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还是高骗术?聚尚科技商业模式的玄机

2013年07月16日 02:05   第一财经日报   

  杜卿卿

  浙江天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天搜股份”),一个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的“高科技”企业。如今,其全资子公司聚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尚科技”)却诉讼不断。

  2013年7月10日,浙江自然人石兴乐诉浙江聚尚科技合同纠纷案在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九堡法庭开庭审理。石兴乐要求判令双方合同无效,并要求聚尚科技全额退还合同价款22万元及赔偿相应利息损失。法庭下,石兴乐甚至称聚尚科技为“诈骗团伙”。记者调查发现,石兴乐与聚尚科技并非个案,与他经历基本相同的案例在今年至少有三起。

  打开天搜股份的企业网站,呈现的是一个整洁、各种移动信息化产品丰富且诱人的页面。“是集无线应用、无线软件研发和移动信息化解决方案实施于一体的大型高科技股份制企业”,天搜股份如此介绍自己。天搜股份产品与子公司聚尚科技产品基本一致,同时后者贡献的营业收入占比99%。

  一方面是客户言辞激烈的指责,而被指责的一方则是信誓旦旦“高科技”,并在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挂牌。这究竟孰是孰非?

  相同的故事

  一封邀请函加一通电话,是所有故事相同的开头。

  2012年10月,江苏刘女士(化名)收到一份落款为亚太中小企业经济发展研究会的论坛邀请函,主题是“新形势下的企业盈利模式暨‘2012中小企业服务年——民企转型升级’专题论坛”。

  随后在该论坛主办人员的电话引导下,刘女士到常州富都盛贸饭店参加“政府性的、公益性的”课程,希望可以如主办人员所说“加强浙商与苏商的交流与协作,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困境”。

  “讲课的老师非常有水平,几分钟内我就被完全吸引,关于网络改变一切等等。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之后,我被邀请到隔壁房间做一对一的交流,我看到房间里已经有好几对人在热烈地讨论。聚尚科技工作人员了解过我的情况之后,他们推荐我注册一个‘掌上某某网’,由他们公司(聚尚科技)负责开发并全权托管。”刘女士对《第一财经日报》介绍称,按照聚尚科技的说法,该‘掌上某某网’将通过会员会费、网上交易扣点、广告收入三个方面创造收入,收益分配比例为2:8(聚尚2,刘女士8)。例如,未来聚尚科技将为该网站招商、引入广告等,如果有客户通过该网站点击预订酒店并入住后,该网站会收到酒店的返利,然后聚尚科技和刘女士对该返利进行二八分成。刘女士则只需要等着收钱。

  “当时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在他们的轮翻攻势下,我签了服务年限为两年的协议,一年的费用是1.2万,共2.4万元。当时所签协议非常简单,没有对双方应尽何种义务作任何规定,即未对该公司口头承诺的各种事项做出规定。我对此提出了疑义,但答复是这只是个初步协议,交了钱把事情定下来,再到上面申批,之后再签正式协议。”刘女士回忆称,看着现场别人都在抢着交钱,又看到当场开出来正规发票,就做了决定并当场刷卡,总共2.4万元。

  石兴乐收到类似邀请函的时间更早。2012年2月,他应邀到宁波香格里拉大酒店参加由亚太中小企业经济发展研究会举办的中小企业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座谈会,会中被请到隔壁房间洽谈后,与聚尚科技签订了注册两个网站的简单协议——中国保温材料网和掌上宁海,并一次付清20年费用22万元。

  刘女士和石兴乐提到的“简单协议”,是指《移动门户开通服务合同(书)》。

  以石兴乐的合同为例,该合同只有一页,除载明双方信息及合同价款外,在“服务责任书及服务约定”部分共有七条约定,其中客户权利主要是“客户对成功注册的移动门户及其他服务在付款服务时限内享有独立的所有权、使用权”;客户义务主要是提供详细、真实的信息,并保证移动门户中发布的信息真实、完整并合法。聚尚科技的义务是“若因非通信运营商的设备或技术故障造成服务暂停中断,客户可获得故障所造成的中断时间双倍顺延的服务期限”。

