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动了谁的蛋糕:能否让的士司机自己当老板

2015年05月18日05:44   南方都市报 微博    收藏本文     

  是一场让出租车司机渴望已久的讨论会。台上嘉宾每一次呼唤“放开出租车牌照管制”,台下出租车司机们自发鼓掌响应。在4月30日广州市交委、市工商局联合执法检查Uber广州总部之后,如何处置各专车平台上数量庞大的载客私家车,成为摆在主管部门面前的难题。

  前日在论坛自由讨论环节,台下的出租车司机和专车司机代表都“有话说”。

  专车平台是好东西,但上面挂靠的私家车太多,出租车自然竞争不过。出租车公司有17%的租赁税、20%企业所得税,你们公司交了没有?——— 广骏出租车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

  既然现场70%的观众都坐过专车,如果说这么多人都在做违法的事情,这里面就很值得深思,法规到底是用来干吗的?

  ——— 我有车公司市场部总监温雅贤

  出租车牌照必须改革,让个体的出租车司机包括私家车司机都可以拿牌,从给出租车公司打工变成自己当老板。

  ———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

  不管政府愿不愿意,专车公司已经参与竞争了,这就是互联网带给社会的冲击,政府必须要理性地看待这个冲击。

  ———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

  没有法律监管,市场必然会乱,但还有一句话叫“法不责众”。建议政府也像对待余额宝那样,给专车公司牌照让他们合法化。———广东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黄璇

  这是一场让出租车司机渴望已久的讨论会。台上嘉宾每一次呼唤“放开出租车牌照管制”,台下出租车司机们自发鼓掌响应。在4月30日广州市交委、市工商局联合执法检查Uber广州总部之后,如何处置各专车平台上数量庞大的载客私家车,成为摆在主管部门面前的难题。上周六,南都“坐下来、谈一谈”论坛邀请众多嘉宾讨论或建言。

  在论坛上,与会代表进行了一场高质量的探讨对话:专车服务如何完善?出租车公司如何面对竞争?乘客安全如何保护?该不该放开出租车牌照?嘉宾们的讨论由浅入深,从现象到根源抽丝剥茧,现场不乏激烈又生动的交锋碰撞。

  当出租车公司代表广骏出租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以“劣币驱逐良币”观点,形容当下非法营运的私家车与合法营运的出租车之间不平等竞争的时候,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机敏地以“专车、出租车到底谁是劣币谁是良币还真不好说”回应,引发现场一阵笑声。

  多数与会嘉宾认为,与其抱守现行法律规定将私家车全部清除专车平台,不如解放思想修改相关法律规定,应对互联网创新带来的变化,建议政府部门给专车公司发特殊牌照,让其合法化,将“游击队”改编为“正规军”,纳入监管。出租车公司代表广骏出租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也建议,政府需要在现行制度层面做好顶层设计,让出租车能与专车平等进行市场竞争,共同合法、合规为市民提供服务。

  论坛结束之后,与会嘉宾提出四点政策建议,获得现场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的认同,他们当场把四条建议托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转交给政府部门做决策参考。

  专车动了谁的蛋糕?

  出租车公司:这是劣币驱逐良币 嘉宾:谁是劣币谁是良币不好说

  讨论会开始之前,主持人现场做了一个调查,让所有坐过专车的人举手示意,结果显示会场七成嘉宾曾坐过专车。这个结果让广骏出租车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憋了满肚子话,当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他的时候,他足足讲了约10分钟,主题只有一个:就是专车抢出租车的市场的行为是“劣币驱逐良币”。

  李超恒说,专车平台是好东西,它可以让大家方便联系,迅速找到车辆、迅速结算、反馈服务投诉,但目前挂靠的私家车太多,这些车辆借着非法运营带来的低成本优势与出租车竞争,出租车自然竞争不过。他现场对台上专车司机发问:出租车是一个很规范的管理行业,今天到现场的出租车司机们统一穿着工衣,他们要考从业资格证,对服务质量、对交通法规、对乘客生命保障措施,要接受培训,要参加广州市交委、公安局规定一个月两次的培训学习,甚至亚运的反恐,他们也接受培训,这些你们有没有接受过呢?有没有考核过呢?

  最让他觉得不公平的是,专车与出租车两者的税费不同,“正规出租车公司有17%的租赁税,公交公司是3%,请问这些税费你们交了没有?企业所得税20%,你们公司交了没有?”

