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美股主编梁剑:美股4年经验和教训

2013年01月03日 22:29   雪球财经   
美股有风险美股有风险

  看到雪球里大家火热的#2012投资总结#,也来凑个热闹。我没有按一定的时间周期来总结的习惯,喜欢按单个事件进行回顾。2012操作很少,新东方、欢聚时代、畅游和搜狐等都写过,所以写一下美股4年来的经历吧。

  我入市很晚,毕业后多年从事反革命工作,对“理财”“投资”这些散发铜臭味的词语非常鄙视。因为偶然的机会,进了不错的公司,通过期权积累了一点点钱,拿去提前还房贷和买车享受去,没有任何理财投资的规划。现金要么是花掉,要么是放任在银行里存活期。

  直到2008年下半年(忘记是不是年底了),因为考虑到可能需要将公司期权执行到个人账户,所以开通了美股账户,直接跨过A股、港股,开始了美股的投资经历。

  蒙昧时代

  那个时候对资本市场一无所知,只是朴素地认为,股评家靠不住,觉得他们就和风水先生一样,如果有那么厉害,自己就不用以此谋生了。同时,因为股评家通常都是演示曲线来讲股的,很快也意识到过去的曲线与将来的股价没有办法建立逻辑关联。但至于什么方法是可靠的,完全没有概念。

  刚开始,模糊地觉得行业或者公司不错,买入放着就ok。于是10块开始买入盛大游戏,一直买到8块多(最后6块多卖掉);9块多买入分众传媒(18块多卖掉)。

  买入盛大游戏的原因,一方面觉得网游市场前景广阔,二是觉得盛大游戏新上市,股价还破发了,至少比打新股的人买的便宜。

  买入分众传媒的原因是,认为一年多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后,要复苏,广告市场将受益,而分众的广告屏天天在电梯口遇到,可买。

  基于和买分众同样的理由,买过花旗银行(当时只有这银行的名字是最熟悉的)。还因为觉得手机电池行业随同移动互联网一样火起来,2块多买过比克电池,以及对现代农业和育种行业看好,买入过利农国际和奥瑞金种业。此外,还在250左右买入过苹果,350左右买入过谷歌,以及其他公司。

  蒙昧时代,虽然有幸免受各种股评家的蛊惑,但无论赚钱还是亏钱,都是糊涂账。买卖的决定,非常随意,完全谈不上对公司和行业的了解,仅依靠非常模糊的印象随机的判断。

  投机生涯

  在蒙昧的瞎搞中,一些操作偶尔还赚钱,容易让自己错误的认为,赚钱也不难,不如加大筹码赚大钱。

  特别是看到一些自己曾关注但没有买入的股票,股价在短时间内翻倍后,经常痛心疾首,同时对那些个把月都没动静的股票失去耐心。

  投机生涯从押赌频临破产的老通用汽车开始,试过5毛钱买进,几天涨到1块5,然后加大赌注,又跌回到几毛钱。当时的归咎为过于贪婪,没有及时出货。

  后来还陆续赌过AIG、圣元国际(奶粉导致婴儿性早熟传闻)、多元环球水务(被质疑造假时)以及其他。

  期权和做空操作

  做空是从百度的合股开始,好像是80多点空的,70多补回。但很快便遭遇不测,卖空另外一只股票(忘记了是哪个)后,因为别人借出的股票要卖掉,导致被强行高价买回平仓。此后收敛了一段时间。

  优酷上市,股价一路飙升,手又痒了。但吸取上次的被强行补仓的教训,以及当时刚好有一个朋友卖空优酷也被强行回补。于是在优酷30左右的时候,买入了put,40多继续买。结果在股价飞涨到50多的时候,最初买入的put,亏损达到90%多。真是心如死灰。后来在优酷股价回落到30左右的时候,就赶紧将put全部卖出,虽然还有几个月才到行权期。

  另一次做空是当当。当当和优酷一起IPO,股价也曾同进退。我空当当的触发点是,在“李国庆舌战大摩女”事件后,俞渝在一个沟通会上说,“国庆话糙理不糙”,并且得意地告诉我们,大摩一位负责人已经邮件向她道歉,因为IPO定价过低。这让我对这位投行出身的当当真正掌门人有点失望,回来后很快就买了put,后来在股价跌到20左右卖了。

  前面的put投入的资金并不大,虽然担惊受怕,但侥幸获得的回报率还不错,因此对期权这杠杠工具倍感叹服。

  终于,某一天,我将所有的利润,都换成当前所持有股票的call,其中包括了富国银行、美国银行、新浪等。买入美国的银行还是基于前面蒙昧时代的模糊理由,认为美国经济复苏会从金融行业开始。

  反省和教训

  蒙昧时代的教训前面已经谈了,就是无论盈亏都是糊涂的,实质也是赌博投机。投机通常从小额开始,偶尔赚到甜头后,盲目自信,加大赌注,最后全输掉。

  借股做空以及买call买put的风险雪球里大家说过不少,不再重复。对我来说,买call和买put教训最深刻的是,由于采用杠杠赌博,每天经受资产大幅度起落的冲击,即使方向是对的,也很可能死在黎明前。我买入优酷的put,在经历亏损九成多后,稍有盈利就马上卖了,无法等到优酷跌到10几块的时候。当当的put,也等不到当当跌到几块钱那天。虽然这两次买put还是赚了,但对于公司值多少钱没认真考虑过,主要是因为股价疯涨而空。另外的教训就是买call和买put是与时间为敌(大道说的),那次将持股全部换成call,随着时间的衰减,以及股价的下跌,葬送了所有利润后,本金也亏了部分。

  在蒙昧的投机过程中,偶然地看到了@大道无形我有型 的博客,逐渐接触了一些投资的理念。但即使糊里糊涂地买的股票,也有赚钱的时候,而尝试去做下公司分析再买的,有可能是亏损。所以当自己投机还偶尔得手的时候,是很难理解“安全边际”、“估值”、“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以及年回报目标才10几20个点等概念。

  直到有一天整理港股账户时,发现几乎没有什么操作的港股账户,回报率是美股的好几倍,才意识到自己趴在电脑前在美股上付出的劳动,很可能只有负作用。我没有特意开设港股账户,仅仅是在开美股账时候,为了方便转钱,开设了汇丰银行的账户。汇丰银行要求账户里不少于1万港币,否则要收取几百港元的年费,所以在往美股账户转钱时,留下一点压箱底的钱,就干脆在汇丰银行上买了股票。先后买过南方国际、腾讯和合生元,虽然也未必对这些公司深入研究和分析过,赚钱有很大的运气成份。但让我明白到,如果都是赌运气的话,至少美股那样是瞎折腾了。

  于是从2011年开始,决定洗心革面,重新体会那些看来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的理念。此后的操作和分析都在雪球有公开记录。现在越来越发现,自己不敢参与投资方法和投资理念方面的讨论了。“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真的是A long long way to go 。

  幸好,一路有雪球网友相伴。

  最后,鸣谢:百度百科、MBA百科、维基百科(财务知识的来源)和所有的雪球网友们以及雪球财经的同事们。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