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俱疲马云卸任CEO:阿里或进行集体管理

2013年01月16日 01:10   第一财经日报 微博   

  熟悉阿里人士称,马云卸任CEO后,阿里可能通过集体管理形式进行公司治理

  徐洁云

  [ 熟悉阿里人士说,尽管不会没有CEO,但马云的接班人将更可能是通过集体管理形式进行公司治理。这听上去或许与华为的轮值CEO制度略有近似思维 ]

  48岁的马云往后踱了一步,中国互联网BAT(百度、阿里、腾讯)三巨头的最高管理层世代交替率先出现。

  昨天下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向员工发出邮件,宣布于2013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将全力以赴做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全职工作,同时5月10日公布新任CEO。同时,阿里集团已组建了由集团高管组成的管理执行委员会组织,但阿里官方没有公布其具体组成名单。

  马云说,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将主要负责阿里巴巴董事局的战略决策,协助CEO做好组织文化和人才的培养,“并将会和大家一起加强和完善阿里的公益事业”。

  马云后撤

  从去年起,马云就多次公开表露过后撤心迹。

  去年中,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他说已不再插手日常管理。据其当时自述,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经过办公室,回的邮件也越来越少,100封中大概只回一两封。回信内容也颇简单,“你觉得如何”成为大多数时候的选择。阿里集团内部人士也证实,马云的确自一年多前开始已很少过问具体事务。

  马云自己说,他的缺席在于对未来接班人的培养,这一计划从2008~2009年开始,就已上升到了相当高度。尤其是近两年,他甚至是故意不回公司,他认定最好的培养就是“让他们自己决定,自己做主。”

  为何马云心生退意?去年中,他说,47岁的自己对一家互联网公司而言实在太老了。据近期媒体报道,马云自述称退意一直存在,且越来越重,这不仅仅是因为太累太辛苦,最重要的是假如他的能力不再匹配这家公司,则将是对公司巨大的伤害。

  马云介绍,自己的体能不如当年,同时对无线互联网的理解、对年轻人的思路已跟不上了。他转向道家学习无为而治的思维培养下一代领导人、培养阿里的生态系统。他说,心理上他已经退了。

  马云的言辞中多次提及了疲惫。从2011年起,他经历了一次走下神坛的经历。卫哲事件、淘宝假货风波、支付宝事件、淘宝商城“十月围城”事件等,都在考验着阿里的公信力,而作为这家公司的领袖甚至是阿里价值观的背书者,马云承担了最多的争议与非难。

  这或许让他疲倦,甚至一度让他流露出低落消极情绪。也正是这一年起,马云口中“疲惫”说法不断出现。彼时,他创业已16年,当年9月时他说深感疲劳打算在美国休息一年。

  但最沉重的打击随即降临。10月,淘宝商城事件爆发,为应付危机他又不得不连夜飞回杭州扑火,面容极度疲惫。他说,这轮攻击触及了他的底线,甚至动摇了他曾经自信对人性善的理解。

  马云曾直言对此他很伤心。接近阿里人士说,这对马云打击很大,“自己为之奋斗的人群反而伤害了自己。”

  前述阿里内部人士说,整个2011年,对马云影响不小。阿里的价值观诉求和马云的理想主义雄心,都可能阶段性接近了某些边界瓶颈。

  马云说,2011年的一串时间,让他要重新反思阿里生态系统的建设。他也再度承认,自2011年底至今他依然身心疲惫。

  阿里集团秘书长邵晓锋说,阿里面临的责任超出了此前的想象,但马云仍是理想主义的人,阿里也仍是理想主义的团队,对承担更多责任感到自豪。

  马云也关注着更多阿里之外的事务。熟悉马云人士说,自从马云成为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他的关注精力更多投向阿里之外的事务。马云在CEO辞职信中特别提及了要促进阿里的公益事业。

  不过,马云作为CEO的使命仍未结束。为了后续发展,他还需要为未来的接班者们打好从资本结构、业务架构到管理范式的全面基础。

  事实上,这一年他带领阿里管理层敲定了阿里一段未来时代的基础。去年上半年,阿里集团终于与雅虎达成了股权回购协议,并先后推动全集团“One compay”策略和两度拆分。

  在“修身养性”三年计划的途中,马云终于可以正式宣布退居幕后了。

  谁来接班

  尽管不少熟悉阿里集团人士说,马云卸任CEO本身,其主要影响只是阿里内部。但作为占据电商份额大半壁江山的庞然巨物,阿里系的风吹草动都被业界紧密关注,更何况马云这一超级巨头的重大变化呢?

