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国伟:颠覆与平衡

2014年05月28日 23:48   《博客天下》杂志    收藏本文     

  儿时体操经历训练出来的平衡感至今仍被曹国伟用作处理他在商业世界中的平衡关系,我们好奇,这位遵守世俗平衡规则的商人是如何完成这场移动浪潮下社交工具领域的颠覆,乃至中国舆论场的变革。又是如何与自己亲手缔造的中国最具颠覆力的社交工具——微博,达成和解。

  本刊记者 | 张伟 汪再兴 梁君艳

  实习生 | 程曼祺 李梦阳 陈文希

  图片策划 | 王唯一

  纽约,4月17早晨8点30分, 微博上市敲钟还有一小时,新浪董事长曹国伟坐上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准备与众人一起从曼哈顿中城四季酒店出发,前往位于42街与百老汇大道交汇处的纳斯达克交易所。这段旅程本来只有1.3英里,不堵车的情况下6分钟即可到达。而车子开出酒店后,来自纽约的司机竟然记错了地址,错误地直奔6.4英里外的华尔街,差点儿上了去市中心的高速,端坐在后排右座的曹国伟发现了这一点,及时提醒司机改变了方向,避免了尴尬而狼狈地迟到。

  曹国伟另一次及时转向的要求发生于2009年6月的一个下午。在理想国际大厦20层的第二会议室里,他花两个小时听取一款叫“朋友”的社交产品汇报。此前,这款产品已经投入上百位工程师,研发两年左右。内测数据并不差,下一步应该是公开推广,但曹国伟突然决定终结这款产品,理由是“两个小时没有听明白产品的核心卖点是什么”。他要求将其中一部分功能单独研发,这就是后来的微博。

  如今担任微博CEO的王高飞告诉《博客天下》,当时,他也认为“朋友”虽然达标了,却并不十分理想。但停掉一个已经接近完工的大项目,对新浪来说格外需要魄力。长期以来,“拍板”这个词对新浪公司的意味远比对其他互联网公司重要。作为一个以股权分散著名的公司,新浪的每一任领导都受到众多方面的牵制,不得不多方平衡。

  如果新浪是一辆前进的汽车,那么防止出错和找到正确的路对曹国伟来说是两个同等重要的任务,但有时候两者存在矛盾。一家公司未来的结局很可能取决于某些初期存在的风险和机遇,而做出长期决定却有可能影响短期业绩,引发投资人和外界的批评。1999年进入新浪之后,曹国伟长期以打工者而不是拥有者的角色存在,他既要避免一个决策过于超前而引起投资人不满,又要尽力独立和超前地做出决策。他不得不在多重诉求中寻求平衡,既要当刹车片,又要做发动机。他的前任因为未能达到这种平衡而出过各种麻烦。

  曹国伟恰恰被长久地经历训练为一个走平衡木的高手。他小学的时候进过跳水队和体操队,初中进入学校田径队,由于高强度训练导致“身高不高 ”。但他的肌肉协调性很好,体能优越。现在他仍然保持良好的身材,这是高中担任学校篮球队主力时训练的结果。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大多与“可靠”有关。他在国外会计师事务所的从业经历也让他显得专业而精准,说他是最熟悉运作中国公司上市的CEO并不为过—有着财务背景的他擅长以各种技巧让公司躲避风险安全上市,新浪的重大资本操作一贯由他亲自操刀。2005年,盛大陈天桥试图恶意收购新浪,他抛出“毒丸计划”成功阻击。他总是在保守和激进中间找到合适的界限。

  伴随着这些成功的资本运作经验的积累,曹国伟也走出了一条从CFO到COO到总裁到CEO再到董事长的平稳上升曲线。他思考事情的个人特征也加强了这种感觉。他说话时语调和语速几乎不会发生变化,鲜有情绪激动之时,他的高兴和担忧都不会被人察觉,这意味着他并不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冒险主义者,而是深思熟虑、沉着冷静的平衡术专家。

  但他并不平庸,性格坚韧而勤奋,佐证之一同样是体育,刚进大学时,需要进行高校体育素质摸底,曹国伟一口气做了40多个引体向上,手上的皮都磨破了,可见他在需要坚持的时候那股劲头儿。这些特征拼凑成一个高明的中庸之道践行者,以及处理复杂关系的高手。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正常得过于无趣。在怪才林立的互联网世界里,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被一个正常的成功者吸引目光了。但回顾曹国伟的过往,才能理解这种魅力的价值。他不凸现个人的脾性,未经历过命运感十足的大起大落,不喜欢谈论风云。他一直做着准确的选择,出色地完成学业和本职,并使个人和新浪一起前进。这正是曹国伟的独特之处。他是一个将“寻常做到极致”的人,而这种成功更世俗,更容易接近,也是在传奇背后支撑商业发展的基础力量。