  此外还有一条“其他特别约定”,该条款为手写,石兴乐的该项目下手写了两条:第一,全托管服务;第二,包括制作费及维护费。

  石兴乐做生意多年,是地道的浙商,自恃精明老练,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面对如此简单的协议,为何会在会场那么“决绝”地签约、刷卡。“金融危机给我们江浙的企业造成的冲击很大,大家急于转型升级,但又往往缺少渠道和机会。”除了这些潜在需求,石兴乐表示,会场上聚尚科技提供的政府“红头文件”和营造出来的付款气氛,是自己在短时间内迅速下决定的外因。

  引发诉讼

  去年11月,聚尚科技客服通过邮件给刘女士发送了“掌上某某网”效果图和访问网址之后,就再没有人主动联系过她,说好的对应口头承诺的正式协议,也一直没有签订。

  刘女士表示,聚尚科技员工当时表示自己的“掌上某某网”将涵盖当地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休闲娱乐、旅游购物等,无所不及,并会将一些已经成熟的大的消费团购网站比如“美团网”、“拉手网”等链接过来,即只要有人从“掌上某某网”进入任何一家消费网站交易,都可以扣点盈利。“我从电脑上输入网址看过几次,可以说就是一潭死水,并且之前承诺的几个很吸引人的内容竟然一个也没有。”她说,作为该网站的所有者,聚尚科技甚至没有人询问一下她的建议,当然更不用说承诺的巨大盈利。

  在反复联系自己项目的负责人聚尚科技员工周某后,刘女士得到的回应与大多数客户一致——“要相信我们公司,我们也不是什么小公司”。“我曾于(去年)11月就提出过终止协议,但没人理会。”刘女士称。

  石兴乐的掌上宁海和中国保温材料网,也没有因其所谓的“唯一性”和“稀缺性”带来任何收益。根据聚尚科技提供的掌上宁海技术开发费用清单,网站将包含手机新闻、手机公告、房产信息、数据采集系统等众多模块。且按计划1~4月在平台运营、网络推广方面完成丰富和多样化的工作,同时出具网站分析报告。

  但石兴乐对《第一财经日报》称,自己购买的网站价值几乎为零,自己遭遇的是聚尚科技精心策划的骗局。“聚尚科技假借专业机构名义召开会议,实际是借机推销所谓的3G移动门户产品。”他说。

  在石兴乐的诉讼案件中,天搜股份发布公告称:“浙江聚尚科技有限公司按照合约要求为石兴乐开发制作了两个移动门户,并在约定时间内制作完毕,上线可正常访问。”从字面意思理解,“制作完毕”、“上线可正常访问”即是聚尚科技完全履约的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石兴乐作为自然人有没有资格合法经营门户网站,还要画个问号。

  石兴乐代理律师认为,依据相关规定,石兴乐作为自然人不具备成为经营性网站的经营主体,无法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即ICP许可证;同时,中国保温材料网因有“中国”字样,石兴乐不但无法取得该网站的经营许可证,也无法进行ICP备案。

  对此,聚尚科技的代理律师则认为,聚尚科技拥有经营掌上宁海、中国保温材料网的资质,可以受石兴乐委托代为经营。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所谓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是指通过互联网向上网用户有偿提供信息或者网页制作等服务活动。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申请办理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未取得许可或者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

  “网站主体是自然人,只能办理非经营性网站备案手续,无法取得经营性互联网信息许可证和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李俊慧称,市场上,单个域名的注册费用一般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一般不会超过一万元,十几万价款的合同通常会包含多个域名注册、网站建设及互联网推广等服务内容。

  李俊慧分析认为,石兴乐等用户在购买移动门户网站及相关服务时,应该有个人投资的目的或性质。“任何投资都有风险,对于可能存在的风险,如果没有书面约定风险分担的方式,只有口头约定的话,那么,最后有可能导致自己承担全部或较大比例的风险。”李俊慧说。

  该案争议较多,目前尚未宣判。法庭、原告及被告都表示将向有关部门进行进一步确认。

  面纱的背后

  到这里,答案非但没有明朗,反而问号越来越多了。

  聚尚科技成立于2011年3月,注册资本500万元,主要产品包括APP开发、移动门户、酷玛商城、电商外包。

  聚尚科技是天搜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天搜股份创立于2008年3月,2012年10月17日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产品与聚尚科技基本一致。两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何曙光。

