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果壳副总裁黄冬:魔豆路由器的前世今生

2014年06月12日 01:25   新浪科技 微博    收藏本文     

  新浪科技 潘飞虎

  6月5日中午,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黄冬身着一件白色T恤,踢踏着凉鞋,在二楼的VIP包间里四处游荡,最后与团队成员敲定发布会的细节。两个小时后,他将正式发布最新的创业作品:魔豆路由器。

  “老黄,需要提词器吗?“”要啊!“黄冬答道。他迅速结束与记者的交流,跑到电脑跟前,趴在椅子背上,与负责PPT播放的人一起打量着电脑屏幕,评估播放效果。

  魔豆路由器脱胎于果壳电子,团队目前约有30多个人,皆为80后、90后。1975年的黄冬是整个团队的老大哥,自然被尊称为“老黄”。

  他以程序员、产品经理、技术大拿的身份,在北京的IT圈子浸淫多年,辗转新浪、中国移动和土豆等多家公司,曾做到土豆网CTO的位置,并在去年5月加盟果壳电子。

  但与科技精英常见的名校、海归背景不同,黄冬生于新疆,高中毕业后考入本地一所不知名高校,却未能完成学业,而是选择了主动退学。回顾这段往事,黄冬笑称当时是瞒着父母离开了学校,过了很久才敢把真相告诉家里。

  有关退学的原因,黄冬解释称:“我当时非常讨厌大学里的某些课程,但老师要求我非得学好。”至于具体的课程名称,黄冬笑道:“你懂的。”

  在随后的二十年间,这种“合则留,不合则去”的性格深深影响着黄冬,并成为他的每次职业选择的哲学根源。离开新浪如此,离开土豆如此,在果壳电子CEO顾晓斌的邀请下加盟做智能路由器,更是如此。

  “我就是觉得好玩儿。”黄冬说。

  缘起

  一年前,黄冬从合并后的优酷土豆离职,决心再度创业。整个春天,他在北上广深的“创客”圈子里出没,寻求合适的项目。他想仔细看一看,哪些东西能带来“浪潮来临”的感觉。

  在考察了各种智能硬件后,黄冬发现它们都面临一个问题:接入网络十分困难。他意识到,路由器或许是一个突破口。2013年5月,在获得果壳电子的大股东之一陈大年的认同后,黄冬决定加入这家公司,从事智能路由器的开发。

  和他搭档的是果壳路由器团队的001号员工殷锡艺,后者曾在盛大创新院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当年的小伙伴们早已纷纷离开,只剩他一人独立支撑,直到黄冬的到来。

  7月,两人基本确定了果壳路由器的差异化特征——触摸屏,并拿出了技术层面的整体方案。通过这块2.4英寸的触摸屏,用户可以借助直观的图形界面,管理上网设备、网速分配、WiFi密码等常用功能,还可以防蹭网、踢掉可疑设备,或是为网游加速。这一增量式创新被视为果壳路由器的核心竞争力。

  踌躇满志的黄冬将果壳路由器的理念形象地称作“说人话”,用户无需掌握大量复杂的术语和参数即可改变各种网络设置,路由器的易用性大大提高。但在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行业巨头的态度让他们颇为失望。“他们觉得,你们是在玩花哨的东西,行业规则早就固化了。”黄冬回忆道。

  这意味着,果壳路由器需要自行负责所有研发。到了9月,黄冬终于拿出了第一款能够使用的原型产品。从那时起,他确信这件事是可行的,并开始扩充团队,组建独立的公司。一个月后,果壳路由器被命名为“魔豆路由器”,外加“果壳制造”的副标签。

  不过,比研发更重要的是,如何说服产业链上下游厂商为魔豆路由器服务。其中,高通、MTK等通信芯片供应商,以及负责最终产品拼装的代工厂是整个链条的两大关键环节。

  “芯片厂商和代工厂会毫不客气地问你,你有多少量?出货量决定了投入资源的多少。比如,你要1000万台,他们就会把所有资源都投入进来;如果只要1000台,那么对不起,做不了。”黄冬说。

