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南方周末:著作权法修改草案陷入争议漩涡(2)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4月20日 15:28  南方周末微博

  “音著协”和“音集协”

  “1.您真的是我们的组织吗?2.您真的是我们的保护神吗?3.您真的没出卖我们的利益以牟取私利吗?”陈小奇日前在其微博上三问“音著协”。

  矛盾集中在“音著协”这类集体管理组织上。

  1992年,“音著协”由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共同发起成立。“它刚成立的时候,我们是表态支持的。”陈小奇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北京有音乐人打电话劝他不要加入,是“骗人的”。他的看法是:“终于有了一个著作权的管理机构。在中国是零的突破,有总好过没有。”

  《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出台后,又有了“音集协”。

  “音著协”代表词、曲作者的利益,“音集协”代表录音、录像、音乐电视制作者的利益。

  一组被媒体多次援引的数据显示,一些集体管理组织的收益远远高出国际水准,更大大超出著作权人的收益。以卡拉OK版权收费为例,“音集协”收取的管理费达72.4%——其中“中文发”(北京中文发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分走8%,负责收账的天合公司分走46%——留给著作权人的仅剩27.6%。词、曲、演、录四个版权人分摊下来,均分只能拿到6.9%。反观目前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同类集管组织,管理费收取比例一般仅为9%—13%。

  给的多或寡,尚有一个具体数字。陈小奇面对版税通知单的疑惑却是:“我不知道它到底收了多少,只知道它给了我多少,缺乏最基础的信任。”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音著协”会员部咨询,对方回复管理费不超过20%。

  没加入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音乐人也会“被代理”。

  “十三月”唱片总经理卢中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曾给田震写过《靠近我》的音乐人杨嘉松收到过“入会邀请”:“‘音著协’那边说已经帮忙代理收费了一万元,不加入就不能给你钱。”

  不管是否加入了集体管理组织,都不影响其著作权可能“被代理”。而按照“草案”的条款,他们将依法被“法定代表、强制入会”。

  “草案”的“被代理”、“被另行规定”,其实是跟现行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二百一十八条矛盾的,刑法强调“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可以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指的是未经过著作权人的同意,而著作权人一般指作者,也可能是其他依法享有著作权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

  在专家学者看来,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下,知识产权是私权,归属于权利人,而不归属于集体管理组织。而且,法律保护私权,不管私权是否委托集体管理组织代理,被保护的私权本质上一样,没有谁比谁更高贵。

  著作权人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关系也必须基于自愿,没有授权就被代表——这违反了法律的本意,也违反了集体管理组织的根本宗旨。“我愿意交给谁谁就去帮我打工”,在这种情况下才有集体管理组织存在的价值。

  截至发稿,南方周末记者一直联系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法规司司长王自强采访,但其办公室电话和手机均没有回复。

  4月17日《光明日报》刊发了对王自强的采访,王就“草案”中的集体管理和著作权人的“被代理”表示:“如果坚持著作权人不‘被代表’的制度设计,首先将导致著作权人权利无法保障;其次,众多市场主体合法使用作品的授权途径无解,从制度设计上将众多的市场主体置于侵权状态,导致整个版权市场秩序的混乱;再次,将导致泛诉和滥诉,极大浪费司法资源。”

  有没有出路?

  “一类作品需要几家集体管理组织才合适?从目前看,一家肯定是不合适。”孙国瑞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音乐人的意见指出两条出路。

  一条路是建议有多家集体管理组织来自由竞争,拼服务、拼质量、拼管理,音乐人可以“货比三家”。

  广东音乐人的修改建议中包括:“同一行业容许三家以上的集体管理组织;集体管理组织运作程序公开、透明,接受社会中介组织审计。”“唱工委”提出的修改建议里也包括,“允许每个行业成立不少于三个集管组织,形成自由竞争模式”。

  游闽键也认为,“首先需要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机制,多成立几个集体管理组织,在版权费制定时让作者享有更多的话语权,在费用分配时让作者享有更多的知情权,只有这样这一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得以实现。”

  另一条路是“逼上梁山”。“如果不删除第60条和第70条,所有唱片公司将从集管组织集体退会。”“鸟人艺术”CEO周亚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如果都退会了,我看你集体管理组织怎么有脸说代表全体成员?”

  在国外,集体管理组织有垄断与自由竞争两种模式,孰优孰劣没有定论。目前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为自由竞争模式,也有类似日本这样的国家,开始严格限制集体管理组织,后引入自由竞争。孙国瑞认为,音乐人全都退出“音著协”是一种极端的做法。

  音乐人如果退出集体管理组织,“南辕北辙,找不着一个交集点,这事未必是一个好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但是目前要想推翻集体管理组织的行政垄断,难度非常大,“如果双方底线都不能突破,结果可能会出来一个折中方案。”这个“折中方案”就是让“音著协”与“音集协”进行“体制内的适度竞争”。

  虽然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发起成立新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不与已经依法登记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业务范围交叉、重合”,但实际上,目前“音著协”和“音集协”的业务范围仍有交叉:“音集协”管理的卡拉OK、MV等作品由词、曲和画面三部分组成,其中词、曲跟“音著协”有交叉。一些业内人士觉得这块空间可以有所作为:让著作权人有一个“有限度”的选择,谁做得好就找谁。

  国家版权局方面至今尚在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据称2012年10月将向国务院正式呈报修法草案。

  僵持仍在继续。大家都在等一个答案。

  链接:著作权法修改草案摘录

  第四十六条 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条件,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

  第四十八条 根据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已发表的作品,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

  (二)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作品出处;

  (三)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同时报送使用作品的作品名称、作者姓名和作品出处等相关信息。

  第六十条 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取得权利人授权并能在全国范围代表权利人利益的,可以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代表全体权利人行使著作权或者相关权,权利人书面声明不得集体管理的除外。

  第七十条 使用者依照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签订的合同或法律规定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报酬的,对权利人就同一权利和同一使用方式提起诉讼,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应当停止使用,并按照相应的集体管理使用费标准支付报酬。

  第七十三条 下列侵权行为,同时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件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出租、表演、放映、播放、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违反本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

  (三)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

  (四)未经表演者许可,播放、录制其表演,复制、发行、出租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制品,或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五)未经录音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制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六)未经广播电台、电视台许可,转播、录制、复制、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广播电视节目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