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禁用打车软件续:杭州或将建统一叫车平台

2014年02月28日 11:08   钱江晚报   

  上海出租车3月起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杭州有何反应?

  市交通局:或将建立统一叫车平台

  嘀嘀快的:暂无取消补贴打算

  本报记者 孙燕 孙晶晶

  前天,在上海,一则关于打车软件的消息掀起阵阵涟漪: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消息,从3月1日起,暂行禁止出租车在早晚高峰时段使用打车软件,直至高峰时段新增运力配置方案出台。同时,禁止“的哥”在载客途中使用手机等终端设备。并推进“打车软件”统一纳入管理。

  打车软件所引发的副作用其实早已显现:乱加价、司机隐性挑客、平台应用不完善。最近,嘀嘀和快的两大打车软件的价格补贴“大战”更是将这些“弊病”推向了风口浪尖。上海市交港局的这些举措无疑是对这些“弊病”开出了良方。

  对此,杭州的的哥、乘客有何看法?杭州会不会借鉴上海的这些做法,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化管理?昨天,记者进行了采访。

  交通局:

  或将建立统一叫车平台

  针对嘀嘀和快的“火拼”,上海市自3月1日起,实施早晚高峰时段出租汽车禁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杭州相关部门有何态度?

  昨天,记者采访了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陆献德。他说,运管部门对此已经开过会:“怎么管理,我们正在研究中,看看其他城市是怎么弄的,并且与工商、物价、经委也在联系,这毕竟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

  在陆献德看来,给补贴只是两个公司短暂的行为,最终市场还是会回归理性:“我们一直在考虑,想建立统一的叫车平台。”也就是说,将各种打车软件纳入一个平台进行统一管理。

  行业协会:

  上海的做法很有借鉴意义

  对于打车软件的各种消息,杭州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的秘书长许增期一直都很关注。昨天这则关于打车软件的重磅消息,自然也不例外。

  “我早上就听到广播里在讲这个事情了,我觉得上海的这些举措条条切中要害,对杭州解决打车软件所带来各种乱象,很有借鉴意义。这些办法在杭州,具体操作也没什么难度。”

  许增期说,上海规定只在早晚高峰时段,出租车暂行禁止使用打车软件,既没有一味地封杀打车软件给一部分乘客带来的打车便利,还可以缓解早晚高峰时段打车难,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此外,“除公安交警管理规定禁止停车的区域以外,乘客扬招‘待运’车辆不停的,即视为‘拒载’”这一条,还可以解决司机隐性挑客的问题。

  那么,杭州的相关部门会不会借鉴上海的做法?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实现在杭州针对打车软件,也推出了一些举措。

  比如,在行车安全方面,运管部门也已和交警部门进行联动,如果发现司机在行车过程中有使用手机的现象,一经查实,将根据出租汽车服务质量信誉考核进行扣分处理等等。

  “上海的做法,我们也已经关注到了。接下去,我们也会进一步研究,适时推出一些解决办法。”

  的哥:

  高峰禁用打车软件影响生意

  据杭州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粗略的估算,目前杭州大约有三成左右的司机在使用打车软件。昨天,记者也采访了一些的哥,听听他们的声音。

  衢州人余师傅,在杭州开出租车已经6年多了。余师傅开的是白班,每天早上6点出车,下午4点下班,一天差不多做20脚生意,“有一半以上都是抢单生意。尤其是早高峰,几乎都靠打车软件在滨江区做生意。”

  余师傅说,打车软件最吸引他们的,就是可以隐性挑客。乘客使用叫车软件叫车后,司机手机上马上就能显示出来乘客目前的位置和目的地。他也是利用了这一点,在早晚高峰避开市区繁忙路段,选择像滨江这样交通并不那么堵的新区做生意。

  “如果杭州借鉴上海的做法,禁止司机在早晚高峰使用打车软件,这样一来,我们只能回归到以前那种扫街做生意,对我们的影响其实还是蛮大的。”

