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唐岩:孤独寂寞是一辈子的事

2015年06月04日22:51   中国企业家    收藏本文     

  人生寂寞,创业孤独,这是唐岩释放情绪的方式。如果用武侠小说中的人物做参照,他更像来自古龙作品里十里烟花中落寞独行的浪子,既是身边风景的一部分,又充满剥离感。偶尔他也拉着一帮朋友海阔天空地聊,但是人一多,还不如自处。一个人待久了,又想找人玩。如此纠结反复,他终于明白,对男人来说,寂寞和孤独是一辈子的事儿。

  文_本刊记者 翟文婷 编辑_王琦

  晚上11点,唐岩的心情糟透了。世界杯决赛场,钟爱近20年的阿根廷队惜败对手。太太和儿子都在美国,下班后他在街边吃了份小炒肉饭,味同嚼蜡。

  一个人在家里无所适从,他脑袋里冒出一个开车出走的想法。就这么定了。他往包里塞了几件衣服,跳上车疾驰而去。但是目的地是哪,毫无头绪,只是内心有股冲动拖曳着他去南方。

  半夜1点开到天津外环,他想找个地儿落脚。但还是很烦躁,“这本来是阿根廷最好的一次机会”。念头急转,索性往前开,三点多他睡在了济南。

  之后,唐岩开车穿行于连云港、南京、杭州、千岛湖等地,一门心思游山玩水。在南京时,他白天窝在酒店睡觉,傍晚耳朵里堵上音乐,大街小巷地漫走。

  兴之所至抬腿就走,这不是唐岩第一次。2011年从网易离职创业,刚拿到天使投资人郑刚200万美元,他就跟太太跑去意大利消失了俩礼拜。突然找不到人,郑刚当时就有点吓坏了,“才创业两三个月,这人怎么就走了呢?”后来唐岩跟他解释,之前顾着拼命,没休年假,太太也没怎么出国玩过,正好有个机会俩人就去了趟欧洲。

  人生寂寞,创业孤独,这是唐岩释放情绪的方式。如果用武侠小说中的人物做参照,他更像来自古龙作品里十里烟花中落寞独行的浪子,既是身边风景的一部分,又充满剥离感。偶尔他也拉着一帮朋友海阔天空地聊,但是人一多,还不如自处。一个人待久了,又想找人玩。如此纠结反复,他终于明白,对男人来说,寂寞和孤独是一辈子的事儿。

  即使成为上市公司CEO,说走就走的冲动不时就会冒出来。“有时候特别想。我本来上周就想走的,但是他们抓着我说,有一个会你一定要参加,要不然我就跑了。”

  他要真走了,我们这次见面又泡汤了。财富没有帮他摆脱寂寞,但让他活得更恣肆,他是个坚硬而柔软的创业者。

  纳斯达克的钟声被敲响了。这意味着又一家创业公司登上巅峰。2014年12月11日这天,冲顶的是唐岩。

  所有创业者梦想的成人礼,唐岩表现得却很平静。他很配合地完成每项流程,没有狂发照片,没有搞特殊环节。只是看到时代广场电子屏幕上悬空的巨型陌陌LOGO时,他的内心“小小地震了一下”。

  陌陌COO王力则自嘲像置身于被导游牵引着的小红帽旅行团,“这里可以拍照5分钟。”“现在举手欢呼。好,停。”全天下来,他不但没哭,甚至没笑。公司上市对他最大的帮助是,能对父母有所交代。“我不当公务员,也没有正式工作,他们觉得不靠谱。”

  相反,唐岩邀请参加上市仪式的几个朋友有种闯入城堡和公主翩然起舞的穿越感,high得一塌糊涂。大象工会创始人黄章晋从来没有那样亢奋,他信誓旦旦地告诉同行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将来我一定也到这里搞一回。”

  敲完钟,现场沸腾的温度还在。唐岩穿梭于人群中尽可能地与每个人互动,他看到陌陌主管产品的合伙人雷小亮一把抱住了CTO李志威,瞬间泪崩。李志威的表情则写满了错愕,显然他没预料到也没准备好。迟疑了数秒,李拍拍雷的肩膀也哭了。