  阿里内外一片沸腾般的议论中,最现实的问题是马云卸任,谁来接班?

  马云关于接班人的表态,公开资料中最早可查及的大概是在2008年。当时,日本经营大师稻盛和夫在一次公开场合问马云是否会退居二线。马云当时应对并不甚清晰,他只说,一个人不为未来作准备,就很难做好今天,为自己负责才能为别人负责。

  两年后的2010年,他再次被国外知名人士公开问及。这一次马云说,他一直在为阿里巴巴寻觅一个合适的接班人,他希望接班人能够超越自己,把阿里巴巴经营得更好,但是尚未发现。

  这的确很难。作为一个“卡里斯马型”的领袖,马云的地位并非被董事会雇佣或被集团内部选举,他作为一个先验的领导者开创了阿里甚至中国电商业的辉煌历史,他的追随者并不依赖传统或法律,而是凭借其超凡的魅力博得人们的信仰。作为阿里的创始人,他的身份和个人魅力实在难以被取代。

  事实上,阿里一直注重着未来管理干部人才的储备。为此,阿里巴巴集团成立了组织部,着眼于干部制度的建立、干部的成长和企业文化发展和传承。阿里巴巴组织部每年都会对集团和各个子公司进行一次大规模人才盘点,为公司的未来发展进行人才储备。

  从去年开始,马云的接班人开始被广泛猜测。阿里集团“总参谋长”曾鸣说,阿里不会指望未来马云接班人会是另外一个天才型的选手,更多是通过一种创新组织方式,把CEO决策失误风险降到最低。他甚至认为,在最极端的情况下,阿里甚至可以不需要CEO,依靠但“自组织”的方式解决公司治理问题。

  熟悉阿里人士说,尽管不会没有CEO,但马云的接班人将更可能是通过集体管理形式进行公司治理。这听上去或许与华为的轮值CEO制度略有近似思维。作为董事长,马云仍是公司的战略守望者和精神领袖,而接班的高管们实行集体管理,维护着阿里巨舰继续前航。

  该人士称,马云卸任后的阿里集团的集体管理核心可能包括现集团秘书长邵晓锋、支付宝CEO同时长期主政人事部门的彭蕾、几乎带过阿里所有业务线的元老重臣陆兆禧以及18罗汉之一、主抓技术如今统领全集团无线业务的吴泳铭等人。

  同时,阿里的接班人培养计划仍在继续滚动。据了解,去年组织部派生出了新的组织“风清扬班”,数十位集团高管成为其中学员。风清扬是马云在阿里内部的花名,知情人士称,这一组织正在培养阿里的第三代接班人。

  马云也表达出了对公司高管团队越来越多的信任。此前他说,如今“我知道他们比我聪明,比我厉害。我已经越来越相信他们,不相信我自己了”。

  在卸任CEO前的这一年内,马云率管理层做了大量铺垫工作。譬如完成控股权的回收、并要求新股东将投票权让渡给管理层,以助接班者摆脱强势股东的钳制;譬如力推反腐,维护阿里价值观的纯洁性,并从制度建设方面予以辅助;譬如数度推动架构调整,先是one company推动集团业务、管理生态整合,接着又推动“七剑”、“25事业部分拆”等,强化集团控制权的同时,又使得公司的架构扁平化、业务单元更为灵活细致,并给年轻的管理者们提供了更多的上升空间等。

  如今,马云早早提前宣布了交班计划。值得注意的是,阿里集团强调马云并非“退休”。他自己也说,他将全力做好全职董事长的工作,并当淘宝大学的校长,“我将主要负责阿里巴巴董事局的战略决策,协助CEO做好组织文化和人才的培养,并将会和大家一起加强和完善阿里的公益事业。”此前,他定出阿里未来在平台之外,还有数据、金融两大战略空间。

  他选择的交班日期5月10日是阿里集团内的“阿里日”,每年的这一天,公司都会有庆祝活动,举行集体婚礼,并开放公司为“亲友日”,以示阿里文化和阿里理念的薪火相传。而今年的5月10日,恰逢淘宝成立十周年。插图/苏益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