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快递背后乱象:收寄验收制度形同虚设

2013年12月28日 02:19   新京报   

  上周,致1死9伤的“夺命快递”消息震惊了全国。

  在网络购物成为时尚的当下,与快递和快递安全的话题,自然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

  身边的很多年轻人都在纳闷,有毒的化学液体“氟乙酸甲酯”,怎么会流进普通的快递网络?以后的快递还安全吗?

  12月21日,事发三周后,我来到湖北省沙洋县,也就是这次肇事的“有毒快递”寄出地。

  走访完多家快递公司并和从业者交流后,我发现,看似偶发的“夺命快递”背后,其实暴露出行业监管缺位和快递“收寄验收”制度形同虚设的现状。

  一位化工厂的老板说,这次装的是“氟乙酸甲酯”,如果快递行业还不规范,保不准下次是什么别的危险化学品。

  “吃不饱”的县城快递业

  沙洋县距离湖北省会武汉大约4个小时车程,是一个人口60余万的鄂西小县城。

  民营的快递企业进入沙洋县,大约是在2007年。虽然见到的几家快递公司老板抱怨“吃不饱、穿不暖”,但几年发展下来,包括邮政、顺风、“三通一达”等在内,沙洋县城的快递公司数量猛增至十三四家。

  出事的圆通加盟店就是在3年前入行的,老板是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他们的门店位置选在平湖路边上,夹在一家诊所和水果店中间。

  已经被吊销快递行业经营许可证的沙洋圆通,有两扇卷闸门,门店面积在当地快递行业中还算比较大的。

  “人数少,门店小,规模小”,是我走访沙洋县多家快递公司后,最直观的感受。

  在沙洋韵达、中通、天天等几家快递公司,门店大多在10平方米左右,房间除了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屋内大部分空间都被各种快件占据。

  有的老板不光自己要开车送货到荆门转运中心,甚至还要像业务员一样收货、派件,“为的就是能省一个人的工钱”。

  一个入行超过五年的从业者告诉我,快递企业收入主要来自两块:派件和收件。

  “派件并不赚钱。”按照行规,派送1个快件,只有1块钱收入,自己还要投入油钱、电话费和人工等成本。利润则主要来自收件,一般情况下,1个收件的利润在4元至5元。

  按当地从业者的说法,不像武汉之类的大城市,沙洋县城没有淘宝店,收件以散客为主,不少快递公司每天收件不到100个,大多是派件。

  为了增加收件货源,一些快递公司的业务员,把生意做到了沙洋县的化工园区。“有毒快件”的寄件人,熊兴化工厂,就在这个园区内。

  我打车时看到,园区内有化工厂、电子厂。这些企业平时会找快递公司寄一些税票和货单这样的常规物品,偶尔也会寄一些化工原料或者样品。

  据我了解,早在去年底,熊兴化工厂就开始邮寄“氟乙酸甲酯”样品了,收件者则是经常给化工厂寄件的业务员。

  “收寄验视”形同虚设

  事后查明,“夺命快递”的污染源,是一桶重约25公斤的“氟乙酸甲酯”,那是一种无色透明的化学品,刺激眼睛、呼吸系统和皮肤,曾有职业接触氟乙酸甲酯中毒死亡的报告。

  根据“禁寄物品指导目录”,氟乙酸甲酯这样的有毒液体是不允许寄递的。

  事实上,在事发前的一个月,10月29日,“有毒快件”寄出地——荆门市曾专门召开“邮政业旺季服务保障暨安全生产培训会”。

  我拿到的一份会议议程显示,当天的内容至少涉及“毒品”、“消防”和“打击非法出版物”等;讲课者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东宝区公安局消防大队主任、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支队长,以及荆门市邮政局副局长。

  参会的当地快递业人士跟我讲,民警现场还展示过海洛因、冰毒等毒品,“怕我们收寄了毒品,都还不知道”。

  会议最后,荆门市邮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杨雪琴,多次强调“安全生产”,要求“牢把收寄验视关”,“从源头杜绝禁寄物品流入寄递渠道”,“严防不法分子通过快递渠道寄递枪支弹药、易燃易爆、非法出版物等危险物品”。

  我到沙洋县的时候,“夺命快递”事件已经发生三周了,它带来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快递门店开始要求寄件人打开包裹,业务员查验过后才办理收寄。而一些普通受访者则开始对快递抱有不信任的态度。

  而在事故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收寄验视”制度形同虚设,很难落实和执行到位。

  一位从业者对我讲,大多数快件都由业务员上门收件,业务员检不检查,或者是否认真检查,全靠业务员的责任心,老板很难监管到具体细节。

  理论上讲,快递行业实行的也是许可制,企业和从业人员都要拿到从业许可证,方可上岗。但目前快递行业门槛低,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人员流动性强,管理起来有难度。

  此外,即便严格收寄验视,对于业务员来说,除了枪支弹药等一眼就能识别的外,快件有没有毒、是否属于违禁品,几乎没有能力和条件判断。

  我拿到过2份圆通速递邮寄“氟乙酸甲酯”的寄件单,上面“物品名称”、“数量”、“重量”、“体积”甚至金额等栏目,均为空白。这也间接证实了“收寄验视”制度形同虚设的问题。

  不过,也有一线从业者提出,即便快递网点没有鉴别的能力,转运中心是否可以增加安检设备和环节,发现可疑包裹提前隔离,减少投递过程中的风险。

  危险还会发生吗?

  网络痛批快递企业不规范经营的同时,也有一种声音指责作为寄件人的熊兴化工厂。

  他们的观点是,化工厂明知“氟乙酸甲酯”有毒,还找普通的快递公司邮寄,放任危险发生,应该担负主要责任。

  在我写这篇手记前,山东广饶警方已经刑拘了3名当事人,其中2人,一个是湖北化工厂的寄件人,另外一个是山东制药厂的收件人,原因都是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化学与生物工程杂志2012年一篇题为《卤素交换氟化合成氟乙酸甲酯》的专业文章介绍,氟乙酸甲酯是一种重要的含氟医药中间体,是制备氟代嘧啶类抗肿瘤药物的起始原料,广泛应用于医药等工业领域。

  化工厂的一个负责人说,氟乙酸甲酯有毒,但并没有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录》,工厂日常管理时未将其放到危化品的位置。

  该负责人带我参观了他们的危化品监控室,据说他们的硫酸等危化品运输,都靠有资质的专业物流公司,运输车上装载GPS全程监控,氟乙酸甲酯如果出货1吨以上,也会委托物流公司单独运输,但小量的样品,没有办法走专业运输渠道。

  我电话询问国内多家化工厂,氟乙酸甲酯的市场价,目前一吨在4万元左右,25公斤样品的市场价一千元出头。“走专业物流,货物还抵不上运输的成本。”

  临走前,我问这位负责人,今后再寄氟乙酸甲酯样品,打算怎么办?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我。

  他说,工厂第一时间自行关闭了氟乙酸甲酯的生产车间,现在正在等警方的调查结论。他还抛出一个行业问题:

  没有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录》的化学品,如果有毒,又只是寄一些小剂量的样品,该走什么渠道呢?

  □刘刚(新京报深度报道部记者,12月24日发表《圆通“夺命快递”:曾多次寄化学品样品》)

(原标题:“夺命快递”背后:一个县城的快递乱象)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