  这是全天最触动唐岩的时刻。他们是他最早从网易带出来的,看着俩人抱头痛哭,他终于觉得走到今天,好像确实也有那么一点不容易。在此之前,他认为陌陌走得都很顺利。唐岩走上前,跟俩人碰了下酒杯,但他没哭,只是宽慰了他们一句,“哎呀,今天就是个happyday吧。”然后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灌酒。

  投行的人觉得唐岩没哭不正常。这种场面他们见多了,创始人不但沉醉于落在自己身上的那束强光,而且80%都会泪洒现场。唐岩在敞亮的办公室一边剥橘子,一边与我们回忆往事,他说自己也没有刻意忍住眼泪,“可能就是没心没肺吧。”

  他并非不会流泪,只是打动他的东西让人意外。汤圆,他不到两岁的儿子去了美国,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唐岩和他视频,说了什么他全然不记得,关掉对话框,他哭了。“不习惯。”

  另外一次流泪与纪录片《二十世纪印象》有关,它是留存的影像史料,讲述了从1900年至2000年间这个世界的悲喜剧,不可避免地说到一战、二战,民族解放,还有专制。唐岩在飞机上边看边独自流泪。

  正是这个时刻,唐岩发现了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在所有社交关系里他都处于比较强势的一方。与父母、与太太、与同事,他都没有示弱的机会与可能。尤其后来创业当上CEO,几乎没有与他关系对等的角色。

  他在很多场合都表示希望有个姐姐,“如果有个姐姐,可能还会跟她说说这个事。”

  为什么不找哥们一吐为快?他吐了个烟圈,长吁一口气,“男的之间怎么能扯这些?到三十岁,男人就几乎不太可能找到所谓的倾诉对象。”沉默片刻,他说,“熬啊,只能熬着。孤独是没办法解决的。”

  唐岩曾在很多场合讲,自己真正的朋友不超过10个。成为他的朋友是有门槛要求的,这样的风格,不孤独也难。

  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能进入他的核心朋友圈在于,“我们两个真的对味。”俩人说话都足够犀利,微博上互相挤对,都不甘于下风。两人对建立自己的朋友圈都很挑剔。真实不装、简单粗暴的交流方式也深得张颖之心,“就像在跟另外一个张颖沟通。”但是他们从投资人与被投创业者关系成为好朋友,彼此都经过试探和考验。

  张颖第一次见唐岩就不客气地丢出一个问题。当时经纬已经投了一家类似的社交公司叫简简单单,如果再投陌陌,等于投了两个竞品。一般创始人都会介意,甚至要求签订互斥协议。唐岩却不以为然,脱口而出,“随便你们。”

  在经纬投资的200多家公司中,活得不太好的只有8家左右,其中四五家要求签订排他协议,可惜结局潦倒。后来,是否介意投竞品成为张颖对创始人自信程度和胸怀的一个考量。

  没想到,唐岩也给张颖出了道题。当时陌陌已经引入一名天使投资人。在唐岩进行A轮融资的时候,很多VC都想寻求一些方式降低或完全抵消此名天使的利益。但是唐岩认为,越早支持他的人,越对陌陌有恩。张颖听出了他的意思,没做任何说服工作,张颖尊重唐岩的决定,他同样认为对于有恩之人不应轻易辜负。

  在这段关系中俩人势均力敌。唐岩很少感激谁,张颖又是特例,“创业很孤独,他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陪我聊天。有个人跟你聊天,还能聊到一块,很难得。最重要的是,他比你先有钱,会教你很多原来不知道的玩法。”

  有一次,唐岩去美国,张颖告诉他,要获得优质服务,到任何地方,都要眼睛不眨拼命给小费。于是唐岩所到之处,很大方地留下多则一百少则五十美金。事后张颖大笑着告诉别人,“这个二货,我的意思是大方一点给小费。”唐岩回击,“你没说给多少。”

  但俩人差异也足够明显。唐岩的消费观念与众不同,他爱花钱,不是为了炫耀,而认为这在创造就业机会,促进经济循环。张颖不然,一瓶水一份饭也不想浪费。唐岩老挤对张颖发的微博太装,“我觉得我一点都不装,那就是我真实的想法。”张颖说。

  作为投资人和创业者,免不了相互博弈,该过招过招,该争吵争吵,俩人保持了安全距离。因为没有这个距离感,很多创始人和投资人永远无法成为朋友,或者陷入太深影响做商业判断。

1 2 下一页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陌陌唐岩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