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市背后的亿万富翁:Jack Dorsey

2013年11月08日 11:25   快鲤鱼   
Twitter上市背后的亿万富翁Jack Dorsey:哥们巨能侃!Twitter上市背后的亿万富翁Jack Dorsey:哥们巨能侃!

  Twitter最初拟定的发行价为17至20美元,随后上调至26美元。按照45.1美元的开盘价计算,Twitter市值已超过200亿美元。让我们看看Twitter背后的亿万富翁Jack Dorsey,Twitter社交网络的创始人之一兼CEO。

  上次来位于港区(Bay Area)的Twitter总部,演艺家Russel Brand带领我们参观了Twitter工作室。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工作区,不如说是能找到酒吧、洗衣房、淋浴间、瑜伽馆等等放松休闲元素的舒适场所。用Russell的话来说,“一旦来了,就找不到离开的理由”。但我们想要拜访的对象却找到了他自己离开Twitter工作室的理由——Jack Dorsey,身为美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之一,很难想像六年前还为负债挣扎。作为Twitter社交网络的创始人之一兼CEO的他(@Jack)已经在为新的创业方案忙的脱不开身——一种接受借款和信用卡服务的移动APP,Square。

  没谈几句,我就感受到了Jack的个人魅力。不论是怎样的话题,他都能侃侃而谈,尤其是他介绍自己的父母如何相识相爱,并且自己为这段美好往事动容的时候,以及当意识到自己的创业项目Twitter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同时他还与我们分享出于怎样的考虑将重心从Twitter转向Square。我甚至还听说Jack在考虑竞选纽约州长的传言,并且个人相信只要Jack愿意,他也能实现这一州长梦。从眼前的Jack笔挺的西装,深邃的蓝眼睛,出众的言谈举止,以及无来由的气场,让我万分好奇从一个打着鼻环的朋克歌手(据Jack从前的合作者描述)到眼前的形象,Jack究竟获得了怎样的经历。

  这周的《怪才》(Wizard)专栏,我们将与充满争议的Twitter创始人之一和Square的CEO Jack Dorsey进行深度接触,来了解他从大学中途辍学到成为身价过亿的科技怪才的发展历程。

  最近的一期纽约时报中,Nick Bilton(该时报的BitsBlog的首席作者)发文“不择手段的除了爱情,还有——Twitter”(All’s fair in love and Twitter),文中又将Twitter创始人之间的斗争绯闻炒了一回冷饭,并将Jack描述成嗜时尚如命、崇尚自我主义、暗算他人的小人,从老友Noah Glass手中偷来了公司不属于他的财富和名声,并排斥另外两位创始人,将Twitter的成功笼在自己一人名下。Glass个性的喜怒无常和当时离婚的窘境更加速了他的离开,虽然本人还向Jack抱怨自己离开是受到Evan Williams(另一合伙创始人)的排挤,但明眼人都能看出Jack对当时局势的形成也做了不少文章。

  虽然文章中明显对Jack采取了消极的态度,但我不能不联想到与之类似的引起争议的例子。比如Steve Jobs被描述排挤在社交方面略显不足的编程专家Steve Wozniak最终成为苹果独一无二的教主级人物,比如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也曾被报道让共同创始人Eduardo Saverin放弃公司股份。类似的故事发展,只不过现在主角换成了Jack Dorsey和Noah Glass(后者在得知Twitter上市后还在Twitter上发出祝贺,虽然显然大家都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

  这可以看作Twitter上市后难以避免的插曲,但当我读到类似的报道时,却感到一些异样的情绪。75%的创业公司都以失败告终,一旦有想法恰好成功了,获得了让人羡慕的经济支持,创始人之间的故事似乎必然成为人们嚼舌的对象。虽然伴随着Twitter的上市,除了惹出了一身官司和各种负面消息的报道,创业初期四人为公司夺权也被旧事重提,这种消息满天飞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忽视了本身问题的关键——Twitter的成功,大大推动了人们的即使通讯,为我们营造了一张看不见的网(这个网络上的交流纷繁复杂,以至于140个字的限制现在看来简直是天才的创意)。至此,我希望将目光放在这个出色的创业项目本身,而不是被炒作出来的“人性的阴暗”。

