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6称明年将赴美路演弥补遗憾 不担心股价红线

2012年12月17日 07:25   证券日报   

  酷6 CEO施瑜向《证券日报》表示,酷6有一些遗憾,因为当初上市是借华友世纪的壳,没有IPO,造成美国投资者对酷6了解不够,因此打算明年补上“路演”这一课

  本报记者 贺 骏

  12月14日,酷6股价重新站在1美元之上,报收于1.05美元。

  尽管该价格距离1美元的退市红线并没有跑出太远,但也足以让酷6暂时跳出舆论的风口浪尖——12月7日,酷6股价下破1美元后,引发了市场对于其是否会退市的担忧。

  不过,“风眼”中的酷6却要淡定很多,作为酷6的CEO,施瑜对公司股价在1美元上下的“波动”并不忐忑。12月14日,他在接受《证券日报》专访时,反复强调了对酷6现阶段股价的不看重,“长期来看,酷6倒不是特别在意短期的股价,股价表现不会对我们经营造成什么问题,而且酷6是盛大的子公司,盛大在资金和资源上会提供很多支持”。

  “如果市场好的话,酷6股价会继续向上;如果市场不好的话,酷6也会坚定采取一些措施,酷6股价肯定不会长期在1美元之下。”施瑜表示。

  根据纳斯达克规定,如果公司股价价格低于1美元且持续30个交易日,纳斯达克将发出预亏警告。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90天里,仍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自救以改变其股价,将被宣布停止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盛大控股酷6的比例在70%以上,且酷6的市值不到5000万美元。换言之,无论从控股比例,还是盘子大小,盛大对酷6的股价都是有控制力的。“这或许就是酷6并不担心股价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表示。

  酷6将去美国进行路演

  尽管施瑜并不担心会酷6的股价会长期在1美元之下,但是,一些“补课”的工作也还是需要做的。

  施瑜向《证券日报》透露,公司计划在明年下半年去美国路演,与融资无关,只是为了让美国投资者能够多了解酷6。“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酷6有一些遗憾,当初上市是借华友世纪的壳,没有IPO,造成美国投资者对酷6的了解还是有点不够。IPO其实是个很重要的宣传自己的环节,而酷6缺少这个环节,且自从借壳上市以来,在美国市场的宣传和与投资者成系统的沟通两方面不是很多。”

  “具体时间应该是在明年下半年,我们也是希望找一个市场转好的时间,我预计明年下半年,美国市场的中概股会回暖。”施瑜表示,在他看来,酷6股价的低迷,除了美国投资者对酷6不甚了解之外,也与中国概念股整体被做空有一定关系。

  酷6最有希望首先盈利

  12月7日,酷6公布了Q3财报,三季度营收306万美元,环比增长0.9%,同比下降27.7%;运营亏损345万美元,二季度亏损227万美元,去年同期亏损1252万美元;每股亏损0.07美元,二季度为每股亏损0.03美元,去年同期每股亏损0.26美元;截至9月30日公司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255万美元。

  财报公布后,酷6股价大跌16%,跌破1美元。由此,默默无闻的酷6,再度引发了业界关注。

  盛大收购酷6后,一直以来酷6流血不止,盛大输血不止。因此有观点认为,收购酷6是盛大的又一个投资失败的案例。对此,施瑜表示:“个人认为,盛大投资酷6还是挺值得的。盛大的愿景是一个媒体梦,视频行业是媒体属性的一个必争之地,所以门户、搜索都在做。做电视,民营企业很难进去,而网络视频则给了民营企业做媒体的一个机会。在这么重要的行业版图里,盛大有自己的阵地,未来的收益肯定会很大的。对视频行业,盛大有很长远的目标。”

  在施瑜看来,尽管酷6目前的财报依旧是亏损的,但是酷6的财务状况已经发生了拐点,已经走上了健康的道路。而且,酷6还非常有希望成为首家盈利的视频上市公司。“非上市的视频公司大部份离盈利还比较远,最接近盈利的就是两家已上市的视频公司,一家是优酷土豆,一家是我们。优酷土豆我不太方便去评论,但我觉得优酷收购土豆后,还应该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去消化、去整合,所以再相比的话,酷6还是有希望成为第一家盈利的视频上市公司。不过,具体的盈利时间表很难预测,当然我希望2013年,但作为上市公司,我不能承诺。”

  短视频与UGC也是主流

  国内视频行业诞生初期,优酷、土豆、酷6等先行者都是以短视频、UGC(用户生成内容)为主,效仿的是美国的Youtube模式。曾几何时,随着美国hulu的后来居上,国内绝大多数视频网站又开始转向比拼其长视频,即影视剧,由此也开始了视频网站间的烧钱大战。在2011年6月之前,酷6网也是长视频版权大战的主角之一,版权泡沫中也有酷6不小的功劳。

  不过,随着包括李善友在内的创始团队的彻底淡出,自2011年下半年盛大方面派驻施瑜接任酷6CEO之后,酷6坚决的退出了长视频竞争,重新定位于短视频和UGC。“经过1年多的调整、摸索和创新,酷6目前在短视频和UGC领域是绝对的第一。”施瑜表示。

  据施瑜透露,在短视频和UGC领域,酷6的盈利模式是按效果付费,类似于百度。长视频的产业链太长,买版权,推广流量,销售渠道,找代理商等等,而效果广告的链条要短一些,买和卖很多是同时进行的,可控性强。“视频行业的效果广告还是新鲜事物,在探索发展中,有一个创新的过程,而一旦爆发就不是一个线性的发展了。百度在效果广告方面是酷6的重点学习对象。”

  施瑜认为,正是因为酷6的路走对了,才使得有希望率先盈利,“目前酷6以短视频和UGC(用户生成内容)为主的模式是目前最健康的模式,主要是酷6已经用结果证明了这个模式下,我们离盈亏平衡已经越来越近了,这是一个可控,可以自己去生长的模式。我们认为长视频的用户缺乏黏性,一部影视剧在优酷土豆、搜狐视频、爱奇艺等,不管哪里播放,对用户区别不大。而短视频是让用户自己去创造,黏性很强。对于长视频,酷6不是没钱做,而是董事会认为未来主流是短视频和UGC。我们认为买长视频是烧钱”。

  不过,施瑜也对《证券日报》承认,上述思路及方向的转变也是开始于去年下半年。至于是否可以视为之前酷6走了一段弯路,施瑜则称“不方便表态”。

  尽管酷6在短视频和UGC领域做到了第一,但是退出长视频“主战场”的酷6,还是被某些观点标上“非主流”的标记,这也是令施瑜很不满的地方。“我认为视频网站主流不主流的标准,最重要的数据是要看月独立访问用户,酷6的月独立访问用户是2.5亿,这个流量是真实的,不像某些视频网站的流量含有水分。目前该数据没有真正的第三方,艾瑞的样本太少,容易失真,而且也是各个网站去上面找对各自有利的数据拿来说事。以我对视频行业的了解来看,酷6网2.5亿这个数字应该能排进前三名。”

  当然,在施瑜看来,酷6变得“非主流”,也与此前的低调有关。“此前一年多时间是防守,在打基础,等到基础足够强,再转为进攻。从明年开始,我们将是进攻性的姿态。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更大的用户量、更有黏性的用户、更稳定的社区环境、将变现能力进一步提高、品牌上更加的去宣传。”施瑜表示,“董事会和陈天桥对我会有更高的期望”。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