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起点风波看网络文学崛起:正版化或加快

2013年03月16日 02:39   新京报   

新京报书评周刊封面新京报书评周刊封面
  近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的一封公开信,将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大规模离职风波曝光在大众眼前。这场业界颇为关注的起点之乱,其实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件,它与起点这些年的发展以及网络文学的壮大不无关系。作为网络文学最重要的旗帜性网站,起点中文网笼络了大部分以玄幻小说为代表的网络文学作家, 首创的与作者分成的收费阅读,以及图书出版、影视与游戏动漫改编的全方位版权经营模式,走出了一条网络文学盈利的全新道路。起点曾经将一些点击率超高的作 家封为白金作家,而这些作家更亲切地被网民们称为“大神”,但这些“大神”目前还并不为主流文学和知识阶层广为熟悉。借这次契机,我们回顾起点推出的作家以及他们的成长道路,并讨论网络文学是否已进入主流的话题。

  本周三,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场演讲,演讲的目的是为了稳定军心。一周前他接到盛大旗下起点中文网多达27位中层以上的编辑以家庭原因为由陆续发来的辞职信,而起点中文网CEO吴文辉虽然没有辞职,却在同一时间开始病休,侯小强宣布直接接管起点。

  事件 网络文学成为“肥肉”

  坊间对于这次发生在起点的集体请辞事件有各种版本的解说,但各种版本大都只是对起点出走的核心团队的背后出资人说法不一,而吴文辉则在传闻里被认为是带领起点核心团队出走的带头人,将要带领出走人员另起炉灶,做一个类似起点的网站与盛大文学竞争。事实上,起点旗下的作家已经开始被侯小强口中的“竞争伙伴”挖墙脚,侯小强在内部演讲中说,起点的一些签约作家有被建议撕毁与起点的协议。“别人是看到一块肥肉流口水,我们是把它当事业去经营的。”侯小强口中的“别人”显然指的是看中网络文学商业价值肯于出大价钱挖墙脚的竞争者。

  11年前起点创立时,没有人想过可以通过在网络上写作挣到钱。更没有人想到在10年后,一个叫盛大文学的公司在2012年第一个季度实现毛利达6693万元的业绩,而让盛大文学在创立4年内就实现盈利,这其中起点中文网起到的作用无可替代。而据盛大文学提交的财报显示,2011年全年营收7.01亿元,毛利润2.12亿元。是怎样的11年,让起点有了这样的成绩,而网络文学从当年的默默无闻到今天成为投资者眼中的一大块“肥肉”?在侯小强的这篇内部演讲中,我们似乎可以循迹找到些线索和原因。

  平台 千字两分商业模式前无古人

  侯小强的演讲涉及了网络文学的三个部分,他首先谈的就是平台。“当起点创始人开创了千字两分钱的商业模式后,实际上这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创新。”侯小强所说的创始人,就是吴文辉。

  “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我们愿意尝试一下。”这是吴文辉的一句名言。

  2001年11月,吴文辉和其他5个网络文学爱好者在网上开设了一个论坛——玄幻文学协会,这6个人当时QQ名是黑暗之心、宝剑锋、藏剑江南、意者、黑暗左手和5号蚂蚁,他们居住在北京、沈阳等5个城市,当时他们各自有工作,管理文学论坛完全是业余所为。2002年5月,协会筹备成立起点中文网,次月开始试运营。

  在吴文辉最初提出vip收费模式的时候,他听过太多反对的声音,有人认为他有辱斯文,也有人认为在所有文学论坛都免费阅读的时候,他推出收费模式就是找死。而吴文辉说,起点当时很小,靠兴趣消耗不起,做企业就是要利润。