  对于连串发问,此前支持专车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没有正面回应,“出租车司机跟专车司机不是对立的团体,出租车公司、专车公司也不是对立的团体,我们不能够把它们对立起来,这对社会无利,对国家无利,对司机无利。”

  他解释,一个行业、一种经营模式,司机不满意,乘客不满意,公司不满意,这就是制度上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对现有的制度予以改正,问题不在各方司机或者公司,而在于目前出租车行业的管理制度,应该一起提出改革的要求。”

  同样支持改革的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则先是用一句“谁是劣币谁是良币还真不好说”回应李超恒的发问。他说,无论政府部门给出租车行业提出哪些门槛,目前的事实是不管主管部门愿不愿意,其实门槛已经降低了,专车公司已经在参与竞争,这就是互联网带给社会的冲击,必须要理性地看待,而不是抱着旧有思维一味地管制。

  专车出租车谁更安全?

  出租车公司:保险公司与出租车公司双兜底 专车公司:就算保险不赔也会为乘客安全兜底

  “专车、出租车谁更安全”的话题是现场一名嘉宾的话引发的。他说自己经常坐专车,觉得专车服务好又便宜,但不会让女朋友坐,因为担心安全没有保障,出了事故没法理赔。

  对此,广东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黄璇向专车、出租车公司的代表发问:乘客坐车时因为司机急刹车而头部碰撞受伤,是专车还是出租车对乘客的安全保障高?

  “肯定是出租车”,尽管身为专车行业的代表,但“我有车”公司市场部总监温雅贤还是实事求是予以回答。而广骏出租车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解释,每辆出租车都要按照营运规定购买保险费,对乘客人身伤害、精神损失费,保险公司会处理,这是第一重保险。超出保险理赔额度的,出租车公司也会赔付,这是双层保险。现场一位出租车司机补充说,出租车购买的强制险有2万元,保险公司可以提前支付让乘客治疗。

  黄璇从法律角度分析,购买了保险,但保险公司的赔付有个前提是投保人要不违法、不违规,这点保险合同里肯定有,所以非法运营情况下保险公司是可以拒赔的,“我专门请教过法官,专车一旦发生事故,如果保险拒赔的话,要向专车平台追索会有难度,因为平台仅仅提供的是信息服务,就像二手房买卖纠纷,中介是不会作为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的。”

  眼看讨论结果对专车公司很不利,“我有车”公司市场部总监温雅贤补充道:专车公司之所以花大投入进入这个行业,肯定是希望走得更远,哪怕是有所谓的保险公司不赔付问题,专车公司也绝对不会不考虑兜底问题。

  面对专车、出租车保险理赔不同,曹志伟提出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改革现有出租车管理制度,让私人所买的车可以成为合法的营运车辆,乘客坐私家车就是合法交易,保险公司就会赔付,“政府部门可以把‘游击队’变成‘正规军’。”

  专车问题如何更好监管?

  专车公司:这么多人坐专车,主管部门需反思 律师:现行法律对专车问题是滞后的

  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再次呼吁修法改革。他说在现行交通法律法规下,广州交委执法是正确的,但一个法规是否合理不是政府说了算,也不是法官说了算,老百姓心中都有一个尺度,这个尺度就是对国家是否有利,对百姓是否有利,如果两者做不到的话,就是不合理。需要改革,这是制度问题,而不是什么执法不执法问题。

  与曹志伟观点类似的还有市人大代表曾德雄。他赞同广州市交委执法,根据现有规定,任何人或机构要从事道路运输必须要取得相应资质,经过有关部门审核以后批准,否则就是非法,“从这个意义上说,的确目前很多专车是非法,这点没有什么异议。”

  但他同时分析“一刀切”的强行执法可能引发的后果———现在最大困境不在于认定是合法还是非法,而是认定非法以后执法可不可行,“能够执得过来吗?”其实,这个问题在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碰到过,有的国家在寻求和解之道,但广州还是在以打击为主,“打击不了的时候,就要对打击本身反思一下。”

  “我有车”公司市场部总监温雅贤代表专车公司呼吁,既然现场70%的人坐过专车,如果说这么多人都在做违法的事情,就很值得深思,“我们要想一下,法规到底是用来干吗的,应该是满足大多数人基本需求的。”

  广东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黄璇说,没有法律,没有监管,市场必然会乱,但法律界也还有一句话:法不责众。在专车问题上,现行法律是滞后、缺失的,这可能是由于历史原因、体制原因或者某些人利益的原因,广州市交委的执法行动有法有据。建议参考去年国家给余额宝派发私人银行牌照的做法,给专车公司派糖,也给他们牌照让专车合法化,再收编规范管理。

  出租车牌照管制该不该放开?

