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红包风险:开外挂泄露隐私 接力或涉聚众赌博

2015年03月05日11:36   法治周末    收藏本文     

  “踩线”的红包外挂软件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在超过800万用户的参与下,微信抢红包无疑成为羊年春节期间最火的“全民运动”。

  微信公开数据统计,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除夕当日收发总数为10.1亿次。

  为了满足用户“秒抢”红包的需求,抢红包神器、刷红包插件等具有外挂性质的第三方工具“应运而生”。

  除了外挂抢红包外,在抢红包的热潮中,定向专属红包、红包接力等玩法也被应用,而这些因抢红包产生的附属行为,在专家看来,“稍有不慎”就离承担法律风险只有一步之遥。

  外挂:存个人信息泄露风险

  “本来是想图个热闹,结果自己给自己泼了盆冷水。”某公司员工张艳(化名)谈及春节期间因自己使用外挂工具被踢出微信群的经历,依旧耿耿于怀。

  据张艳介绍,她使用的是一款名为“关云藏红包神器”的外挂工具,能自动监控微信,一旦发现有红包就会在第一时间抢到。

  “因为群内好友发现我每次都是第一个抢到红包的,却一直不在群里发信息,就猜到了我在使用外挂工具;后来朋友在群里又发出几个只能一个人抢到的红包测试,发现也都是被我抢到的。”张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使用外挂打破“拼手气”规则的做法很快就被朋友识破。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很多微信红包外挂工具,下载后也必须分享到自己朋友圈或发送给好友后才能使用。

  “使用外挂软件抢红包,如果外挂本身没有破坏性,我认为没有任何法律风险。但如果赠与红包的人及微信平台对此作出禁止说明,对于抢红包的人则要停止该行为,否则会涉及竞抢的公平性。”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谢君泽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事实上,在第三方外挂工具出现在微信平台之时,微信官方就发布声明:坚决打击各类微信抢红包外挂。彼时,腾讯电脑管家启动查杀相关木马病毒功能。

  据腾讯反病毒实验室透露,抢红包外挂中通常被植入流氓软件、盗号木马、后门程序,窃取个人隐私、网银密码等,易造成个人信息泄露和财产损失。

  重庆大学法学院教授齐爱民认为,无论是接收方还是发出方,基于网络交易普遍存在的风险,使用微信红包本身就面临着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而第三方外挂软件在使用时必然会收集个人信息,一旦碰到不法分子,信息泄露的几率更大。

  在张艳使用的“关云藏红包神器”中,安装界面即会显示“可收集您输入的所有文本,包含个人数据和手机交互数据”。

  谢君泽指出,外挂软件的原理是检索红包数据段后,通过程序模拟人工操作抢红包,而这一过程完成的前提是绑定用户的微信账号、密码等信息,并后台保存在软件中。

  专属红包被抢:

  可主张不当得利返还

  为了安慰抢不到红包和领取红包金额小的群友,一些微信群中出现专门针对某个好友发放的专属红包,这类红包在名称中往往会注明由特定好友领取。但是,一旦红包被特定好友之外的群友抢走时,怎么办?

  依据民法通则相关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上海市昆仑律师事务所律师钟扬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发红包者发放专属红包时已有明确意思表示赠与特定对象,其他人抢得的红包属于不当得利,因此接受赠与的特定对象可以向红包受益人主张返还红包。

  “涉及微信红包的网络案件的法院管辖,原被告所在地及所有涉及的网络节点所在地法院几乎都是可以管辖的,这是网络案件的大管辖。但目前刑事司法解释和民事司法解释规定稍有不同。将来网络案件可能要走指定管辖的思路,以解决‘谁都能管但谁都不管’的问题。”谢君泽表示。

  对于由微信红包引起法律纠纷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谢君泽认为,传统是以“谁主张谁举证”为基本原则,但信息时代有可能还要把“谁持有谁举证”作为一种新的举证原则。

  在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美桦看来,如果专属红包是针对特定人群发放,该人群基数较大,而“浑水摸鱼”的群友也较多时,权利人维权时可能面临举证难的问题。

  “发放红包的历史记录往往为案件的关键证据,但上面的有效信息太少,很难使法院排除合理怀疑。如红包记录下面有张三50元,但微信昵称和头像是可以随意更改的,抢红包的张三更改昵称为王二后,如果王二不自认,则在说服法院‘王二就是之前的张三’时,会出现困难。”李美桦谈到。

  红包接力:或涉嫌聚众赌博

  钟扬民则认为,此类案件属于小额诉讼,但涉及的法律问题没有判例参考,一旦发生,维权成本会比较高。

  抢到红包金额最大的人接力发红包。”这句话成为很多微信群掀起“红包雨”的发端。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指出,在红包接力中,所有参与者都可能涉嫌聚众赌博或赌博罪,因为“拼手气”抢红包的结果,实际上不仅成了每局输赢评判的结果,也成了每局赌资分配的依据。

  刑法第303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以及开设赌场的,将构成犯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是认定构成赌博罪罪与非罪的关键所在。在红包接力中,组织者或参与者是否有‘是为了获取数额较大的金钱或其他财物’的想法或目的,是组织者参与者是否构成赌博罪的核心所在。”李俊慧谈到。

  根据2010年两高、公安部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相关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具有“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或“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情形之一的,属于“开设赌场”。

  李俊慧认为,对于红包接力群的发起者或组织者而言,如果红包接力群的玩法具有赌博色彩,该发起者或组织者很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

  记者注意到,在微信中,还有另外一种红包接力:“关注后可领取红包”“分享至朋友圈可获得更多红包”“好友领取后可让红包合体变大”……

  对于此类微信公众号的红包营销行为,已被微信官方叫停。微信官方此前发布公告称,此类行为违反微信平台运营规范,并且存在涉嫌欺诈用户、手机用户隐私数据等恶意行为,将限制朋友圈分享,情节严重的将进行封号处理。

文章关键词: 红包外挂微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