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视频聊天室女主播:月入数万元

2014年06月09日 10:33   IT时报 微博    收藏本文     

  IT男砸重金只为博主播一笑 女ABC兼职聊天室月入数万元

  IT时报 孙骋

  近来,“扫黄打非·净网2014”的字眼悄悄出现在众多视频直播网站的页面,提醒网友在聊天中注意用词。在YY、56、六间房为代表的视频直播网站,每时每刻仍有成百上千的“主播”与网友视频聊天,热闹程度不逊以往。

  粉丝:喜欢她就送给她礼物

  现实生活中,章海极少与女生交往。不过,他不是“害羞”的人,因为在网络语音直播间,他曾一个晚上花了八九千元人民币,给从未谋面、活在显示器里的女主播送虚拟礼物,只为博对方一笑。这些摸不着的虚拟礼物,由网站售卖,用户在网站账号里充值消费。

  “我平时工作很忙,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我做IT和金融,圈子里也没有什么女生。”

  “有时偶尔碰到女生,彼此话题聊不来,也就罢了。”

  而在网络上,忙碌、交际圈小、话题不合……章海现实中无法解决的问题,都销匿在女主播甜美而机械的笑容里。

  给网络主播送礼物,章海前前后后花了8万多元,他自称80后、单身、白领。

  “主播过生日,我花100元,在网上给她送个虚拟蛋糕,彼此温暖,很开心。现实中,我给喜欢的姑娘送蛋糕,可能蛋糕在路上变馊了,可能对方嫌弃不要;如果没追到姑娘,还被当成把柄,如果对方有男友,旁观者还会风言风语。”在他描述的现实中,追女孩子是一件顾虑重重的事情。

  生活中无处安放的两情相悦,在虚拟世界中,似乎随手可得。满屏幕青春面孔的姑娘,在直播间里笑吟吟,你可以喜欢任何一个主播,表达喜欢的方式是:花钱在网站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尽管这些礼物并不便宜。在56网,主播可以拿到占礼物总价45%的提成,YY网提成比例为35%。

  送给主播的礼物、道具都明码标价,打开某视频聊天网站的商城首页,一个占据大半个电脑屏幕的广告映入眼帘:“土豪金版白金专属座驾强势来袭”,夸张的字体旁是一辆金光闪闪的虚拟轿车。

  56网通行的虚拟货币是豆,1元人民币可购得100个豆。礼物折合成人民币,从5毛到2500元不等,5毛钱可以买一朵玫瑰,常常得1314朵一起送。“在虚拟世界中,也有对权力和身份的划分。”用户的身份被虚拟汽车划分:贵族汽车、高级汽车、普通汽车,彼此清清楚楚。贵族汽车包括法拉利458、玛萨拉蒂、保时捷等等。章海买过很多种虚拟车,刚入门时,在网站充值两三百元,系统送一台奥拓。他清楚记得虚拟车的价格:法拉利价值人民币50元,兰博基尼100元,直升飞机100多元。

  章海买过最贵的礼物是“贵族马车”,“贵族马车不是你有钱就能买的,买轿车才有抽奖机会。”他曾一晚上花了八九千元买虚拟汽车,只为抽中贵族马车,最终他抽中了,很满足:马车的开场画面真炫。

  关系:我会经常来听你的歌

  几年前章海和朋友合伙做项目,自己倒贴不少钱,因为误会,最终和朋友分道扬镳。怀揣满肚子委屈,他登录56网站看主播视频,一边在聊天栏打字吐槽。

  “有人和朋友合伙做项目最后成了仇人吗?”

  短短的一个问句引来直播间无数网友回应。你一言,我一语,主播为了开导他,讲了许多笑话。某个瞬间,他被这样的温暖打动。

  “在网络中送礼物,大家互不认识,谁也不会太当真,彼此不打扰生活。”

  在他的观念中,喜欢分很多种,在主播间,可能喜欢某个人的相貌,隔着屏幕看看就好,而现实生活中,喜欢意味着恋爱、结婚。

  章海的原则是:进房间,看到新人主播人气太少,或者主播很卖力地表演却没有人送礼物,他都会花钱送一点礼物。主播收到礼物表示谢意,讲一些开心的事,房间里其乐融融,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一位章海喜欢的主播参加网站的“百变大咖秀”,评分准则是:观众投票、评委投票、粉丝送礼。这位主播和另一个姑娘竞争第一名,主播想得第一,给粉丝们私信,让大家送礼,章海送了一件“大礼”,正好卡在截止时间,主播分数超过对手,赢得第一。“秒得漂亮”,粉丝们称赞。

  过节的时候,这位主播给章海寄了礼物:一只娃娃熊玩偶,一些江西土特产。

  此后,每当章海给其它主播送东西,姑娘就会过来和他私聊,问:能不能不给别人送东西?在章海的叙述中,姑娘是个很重感情的人,看到他送礼物给别人,会伤心得晚上睡不着觉。他赶忙安慰她:我经常来听你唱歌,有时候想听别人唱歌,我就会离开,但是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你的房间。

  主播:就看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目前身在中美洲某小国的邬晓,面容姣好。

  网站的女主播们,大多是洋娃娃模型,相似的发型、美瞳、一字眉、假睫毛,让人难以分辨。

  邬晓在56网做了6个月主播,每个月最多挣七八万人民币,最少的一个月挣了27000元。初中毕业时,她随父母在东非的肯尼亚待了几年,在美国一所教会学校念完国际关系本科。毕业后的这三年,她在中美洲,和父母住在一起,一直想着回美国读硕士。

  被问到“做主播最重要是什么”,26岁的她想了想:机遇。

  “今年行情还可以,我之前在YY做了一年半,业绩一般。我平时是全职教师,在这个中美洲小国教汉语,每天讲课三个小时,此外,还要备课、改作业,周末要带学生,所以每天最多花两三个小时做主播。”

  在国外时间比较久,邬晓有意识地去关注一些国内的话题,看看新闻、时事、八卦,希望做直播时聊一些接地气的东西,她的直播安排是:聊天、唱歌、放音乐,各占三分之一时间。

  在这个中美洲国家,中国人很少,邬晓常年单身。她有过一段网恋,甚至为了见面专程飞回国内。分手让她明白了网恋:网上的爱慕如果没有回应和互动,很快就会转移,现实世界中,可以经常看到喜欢的人,也许暗恋的时间会更久一些。这个原理适用于粉丝。

  被粉丝仰慕、追求,固然开心,但邬晓也有郁闷:粉丝流动性太大,今天给你送礼物,明天又变成别人的粉丝,平时需要时间、精力去维系关系,建立QQ群,让粉丝们在直播间之外继续聊天,虽然聊天内容大多是吐槽和家常。

  直播间里,凡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求交往的用户,都会被她踢出去,或者把ID封掉,“主播有各种各样的管理手段,就看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邬晓给自己定了底线,从不和粉丝私下见面。

  “这么多年的书不能白念啊!”她笑笑。

  邬晓印象最深刻的生日礼物是粉丝的一段自制视频,内容是一年来每天邬晓直播的照片截图。主播和粉丝的关系,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男女的相处法则无异:被粉丝喜欢追求,邬晓很享受,有一天爱慕她的粉丝离开房间,追求别的主播,她也会神伤,虽然表面故作镇定。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