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上海自贸区:加快金融制度创新

2013年09月28日 17:25   北京晚报   

解读上海自贸区:加快金融制度创新

解读上海自贸区:加快金融制度创新

解读上海自贸区:加快金融制度创新

上海自贸区位置示意图前海区位置示意图

  昨天,国务院正式公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29日试验区将正式挂牌。

  《方案》提出,要力争经过两至三年的改革试验,建设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货币兑换自由、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

  在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共计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设中国大陆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如果说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提质增效的“第二季”,那么上海自贸区就是一个试验区。这里的投资贸易便利、货币兑换自由、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取向,将展示这个国家开放的新高度、改革的新标杆。

  自贸区五大任务

  《方案》明确了试验区建设的主要任务措施。

  一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积极探索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适应的行政管理体系,推进政府管理由注重事先审批转为注重事中、事后监管。提高行政透明度,完善投资者权益有效保障机制,实现各类投资主体的公平竞争。

  二是扩大投资领域开放

  选择金融、航运、商贸、文化等服务领域扩大开放。探索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逐步形成与国际接轨的外商投资管理制度。改革境外投资管理方式,支持试验区内各类投资主体开展多种形式的境外投资。

  三是推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

  积极培育贸易新型业态和功能,推动贸易转型升级。深化国际贸易结算中心试点,鼓励企业统筹开展国际国内贸易,实现内外贸一体化发展。提升国际航运服务能级。

  四是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

  加快金融制度创新,建立与自由贸易试验区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促进跨境融资便利化。推动金融服务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和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鼓励金融市场产品创新。

  五是完善法制保障

  各部门要支持试验区深化改革试点,及时解决试点过程中的制度保障问题。上海市要通过地方立法,建立与试点要求相适应的试验区管理制度。

  上海自贸区5大看点

  负面清单

  管理服从贸易便利境内关外物尽其用货畅其流

  管理服从贸易便利

  “负面清单”是上海自贸试验区内一项典型的制度创新,它体现了在投资领域“非禁即入”的原则,即除了清单上规定不能干的,其他都可以干,且不再需要政府事前审批。

  “负面清单”事实上是划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明确政府需要管的事,而不是无限制伸手。试验区采用这种新的经济管理模式,与新一届政府强调的简政放权、职能转变在本质上一致,能够更好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

  ■解读

  金川迈科是一家注册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内的大宗商品企业。负责人罗盛璋说,现在很多企业“走出去”意愿强烈,但受投资审批等方面的限制较多。“国际环境变化极快,等政府部门走完程序,投资机会也许早就过了。我们希望,未来试验区能够把投资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帮助中国企业在全球配置资源。”

  采用“负面清单”制度后,政府的事前审批权力会弱化,事中、事后监管能力却需要强化。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总裁王新奎说:“我们原来的方法是,因为没有能力监管,所以干脆不放你进来。今后的方向是宽进严管,该放的权力放到位,该管的事坚决管好。”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指出:“在微观层次实施‘负面清单管理’,意在搞活经济。在宏观层次则要注重风险防控,这一点决策者需要把握好。”为加强风险管控,未来政府在反垄断审查、金融审慎监管和劳动者权益保护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境内关外 物尽其用货畅其流

  上海自贸试验区建立在保税区的基础上,但与保税区的“境内关内”模式相比,试验区将真正走向“境内关外”。

  ■解读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说,包括保税区在内,我国现有海关特殊监管区110余个。货物进保税区时,需要事先登记,并且是“暂不征税”,而不是豁免。自贸试验区将按照“一线彻底放开,二线高效管住”的要求,改革现货物“先申报、后入区”的海关监管模式,允许企业“先入区,再申报”。凡符合国际惯例的货物均畅通无阻,不存在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

  上海通用轴承有限公司总经理范世申告诉记者,制造业企业现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几乎所有的成本都在上涨。“期待在自贸试验区内,企业可以迅速通关、降低商检成本等,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利好。”

  目前,包括向日葵、上海绿新等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公告拟在自贸区设立子公司。

  上海进出口商会会长冯郑州表示,仅上海一地,就有超过87000家外贸企业。试验区实施“境内关外”模式,将根治外贸企业面临的通关难、结汇难等老问题,降低经营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服务业开放

  “鲶鱼效应”惠及民生

  与WTO主要着眼于货物贸易不同,“扩大服务业开放、促进服务贸易”是自贸试验区的重要任务。方案提出,选择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文化服务以及社会服务领域扩大开放,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

  在此之前,由于开放不足、存在一定的保护,我国服务业的发展远不能满足国内居民日益增长的需求。比如在财富管理方面,多数人只能选择存款或理财产品,在通货膨胀中资产不断缩水。在教育、医疗方面,好的学校周围一房难求,优质医院永远人满为患……

  ■解读

  电商平台西游列国首席执行官杨义华表示,可以利用试验区在海关监管上“一线彻底放开”的优势,开设一个跨境电子商务网站,让消费者同步购买全球的打折商品。“这个平台提供关税代缴服务,避免了在目前的代购模式下,货物被查扣的风险。”