  的哥王师傅从去年11月份开始使用打车软件,现在每天使用打车软件的抢单数都在15单以上。

  王师傅说,上海推出的这些举措中,他最在意的还是“司机如果在载客运营途中接听电话,操作手机的,乘客可以从维护自身安全的角度,以视频、录音、照片等方式投诉”这点。

  王师傅坦言:“现在很多司机使用打车软件抢单,都是在载客过程中。像我这样,通常习惯在乘客快到目的地时留意打车软件上的信息。到时候如果碰到一个较真的乘客投诉,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乘客:

  路边拦车机会更平等

  美茜昨天下午2点在杭州绍兴路上用嘀嘀打车,软件显示,该趟叫车服务已经发送给了100多名司机,但是她等了15分钟,始终没有司机联系她,最后,她只能拦下了一辆空车。

  美茜说,至今,她至少用了嘀嘀打车不下十次,但是最近两天发现,叫车没以前灵光了,就连昨天这种平峰时段也很难叫到车了,更别说是早晚高峰了:“上海在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出发点是好的,大家都在路边拦车,至少比较公平。”

  周玲则表示,她听司机说,早晚高峰,路边到处是拦车的人,根本用不上打车软件,她觉得上海的管理是不是多此一举?“我觉得很难见效。”

  胡奶奶经常要去医院看病,下午看病回家刚好会遇上晚高峰,“打车太难了,特别是下雨天。”胡奶奶说:“我不会用什么软件,就等在路边拦呗,以前打车难,现在一样难,政府能管起来,当然是好事。”

  嘀嘀会与政府平台融合

  快的表示积极配合

  打车软件烧钱升级,北京、上海已经出台相应的管理措施。对此,嘀嘀和快的这两大“金主”又有何反应?嘀嘀打车相关工作人员说,嘀嘀打车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保持与地方政府的沟通,寻求在政府监管下健康有序地提供服务,“在上海,我们已经与交港局接触和协商,将于近期率先与政府平台融合。”

  快的则表示,对于管理部门出台的措施,他们都将积极配合,“做打车软件就是缓解城市居民打车难,我们和政府的目标是一致的。”

  打车软件双方都表示,暂时还不会取消补贴

  很多软件打车族都在关心一个问题,嘀嘀和快的会在什么时候取消补贴?

  嘀嘀打车运营副总裁张晶表示,嘀嘀打车与微信营销活动是一项长期的活动,短期内不会停止,“嘀嘀打车一直关注平台健康和行业发展,希望能实现乘客、出租车司机和平台之间的多赢,未来还会给大家带来持续不断的惊喜。我们希望用户能养成使用“嘀嘀打车+微信支付”的出行和支付习惯,享受移动互联网给生活带来的更多便利。”

  嘀嘀短期没有取消补贴的打算,快的会先离场吗?快的打车公关总监叶耘表示,公司内部还未明确结束时间,还没有说什么时候停止。

  另外,在双方白热化的竞争中也出现了不少问题,诸如软件信号差,支付到账速度慢、无法收到入账消息或返现、客服热线难以打通等等。

  叶耘说,近期,由于订单量增长过快,导致系统压力太大,乘客反映数据拥堵、数据不稳定、支付延迟等,都给予了及时反馈和处理。这些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硬件的问题,目前快的正在对系统升级扩容,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快的会加大投入,进行建设。对于司机和乘客双方在打车过程中的违约行为,快的也有相应的处罚。

  张晶说,嘀嘀打车从2012年9月9日上线以来,一直很注重平台健康,对违约的司乘双方都会给予相应的处罚,第一次禁号一天,第二次禁号一周,第三次永久禁号。“在活动期间,为了能够让补贴更高效,我们加大了反作弊的力度,对现场叫车和指定叫车这两种作弊行为的司机和乘客,都将会永久禁号。”

  本报记者 孙燕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