  当时的起点,流量不及最大的文学网站1/5,却选择扛起了收费的大旗。2003年10月起点正式推出的vip阅读服务,千字2分钱的收费标准到后来成为了业内标准。在推出8个月后,2004年6月,起点的Alexa(全球网站排名)蹿升至第100位,成为国内第一家跻身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2004年10月,起点被盛大收购。这个时候的起点已经令业界刮目相看,注册会员100万人,作者团队2万人,月均盈利超过10万元。从2004年初,就不断有风投找到起点接洽,也包括了像TOM、盛大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最终他们选择了资源强大的盛大。

  资源 要给作者资源和物质激励

  起点模式成功的另一个基础就是他们庞大的作者资源队伍,这也是侯小强在演讲中所谈及的第二个部分。

  实行收费的第一个月时,起点一共只有23部VIP作品,他们和作者选择的分成方式是3∶7,作者拿大头。吴文辉认为,如果缺乏物质层面的激励,作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无法保障。“对于博客,可以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就不写了。但是对于写书来说,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因为文章今天看了明天没有了,然后隔三岔五才又出来一些东西,或者说彻底就消失了,这类情况对于读者来说是很大的伤害。但是你又不能去怪写手,他会说我也要吃饭,每天趴在网上写两个小时,大家哗哗鼓一下掌就完了,我每天也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我坚持写三五个月还行,一直坚持就不行了。”

  而分成方式推出的第一个月,就有作者稿费超过千元,作者们发现,原来网络写作可以有丰厚收益。为了黏合作者资源,起点不仅仅是收入分成,2006年他们推出“起点白金作家”机制,这些作家也被称为“大神”,这些“大神”是令人羡慕的年收入达百万的网络作家主力军,截至2012年5月,起点共有29位白金作家,其中唐家三少、月关等还加入了中国作协。

  2007年3月,起点推出国内网络文学最大规模的作者培养和激励计划,这个名为“千万亿行动”的计划让起点每年提供100多万元与上海社科院合作举办作家班,所有签约作者都有年薪保障,另有各种奖励机制。多年经营下来,起点作者数量达百万,每个月正版独立用户近1个亿。

  正是因为起点为盛大提供了优秀的作者资源,盛大的线上公司才能在今天占据整个行业市场份额的80%。侯小强还说,盛大的无线是中国移动60%的内容供应商,云中书城也已经突破2000万的用户规模。接下来,侯小强希望进一步实现资源整合。

  产业链 《鬼吹灯》成经典案例

  在演讲的第三部分,侯小强提到产业链做大做强的问题。将强大的作者资源所产生的原创内容衍生到其他产业,在这个产业链的衍生过程中,早期最有代表性的成功案例便是《鬼吹灯》。

  2006年《鬼吹灯》迅速蹿红,让这部小说除了正版销售外,周边版权也卖得异常红火。英文、法文、泰文、授权漫画、影视改编、游戏改编、音频改编,一系列衍生产品的销量大大出乎了吴文辉团队的预想。那时他们惊喜地意识到,同一个版权可以开发出的商业模式原来可以如此之多。协同效益让他们也尝到甜头,《鬼吹灯》的网游开发便是一例,以往一款网游的推广费用从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而《鬼吹灯》大大节省了这笔费用,起点平台上多达上亿人次的用户知道这部小说。两年的时间里,起点从《鬼吹灯》上获得的收入达500万元。

  同时无线业务成为盛大乃至整个网络文学的新增长点,2011年盛大无线业务的收入达到1.74亿元,同比增长188.2%,而在2009年这项收入还只有576.3万元。侯小强给出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3月2日,云中书城付费订单数突破2500万单,近70万种电子书被下载。

  侯小强总喜欢把盛大文学比喻成一个苹果,有趣的是,这也是吴文辉所用过的比喻。吴文辉说这个苹果可以拍卖,可以制作成苹果酱,将内容改编成游戏、影视、手机文章……而多条产业链的经营和布局,也是侯小强眼中苹果园更丰盛的风景。在这次内部讲话中,侯小强说,他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再局限在一家文学网站上了,盛大接下来可能会成立小型的编剧公司。而今年初,董事会决议通过进军声优、漫画、编剧等市场。

