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收购华邮:无需惋惜“创造性毁灭”

2013年08月07日 03:01   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美国新闻业的传统巨子《华盛顿邮报》自身成为了被报道的主角。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以2.5亿美元买下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报纸资产,结束了格雷厄姆家族对该报延续数十年的控股。

  对《华盛顿邮报》来说,这或许是一个持续多年的衰落过程的终点。因为找不到遏制营业收入持续下滑的方法,格雷厄姆家族忍痛将其出售,但它能否在贝索斯的主持之下逆转危局、重现昔日辉煌,目前尚无法预料。《华盛顿邮报》以其在“水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在美国人的集体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以新闻监督的形式迫使一位在任总统去职,这是媒体作为所谓“第四权力”发挥实力的最佳范例,该报就是美国新闻业黄金时代的代表。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它出售的消息引发了惋惜和哀伤,甚至是对整个传统媒体未来的迷茫。

  数年来,部分因金融危机冲击,部分因数字化的新媒体冲击,欧美传统纸质媒体呈现衰落征兆,报纸广告收入下滑,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的多份报纸停刊、合并、裁员,而在美国,《纽约时报》也刚刚在本周将《波士顿环球报》出售给一位企业家。由企业家或其他富豪出手购买并拯救陷入危机的纸质媒体正在成为一个趋势,而这也必然引发对新闻媒体独立性,以及其是否能继续作为监督者对良性社会治理发挥作用的考问。

  在致《华盛顿邮报》员工的公开信中,贝索斯表示不会干预报纸的运作和发展方向,并保持传统价值取向,为读者负责而非为所有者私人利益负责。维持媒体编辑部门的独立,继续保持其公器性质,既符合社会的需要,也是传统媒体复兴之所需。然而同样不容忽视的是,纸质媒体也需要应时而变,改革过时的商业模式,适应数字化、信息开放化、读者与媒体互动化的新现实,无论是在技术还是在企业操作理念上,传统媒体都需要走出创新之路,才能维持和发展。

  正如贝索斯所说的,互联网正在缩短新闻流程,侵蚀长期可靠的收入来源,催生新型的富有竞争力的对手。中立的新闻报道攸关社会公益,但新闻作为一种文化产品也需要市场化的经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并给投资者带来收益,能以更快捷优质的方式展现新闻并传递给用户的媒体将生存下来,否则将会被淘汰。在“硅谷”起家的贝索斯也许不止会给《华盛顿邮报》注入新的资金,也许还有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成功的尝试将让该报在商业模式和经营业绩上均改头换面。

  《华盛顿邮报》的被收购还有其文化历史意义,“硅谷”的企业家精神所释放的能量,正在冲击传统被美国东海岸知识精英所主导的文化影响力。这些科技企业家在引领了互联网和数字化的潮流之后,正在将东海岸的文化和政治力量传承过去。新的企业家有着工程师的思维和对时代潮流的更敏锐的把握,更能捕捉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他们是新时代的弄潮儿,由他们接过传统媒体的指挥棒或许是一件好事。

  长远来看,新闻的载体和表现形式,新闻机构的组织形式,一直在不断变化,旧模式的死亡与新模式的诞生都是“创造性毁灭”的一部分,无需为此过度惋惜。信息爆炸的时代更需要理性、专业的信息收集与分析者,并以文化意义上的观察和思考,满足现代人的精神需求。媒体的时代远未终结,它只是面临着新生和范式的转换,而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或许会成为这方面的一个有益尝试。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