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再战:中国企业竞争的标本之战

2013年11月25日 15:56   法人   

  腾讯和360的案例,堪称中国企业竞争的标本之战。垄断、不正当竞争、互联网法治、产业格局、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甚至黑公关和网络水军——商战惯用的一个个标签都被贴在了“3Q大战”身上

  互联网的一对冤家再度聚首,情节与三年前并无二致。

  如不出意外,奇虎360和腾讯的下一轮诉讼将于10月份开始在最高法院进入庭审程序。对于“3Q大战”的是是非非,外界已有颇多评论,就商业竞争而言,本无多少对错可言,一切围绕利益为基本准绳。但该案所引发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现状的一些问题,却值得思考。

  一直以来,中国互联网甚少被行政手段介入,高度市场化及国资的缺位,给民营资本以广阔的施展舞台。时至今日,互联网产业已然成为经济领域独秀之一,大批海内外上市公司云集其中,其中部分公司市值动辄上千亿。

  “BAT”是业界对中国互联网前三大公司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简称,而在他们分别所处的一些领域,如腾讯在即时通讯(IM)、网游,阿里在电商、支付,百度在搜索,均已是霸主地位,有的市场份额高达70%以上。

  按照《反垄断法》之相关规定,“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了二分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但允许其自证。”若按此标准,中国互联网涉嫌具备垄断地位的企业能数出好几家。

  此前,互联网反垄断案例已有数起,百度案和腾讯案是最受关注的两个,但数起案件均未能认定垄断事实,互联网反垄断第一刀始终未能落下。360对于今年初下达的一审判决很不满,认为腾讯的相关市场占有率构成市场支配地位,更认为腾讯当年“二选一”属于典型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但法院未能就此认定。目前该案已在最高院的二审程序之中。

  360方面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称,“对二审充满希望。”而腾讯方面则婉拒了采访。

  多位接受《法人》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互联网产业肯定要在反垄断法的监管之下,唯一需要探讨的是监管的方式,尤其对于细分市场众多、产业现状复杂的互联网来说,反垄断实施的基础如相关市场(包括产品市场和地域市场)的认定、市场份额的确立、具备市场支配地位的标准等方面,均与传统行业有明显区别。

  中国互联网需不要需要一张反垄断牌?反垄断第一刀会不会砍向腾讯?“3Q大战”第二季或许可以给出答案。从暗战到明战

  很多人仍对两年前的“3Q大战”记忆犹新,那场挑战着用户敏感神经的对掐,至今仍是中国商战中的最为著名的案例。对于中国互联网产业来说,自诞生起,商战便如影随形,与令人称羡的国际巨头可口可乐之于百事可乐等不同,中国公司更擅长泼妇骂街式战争,一切下三滥手段的出现,都不会令人意外。

  但腾讯和360的案例,却堪称中国企业竞争的标本之战。垄断、不正当竞争、互联网法治、产业格局、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甚至黑公关和网络水军——商战惯用的一个个标签都被贴在了“3Q大战”身上。

  腾讯是中国互联网市值最大的公司,最新的数据显示,腾讯已跻身全球科技企业前十位,以名闻遐迩的即时通讯工具QQ为基础,腾讯涉猎了互联网领域几乎所有的细分市场。

  奇虎360则是以安全软件闻名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其在国内首先倡导的永久免费策略,令其在用户中收获了信赖,同时在业内树敌无数。

  这两家原本耕耘不同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却从2010年开始进入一场持续的鏖战中。原因很简单,原本产品不重合的两家企业,露出了直接竞争的苗头。

  在交恶之前,作为互联网内的知名人士,360董事长周鸿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私交还算不错。两人一度就竞争问题进行过沟通,周鸿希望马化腾不要做安全产品。

  但马化腾此后并未如周鸿期望的那样,在360于2006年7月推出核心产品“360安全卫士”并成功攻城略地之后,腾讯于当年底推出自己的安全产品“QQ医生”。

  “QQ医生”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是查杀木马的小工具,直到2010年5月,“QQ医生”改名为“QQ电脑管家”并延伸至杀毒、插件清理等功能,基本涵盖了360安全卫士的全部功能。此后一段时间,“QQ电脑管家”进行了大规模推广,安装量曾在一个春节期间就超过3亿。

  彼时的360,全部用户规模才2亿多,这令周鸿甚是担忧,那段时间,360和腾讯一直在做技术攻防。360随后推出了专门针对QQ用户的“扣扣保镖”。

  360副总裁傅彤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认为,“扣扣保镖”的推出,是为了帮助用户更好的运行QQ,将选择权还给用户,用户可以选择关闭QQ的一些附带功能,包括弹出广告。

  短短三天,“扣扣保镖”下载量超过两千万,这实际上已经令腾讯的商业模式面临挑战——如果用户都不看QQ广告,腾讯如何面对广告商?这下轮到马化腾如坐针毡了。

  傅彤说,“扣扣保镖”是将选择权还给用户,是为了更好的帮助用户使用互联网产品。

  不过在腾讯方面看来,360此举直接针对自己的核心产品,不正当竞争意味明显,双方矛盾公开化。这也引出了接下来轰动业内的“二选一事件”,以及腾讯对360提起的反不正当竞争诉讼。“二选一”后传

  “3Q大战”在2010年11月3日这一天达到高潮,腾讯在当天晚上发布了给用户的一封信,称刚刚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史称“二选一”。

  就像在一潭污水中扔下一颗石子,腾讯此举在互联网行业激起了一弯涟漪。这项至今令人不解的决策,不知在何种背景下出台,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是一个过于自负的决策。很快,部分用户对“二选一”提出质疑,认为其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甚至有强迫交易之嫌。

  原本被动的360也似乎看到了战争的转折点。

  “我们当时很意外,就觉得怎么出了这样一个昏招,怎么敢要挟用户。”360副总裁傅彤提起“二选一”时难掩兴奋。

  “二选一”令双方的战争主动权发生了微妙的转移,本来对“扣扣保镖”产品心存顾虑的360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而且或多或少,360因此战博得了不少的知名度,随即启动了上市计划,并于4个多月后成功登陆纽交所。

  除被用户和舆论指责之外,“二选一”导致的矛盾公开化还直接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工信部第二天便紧急介入,召见腾讯与360公司负责人,要求双方以大局为重,一切遵循有利于产业发展的原则,并最终形成一份书面的通报批评。

  工信部当时的意见是,两家公司都有问题,双方的竞争损害了用户的利益。那段时间,腾讯和360几乎每天都要去工信部汇报,马化腾和周鸿两位老总也曾亲自前往工信部沟通情况。

  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工信部不愿意看到任何一家被“掐死”,提出两家先尽可能快的恢复正常运营,然后再来处理问题。所以第一时间是对双方行为作了叫停,要求360方面召回扣扣保镖,腾讯则被要求立即停止“二选一”。

  “当时我对双方的行为都是持批判态度的,双方都不负责任,作为大企业,不应该这么做。”北京师范大学互联网政策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薛虹教授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认为,“二选一”是一次失败的策略,无论如何竞争,损失用户的利益都不可行。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反垄断专家王晓晔教授看来,腾讯的“二选一”存在两个方面的因素。

  一方面是腾讯出于保护自己商业模式的考虑,这是正常的商业手段;另一方面,“二选一”体现出腾讯对自己的市场地位有相当底气,认为用户不会跑掉,至少不会跑得太多。

  “这就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嫌疑了。”王晓晔告诉《法人》记者。

  工信部的介入,使得“3Q大战”的战火很快熄灭,360宣布兼容腾讯产品,双方还就此次纷争向用户道歉。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