  业内 网络文学正版化会加快脚步

  而吴文辉带领起点核心团队选择在这个时间出走,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在之前起点多年积累下来的平台、作者资源和多条产业链下让网络文学从昔日不名一文变成了今日资方眼中的一块“肥肉”,盘子足够大了,分杯羹的事自然也就出现了。资深IT评论人程苓峰撰文称,像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愿意出资挖起点核心成员,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战争需要版权壁垒,而今年开始,网络文学的正版化阅读进程也将随之加快。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起点第一次遭遇出走事件。早在2006年,起点就曾经有过一次大规模的编辑出走事件,出走的编辑创办了17K原创小说中文网,同时带走了一批资深作者。吴文辉在两年后回顾当时情景时说,“对于一些人,是起诉还是不起诉?无论怎样选择,都只有痛苦和更痛苦之分。因为我总想选择一个对公司和其他人都有利的解决办法,但无论怎样决定都不能两全。”

  如今,侯小强也要面对痛苦和更痛苦两难境地。但不管如何,网络文学继续往前走的步伐,似乎暂时没有人能阻挡。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姜妍

  邵燕君:网络文学完全有可能成为主流文学

  【成为主流·赞】

  邵燕君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1968年出生于北京。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2003年7月获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中文系当 代文学教研室)任教。著有《倾斜的文学场——当代文学生产机制的市场化转型》《“美女文学”现象研究》;曾获2005年度、2006年度《南方文坛》优秀 论文奖,当选“2006年度青年批评家”。近年来关注网络文学并在北大开设讨论课程。

  从猫腻作品开始研究之路

  新京报:你对网络文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

  邵燕君:2004年左右我和一些师弟、师妹研究当代文学期刊,过了五六年,我觉得它非常边缘化,没有向上的生长力,我对这种危机体会得比较深 切,有一种逼迫感。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把目光投向网络文学,因为不知道网络文学怎么样。还有一个动力是2009年中国作协第七届主席团第八次会议,主席团请 几个专家作报告,讲当代文学最新前沿的状态,我受到的委托是观察网络文学,后来我的文章也发表了“传统文学生产机制的危机和新型机制的生成”开始关注它, 但没有真正地进入。

  我真正关注是在2010年,我开始在北大开网络文学的讨论课,这个课现在已经开到第5个学期了。我参加了起点中文网和中国作协举办的研讨会,我 被分去看“我吃西红柿”的小说,当时他的作品比较“小白文”,后来有个朋友帮我介绍了猫腻的小说《间客》,我读了之后觉得这是值得研究的,我才有信心开这 个课。

  猫腻继承了传统文学的精神传统

  新京报:猫腻是你很喜欢的网络文学作者吗?为什么他会吸引你?

  邵燕君:对,我挺推荐他的。我看重他两点,一点是他有大师品相。现在各个网站都有“大神”,猫腻也被称作起点的大神,但我认为他是有大师品相的作者。

  第二点是我觉得他继承了某种传统文学或者说精英文学的精神传统。猫腻的小说里有两个传统,第一个是通俗文学里金庸的传统,第二个是新时期文学路遥的传统,那种底层青年奋斗的模式。不仅是武功高强,而且性格在成长。

  大神复制真实世界,大师反转这个世界

  邵燕君:网络文学是创造第二世界,人在第二世界之中可以满足很多自己的欲望和想象,这是网络文学吸引人的关键点。第二世界也有法则,这个法则看起来是作者编的,但事实上我们进入这个世界需要有代入感,所以作者在打造第二世界的时候一定要参照第一世界的逻辑。

  新京报:为什么?

  邵燕君:大神的作品复制了真实世界的真实,例如很多小白文,这个世界让他感到压抑,是一个狼吃羊的世界,他会在第二世界里再度复制一个更加强化 的狼吃羊的世界。他怎么能让你爽呢?他会让一个现实世界中的羊去当狼,是很爽的,但在爽之后,会有一种更大的压抑感。大师是什么呢?大师真实复制这个世界 的逻辑,同时他有能力反转这个世界的逻辑,重新树立真善美的世界。

  必须参与主流文学建构,才能成为主流文学

  新京报:网络文学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有什么趋势和变化?