  2009年,曹国伟进入新浪10周年纪念日那天,他和新浪管理层成功实现了管理层持股,尽管并未成为大股东,但这种身份的变化显然影响了他的心态。在给所有员工的邮件里,曹国伟写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实现自己角色的转换,以一个创业者的心态来面对我们的未来。”

  后来他对《博客天下》总结说:在做出重大决定时,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的心理会有微妙区别,创始人总是会更大胆、更有底气。

  熟悉美国职业经理人制度的曹国伟曾对《博客天下》称,中国企业界目前这种认人不认公司的想法很像1920年代的美国,而在未来更成熟的商业社会,“一个公司没有创始人本身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创始人一定会在某个阶段离开。”

  但他承认新浪股权分散的现实,并一直希望不被这现实束缚自己。在还没有完成管理层持股、未能获得主人翁心态之际,曹国伟拍板决定上线微博。当时,他必须有足够的决心去试验一次前景不明的创新。

微博上市当天,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外的时代广场,曹国伟将手亲昵地搭在他在美国波士顿读高中的大女儿,一起庆祝微博IPO。曹国伟的大女儿今年高中毕业,将赴沃顿商学院读本科。共同出席仪式的还有微博女王姚晨和华人明星王力宏。图/林海音  微博上市当天,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外的时代广场,曹国伟将手亲昵地搭在他在美国波士顿读高中的大女儿,一起庆祝微博IPO。曹国伟的大女儿今年高中毕业,将赴沃顿商学院读本科。共同出席仪式的还有微博女王姚晨和华人明星王力宏。图/林海音

  临危不乱

  美国东部时间4月17日早晨9点半,曹国伟准时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他个头中等,身材中等,五官圆融,长相无明显特点。他比不上前来观礼的嘉宾引人注目,比如有6857万粉丝的姚晨和引起微博话题风潮的王力宏。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曹国伟有147万粉丝,这也是个挺没特点的数字,既不算多,也不算少,很难相信影响了全中国的微博是他一手缔造的。

  微博对中国舆论场进行了颠覆式的冲击后,曹国伟终于带着微博开始IPO之路,环境却充满危机。

  在国内,曹国伟一开始就“注意到微信”,感到一些压力。他曾希望微博有更多社交网络属性,“但当微信起来后,社交网络属性的拓展比较难,我们就更加专注地发展社交媒体的属性。”曹国伟说。

  美国的资本市场对中国科技股也不看好,2014年第一季度赴美上市的中国股票行情一片惨淡:4月3日上市的达内科技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4月9日上市的爱康国宾则在扛到第四日后也跌破了发行价。3月初,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超过5%,微博在美国的同类公司Twitter累计下跌了17%。

  在4月5日公布的微博招股书中,每股价格在17美元至19美元,按照这一定价区间计算,微博的估值近39亿美元,这比此前外界预计的中间值50亿美元缩水了20%。

  与曹国伟私交甚好的老虎基金团队在微博上市前热情接待了曹国伟和微博上市团队。老虎基金曾从新浪的股票中盈利颇丰。一些新浪投资者认为,微博独立上市会影响到新浪的业绩并进而影响他们的收益,曹国伟在开赴纳斯达克前也曾告诉微博CEO王高飞,以往购买新浪股票的投资者会是他们的最大阻力,这些买了新浪股票的投资者很可能不会购买微博的股票。结果正如曹国伟预料的那样,在上市前两天,微博的股票承销商高盛致电老虎基金询问他们是否有购买微博股票的意向时,老虎基金改变了此前接待的热情态度,以冷淡的口吻回复:“开什么玩笑?现在什么市场,你叫我买股票?”王高飞说,跟当时很多基金投资者一样,老虎基金的基金经理认为,微博在上市首日一定会破发,他们等待低价购入,再到价格回升时大赚一笔。

  这就是资本市场,人们一方面彬彬有礼,相处融洽,但另一方面保持着一种适当的距离,以便做起生意来能精准计算,不碍于交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