  “对外开放将影响金融、旅游、教育和医疗等多个服务行业,竞争主体多元化对老百姓是实实在在的利好。”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认为,随着政策保护消失和竞争意识改善,服务业企业只有拿出真本事,方能分享自贸试验区的蛋糕。

  金融创新

  率先试行利率市场化

  今年以来,我国的金融改革快马加鞭,从金融“国十条”出台、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到最新的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在改革的“最后一公里”路上,自贸试验区将扮演重要角色:在试验区内,实现金融机构资产方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推动金融服务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和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允许金融市场在试验区内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逐步允许境外企业参与商品期货交易等。

  “改革开放至今,我国的一般商品和服务都实现了市场化定价,但资金等核心要素价格仍然受到管制。试验区在这方面的先行先试意义重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隆国强说。

  毫无疑问,利率市场化会压缩银行的“法定”利润空间。但另一方面,试验区鼓励金融创新,也会给金融机构业务转型安上一双翅膀。

  ■解读

  交通银行副行长钱文挥表示,交行已经提交了一份300多页的自贸区金融服务方案,涉及财富管理、跨境人民币业务和离岸业务等领域。交行旗下的信托、基金、保险也都正在寻找自贸区政策与其本身业务的契合点,在适当时机开设自贸区分支机构。

  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认为,金融机构在自贸试验区内的机会主要分三块:融资、理财和交易。非常看好资产管理类公司在试验区的发展。

  “很多境外金融机构都在为中国大陆客户提供理财服务,未来这些业务完全可以放在自贸试验区内做。”博道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表示。

  资本项目可兑换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是自贸试验区内最受瞩目的金融改革之一。

  试验区将探索面向国际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建立与自由贸易试验区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全面实现贸易投资便利化。鼓励企业充分利用境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实现跨境融资自由化。

  ■解读

  复星集团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对这项改革有很高期待。“我国外汇管理制度对资本输出有不少限制,推动企业走出去,首先要清除这些限制。此外,海外的金融资源非常便宜,有的区域贷款利率只有国内的一半。可以利用自贸试验区平台,引进这些资源服务中国实体经济。”

  推动金融开放,必然会遇到一些不可预知的风险。沈明高指出,试验区试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会让国内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局部连接。在开放的同时,国内的金融改革需要跟上,否则会产生资金价格的落差。“资金像水一样,会从高地不断流向低地,如果两边的水位差过大,即使只打开一条小缝,也会形成巨大流量。”

  澳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介绍,60%的新兴市场国家在资本账户开放时,都曾出现过金融危机。这提示中国在风险管控方面,应该十分注意。“在现阶段的国际金融环境下,应该设计一个比较好的机制来防止大规模金融套利的发生。”

  自贸区

  29日挂牌

  指一国的部分领土,在这部分领土内运入的任何货物就进口关税及其他各税而言,被认为在关境以外,并免于实施惯常的海关监管制度。

  上海自贸区内采取特殊的监管政策和优惠税收,为外贸和投资企业提供更便利的条件。自贸区于9月29日挂牌,自贸区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2013年10月1日起实行。

  自贸区

  如何监管

  自贸区将实施“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的监管服务模式。

  “一线”指国境线,“二线”是指国内市场分界线。“一线放开”将简化进出境备案清单,简化国际中转、集拼和分拨等业务进出境手续;“二线管住”将推行“方便进出,严密防范质量安全风险”的检验检疫监管模式。

  进出口货物查验

  “即查即放”

  记者获悉,即将启动建设的上海自贸区,在集装箱货物进出口查验中将推广运用基于物联网技术的“即查即放”模式,大幅度缩短货物查验时间,推动贸易便利化。

  记者看到,检验检疫查验人员手持带有RFID读写装置的移动执法终端,通过对集装箱货物各类查验信息的即时读写、上传和追溯,实现规范化的“即查”;通过与各口岸电子监管平台和闸口无延缓的即时交互,实现便捷化的“即放”。据介绍,采用这一新的查验模式后,平均每批次货物的现场查验时间能缩短60%左右。

  上海检验检疫局副局长董超介绍,今年以来,该局已在涉及浦东地区、临港地区检验检疫业务的多个分支局开展了“即查即放”试点工作。截至目前,已运用“即查即放”模式试点完成现场查验一千余批次,总计近三千标箱;其中有约3成有转检需求的货物集装箱施加了电子封识。

  他还介绍,在总结前期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即查即放”现场查验模式将进一步推广运用服务于上海自贸区及上海“四个中心”建设,逐步实现进口出口、海港空港、境内境外等各类“检验检疫监管”、“物流监控”、“执法合作”等领域的全方位应用。

  互联网管理不搞特殊化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相关人士昨晚表示,自贸区内互联网将依法管理,没有特殊。自贸区管委会表示,根据当日发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将在区内扩大开放增值电信业务。在保障网络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允许外资企业经营特定形式的部分增值电信业务,如涉及突破行政法规,须国务院批准同意。

  本报记者综合

  新华社 央广 央视 X096 J070

  CFP供图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