一把摁在墙上,拔枪顶住他的头,但却没有射。

  他是一个极度自信,又颇具耐心和隐忍力的CEO。但5年前、11年前,他并非如此。王兴自己称之为“成长”。

  1997年王兴从福建龙岩一中保送至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2001年毕业并前往美国特拉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业,2003年冬天中途辍学回国创业。2004年3月正式开始创业。但是这个看似技术科班出身的人,在创业之前并不懂得如何编程。

  王慧文是他的合伙人,亦是他清华大学同宿舍同学,现在是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外卖配送事业群总裁。如果从1997年算起,两人在一起相处了18年。大学时他们曾共用一台计算机,王慧文用它来打游戏,王兴用它来上网,两个人的成绩永远在班里倒数5名内。王慧文后来去中科院读了博士、辍学,他也不懂编程。

  公司成立半年,二人忙着学编程,后王兴中学同学赖斌强加入,是唯一的计算专业人士,现任美团外卖配送事业群高级总监,和王慧文一起负责外卖业务。2004年9月,他们的第一款产品“多多友”上线,可想而知产品并不受欢迎。到2005年9月期间,他们平均两个月换一个项目,没有方向、技术不靠谱又不会推广,经常是一个项目没做完就发现不对路子,马上停了换下一个。

  2005年下半年这个小团队研究了SNS领域,决定模仿Facebook,在多多友的基础上开发出了“校内网”。总结前面几个小产品的失败,做校内网期间,王兴对市场推广集聚了精力,产品很快获得几十万用户,但这个市场也很快吸引了诸多企业的参与,资金变成了关键。

  王兴并不懂得如何与投资人打交道,红杉来找,他们说不清推广思路和商业模式;另一个投资人答应给他们钱,但对他们仅需要100万美元表示了怀疑,后单方面撤回投资意向书;当时做类似网站的陈一舟第一次找到他们说,如果你们不卖,我就拿钱砸市场,这群小子居然被激怒了,拒绝跟陈一舟再谈。就这样一再错过时机,被逼至弹尽粮绝。

  接触过王兴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懂得坚持的人。但2006年10月,王兴和王慧文还是将校内网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陈一舟。王兴站在校内网的办公室,看着别人将桌椅一一搬走,难过得低下了头,他曾觉得这是一次再好不过的机会。事后王兴向《财经》记者总结称:“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坚持就行的。”

  在人人网待了不到两个月之后,王兴又萌生了新的创业想法。如果他在人人呆够一年,他将有一笔额外的奖金,但他忍不住了。2007年5月王兴创建了类Twitter的“饭否网”。2008年初,推出了面向白领的SNS网站“海内网”,同时期的类似网站有大名鼎鼎的开心网。但开心网抓到了游戏这个引爆点,王兴团队没有经验,跟进不力,影响力节节败退。此时“饭否网”却悄悄成长,2009年初已拥有百万用户。就在其快速上升之时,2009年7月7日“饭否网”却因舆论压力被政府强行关闭,同年9月新浪微博上线内测(2015年8月26日市值21.83亿美元)。

  王兴反思:“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认识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媒体。”此后的半年,不甘寂寞的王兴再度尝试多个项目,再度无一成功。

  王兴可能放弃了很多产品和项目,也失败过很多次,但他对创业及互联网改变一切这件事情始终坚持。

  O2O大潮中的飞奔与克制

  2010年的王兴,已渐渐褪去了先前的稚嫩,开始从纯粹的互联网极客转向商业,他对互联网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王兴用科技先进词汇解释了他即将要做的事情:正如光既是波动又是粒子,团购将营销和销售结合在了一起。他称,团购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美妙的商业模式之一。

  钟永健被吸引了,决定跟着王兴一起干。在美团之前,钟永健其实一直以怀疑的眼光看着王兴,王兴创建饭否网时,钟说:“140字能说清楚什么?”两人相识于2006年,此前王兴多次邀请其未果。2010年,他加入王兴创办的美团网,现在是美团酒店旅游事业群战略合作部总经理。

  模仿、抄袭曾是王兴的标签之一,他确实复制过Facebook的UI(交互界面),也曾借鉴Twitter创建了饭否网,美团的灵感亦来自于2008年11月成立的Groupon(美团团购网)。周鸿曾评价王兴只会复制。王兴对此似乎并不介意,他对《财经》记者说:颠覆性创新固然重要,但选择判断也很重要。就好像在Foursquare(基于位置签到)与Groupon之间,王兴选择了模仿后者一样。

  这场美妙的生意,吸引了5000多个竞争者。且与王兴先前创业仅面对用户这一个面有所不同的是,团购还牵扯到线下数千万商户。王兴在线下领域的经验为零。但至2015年上半年美团在团购市场份额已高达62%。

  在这场千团大战中,王兴极度克制,早期没有涉足实物团购,没有砸线下广告,没有采用快速的城市包销,而是埋头做IT后台,加快商家的供给,较早地发力移动端,并用科学的方法精密地计算每一笔投入产出。比如在做城市地推时,他会综合这个城市的人口、GDP、淘宝消费指数、肯德基麦当劳数量及电影院的数量等各项指标来计算投入产出比。当他发现不划算时,就停止扩张。美团曾在扩张到第90多个城市时突然停止扩张。

  对手认为美团运气比较好,第一,最大的竞争对手拉手网上市未成功,资金消耗战最终没有打起来;第二,王兴幸运地遇见了干嘉伟,帮助其完成线下队伍的快速建设。

1 2 下一页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王兴美团O2O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