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Pinterest带给了我们什么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6日 12:03  《互联网周刊》微博

  毫无创新的模仿,作品版权界限模糊,中间角色难以平衡,加之大规模的人力扩张,为Pinterest的中国仿客们带来了重重困扰。

  本刊记者 赵嘉怡

  2012年初,互联网行业议论最多的,恐怕就是Pinterest的火热。据悉,Pinterest的声势已经超越Facebook、Google+和Twitter,该网站月度总访问量自2011年8月至2012年1月增长了1745%,人均在线时间超过Twitter。通过comScore的数据显示,2012年1月,用户花在Pinterest上的时长和Tumblr 一样,平均每用户为89分钟。

  随后短短一年内,国内类Pinterest模式网站大量涌现,堆糖网、花瓣网、知美网、迷尚网、拼范网、码图网、爱采图、布兜、发现啦,蘑菇街、美丽说、淘宝哇哦等融入Pinterest元素的购物分享社区也如雨后春笋般诞生。资本的追逐、媒体的报道,让国内类Pinterest网站已达到近30家。

  这些Pinterest的仿客们,是否会催生图片SNS时代的到来,改善当下电子商务面临的困境,甚至会因为图片分享的火热,而创立出一个因兴趣图谱而生的新关系?这些都是未知数,唯有对其模式进行仔细的分析,才会得出最终的结论。

  毫无创新的抄袭

  中国的互联网向来不缺乏模仿者,网友关注的,更多是看谁模仿得更早,谁模仿得更像。

  创立于2011年的Pinterest,是基于视觉分享的社交网站,用户可以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归类收藏,或与朋友分享。作为美国当下最红火的网站之一,在Pinterest最新一轮高达2700万美元的融资中,资本市场给予了这家创办不足一年的网站以2亿美元的估值。

  于是,国内的创业者们,或者宣称自己早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恰巧时机吻合,或者直接就以Pinterest为蓝本,完全将Pinterest的模式照搬到中国。在国内展开了一场类Pinterest网站大战。然而,众多的模仿者当中,并不是所有网站都是Pinterest,也不是所有网站的目标都是成为中国的Pinterest。在这场互联网新一轮的圈地运动中,我们发现,其模仿者也是各出奇招,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众多的模仿者中,最像Pinterest的网站莫过于花瓣网和堆糖网。这两个网站除了基本的导购功能,还包括DIY、漫画、水彩画收集等页面,整个网站以分享最有创意的图片为主,间接有部分的服装服饰搭配页面,最终将其导入淘宝。

  以记者体验与咨询网友为例,一直宣称帮用户收集、发现网络上喜欢的事物的堆糖网和花瓣网,在视觉体验中效果都非常不错,其中堆糖网不管是页面布局还是内容选取都带着几分豆瓣范儿,其功能简洁明了,网友可以通过“发现”功能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也可以通过加入“小组”发布话题、评论,或者选择“专辑”一起来讨论某个大家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和内容。甚至可以通过网友的分享将链接返回至最初的分享来源。而花瓣网的整个页面也是以分享为主,依靠大量的图片来聚集人气,吸引用户之间相互评价。

  无论堆糖还是花瓣,其分享内容可谓五花八门,摄影、旅游、电影、服装搭配、美容美发等一系列女性、或者说对生活有着独特品味的人群,都成为花瓣和堆糖的目标用户。殊不知这一竿子打下去,影响的网站实在有点太多。因为分享内容的宽泛,旅游网站、电子商务、社交网站、门户网站等,都成为花瓣网和堆糖网想要挑战的对象。虽然量大,但是难免让人有泛而不精之感慨,而且,完全照搬了Pinterest的花瓣网和堆糖网,似乎连问题都照搬了。二者在细节上的表现就是让人诟病的最大问题。

  从业者都知道,Pinterest最大的特色之一是采用了瀑布流形式,有别于之前网站的翻页形式,通过大量精美图片造成的视觉冲击是Pinterest的杀手锏之一。花瓣网和堆糖网作为Pinterest的忠实粉丝,完全照搬了这一形式。殊不知,中国的宽带费用虽然远远高于其它国家,但是其速度根本不及欧美的一半。

  来自权威CDN服务提供商Akamai的统计数据表明,2011年年底,中国互联网接入速率为1.4Mbit,国际排名降到了第90位。来自国外测速机构的数据显示,2010年上半年我国宽带网络实际下载能力居全球第79位,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而2011年上半年,我国宽带网络的实际下载能力仅为全球平均水平一半,在全球172个经济体中排名79位,远低于排名首位的韩国34 Mbit/s的水平,也低于经合组织10.5 Mbit/s的水平。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现状之下,花瓣网和堆糖网却选择采用瀑布流形式。造成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网友登陆这类网站,打开页面需要的时间往往长达几十分钟甚至数个小时,完全降低了用户的使用体验。