  出租车公司:放开会导致大量转包专车公司:想合法经营但没有牌照

  “我有车”公司市场部总监温雅贤讲述专车公司的苦衷:去年11月广州市交委推出2590辆约租车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去申请,因为公司旗下也有很多租赁公司牌照的合法租赁车,“但因为我们是一个互联网用车平台,没办法正式直接进入投标的一个体系里面,我们也想在一个合规的原则下去做经营,但没牌照。”

  对于她的苦衷,曹志伟说,“这种机制下分配得到车牌的人都是原来的经营者,怎么可能用一个新的东西去冲击自己呢?”“出租车牌照必须改革,让个体的出租车司机包括私家车司机都可以拿牌,什么叫私家车?其实都是车,是我们人为将它分别开来了,只要接受国家的管理,挂上运营车牌,它还不是运营牌吗?出租车司机也可以申请车牌,从给出租车公司打工变成自己当老板!”他的呼吁,获得现场出租车司机的掌声。

  曹志伟的观点得到广骏出租车公司副总经理李超恒部分认同。李超恒也赞同政府部门对出租车服务体系做好顶层设计,明确出租车、专车、约租车定位,无论是什么车,最好通过立法规定,让互联网线上、线下无缝对接,更好运营,发挥市场机制引导竞争。但他认为,以过去经历看,如果放开牌照,很可能出现拿到牌照的出租车司机转包车牌的情形,导致最后开车的人不是拿牌的人,同样存在承包费、份子钱。而且,个人拿牌的话,政府部门要同时监管几万名司机,监管成本很高。

  现场花絮

  “动了谁的蛋糕?动了出租车公司的”

  论坛进行到一半,台下一位出租车司机站起来,“讨论了半天,你说专车动了谁的蛋糕?动了出租车公司的蛋糕。”众人先是大笑,随后又报以掌声,“其实就是动了公司的利益,跟我们出租车司机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顶多就是不做了。”

  “出租车和专车当然不是一个对立的团体,不过我还是不赞同用私家车开专车的。”另一名司机侯先生说。

  的士司机、专车司机交流改行前景

  散会之后,双方司机讨论起到底哪种车更有前景。一位出租车司机有跳到专车公司的意向,但对于专车的前途却不太放心,“现在他们是贴钱给你们补贴啊,这东西不会长久的。”

  “你完全不知道行业状况,现在专车公司已在盈利啦。”一位当过出租车司机的专车师傅说。

  “低于成本价,乘客和司机都要补贴,它怎么可能盈利?”

  “哪里只有一个渠道盈利,还有合作、搞活动、卖广告,它从别的渠道盈利,补贴给你啊。”

  出租车司机仍然半信半疑,专车师傅不耐烦了,“你真是不懂行情,思想太落伍啦!”甩甩手,走开了。

  与会代表四点政策建议

  ●出租车行业管理制度需要改革,解决市民打车难,同时给出租车司机更大经营自主权,让司机从打工者变成老板。

  ●私家车挂靠专车平台目前的确是处于非法运营,但建议相关部门重新检讨现有法律体系,若存在滞后问题,有必要考虑修法。

  ●政府必须对专车平台进行监管,对其保障专车乘客的安全,对专车司机进行审核。

  ●条件允许情况下,出租车牌照管制应该放开,让专车公司、普通出租车司机有机会拿到合法牌照。

  南都轻应用民调

  南都第十二期“坐下来,谈一谈”论坛首次通过“南都轻应用”进行民意调查,请论坛现场观众、场外观看南都A PP直播的市民参与专车、出租车话题民调。截至昨日22时20分已经有974人参与投票。

  出租车和专车,你会选择哪种代步?

  出租车 50.56%

  专车 49.44%

  你觉得出租车需要在哪些方面改进?

  减少份子钱 44.05%

  减少拒载 29.26%

  应用互联网改善服务 7.49%

  整洁的乘坐环境 6.88%

  车费降价 9.14%

  其他 3.18%

  你觉得专车需要在哪些方面改进?

  司机不识路,绕路 31 .9%

  保障安全,提供保险 32 .66%

  提供规范发票 10.34%

  提高司机信誉 4.29%

  加强司机监管16 .27%

  其他 4.54%

  论坛统筹:南都记者 魏凯 李文

  论坛团队:南都记者 裘萍 李春花 罗苑尹 梅雪卿 饶丽冬 吴广宇 冯叶 黄雅熙 张艳芬 兰陵 唐封新 卫志凌 章明哲 葛政涵 李疑然 段奇 实习生 杨明鉴 林镇彬 晏慧思 皮子凡 王春燕 王子雯 饶星平 郑冰婷 陈帼慧 荆文静 张莹 郭凯 杨婕

  稿件采写:南都记者 魏凯 饶丽冬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专车出租车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