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侃侃:张狂与不羁中的再出发

2015年05月21日00:58   新浪科技 微博    收藏本文     

  新浪科技 李何冉

  这是一个无论媒体还是社会都在鼓励创业的时代,马佳佳、余佳文等90后创业明星几乎被投资人、媒体捧上了神坛,看客和网友对此更是喜闻乐见,殊不知如今他们获得的一切,在茅侃侃看来犹如昨日重现。

  当电子竞技联赛WCA刚刚度过一周岁之际,WCA官方新闻发言人茅侃侃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新浪科技的采访,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依旧染着粉色的头发,略显嘻哈的装扮并没能遮住他随性的纹身,曾经自称“表面内敛”的他,现在已经不会刻意去掩饰,自己内心一直以来的“张狂”。

  “张狂”的释放

  茅侃侃在上学时就习惯自己支配时间,他每天睡4小时,或者两天连着一块儿睡8小时。早上5点半起床,骑车10分钟去学校就先把当天的功课全部处理完。上课的时候就琢磨自己晚上的事儿。5点半放学回家后,自己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坐在电脑前,一直到12点。

  初一时,茅侃侃申请了一个程序论坛的版主,周末组织线下活动,把论坛的人招呼到一块儿聊天。那时候他带着校队横扫北京市的计算机比赛,与此同时,内心的“张狂”逐渐开始释放,读完初中后,茅侃侃选择了放弃继续读书,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2000年,他连考了微软思科的计算机认证,在一家网站谋了个月薪3600块的职位。接下来三年里,足足换了有一打工作,直到2004年,茅侃侃遇到了一个曾经合作过的国有企业老板,他把自己当时将网络游戏搬到线下、模仿其后台数据运行,但用实景、由玩家实际扮演的想法,与这位老板进行了沟通,两人两人一拍即合,Majoy项目也于同年11月开始运营。

  Majoy早期的成功运营,将线上游戏搬到线下的新颖模式,为茅侃侃这个人带来了轰动效应,加上茅侃侃初中便放弃学业开始创业的经历,让他与高燃(当时是视频网站MySee的创始人,2015年创立风云天使基金)、李想(当时是泡泡网的创始人,后创立汽车之家并成功上市)共同作为80后的创业明星,登上了央视《对话》栏目,一时成为有为青年的典范。

  当时,他把80后的创业特点归总为“说好听了叫勇气,说难听了叫做事不计后果”,对于自己和其他年轻人相比的优势,他认为是“思想力、行动力”。不过这种勇气以及不计后果,终究让他在自己的创业路上付出了代价。

  “张狂”后的反思

  后来事实证明茅侃侃“张狂”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同。Majoy项目以2010年茅侃侃辞职而告终。当初80后创业明星的光环也逐渐褪去。

  茅侃侃指出,当时这些光环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实际帮助。“与高燃、李想各自创办的垂直网站不同,我的创业方向是将互联网游戏搬到线下,完全与各个行业逐步互联网化的思路相悖”,茅侃侃称,高燃和李想因为成为“创业明星”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益,但他收获的只是名片效应,让他结识了更多圈子里的人。

  不过,茅侃侃直言自己并不是很擅长社交,他并没有利用这些人脉产生直接的经济效应,“反正对生意没带来任何直接的帮助,主要我不太愿意跟特别熟的人去聊生意,撑死聊一些大家都不花钱的合作,从来没过过钱”。

  在Majoy之后,茅侃侃似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4年。据茅侃侃所述,在这4年的时间里,他也在创业并先后做了移动医疗领域的APP以及提供实时路况信息APP“哪儿堵”,不过最终结果并不理想。

  回忆自己做过的这些产品,茅侃侃认为,其实自己的想法在思路上没有问题,只是有些超前,忽略了当时像运营商、智能设备等等问题。“现在医疗、出行都是时下比较热的风口,这样看来,我当初的思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茅侃侃说,这些因未得天时而走过的弯路是成长中不可避免的,如果有机会重新来过,他还会坚持自己那些超前的想法。这可能并不是一种固执,而是他内心“张狂”一面的释放。 

