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签约作家猝死:网络写手两极分化仍严重

2013年07月04日 10:43   牛华网   

  导语:近年来,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以及由此而来的明争暗斗,使网络文学行业备受关注。而起点签约作家“十年雪落”的死则再次将网络写手这一群体推到了公众眼前。随着商业化浪潮的推进,网络文学网站逐渐摆脱了艰难年月的窘境,网络写手的生存状况也逐渐好转。但“十年雪落”的离去却让人看到,网络写手两极分化状况依旧严重。

  十年雪落悲剧折射网络写手生存状况

  陈方

  昨日中午,网友@网络文学那些事儿微博爆料,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十年雪落因为过劳猝死。

  十年雪落的网友“流浪”在为其撰写的祭文中写道:“‘十年雪落’的一生,是奉献勤劳的一生。和大多数网络写手一样,饱受着社会的煎熬与考验。……他是一个不拘小节的豪爽之人,他生前生活拮据,靠着微薄的订阅稿费与全勤度日。他从没有抱怨过,只是勤勤恳恳的码字、写作、更新。”

  感于网络十年雪落的遭遇,甚至有同行表示,“如果有来生,不愿做写手”。

  十年雪落的离去再次将网络写手这一群体推到前台。

  回顾网络文学近十余年的发展历程,资本的介入以及各种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的引入使曾经困顿不堪的文学网站焕发出盎然的生机,也使网络写作本身获得了更大范围的公众认同。文学网站随之成为网络写手心中的“掘金圣地”,霎时间,数以万计的网络写手与文学网站签约。难以计数的网络文学作品由此喷薄而出。有数据显示,十余年来的网络文学作品无论按字数还是按篇数来计算,都已经远远超过新中国成立60多年纸质媒体发表作品的总和。

  在蓬勃发展的网络文学背后,网络写手们的生存状态也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早期的网络写手们大都对网络文学怀有质朴而又纯真的情感。在写作动机上并不为名利所趋,只是纯粹的感情书写。《悟空传》的作者今何在就曾这样表达对网络的感情:“感谢网络,它使我有一个自由的心境来写我心中想写的东西。它完全是出于自己的一种想要表达的欲望;如果我为了稿费或者发表来写作,就不会有这样的《悟空传》。因为自由,文字变得轻薄;也因为自由,写作真正成为个人的表达而不是作家的专利。”

  但随着资本的介入以及商业模式的引入,网络写手的写作动机开始发生变化。在按字数收钱模式的刺激下,网络写手不再是随情恣意的书写者,而是变成了受点击率驱动的疯狂敲击键盘的“机器人”。

  但是在网络文学世界中赚钱并非易事。一直以来,尽管网络写手中不乏像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骷髅精灵、血红等年薪过百万的大神级人物。但并非每个在网上写作的都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事实上,在庞大的网络写手大军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低收入甚至是无收入者,年薪在10万以上的只是少数,年薪百万的写手更是凤毛麟角。这早已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事实。

  不仅仅是赚钱少,写手们还是在透支着自己的青春与生命进行写作。“是利润、收益让写作变成某种意义上的体力劳动,而这背后的代价是网络透支着写手的青春和生命”第一代网络作家慕容雪村曾发出这样的感慨。

  据了解,电子出版是大多数网络写手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一般而言,一部作品的前几十万字供用户免费阅读,等点击率达到一定的高度,便会被转至VIP区,用户需要每千字支付2~5分钱来阅读后面的部分。因此一部作品一旦开写便是奔着百万篇幅而去。

  而为了迎合读者,写手必须每日更新,一日不更新就会引起读者厌烦,甚至有可能被读者抛弃。此外,文学网站为了吸引作者尽可能多地更新,会专门设置全勤奖。而有时读者为了尽快地看到自己喜欢作品的进展,甚至会特意进行催更,具体而言,就是将一笔钱放在账户上,如果作者更新,这笔钱就归作者。除了催更,还有打赏,对于自己的喜欢的作者,读者可以直接给予奖赏。此前侯小强曾透露,曾经多次出现过读者为了他喜欢的作家一次性打赏10万、20万元人民币的情况。