  黄冬只好拿着产品四处“巡展”,一遍又一遍地给对方讲自己的想法和信念。“我从来不会去忽悠别人,自己出货量有多大;只会告诉对方,这件事情是会改变的。”他说。

  这段时间里,主要的路由器芯片厂商——高通、博通、MTK和瑞昱,几乎每个月都会和果壳路由器交流。“最开始,他们并不相信我们会是搅局路由器的人。”黄冬说,但从去年11月起,一切都有了很大改观。

  黄冬认为,芯片厂商和代工厂之所以改弦更张,愿意为果壳路由器投入资源,一方面是由于“盛大系”的光环效应,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在看到在极路由、小米和果壳电子相继发布智能路由器后,他们觉得应该投入一些资源去尝试一下。

  社区

  过去半年,在研发产品、理顺与产业链关系的同时,黄冬还做了另一件更接地气的事情:培育一个规模很小但极具活力的核心用户社区。

  这个在线社区名叫“魔谷汇”。黄冬清楚地记得它的上线时间:2013年12月20日。彼时,他对于魔谷汇的期望非常单纯:找100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智能路由器。

  黄冬要求,每个加入魔谷汇的用户都拥有5台以上的路由器,这样才能拥有足够的品鉴力。“如果做出来的产品能让这100个人满意,那么没有人会感到不满意。”他说。

  要想加入魔谷汇,除了要对路由器非常热情外,还要回答三个问题,包括“你认为路由器应该是什么样子”等。黄冬和他的团队会认真阅读每个答案,并从中筛选出观念不谋而合的人。

  为了确保“种子用户”的质量,黄冬花费大量时间,亲自“面试”最初的二十多位用户,核实身份,了解对方的想法。在上海的用户,他会约见面谈;其他地区的用户,他会通过QQ视频与之交流。

  “未来我们要和他们签署保密协议,并免费提供全套产品;这样做一方面确保对方不是骗子,另一方面也向对方证明我们不是骗子。”黄冬笑道。

  这批用户来自全国各地,有学生、公务员、上班族,也有炼钢场技术员工、发电厂巡检员、龙虾店老板等各色人等。他们被冠以“极客百人团”的荣誉头衔,深度参与到魔豆路由器的研发,已累计协助消灭了1900多个bug,还提交了近3000项改进意见。

  此外,针对魔豆路由器的每款自带软件,黄冬都会让极客百人团对每个版本投票。例如,流量监控应用一共做了四个版本:第一版是纯数字,第二版类似Windows 任务管理器,第三版则是一个飘忽不定的线条,第四版才改成了现在的模样——两个小圆圈。

  黄冬非常在意极客百人团的团员质量,近乎苛刻的要求导致虽然号称“百人”,实际上截止目前只招到了65人。唯一的女“魔头”(魔豆路由器核心粉丝的自称),还是黄冬为了平息“民愤”而特招的。

  魔谷汇发展至今,注册会员不到1万,日均发帖量约为1000个。但数量并不是黄冬所追求的,他更希望保持初心,通过魔谷汇的平台,与怀有同样理想的人互动交流。

  对于认同感的渴求,甚至影响到了黄豆及其团队的做事逻辑。一个例子是,为了解决发售初期良品率低、供货不足的问题,黄冬设定的规则是,用户必须在魔谷汇注册账号、预约购买;魔豆路由器团队会收集用户在魔谷汇甚至微博等第三方平台上的行为,判断用户是否会认真对待路由器。用黄冬的话讲,他希望“把产品交到真正值得拥有它的人手里”。

  对手

  已近四十不惑的黄冬气质温润,富有幽默感,待人谦逊有礼。但在谈及竞争对手时,他的语气中陡然增添了些许不屑和桀骜,仿佛当年的“退学少年”灵魂附体。

  “现有的庞然大物,十几年不变,该去变一下了。”黄冬说。他指的是TP-Link、腾达等耳熟能详的传统路由器品牌。过去十年间,这些厂商的生存模式几乎一成不变:他们从高通等芯片厂商获取芯片及内置的操作系统,并对所谓的“参考设计”进一步细化,与芯片厂商一起测试,最终定版、生产。

  这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方面,路由器的进化被局限在通信性能的提升上,其余创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另一方面,路由器厂商的竞争被局限在成本和价格上。