  不爱玩游戏的电竞从业者

  几次创业的失败,茅侃侃似乎想收一收他那“张狂”的内心,“真的是吊儿郎当,一度打算去大互联网公司打工算了”。恰好在这时他遇到了现在鸣鹤鸣和的CEO宁毅(鸣鹤鸣和是一家国内垂直类电视媒体,旗下拥有GTV电子竞技频道),宁毅见识到了侃侃玩CF(Cross Fire,FPS射击游戏)的功力,误以为他的风格必然是游戏玩家,让他误打误撞进了电竞这一行。

  “其实我会玩的游戏就两个,一个CS一个CF”,茅侃侃称自己并不是游戏达人,“就这两个游戏,我能看的懂,玩得明白,其他游戏都不行也不玩,现在有了手游也是纯消遣、打发时间,有时候连续几天都会疯狂的玩儿某一款游戏,会在游戏里充值深入体验,但不会沉迷”。

  茅侃侃称,对电竞行业谈不上有把握,“你要让我做与电影相关、社交相关的事,我有把握能胜任,因为兴趣在这”,不过,手游的发展让侃侃这样的碎片时间“玩家”敏锐的嗅觉到游戏产业大有可为,在而立之年他做了个重要决定——进军电竞行业。

  随后经过几次和电竞从业者的交流,观察各项电竞赛事的发展状况,茅侃侃觉得电竞行业是一个能够赚钱的朝阳产业,即使自己没有太高的把握,出于职业的角度,对于当时的他也值得一试。

  当茅侃侃真正的进入这个行业,他发现电市场并不好做。但那个曾经张狂的茅侃侃还是显得冲劲十足。“天下太平也就失去了机会。”他说,在混乱的市场上,他需要做的就是整合身边的资源,推出自己差异化的电竞服务。

  令他遗憾的是,尽管WCG在去年年初即宣布停办,但中国国内除WCA外,仍然没有一家第三方平台来牵头举办电竞赛事。“孤军奋战的感觉特别不好,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他说道。

  “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现在仅国内的电竞市场容量就能支撑3-4个WCA”,茅侃侃表示,这个行业的空间还很大,如果想高速的发展,一些良性的竞争是必要的,“可能别人的想法比我更适合这个市场,但对于电竞来说,想抄都没有地方抄”。

  茅侃侃认为,只有多家平台的共同推进,才能催生一个真正的体育行业,希望通过外部的力量来促使内部本身的变化,从而增加外延的商业模式。稳定繁荣的商业模式将反作用于电竞从业者,为这帮90后、95后的电竞选手建立群众基础,提升自我品牌价值。

   后来者有他的影子

  从茅侃侃现在做电竞的思路上看,已经和他20岁时发生了变化,他会更多的去考虑整个市场对他这一单独个体的影响,也会更多的去考虑自己应该怎样去做来适应市场的变化。

  茅侃侃将这一变化归结为岁月的沉淀,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现在的90后明星创业者时,他直言现在90后所表现出的特质,有他当年的影子:经常做事做一半就换,但偶尔也能达到一定目的。“及时的改变也不是坏事,不要非一条道走到黑嘛,这就是一个年龄层的特点”。

  “90后这一代很聪明,知道该结交什么样人,该结交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做社交,充分利用自己的特点在舆论、媒体上造势”,茅侃侃认为每个年龄段都有他不可替代的时代优势,所以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框架去限制他们的发展,“那个岁数就该那样,我在那个岁数的时候你跟我说1万个道理我也听不进去,我就觉得我该有性格”,茅侃侃认为,多大年龄就应该办多大年龄的事。

  “那会儿有好多人跟我说,你不能老去夜店喝酒还发到社交媒体上,当时我认为我聚会怎么了,我又没花公家的钱、也没开公家的发票”,这就是茅侃侃当初的想法,但他现在会留意这些问题,尽量不给人留下话柄,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从万人瞩目的青年才俊,到多次创业碰壁,再到今天踏入一个对他而言全新的电竞行业,茅侃侃的锐气没减,但言语中已经透露出成熟。也许在电竞市场上,茅侃侃能够获得一份真正事业上的成功。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茅侃侃电竞游戏创业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