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田交易流水靠补贴冲量:裁员回应含糊其辞

2015年08月31日08:53   新浪科技 微博    收藏本文     

  相关新闻:

  一亩田被曝裁员近2000人 疑因C轮融资失败

  一亩田声明:地推及销售有违规 因此被辞退

  新浪科技 王上

  誉满天下,谤亦随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农业B2B平台“一亩田”还未曾尝到誉满天下,却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尝到了谤满天下。

  从数据造假再到裁员风波,一亩田都进行了官方回应,然而,有些地方含糊其辞。

  在一次次救火后,未来一亩田还能否“轻松卖农产品”要打个问号。

  一亩田的交易数据疑云:补贴冲击流水

  之前针对“数据造假风波”,一亩田召集媒体开发布会进行了澄清,针对“刘老板采购了999.999吨毛桃”的采购数据,一亩田表示这是测试数据,但是,测试数据为什么要显示在前端页面,官方回应称是因为PC端发展滞后,公司发展快,PC端还没来得及优化升级。

  而针对交易数据,一亩田方面甚至亮出了后台数据,截止6月底的交易流水达到了153亿元。单是6月20日到7月21日期间,一亩田的流水总额就 达到了99亿元,交易完成订单数65602单,日均3.2亿元。并且,这个只包含平台线上交易数据,不包含线下采购商与农民的直接交易。

  不过对于上述数据,一亩田前员工小默(化名)告诉新浪科技,据其所知,有部分一亩田地推员工去批发市场,跟供应商和采购商双方协商,然后走一亩田公司的流水,并且对双方都有补贴,以这种“撮合交易”的方式冲击交易流水。

  而其实如果没有一亩田,双方的交易依然是存在的,而走了一亩田的流水,还得到了补贴,何乐而不为。在这个交易过程,一亩田只是充当一个代办角色。

  另一位前员工也证实存在这种交易模式,并质疑一亩田根本不是B2B平台,因为交易流水是通过一亩田员工的撮合交易达到的。

  对此一亩田回应称无论公司员工手册还是公司销售规定都明确规定:虚假客户和虚构交易都属于销售违规,一经查实会开除;且同时表示,“这些言论仅仅是离职员工泄愤。”

  而新浪科技也采访了一些一亩田上的农产品供应商,有供应商表示,一亩田的平台很不错,帮着找到了更多的客商。但是,当新浪科技问及交易情况时,对方表示,没有在一亩田上进行交易,仅把一亩田当作一个信息平台,都是在找到客商后双方就在线下交易了。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一亩田发展太快出现问题,业务需要慢慢调整。

  李成东表示,“欲速则不达,没公关挺好的。一亩田2013年底移动化后发展很快,迅速融资,2014年中才开始商业化闭环,才刚开始打基础。”

  裁员回应含糊其辞:未正面谈及

  在交易风波刚刚平息一个月后,上周末,一亩田突然爆出大裁员传闻,并有消息指出其投资方之一红杉资本也撤销了资本投资。

  有的报道称大幅裁员1500人以上,有的报道称裁员规模达到2000多人,而且几乎都是一线员工。而之前,一亩田曾表示,公司员工有3000人以上,其中一线销售人员占70%。

  昨天,一亩田发表声明回应裁员一事。声明称,从6月开始,一亩田公司着手调查地推团队中的严重销售违规行为,已经有员工因为业务违规达到违法程度,被移送司法机关。

  声明指出,“地推团队中的存在严重销售违规行为”以及发现“销售环节存在违规及不诚信现象”。对于近期因此被辞退的员工,公司深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声明还表示,“对于因此离职的员工,公司将严格遵守国家劳动法规的要求,履行相关的程序或补偿事宜。”

  此外,一亩田表示,不存在投资方撤资的行为,并称“一亩田的七个机构投资基金充分认同公司的业务方向并积极支持公司发展,从未有任何形式的撤资要求和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声明中只字未提裁员事宜。没回应具体裁员多少人。仅表示有“被辞”的员工以及“离职”员工。

  对此,新浪科技并未获得采访一亩田CEO邓锦宏的机会。新浪科技也联系了一亩田的投资者之一红杉资本,对方微信电话均未回应。

  对此,分析师柳华芳对新浪科技表示,一亩田的裁员风波有可能是上次被曝光刷单问题的后续,进行渠道消毒,从而让自己的业务消肿。

  在柳华芳看来,裁员肯定确有其事,只是地推人员和一亩田具体的劳动关系形式不知是全职还是抽成兼职。

  在李成东看来,“出问题也正常,好在还没什么竞争对手,一亩田需要时间调整。”

  农业电商市场大执行难 教育成本高

  有着9亿消费潜力的县域、农村市场是电商未来新的增长点。阿里巴巴京东均已进入农村市场。如一亩田这样的创业公司也瞄准了农村市场,做农业电商,然而,在执行起来还是存在很大难度。

  阿里和京东虽然已经进入农村市场,但目前仅做渠道下沉。

  对接农民和商超,“帮助农民解决滞销产品”,一亩田的思路很好。然而,农民知识水平有限、沟通成本高这些农业电商的共性问题,也是一亩田解决的难点。

  李成东认为,农业电商中农产品极度非标准化,难以在线直接交易闭环;农产品生产高度分散,所以如果做的很重,人力投入非常大。农民素质普遍较低,教育成本高。农民没有在线支付习惯和工具,也导致难以在线直接交易。

  柳华芳指出,一亩田难度在于一方面要教育农场主和取信农场主;另一方面要快速促成交易,并确保交易安全。供方市场相对容易,需方更难,靠批发还不够,还需多样化需求方。

  从部分用户来看,一亩田仅停留在一个信息平台,在交易方面也并非主动行为,一亩田在教育成本及人力成本上耗费大。如果一亩田裁员裁掉的都是一线地推员工,是否会影响其交易量,暂时不得而知。

  李成东总结到,所以做农业电商,是一个慢的教育过程,跑的太快,必然会有问题,但依然看好一亩田的模式。

  “其实之前都有建议一亩田不该过度高调,因为没什么实质性好处,也没什么实质意义。”李成东略感遗憾地说道。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一亩田裁员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