  盛大文学旗下原创文学网站“红袖添香”最高级别四钻签约作者,23岁的东阳女孩包春春作者生命的悲剧也曾令无数人唏嘘不已。《今日早报》曾报道,她用一年多时间写了6部网络小说,高达300万字,点击率冲破2000多万,月收入一万多元,眼看梦想就要照进现实,却被医生宣告患了肺癌晚期。最后的时间,她很想写一本书,叫珍爱健康。

  风生水起与穷困潦倒的背后

  米妮

  网络文学具有前所未有的开放性和互动性,这是传统文学无法做到的。随着传统文学逐渐地接受和包容网络文学,包括唐家三少、月关等多位网络作家已经成为作协会员。但同是网络作家,有的人过得风生水起,有的人却穷困潦倒,除了个人潜质的影响之外,还离不开环境的造就。

  首先,网络文学从最初的论坛发帖,到现在的商业模式,走过10年,迎来了发展的“爆发点”。阅读介质的快速普及,使读者可以通过更多的渠道接触到网络小说,无形中推高了网站和作家的收益。而文学网站自身不断地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成熟的商业化阶段,早期网络作家的人气也积累到了最旺盛的时候,变现的可能更大了。

  其次,收入渠道尤其是版权收入形式的多样化,使得处于群体顶层的作家也获得了丰盈的收入。比如,盛大文学目前在版权拓展这方面已经覆盖传统出版、影视、游戏、话剧、有声读物等诸多主流文化行业。

  还有,百度、腾讯、新浪等巨头的加入,让整个网络文学竞争态势经历着复杂的变化,作者的权益保障也成为了各自布局和彼此博弈中的筹码。

  据媒体报道,起点中文网推出了改善其网络原创作者基本收入保障、医疗保障、奖励制度、收益分成的亿元新福利计划。

  已经与腾讯结盟的创世中文网在上线首日,也喊出了“优于竞争对手”的作者扶持政策。创世中文网的总编杨晨表示,将改变标准分成状况,改变用福利捆绑原创作者的潜规则,改变作家评级无量化标准的状况。

  创世中文网还将打破分成合约作者永久失去版权的“行业惯例”,提出10万年薪签约10万名作家的初期目标,其设定的最低月薪保障制度,亦高于起点中文网的1300元。

  此外,在起点中文团队大批离巢给盛大额文学带来切肤之痛时,提高作者福利与待遇成为了盛大的自卫手段。据了解,起点中文网拟调整版权合作机制,作者可参与版权出售环节,包括产品的定位、宣传及作品改编等,同时将开设版权竞价的合作频道,公示版权合作的全过程。

  而百度多酷将八成的收入给予作者,并且快速垫付稿费,明显高于起点等竞争对手的五五分成。另外,百度获得的仅是作品的互联网和无线版权,游戏、图书、影视、漫画改编权仍归作者,作者可自行销售。

  可是,什么版权收入形式多样化,作者权益改善计划,并不能改善网络写手整个群体的生存现状,相反,资源集中的情况下,优秀的网络作家可选择的余地大了,底层的网络写手还在为生计发愁。网络作家收入两极化的趋势愈演愈烈。

  虽然起点中文网曾宣称,网站已经有10位年薪过百万的网络作家,近百名写手年收入也达10万元以上。然而,据业内人士反映,在100个网络写手里面,至少有90个是没有收入的,剩下10个,有的辛辛苦苦码字,每个月也只能赚到几包香烟钱,有三五个能拿到普通白领的收入,只有一个能获得让人羡慕的收入。

  而且,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文学网站就会有上万名写手,规模较大的文学网站签约写手在15万以上,没能签约的写手就更多,甚至可以用“不计其数”来形容。

  据一家旗下拥有多家文学网站的网络公司统计,目前我国文学原创网站约100家,网络写手十几万人。就像歌手经历海选一样,能够脱颖而出的网络写手只有少数,眼下网络写手的命运大多不济,因为没有名声,出版商往往以很低的价格买断他们的作品。

  结语:对于大多数文学网站而言,以低级的生产模式,压制底层作者,以获得生存的空间和利润,对文学创作、对作者缺少责任感,实际上创造的是另一种“沾血的GDP”。对于网络作家而言,成功必然是竞争的很产物,网络文学直接面对市场,只要有好的作品,一样可以实现层级的跨越。与其日复一日地沦为码字机器,何不潜心写出一鸣惊人的作品?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