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为数字大战做好准备

2012年11月20日 17:42   新浪科技 微博   

  导语:美国《商业周刊》网络版今天撰文称,五年前,亚马逊凭借Kindle推动了电子书市场的繁荣,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款“革自己命”的产品。而如今,为了顺应数字化浪潮,该公司再次面临相同的困境。这一次,亚马逊同样选择顺势而为,主动迎合趋势,为数字大战做好了准备。

  以下为文章全文:

  Kindle引发革命

  五年前的今天,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当着一众记者和出版商的面,在曼哈顿下城的W Hotel酒店推出了一款出人意料的产品:一款电子阅读设备。这款产品造型很古怪,采用反应迟钝的黑白屏幕,还配上了一些方形按钮。这就是第一代Kindle,从外观来看,它完全不像革命性的产品,倒更像是一款计算器。虽然设计很古怪,但Kindle的确很易用,无需与PC相连,即可非常方便地从亚马逊庞大的书库中下载图书。结果,这个小小的功能不仅改变了整个行业,也改变了亚马逊在全世界的形象。

  科技史上显然有一些值得铭记的时刻。1981年发布的IBM PC就是这样一个转折点,微软Windows 95的推出也算一个,这两款产品让电脑走进了千家万户。苹果2001年推出的iPod、2007年推出的iPhone,甚至2010年发布的iPad也都属此类。第一代Kindle同样应该获此殊荣。

  代号为Fiona的第一代Kindle总共在市面上卖了15个月,多数时候都处于缺货状态,但却充分显示出电子书的前景,并最终吸引出版商关注这一市场。“我花了好几十年说服出版商关注电子书,我深知他们对这一理念的抗拒。”计算机图书出版商和展会组织公司O’Reilly Media创始人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说,“多数出版商都不愿做出改变。杰夫把他们都调动起来,他对硬件大举下注,还进军了未必能够发挥亚马逊优势的业务。”

  投资人和部分消费者起初都低估了Kindle的影响。毕竟,与之类似的电子阅读器都已铩羽而归,包括索尼Reader,这款产品最早在日本上市,后来在美国反响不佳。索尼Reader必须与PC相连,电子书的选择也很少。Kindle则是一款独立设备,可以阅读亚马逊的9万本电子书。不过,多数分析师仍然评价不佳。“对Kindle的判断是我在整个数字出版转型过程中犯下的最大错误。”出版行业咨询公司Idea Logical CEO麦克·夏泽金(Mike Shatzkin)说,“我当时认为它不会成功。”

  亚马逊之所以决定开发电子阅读器,是不得已而为之。该公司靠出售印刷书起家,这在当时依旧是亚马逊卖得最好的产品。亚马逊还目睹了苹果iPod和iTunes给传统音乐零售商带来的灾难性打击——甚至对亚马逊的CD销售业务也造成了冲击。贝佐斯知道,柯达等传统巨头正是因为不愿适应数字化趋势而陷入困境。在意识到这一危急形势后,亚马逊在遥远的硅谷成立了一家名为Lab126的独立子公司,开始系统性地颠覆自己的图书销售业务。

  Kindle的成功还打破了出版行业的权力平衡,苹果也凭借iBookstore进军了图书销售领域,并最终引发美国司法部对苹果与五大出版商串谋定价的调查。

  再次面临困境

  不过,亚马逊今天仍面临相似的困境。媒体销售仍然占到该公司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但随着音乐、电影和图书不可避免地向纯数字模式转型,亚马逊不得不迅速调整战略。过去一年间,该公司采取了一系反常的举动,包括向免费流媒体电影服务Prime Instant Video投入大量资源——凡是注册为亚马逊金牌会员的用户,均可使用该服务。Netflix CEO里德·哈斯汀斯(Reed Hastings)最近估计,亚马逊因为该业务每年最多损失10亿美元。

  上周,亚马逊的新款Kindle平板电脑也开始发货,包括8.9英寸的WiFi版Kindle Fire HD。售价299美元的16GB版比同等配置的苹果和谷歌平板电脑更便宜,而且可以为用户提供海量的亚马逊数字内容,并吸引他们通过亚马逊购买更多商品。贝佐斯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人们想要的不是电子产品,而是服务。对我们而言,最艰难的任务就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整合亚马逊的庞大内容生态系统。”

  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今年早些时候就开始为这场大战做准备。贝佐斯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执行委员会,专门负责亚马逊的数字业务,他们称之为“D团队”,命名方式模仿了该公司长期以来的执行委员会——“S团队”。他还起草了一份名单,将数百名员工和工程师调往Kindle和其他数字业务团队。

  与此同时,亚马逊的高管团队也调整了组织架构。亚马逊市场业务主管塞巴斯蒂安·古宁汉姆(Sebastian Gunningham)、运营主管马克·奥尼多(Marc Onetto)将不再向贝佐斯汇报工作,转而向高级副总裁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汇报。知情人士表示,此举的目的是解放公司的资源,包括贝佐斯的时间和注意力,以便进一步推动亚马逊的数字业务。

  这正是亚马逊五年前那场发布会的后续影响之一。第一代Kindle拉长了亚马逊的战线,使之不可避免地与其他科技巨头展开正面冲突,参与到未来数字媒体的主导权之争中。“他们的对手已经不再是Virgin Media或巴诺书店,”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斯科特·戴维特(Scott Devitt)说,“而是苹果、谷歌、三星和微软。他们的目的是保护并最终增加自己在媒体市场的份额。但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他们遭遇的对手并不像实体零售领域的那些企业一样带有结构性的弱点。”

  五年前,电子书市场几乎无人染指,等着亚马逊去开拓。而这一次的挑战却大得多,要获得成功,亚马逊还需要一点魔法。(思远)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