  模仿没有错,在国内拥有最大用户群的腾讯帝国,就是在“一直在模仿”的诟病声中成长起来的,可是,腾讯的成功在于除了模仿,他还懂得创新与改变,哪怕这种创新是微妙的,却也能因为这种微妙之处的创新充分做到了为用户考虑,而始终稳坐互联网帝国的第一把交椅。反观花瓣网与堆糖网却不然,以为只要照搬就不会出错。殊不知,飞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从来都没有标准答案,在同质化竞争日益激烈的现状下,是广大网民们持续时间越来越短暂的兴趣。若是只知道一味地模仿,却没有丝毫的创新,那么,这样的模仿只会让网站自身逐步走向没落。

  除此之外,对于信息缺乏有效的审核,似乎也成了此类网站的又一大问题。登陆网站记者发现,在堆糖网页面,会员只需要上传一张清晰完整的图片,就可以随意为图片加上“办证”“办理大学英语四六级证件”等文字内容,很多也会在图片下方附有QQ号等信息。这样的特色,大概只有中国的互联网才会出现了吧。

  抛开上面的问题,不得不提到的一点是,作为专门的图片分享类网站,记者获悉花瓣网是有专门的数据存储平台用来完成巨大图片量的存储。只是,那么多的图片,其版权问题究竟该如何界定。即便Pinterest的声势在不断壮大,时至今日也常常还能看到网站遭遇版权纠纷的新闻,更不要说在中国这个山寨横行、网民数量庞大的国度,花瓣网与堆糖网最终是不是会出现如Pinterest或视频网站一样的版权纠纷,是二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难以平衡的中间人角色

  所有类Pinterest的网站中,最富盛名的恐怕莫过于蘑菇街和美丽说。来自艾瑞咨询(微博)的数据显示:截止2011年12月,中国典型的购物社交网站中,蘑菇街、美丽说月度访问人数达到2000-2500万级别;目前,蘑菇街的日UV达到160万,超过8000万的浏览量(PV),单用户浏览达到50页,引导至淘宝网(微博)页面的成交转化率在6%-10%之间。

  这样的数目不容小觑。3Q大战结束之后,马化腾在作总结时说了一句话:截杀渠道仅是刺客,占据源头才是革命者。

  而蘑菇街和美丽说所做的,正是以抢占源头为要务。如果说淘宝是一个货物杂陈的大卖场,那么蘑菇街和美丽说就是充满个性的精品小店。在这样的网站,你可以轻松找到自己的喜好,你还可以在除了单纯的逛街之外,享受拥有粉丝,以及与别人分享自己的搭配秘笈、或者生活乐趣的体验。相比淘宝上漫无目的的逛街,以及购物程序一旦完成,将不会在短期内立刻登陆淘宝的现象,蘑菇街和美丽说因为其社会化的互动行为,无疑加大了用户的黏性。而这背后巨大的流量和数目庞大的会员,就是促使网站持续发展的源头。显然,在抢占源头的战役中,蘑菇街和美丽说已经抢先了一步。

  同样是借着模仿Pinterest的名义起家,但不同之处在于,在依靠Pinterest打响声誉以后,蘑菇街以及美丽说已经完全摒弃了Pinterest的做法,它们将单纯的分享板块越做越小,与Pinterest最初的模式背道而驰,却将服饰搭配版块以及由此而生的导购部分越做越大。甚至开通了专门针对商家的团购频道。如今,淘宝客收入已经成为二者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我们其实和Pinterest有很大的不同,蘑菇街只是采用了Pinterest的展现形式。虽然Pinterest这种瀑布流的展现形式对于蘑菇街做网站设计很有帮助。但是对于业务,蘑菇街和Pinterest大不同,蘑菇街是基于电子商务做的社区化方向。”蘑菇街CMO李研珠这样告诉记者。

  对于“社区”和“电商”,哪一个所占比重更大的问题,蘑菇街认为二者同样重要。但透过蘑菇街一系列的活动,如蘑菇街小组,自由团等产品,我们还是可以看出,“电子商务”依旧是当下这二者发展的重心。而且,美丽说至今不允许男性注册。蘑菇街虽然没有对注册性别做限制,但是网站整体风格包括产品也全部针对女性。“未来我们也不会考虑男性市场”蘑菇街这样告诉记者。这样的现状,不得不让人们对其“社会化”定位略打折扣。

  与蘑菇街和美丽说立足点更为不同的另外一家Pinterest仿客是知美网。与别的同类网站不同的是,知美网是由互动营销公司im2.0互动集团创立,这家公司由原千橡互动CMO兼执行副总裁王秀娟与百事大中国区市场副总裁董本洪等人组成,在互动营销领域已有3年的实战经验,尤其擅长利用社交媒体为品牌和电商企业进行效果营销。im2.0互动营销集团CEO董本洪认为,知美网自己是“最懂社交网络关系的公司”。与美丽说和蘑菇街主要面向女性用户群体不同的是,知美网面向更广泛的用户,甚至在前期的产品呈现出以男性用户为引导的趋势,“我们更懂得消费者心理和市场需求,”董本洪说,而这正是这场仿客大战中,知美网相对其他网站的独特优势。