  邵燕君:网络文学最初是安妮宝贝等人代表的文青时代,后来就是资本进入,例如盛大文学、起点中文网,之后慢慢类型化的文学。类型化文学跟受众、 传媒的关系特别紧密,比如电脑、手机阅读普及,有大量的中小学生读者、民工读者,这都可能影响到行文的走向。我希望网络文学不要越来越整合,都主流到一块 儿去了,而是能够利用网络这种形式,分得越来越细。

  新京报:在今天网络文学的新作者,成名的难度大吗?

  邵燕君:可能是越来越难吧。刚刚看到一个数字,大神级作家的收入占到了网络作者全部收入的90%,大部分是在底层的写手。

  新京报:你觉得主流文学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够不够?

  邵燕君:还不够。现在主流文学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其实比较被动。我的感觉是主动的关注并不够,但是网络文学发展太快了,不得不关注。包括我也是 2008年才开始关注,我们这些搞文学前沿批评的人都视而不见。这可能还跟微博的发展有关,因为微博发明大量的新词,例如甄嬛体、忍够体、元方体,包括 “屌丝”等等,它们迅速地普及,连人民日报都用“屌丝”,部门的公文都用甄嬛体,一下子大家会感到一种危机,如果不关注,就被时代抛在后面了,听不懂在说 什么,话语权都改变了。文学界这两年越来越感觉到这一点。

  新京报:网络文学会有一天成为主流文学吗?

  邵燕君:有可能。这是我的一个判断,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主流文学在国际的定义上是大众文学、通俗文化。在中国,它不一定是拥有最大众读者的文 学,但一定要对大众读者有领导力的才是主流文学。我们现在说的主流文学,也就是传统文学,不是读者少的问题,最致命的是对网络文学这样的类型文学缺乏精英 领导力,别人不认你。但网络文学必须不能只拥有大众的读者,而是必须参与主流文学的建构,它才成为主流文学。它未必不能生成这样的东西。

  新京报:最近关注起点中文网的事情了吗?这个事情会对业界有怎样的影响?

  邵燕君: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评论。可能影响非常大,我还没有搞得特别清楚,所以我没法评论什么。未来走向怎么走,我不清楚,需要事件不断地再撞击,不一定是我们能预测的。

  【“大神”作家盘点】

  ●天下霸唱

  《鬼吹灯》开创版权拓展成功案例

  真名:张牧野 出生年:1978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影视、游戏、漫画

  社会评价: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下了深深的中国烙印。

  2006年春节,天下霸唱在起点中文网首发《鬼吹灯》,《鬼吹灯》在网上悄然流行,开始有大量“灯丝”苦苦等待更新。9月,安徽文艺出版社抢先 出版《鬼吹灯》实体书。2007年8月香港导演杜琪峰买走了《鬼吹灯》的影视改编权,2009年8月,根据《鬼吹灯》改编的游戏也开始进行公测。《鬼吹 灯》这种“拓展性”的运作模式也已经成为起点成功案例的模板。

  ●南派三叔

  “国际化故事”获好莱坞青睐

  真名:徐磊 出生年:1982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影视、游戏、漫画

  社会评价: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激荡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

  如果说起中国通俗小说界的“盗墓时代”,另一部作品也不得不提,那就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这部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小说,刚刚写完第一章, 便引来百万跟帖。4个月后,《盗墓笔记I:七星鲁王宫》的样书已经送到徐磊手中。2009年,好莱坞派拉蒙公司主动找到徐磊,买走了《盗墓笔记》的影视版 权,派拉蒙的评价是:“故事很国际化,适合拍成像《夺宝奇兵》那样的大制作。”