  Twitter全球用户达2.3亿,虽然这一数字只有Facebook10亿用户的五分之一,但Twitter绝对是我上网最先的访问网站之一。是Twitter将即使通讯发展成为高效透明的强大交流和分享信息的载体,把世界上发生的最新时讯简介明了的呈现给用户。Twitter成了我在Facebook上发文的灵感记录。在Facebook上,我有上千“好友”,关注我上传儿子和宠物的照片,或者我的新衣服、新电影创作,或网络系列作品等等动态,而在Twitter,一切都进行的更加有条不紊,和Facebook恰好形成互补。

  Facebook上管理“好友”似乎要更动一番脑筋,什么样的人能看到我分享的什么东西,不希望看到的还可以设置黑名单,一切“好友”似乎都要受到Facebook神秘的算法的控制。而在Twitter,只要发出的短消息就能被所有的“关注我的人”(follower)看到,这种交流更加广泛直接(虽然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共感,“follower”这个词怎么会让我想到一些组织的追随者)。这种快速的想法交换让人更加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相互接触的真实性。我相信并不是只有我才有这样的想法:Twitter的IPO已经超出预期的集资计划,并且似乎比它的竞争对手Facebook的竞价还要高。

  Twitter概念的天才之处在于打破了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递体系,并大大简化了原本臃肿复杂的网络信息分享平台。目前美国成年人大约10人中就有1人使用Twitter获取新闻,他们是美国更年轻、接受文化教育层次更高和流动性更强的新闻消费者,这种简化到140字的瘦身新闻方式已经在他们中获得了认同——爆炸性的标题,加上深度报道的链接。阿拉伯之春运动和最近叙利亚局势的变化的报道中,Twitter已经成为了相对弱势的政治媒体进行新闻作战的渠道。如Jack Dorsey所言,“Twitter是草根文化的代表,凡大街上发生之事皆有报道,凡民众想法皆可言。”

  Dorsey本身也是年轻一代的代表,出生在圣路易斯,Dorsey希望能让“城市真正自由地存在和呼吸”。Dorsey从小就展现出计算机方面的超人天赋,自学编程绕过了父母的看家软件,在自己家的计算机上尝试绘制城市地图,模拟救护车急救线路,陆续还增添了警车、出租车和卡车的通行线路。

  Dorsey来到纽约后,开始为一家路线调度公司继续地图绘制工作。但他自己却并不开心——“电子地图让城市可见化,能看到城市的一举一动,却似乎遗忘了一个关键的部分——对,那就是城市里生活着的人们。他们在干什么,在哪里活动?”——这也是促使Dorsey后来萌生Twitter的因素之一吧。

  时机重要,但创业人的坚持同样重要。2001年,Dorsey为自己的想法设计出了社交网络的雏形,采用黑莓接受邮件系统,能从所有好友中选择联系对象——但问题也随之而来:1,没人看重这个想法本身,2,不能要求人人都有黑莓。但Dorsey并没有就此放弃这个想法——可以说,这个想法在当时只是太超现实了,需要科技的跟进把梦想照进现实。

  和硅谷一炮打响为世界带来改变的创新想法一样,Twitter横空出世,不仅成为即时社交媒体的典范,而且成为了新闻宣传的利器——这也可以成为让人津津乐道的“目标转换”(pivot)的典例之一。2006年前后,Dorsey一人加盟了由Evan Williams和Noah Glass创办的Odeo(一家播客(视频分享)公司)——而在此之前,Dorsey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写过一份简历或是接受一份正式的工作。

  而Dosery对在Odeo的经历做出了如下解释:在那儿(Odeo)工作的人打动了我,虽然对播客本身丝毫不感冒,我自己也不能算是个‘播客’。很快我也意识到,其实那儿的同时也都和我一样。

  当时Odeo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Dorsey向其中引入了自己的创意,诞生了一种更加具有互动性和交流性的产品,并将这种通讯概念向Odeo的同事介绍。创意获得了开发商的重视,随着日后不断完善,最终形成了今天的Twitter。

  (Via pandodaily译/快鲤鱼)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