  事实上,在天搜股份以及其全资子公司之前,还有一个名为杭州盛世蓝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盛世蓝图”)的企业,也从事同样的经营模式。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目前盛世蓝图和聚尚科技是天搜股份子公司。但是有员工和客户却说,这只是同一队人马在不同时期从事相同商业模式的不同企业形式。

  2005年2月28日,盛世蓝图在杭州成立,公司对外称主要有三大业务领域即移动营销、无线广告、手机软件,包括中国名址、WAP网站、天窗浏览器等。

  值得注意的是,盛世蓝图网站公布的软件产品登记证书(编号:浙DGY-2007-0119)申请企业并不是盛世蓝图,而是杭州天搜科技有限公司,另一个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证书(编号:软著登字第061764号)的著作权人也是杭州天搜科技有限公司。

  2008年,是从“盛世蓝图”时期向“天搜股份”过渡的一年。2008年2月,石高涛、何曙光与投资人李国昌正式签署了天搜网融资投资合作协议,2008年3月,天搜股份成立。随后,以“天搜”为品牌的活动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展,上海天搜等分公司也相继成立。挂牌信息显示,石高涛、何曙光和李国昌分别以48%、32%、20%的比例持有天搜股份。

  2011年,天搜股份全资子公司聚尚科技成立,承接了天搜的主营业务。

  本报在调查过程中也发现,无论是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聚尚科技代理律师及员工的表现,还是推荐商浙江正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正邦投资”)相关负责人,都在强调与石兴乐发生纠纷的主体是子公司聚尚科技,跟天搜股份没有关系。

  对于石兴乐的案件,正邦投资法务部戴文斌对本报表示,据他了解,天搜公司下面的子公司是有一个债权债务纠纷,而且案子很小,并不是涉嫌诈骗的事情。正邦投资负责天搜股份项目的负责人马女士对本报表示,石兴乐的案件跟推荐公司天搜股份没有关系。

  马女士还表示,天搜与聚尚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主体,但对于本报询问的“天搜股份与聚尚科技财报是否合并”的问题,表示不方便回应。

  审计报告合并利润表显示,2012年天搜股份营业收入4182.5万元。2012年是聚尚科技第一个完整的会计年度,公司实现收入4133.16万元,贡献了母公司收入的99%。

  2013年2月7日,天搜股份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发布了公告,称2012年2月,石兴乐与浙江天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浙江聚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移动门户技术服务开通合同书》。

  “天搜就是聚尚。”聚尚科技前员工王志(化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因为此前盛世蓝图负面消息多了,公司就改为天搜,天搜负面消息多了,公司就改为聚尚。“其实主要的骨干都没变。”他说。天搜股份董事会秘书侯其如也对本报称,对盛世蓝图不太清楚,但聚尚科技是天搜股份全资子公司。

  操作内幕

  作为一家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的“高科技”企业,天搜股份以及子公司聚尚科技以前述模式业务发展迅速,可谓生意兴隆。

  在浙商集体遭遇出口寒冬的时候,天搜股份的收入却能翻着番地增长。2012年天搜股份营业收入4182.5万元,上年同期收入为2088.94万元,年增长率超过100%。其全资子公司聚尚科技实现收入4133.16万元,全部都是移动门户注册服务费,用户提供的聚尚科技开具的发票中项目也是“注册服务费”。

  “现在市场的认可度很高,公司一个月都可以做八百多万,以前一个月三四百万。”据聚尚科技一位老员工透露,公司目前市场范围辐射到广东、山东、福建、湖南、湖北、江西以及浙江等十多个省。

  作为2011年进入聚尚科技的“储备干部”,公司飞快的发展速度,曾让王志充满期待。不过随后的工作内容却让他深刻怀疑自己进入的是不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我们平时工作的内容就是去网上搜索各个地方的老板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诉他们,我们是浙江商会什么的,有一个企业家的交流探讨会议,然后邀请他们参加。”王志说,聚尚科技打电话主要是以“浙江商会”的名义,由于公司刚开始主要是联系经济欠发达地区,这名头确实能唬住不少人,最多的时候一堂课能赚70多万。