  ●唐家三少

  最早被主流文学界接纳的“码神”

  真名:张威 出生年:1981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游戏、漫画

  社会评价:最大的成就是推广了目前最具适用性的YY小说模式,满足了一系列读者的需要,也填补了这个空白。

  唐家三少开始创作网络小说是在2004年。2006年,成为起点的“白金作家”。唐家三少告诉记者,自从加入起点,签约的方式即是买断,也就是 按千字算价,当时每个月从起点获得的收入大概在2万左右。有资料显示,现在起点每年给唐家三少的保底酬劳有600万。唐家三少赞成多版权运营的模式,他会 把大部分版权交给起点打理。目前,他的《天珠变》、《斗罗大陆》等几本小说都已授权改编成游戏,而《斗罗大陆》改编成的漫画也大受欢迎。

  ●我吃西红柿

  “小白文”成就网络作家典型

  真名:朱洪志 出生年:1987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游戏、漫画

  社会评价:“小说不读星辰变,就称书虫也枉然。”

  我吃西红柿应该算作于起点成名、发展的一个典型网络作家,最初在起点中文网发表作品《星峰传说》,后又创作小说《寸芒》。而自《星辰变》起,我 吃西红柿开始创下一个个奇迹。《星辰变》分别打破了起点中文网的收藏、点击、订阅等纪录,而之后的《盘龙》又打破了《星辰变》所创下的纪录。两部小说也分 别以100万和310万被盛大游戏买断版权,改编为网络游戏。我吃西红柿受到欢迎的原因则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小白文”的文体。“小白文”是指语言直白、 情节简单、角色脸谱化的小说。

  ●天蚕土豆

  最年轻“千万级”玄幻大家

  真名:李虎 出生年:1989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游戏、漫画

  社会评价:他的斗气设定,现在也成为了YY作者们跟风学习的一个典范,开宗立派,隐隐然已经有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老一辈玄幻作者之风。

  1989年出生的天蚕土豆,生日仅差3天就可以成为90后。天蚕土豆高中没毕业就辍学,整日在网上看小说打游戏,找工作也成问题,直到2007 年在起点上连载第一部作品《魔兽剑圣异界纵横》。2009年天蚕土豆在起点连载《斗破苍穹》,该小说一经推出便稳居各类小说排行榜第一。《斗破苍穹》的授 权也非常抢手,仅游戏授权就开发了网页和客户端两种。这些成就让天蚕土豆成了业内最年轻的千万元级身价的网络作者。

  李敬泽:没必要讨论网络文学是否主流

  【成为主流·否】

  李敬泽

  1964年生,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4年毕业后在《小说选刊》工作,曾任《人民文学》杂志主编。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批评写 作,曾获中华文学基金会冯牧文学奖青年批评家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文学评论家奖”。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为第八届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 记。

  100年前就有这样的类型文学

  新京报:你平时关注网络文学吗?

  李敬泽:很难绝对地说是关注还是不关注,因为还是会看一些东西嘛,有的即使你不会看,也会听说,会看到电视里演《步步惊心》、《甄嬛传》啊。

  新京报:最早是看哪些作品?

  李敬泽:我没有觉得网络文学是一个多么多么多么新的东西。我想,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官场、公案之类,差不多是100年前就有的,只不过是我们 在1949年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在主流的文化媒介上把这个给抑制了,90年代末期,通过网络给了它一个机会,使得这样的需求、这样的写作方向得到了很大的 发展。所以我觉得其实某种程度上讲,现在的网络文学和我们60后这一代人很小的时候看琼瑶、后来看金庸实际上是一样的。

  新京报:所以网络文学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吗?换成了网络媒介而已?

  李敬泽:当然我觉得这种媒介是有意义的,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网络,我们可能看不到这样的一个大规模的类型文学的复兴。主流的媒介、文化评论系 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这些给彻底屏蔽掉,可能恰恰网络给了它这么一个空间,恰恰是网络把一个人的压抑的阅读欲望释放出来,某种程度上讲这也确实是网络这 种媒体的特殊力量。

  网络文学说法是中国特色

  新京报:你有自己印象深刻的作者或者作品吗?