  国内路由器市场的格局已经很久没有变化:按出货量计算,坐在头把交椅上的是普联,下属三个子品牌——TP-Link、迅捷和水星;接下来还有腾达、磊科、D-Link等厂商。黄冬对此总结道:“企业不愿意发生变化。越不变化就越舒适,越舒适就越不愿意变化。”

  从规模上看,TP-Link仅在2012年就卖出了1.13亿台各种型号的路由器,体量之庞大远非魔豆路由器所能比拟。但黄冬并不把这些传统巨头作为假想敌;在他看来,魔豆路由器的唯一竞争对手是小米。

  早在去年11月,小米CEO雷军发了一条微博,暗示将推出路由器产品。黄冬立即在微博上做出回应,分别@雷军、周鸿祎和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问“咱一起发吗?”此举迅速被媒体冠以“黄冬约架雷军”之类的惊悚标题广为传播。

  几天后,黄冬再次发微博抨击小米路由器,宣称自己“有下限”,“不用预订下线做饥饿营销”。他还与小米社区的一位运营经理在微博上争吵,并@雷军和黎万强,称“泥粗来,我们唠唠!”

  或许是上述做法惹来了麻烦,黄冬在发布会后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显然把锋芒收敛了许多。他不愿再正面抨击对手,而是出人意料地表示非常欣赏小米。但他迅速对这一说法进行修正,称欣赏的是MIUI。

  小米之于黄冬,既是对手,也是良师。小米在路由器方面的做法,比如饥饿营销等,让他非常不“感冒”;但在潜移默化中,黄冬和他的魔豆路由器也在效法小米。

  例如,魔豆路由器从6月5日晚上开始在线预约,6月10日开放购买,首批供货5万台。但黄冬承认,预约会有很大的几率买不到;实际情况是,首批3000台在1分钟内就被抢光,空手而归的用户甚至不惜恶言相向。

  这是明显的“饥饿营销”手法,但黄冬的看法是“不是我学他,而是互联网本来就是这样的”。他认为,预约购买是真正有道理的:“不是说小米想这样,而是它经过长时间优化了让用户感受比较好的销售方式。”

  隐患

  据果壳电子CEO顾晓斌透露,魔豆路由器目前属于亏钱销售,每卖出一台就会赔50元。但随着良品率的提升,以及零部件价格的下降,魔豆路由器有望实现毛利。

  这意味着,虽然黄冬更喜欢按照自己的节奏做事,但魔豆路由器的速度不能太慢,销量上必须有所保证,才能在MTK等厂商处拿到更好的阶梯价格,进而降低成本。

  而在品牌认知度和影响力上,魔豆路由器不仅无法和TP-Link等老牌企业比拼,也无法对抗小米等新兴厂商。更关键的是,与小米依仗手机、360依仗安全服务不同,它缺乏一个能够带动销量的战略级入口,而顾晓斌明确表示不会投入大笔营销费用,用户社区和口碑传播成了唯一的推广路径。

  在产品和价格方面,魔豆路由器并不具备绝对优势。小米不仅有配备1TB硬盘、售价699元的高端路由器,还推出了一款廉价mini版,售价129元,比魔豆路由器的149元更低。甚至连保守缓慢的TP-Link,也推出了一款配备触摸屏的无线路由器,售价219元。

  但黄冬对此并不担心。他认为自己做了一个“像样的差异化”:“想花了1个月,试花了2个月,干花了半年多”。在他看来,创业公司的坚韧和坚持,是对抗大公司的唯一途径。

  黄冬认为,无论是小米还是360,抑或其他互联网公司,路由器并不是他们的核心,只是一款防御性的产品,可能面临边缘化的难题。而边缘化和防御性的产品都是挺无聊的:“腾讯搞了个微博,阿里做了个来往,360搞了个路由器。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另一方面,他寄望于搭建一个围绕魔豆路由器的智能硬件生态系统,并专门配备了一个“魔豆拓展口”,可以外接第三方硬件。他的团队正在推进“智能家居互联开放联盟”,已经有包括欧瑞博、BroadLink和小K在内的几家小型公司加入,但大型家电厂商应者寥寥。

  黄冬并不讳言魔豆路由器可能失败,可能“被小米打得稀里哗啦”。但即便如此,他也确信自己能够做到行业第二。更重要的是,“即使这样,我也会很开心,因为我让这个行业改变了。”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