  浙江商会在每个省市都有分会,上海浙江分会和广西浙江分会秘书处都对本报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天搜股份、盛世蓝图以及聚尚科技。“具体不知道浙江商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那个时候说是石总在浙江商会挂了个名还是怎么样。反正他们头衔很多。”王志说。

  王志介绍,自己除了打电话之外,还做过类似“群众演员”的工作。“我参加过不少次会议,不是谈单,就是当托儿,看着几个大客户进去了,就在那里喊‘这个给我留着’,然后刷卡。”王志说,还曾有员工被要求扛着贴有“浙江卫视”图标的摄像机假装拍摄,看到有谁捣乱,说是“骗人”什么的,就拿摄像机对准。

  对此,本报询问董秘得到的答复是“不清楚”。

  谁来监管

  在签约之后,不少用户在感到自己受骗之后会到杭州天搜股份、聚尚科技找负责人交涉。“能拖的就拖着,不能拖的就退钱。”王志称。

  对于客户要求退款的情况,侯其如称,退款不退款合同上面写得很明确。“在合同当中肯定的,一个有效的合同在里面肯定是有规定清楚的。”他说。

  但是本报发现,在聚尚科技与石兴乐签订的仅有一页的《移动门户开通服务合同(书)》中,并没有涉及退款的条款。

  前述刘女士对本报称,自己在与项目负责人沟通无果后多方打听找到何曙光的联系方式,随后便一遍一遍地打电话,之后聚尚科技退还了两万元。

  此外,据王志介绍,由于此前聚尚科技出现过员工拿几万元的提成后离职,但后来客户闹事,公司还钱,提成赔进去的情况,为了避免此类情况,公司后来提成发放由一次性发放改为分批发放。

  石兴乐称聚尚科技也曾找过自己和解,但因为自己要求全额退款,对方表示回去考虑后再无音信,最后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事实上,由于客户到公司要求退款,公司的财务处理也做了相应调整。2012年天搜股份审计报告中,在其他应付款项目下,“石兴乐”的名字赫然在列,对应应付金额为“220000.00”元。同样位列应付名单的,还有张某、林某、章某,金额分别是12万、20万、18万。

  对此,浙江股权交易中心项目管理与资产权益部副总监王敏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因为石兴乐反映天搜股份存在问题,中心专门去企业走访过,并要求天搜股份对纠纷按照中心规定进行披露。

  “企业这块,在信息披露方面我们是做一些要求的,更多地站在投资者方面。”王敏俊称,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中心会找推荐商约谈,最严重是取消推荐商的资格,而企业经营管理情况、商业模式,平台不可能管理到。

  但问题是如果挂牌企业进行了不正当的商业行为,谁来监管?

  浙江股权交易中心自2012年9月3日成立以来,累计挂牌企业90家,总市值192亿元。截至2013年6月末,该中心私募债11只,托管企业172家,会员157家,其中推荐商会员72家,注册投资人6364人。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满足两个条件就可以申请到股交中心挂牌,一是完成股份制改造,二是主营业务突出。“目前正在筹划成立创新板,在服务上可能会低级一点,但是企业组织形式不限制。”该人士透露。

  西部证券场外市场部总经理程晓明曾说过,场外市场是为投资人看不懂的企业服务的,主板是为投资人看得懂的企业服务的。天搜股份的商业模式,不知投资人能否看得懂。

  不过,相同的故事还在继续。

  2013年6月25日,广东湖北商会增城分会副会长邓先生在接到邀请电话之后,又接到自称浙江商会陈会长的确认短信,邀请其参加6月26日在增城市恒大酒店举办的“首届粤浙民企创新发展论坛”。之后,同样是听讲座、被邀请至小房间、签订简单协议、刷卡付费,然后发觉有问题。

  在要求退款无果,并得到聚尚科技首席顾问张某“我们是正规单位,报警随你。如果想解决到公司找领导谈”的回复之后,邓先生决定以法律途径解决。目前邓先生已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合同无效。目前法院已受理,受理案号为杭江九商初字第214号。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