  自诩为“新浪微博+豆瓣+大众点评”是知美网,对自己的定位在于让用户基于个人的爱好和兴趣选择喜欢的商品,然后以图片的形式展示它们,他人可以点评它们的优缺点,也可以像微博一样与朋友分享互动。如果能够遇到一些兴趣相投的朋友,甚至因为朋友的推荐而买到称心的商品,那么知美网的目的就达到了。而且,知美网有自己专门的算法系统,通过计算用户浏览行为来计算其个人喜好,之后为其完成个性化推荐。

  “其实我们的模式与豆瓣有非常相近的兴趣图谱特性,只不过我们在做豆瓣没有做的那一部分(消费品部分)” im2.0互动集团CEO董本洪这样告诉记者。“未来还会有商家持续入驻我们网站,在促成商家和用户进行互动的过程中,我们还会不断有产品上线。”尽管对于具体的产品内容和功能,董本洪未对记者做更多的介绍,但是公司将利用独有优势全力进行关系的营销,致力于将知美网打造为一个构建品牌企业、线下商家与消费者全新互动关系的新平台。

  “社会化的电子商务”这是Pinterest的仿客们对自己的定义。显然,这场战役中大家的路走得还是各有不同,有人关注了“电子商务”有人关注了“社会化”。但是无一例外,因为其既不属于社交网站,又不属于电子商务网站,而是扮演中间人的特殊角色,此类网站不可避免的都面临着商家和用户需求难以平衡的问题。

  登陆美丽说的客服页面会发现,长达十几页的投诉页面已经占据了美丽说的大幅版块,其投诉内容也是五花八门。网友“陈小煲”说:“我团购买了个包包,美丽说收了我一部分钱形成美丽券,现在我包包退货了,淘宝那边退款成功,那美丽说收的那部分钱怎样退还啊?”名为“false971”的网友说:“看到团购价超级便宜,团了美丽券,结果到了店里拍衣服跟原价一样了。还有,我明明只团一个券,怎么发现我浏览过的东西全都有了美丽券…”而所有的投诉均无客服受理迹象。若是网站一味为了转化率而奔忙,却不顾及后续问题,免不了也会重蹈淘宝一直以来的覆辙,那就是到底偏袒用户还是偏袒商家。毕竟中间人的角色并没有那么好担当。

  仿客带给了互联网什么

  互联网创业老兵王兴说过一番话:“互联网上有四类基本需求:信息获取,交流,娱乐,商务。Social一定都会改变到。比如Twitter,是Social改变了信息获取的方式;Facebook,是Social改变了交流的方式;偷菜游戏,是Social改变了娱乐的方式;前面三种都有了不错的模式,现在只剩下商务。我期望美团成为Social改变商务的方式。”

  且不论美团是否成为了Social改变商务的方式,就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是,以蘑菇街和美丽说为代表的网站,的确做到了Social对电子商务的改变,而花瓣网、堆糖网以及知美网等,也在Social Commerce的路上持续发力。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大举追兵在向着这条路策马扬鞭。那么,“社会化的电子商务”到底会不会解救当下电子商务的困境?

  易观国际(微博)分析师陈寿送这样告诉记者:“Pinterest模式虽然解决了一小部分(产品)的营销问题,却无法解决行业的营销问题。除了营销之外,物流、客户服务等问题依然是困扰电商的问题。所以这种‘图片+SNS+电子商务’的形式只是一种小众模式,并不足以形成主流。”

  对于类Pinterest现象,互联网资深人士,天使投资人王啸在其微博(王啸shaw)上写到:媒体,名人热炒Pinterest,搞得有点技术的创业者都想Copy,已经30多家了!关于这个我的判断是:最早做的是有理想的(非copy的),最早抄的是想赚钱的,最后抄的是一定赔钱的。

  仔细观察这场仿Pinterest的大战,会发现排名靠前的公司几乎无一例外都获得了风投的青睐,公司人马也在持续的扩招中。然而,对比仿客们的鼻祖Pinterest,在获得2700万美元融资的2011年10月,其员工只有8人,迄今也不过十多人。而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只要获得融资必然大举招人。对于当前最大的成本开支,很多网站给出的答案也是人力。可是即便如此,似乎CEO们创业之初很享受员工数量急剧扩张的快感。而在行业的寒冬到来之际,却很少有企业顾及到社会责任感。之前的团购网站如此,之后的奢侈品购物网站亦如此,而之后的类Pinterest网站会如何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是,毫无责任感的雇佣或者大批裁员,造成的恶劣影响只会让整个互联网行业发展陷入不健康的泥沼。

  毫无创新的模仿,作品版权界限模糊,中间角色难以平衡,加之大规模的人力扩张。为Pinterest的中国仿客们带来了重重困扰。即便如此,还是有大批的创业者跃跃欲试要进入这一行业,毕竟,除了Pinterest获得的2亿美元的估值,还有著名管理咨询公司博斯(Booz & Company)的报告显示:预计2012~2015年,Social Commerce市场将由90亿美元发展到300亿美元。只是,最终这300亿美元将花落谁家,对于中国的Pinterest仿客们,还是一个问题。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