  李敬泽:比如像《甄嬛传》、《盗墓笔记》。《盗墓笔记》我妈爱看,然后我也看了看,为什么老太太爱看?第一它非常好看,第二这些小说不同程度上,一方面是运用了一些中国传统的和国外的类型文学的资源,但同时它也确实有大量的很有意思的自由想象。

  新京报:听说邵燕君推荐过猫腻的作品给你?

  李敬泽:她可能属于那种对新生事物热烈欢呼的那种人,当然,新生事物总是好的,流行的事物也总是好的,比如流行性感冒也是值得一得的(笑)。其 实我觉得欢呼也好,不欢呼也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从一个长时段来看,我们现在说的“网络文学”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它呈现出的面貌就是类型文学。这个类 型文学它体现的这种文化趣味和阅读欲望在任何一个文化中都是一个基本的构成因素。在欧美,实际上他们没有网络文学,你跟欧美人说网络文学他们会很茫然,但 是你如果告诉他说,这个是写盗墓的,是写官场的,是职场的,他们就理解了。

  新京报:所以说网络文学这个说法是有中国特色的吗?

  李敬泽:对,是这样,确实有中国特色。反正我跟我认识的欧美朋友谈起网络文学,对方基本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讨论是否主流没必要

  新京报:你觉得现在主流文学界对于网络文学的关注够不够?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

  亮泽:什么叫主流?现在从市场意义上讲,网络文学是主流,或者说类型化的消费性的文学是主流。你去看畅销书排行榜,有段时间老莫得了奖,前几位都是老莫,如果不是老莫得了奖的话,前几位基本都是类型小说。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一点平常心。

  第一这个事儿很正常,大家喜欢很正常,这么多人写也很正常。第二,是不是一定说我们要使劲关注它?一个事情到了需要你去关注它的时候,实际上说明你还是认为它很弱势。而实际上它已经很强势了,对不对?在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正常的文学格局的相应的心态。

  在文化中,通俗的、大众化的文化一定是占市场的主流的。例如就不能说交响乐是占市场主流,那得要了人命了!一定是通俗歌曲占市场主流,这非常正 常。但是不是我们一定要天天纠结于通俗歌曲伟大还是交响乐伟大,是通俗歌曲的时代来临了还是交响乐的时代完蛋了?实际上,不存在这样的一定是谁取代谁。就 像我讲到,欧美长期以来市场上基本的格局肯定是类型文学占压倒性的多数。即使在上世纪30年代,张恨水的销量也比鲁迅的销量要高,高得多。有些事情其实是 很正常的,它并不一定要由此而生发出一些问题,例如我们的文化格局中是不是张恨水就是伟大的主流了、鲁迅就没有价值了或者怎么样。得到这样的结论我觉得也 是荒谬的。有些事情在中国我觉得没必要,我们现在是沉浸在一些我们自己造出来的问题里,一定要说这个是矛,那个是盾,这么互相的攻,非要攻死谁才算完。这 我觉得好像没有必要,我觉得这是我们一种不正常的文化心态。

  新京报:很多其他的学者跟你想法不太一样。

  李敬泽:我知道,很多人要么就是说网络文学是很俗的,要么说这是代表了时代前进的伟大方向的。其实我觉得我们有时候看很多东西可能需要一些历史 的眼光,也需要一个把中国文学放到世界的横向比较中的眼光,而不要大惊小怪的眼光。我们现在常常是看见眼前这点儿事,角儿“哎哟!世界变了!”其实呢,是 打八辈子前都有的事儿,只是咱没碰上而已。

  C04-C05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姜妍 于丽丽 刘雅婧 见习记者 江楠 实习生 吴月

