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风书园经营权易主:电商冲击租金飙涨

2013年03月07日 01:21   第一财经日报 微博   

  叶啸

  [ “也尝试过其他的出路,卖咖啡、租书都试过,但继续开就是亏钱。”一位曾经的书店老板如此对记者表示,“像季风书园这样大的书店,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到现在已经算不容易了。” ]

  在电商大潮席卷之下,不堪租金之高的独立书店正在生死线上做着挣扎。

  “当你一直在亏损,却不知道怎么去赚钱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上海季风书园创始人严搏非如是感慨道。1997年在陕西南路起家,发展到全盛时期的8家连锁店,接下来一路关停,如今在市区内只剩一家旗舰店,这家素有“沪上文化地标”盛名的独立书店,过去15年的大起大落可能成为一段回忆。

  3月4日,因无法承担地铁1号线的高昂租金,合约到期的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这棵独苗宣布经营权易主,“70后”民营企业家于淼接盘,清偿债务并将组建新的经营团队。

  据严搏非透露,“目前季风的负债已经超过能够变现的净资产”。2012年12月底,当他向仅有数面之缘的于淼坦承,“如果你不参与进来,我会考虑暂时给季风画一个句号。”

  “2006年之前,季风都是很好的。我相信我们那时候的扩张是对的。”回忆起当时的决策,严搏非这样说。就在季风书园的扩张之路达到顶峰的时候,谁也未曾料到,由盛转衰的拐点来得这样突然。

  2007年开始,租金飙涨,人工费用翻了一倍,扩张之后各项支出水涨船高……季风仿佛一夜之间走起了下坡路。除了承受节节攀升的经营成本压力,季风还要面对电商这头资本巨兽对本就微薄的书店利润的鲸吞。

  “原因就是网络。”严搏非说,“实体书店困境的来源,就是它几乎成了网络销售店的样书陈列室。去年华师大拍了一个片子,在季风书店里的20多个人,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来书店抄书的。假如所有的地方都是这样的话,那书店一定死亡,等所有的书店都死了你连抄书的地方都没有。”

  最后一根稻草出现在2008年9月。当时,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与上海地铁签订的10年租约即将到期,而新合约却迟迟不能达成。横亘在上海地铁与季风之间的是双方对于租金期望的巨大落差。

  据悉,10年之前季风拿到的价格是6元/平方米·天,近年来上海地铁租金价格飙涨,如果以现在的市场价格续约,季风书园显然不能承受。知情人士称,彼时季风所能负担的价码仅为地铁公司预期的10%,双方僵持不下。

  最后在政府的协调下,双方作出妥协,季风陕西南路店以原租金的两倍价格续约两年,但即使这个价格也“意味着销售利润彻底消失”。

  2008年起,季风书园陷入连年亏损的窘境,营业额从3500万一路跌至不足千万;2011年,季风陆续关停复兴路店、美罗城二期店、静安寺店和来福士店;2013年3月4日,季风书园经营权易主。

  事实上,季风书园的境遇只是近年来国内独立书店挣扎求生的缩影。2010年以降,北京的风入松书店、成都时间简史书坊、上海万象书店、光合作用书店、大夏书店、席殊书屋……一连串有着各自城市精神象征的独立书店纷纷倒下。

  “也尝试过其他的出路,卖咖啡、租书都试过,但继续开就是亏钱。”一位曾经的书店老板如此对记者表示,“像季风书园这样大的书店,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到现在已经算不容易了。”

  2012年12月9日,另一家在文化界享受盛名的北京万圣书园也宣布即将搬迁。该书园创始人、文化名人刘苏里这样说道:“为什么独立书店在不同的国家有很不同的命运?据悉,欧美日韩等国家的独立书店在生存经营上并没有这么艰难。一方面他们独立书店的历史没有被中断过,换句话说在整个书店群落中的这一支是有积累的,而我们这个群落实际是没有积累的,严格说到今天为止,这一段历史也就是30年,而这30年当中,还没有茁壮成长的时候,网络大潮就来了。”

  对于季风书园盈利困局,新入主的于淼显然有所准备。“第一年我对季风的盈利预期是0,能够运营上止损,”于淼说,“当然,我也不只是抱着做公益的心来做季风。作为一个企业,它需要自我造血的能力,我们也有很多新的想法,但目前的确没有一个具体的实施细则。”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