  【“大神”作家盘点】

  ●猫腻

  “胸怀深重”赢得传统作家好评

  真名:晓峰 出生年:1977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漫画、影视

  社会评价:文字风格细腻,架构有序,情节跌宕,内涵深刻,获得网友和传统作家的双重赞誉。

  面对越来越年轻化的写作群体,77年出生的猫腻已属“大龄”。2006年,猫腻签约起点中文网,推出小说《朱雀记》。这部作品让他完成了从网络 “小虾”到“大神”的转变。2008年,猫腻又创作了400多万字的《庆余年》。《庆余年》文字风格细腻,架构有序,情节跌宕,内涵深刻,引起广泛关注, 仅在起点中文网总点击量就超过2000万。

  ●跳舞

  风格转换与潮流同步

  真名:陈彬 出生年:1981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

  社会评价:“作品中的邪恶,狡猾,好色等元素,绝对是凭空想象,而无实际经历。实际上却是心地善良的大好青年”。

  从2004年以来的《嬉皮笑脸》开始,跳舞至今已完成了《恶魔法则》等七部作品。正如他的网名“跳舞”带着点戏谑意味,在起点中文网一众白金大 神中,他以邪恶路线和恶搞路线著称。从2004年辞职写作,跳舞尝试了武侠、都市、奇幻、玄幻几乎各个类别,从《轻剑风流》到《欲望中的城市》,再到《变 脸武士》、《至尊无赖》、《邪气凛然》、《恶魔法则》、《天王》和今天的《猎国》。其作品类型上的转换,几乎与网络小说潮流的变化同步。

  ●徐公子胜治

  线上线下皆得意

  真名:徐胜治 出生年:1974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

  社会评价:从一名观察着大盘上“1、2、3、4、5、6”的分析师变成观察宇宙与社会间“天、地、人、鬼、神、灵”的分析师。

  徐公子胜治,和《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经历颇有几分类似。在证券领域繁忙且入世的工作之余,他在玄幻小说中释放自己的天马行空和避世情绪。 2006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写作,次年开始专职写作,截至2012年5月《天枢》的完结,徐公子胜治6年来写作近千万字,被陈天桥称为最喜欢的作家。相比 同时期的起点大神们,徐公子胜治更偏好传统文化,他的写作相对集中在“思古”“写古”的“神仙小说”,并涉猎各种传统宗教、哲学,古典诗词等等,对道教的 修养之术——内丹术亦有研究。

  ●辰东

  将悬念与太古战争完美结合

  真名:杨振东 出生年:1982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游戏

  社会评价:开创了太古战争流这一山门,《神墓》也被认为是江南所开创的网络玄幻悬念流的代表之作。

  “坑神”辰东以《神墓》一文扬名,被评价为是开创了太古战争流这一山门,将悬念与太古战争完美结合,体现出一种宏大的意味,成就其“坑神”的名 头。他长相文质彬彬,品性温良,一副书生模样,被认为是人品好,因为被读者骂从不还口,不管捣乱者骂得多么恶毒,同时写文精简,不爱拖泥带水,笔下人物个 性鲜明,无论英雄还是美人,都栩栩如生,即便龙套角色,也很鲜活。

  ●月关

  架空历史小说家

  真名:魏立军 出生年:1972年

  作品开发类型:图书、电视剧

  社会评价:是写作网络架空历史小说的颇具代表性的作家。

  月关是写作网络架空历史小说的颇具代表性的作家,在台湾地区有极大的号召力。从2006年开始创作,著有《颠覆笑傲江湖》《回到明朝当王爷》 《狼神》等。其中《回到明朝当王爷》,被书友评价为“2007年度书虫不得不看的小说”。很多商界、演艺界人士,譬如陈天桥、周华健等都是月关书迷。 2011年-2012年,月关连续两届分别获得起点中文网金键盘奖年度作家和年度作品两项冠军。其新作《醉枕江山》也在起点中文网连载。

(原标题:从“起点”风波看网络文学的崛起之路)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