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国掀起政府机构和官员微博热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30日 00:57  经济观察报

  谢良兵 陈勇 马莉

  先是明星微博热,后是企业微博热,现在中国正掀起一轮政府机构和官员的微博热。

  4月27日下午,广东省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做客新浪微博,成为中国首个利用微博与网友互动交流的地级市市委书记。一个多月前,该市的政府微博“莞香花开”上线,随后,东莞多个政府部门开通微博,媒体称东莞政府已成“微博控”。

  而外交部在4月18日开通的官方微博“外交小灵通”,则再度引发一阵政府开微博的“旋风”。这个中国首个中央部委的微博,其“俏皮”风格引起了外媒的高度关注。

  四天之后,复旦大学“舆情与传播研究实验室”发布了中国第一份《中国政务微博研究报告》。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3月20日,中国已有2400余个政务微博。报告也称,“微博问政”已渐成政府信息公开的新趋势。

  有评论认为,这些政府机构的官方微博和官员微博已成为政府维稳的一个新渠道。“微博创新了政府与民众沟通的新模式,消除了相互之间的隔膜,加强了双方之间的理解和沟通,是一次不错的尝试。”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教授对本报记者说。

  民警“微博控”

  陈永博告诉本报记者,这几天他们刚刚开通首个公安微博群。陈永博个人也有微博,在微博上他的认证身份是广东省肇庆市公安局警察公共关系科科长。这位47岁的警官未曾想过,他会成为“中国公安微博第一人”。

  去年2月25日,“平安肇庆”在新浪微博上诞生,这是“中国首个公安微博”,也是首个政务微博。而陈永博是这个微博的创始人之一。公安开微博的风潮自此开始,目前全国已有1200余家公安机关开通了官方微博,占政府机构官方微博总数的70%以上。

  让陈永博动念开微博的是一本书——《正在爆发的互联网革命》。去年1月,在一次座谈会上,广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梁伟发推荐了此书,并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尝试通过微博、QQ及博客等网络工具开展警民互动活动。

  2010年2月,陈永博先是自己在新浪上注册一个个人微博,玩了几天,然后建议“能否以市局的身份开一个微博”,很快这一想法得到了局里领导的赞同。2月25日,“平安肇庆”正式在新浪微博上线。

  不过,这一尝试并非一帆风顺。

  陈永博坦言,微博开通没几天,他们就被网友的“板砖”给砸晕了。网友的评论言辞激烈,甚至有不少网民将平时的怨气发泄到“平安肇庆”身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身上扣。”陈永博说。这一困境延续到4月底广东省地级市公安局微博全部上线。

  另一个难题是,作为全国第一个公安微博,尽管被认证和微博秘书推荐,但当时“平安肇庆”的关注度依然不高。这使得本就定位于加强与民众网上沟通的官方微博,难以取得效果。陈永博决定让值班的民警出镜,请网友支招。

  官腔十足和政府网站缩写版,成为网友们指出的两大弊病。为此,陈永博和他的同事们一改官腔,而大量使用网言网语,要求不出现“领导要求”等网友反感的语言。并且,还在微博中增加有关肇庆文化的内容。

  几个月之后,肇庆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平安肇庆”变成了名博。在新浪上,它的粉丝71万。

  从宣传性的微博转变为答疑解惑的互动微博,陈永博和他的同事们花费了不少的心血。目前公共关系科共有10名民警,值班微博只是他们的兼职。当然,逐渐地,他们也从与网友的互动中获得了成就感,有些值班民警甚至成为“微博控”。

  陈永博说自己除了值班局里的微博外,还“织”自己的微博。在值班时,他经常为了回复帖子而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才下线。彭家祥也是一个微博控,每次值班都要超时服务,不值班的时候,就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辛勤耕耘。

  陈永博说,微博的沟通技巧也很重要。有次他们在微博上宣传一位优秀女法医,但却遭遇网友的刁难。有网友称女法医很幸福,能摸到很多男人的尸体。这让陈永博很尴尬,不知如何回答。请教著名官员微博伍皓,伍皓答曰:“让他死,让漂亮的女法医任摸。”

  官员要“重新学会说话”

  微博的红火无疑是2011年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之一。艾瑞数据显示,2010年3月-6月,国内微博市场月覆盖人数从5452.1万增长到10307万。在此期间,新浪微博月覆盖人数从2510.9万增长到4435.8万。2011年3月3日,新浪宣布其微博用户总数已突破1亿。

  根据本报记者的观察,政务微博的发展趋势是,公安微博打头阵,接着是官员微博,再到各地党委宣传部及机关报刊的微博,然后是各地人民政府的官方微博,而现在,随着外交部微博的开通,中央部委的微博或将成为趋势。

  尽管每条微博只能发140个字,但“政务微博”的力量并不微薄。与政府网站、举报电话、短信互动等信息公开方式相比,“政务微博”因其简练快捷,更容易提高效率,而获得网友和相关部门的认同。“微博打拐”、南京地铁挪树等就是极好的成功案例。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一份微博报告称,政府微博的开通,实现了更多、更快的政情发布,特别是在突发事件情况下,作用更为突出。除此之外,政府微博在畅通官民对话渠道,拉近官民距离,塑造政府机构亲民形象方面的无形收益亦非常可观。

  官员微博中最著名的话题人物,莫过于云南省红河州宣传部部长伍皓。而官员微博大多来自沿海发达地区。有记者统计,目前新浪微博推荐的政府官员中,江苏和浙江分别有59人和50人,在全国省市中位列前茅。

  在张春贤之前,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是现任职务最高的微博网友之一,目前他的腾讯微博“听众”已超过54万人。蔡奇之后,浙江干部兴起“微博热”,开通者包括嘉兴市环保局局长章剑、舟山市组织部部长张兵、杭州市卫生局局长陈卫强等。

  但这些官员开通微博之后,如何给自己定位?如何与网友沟通互动?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总结说,官员要“重新学会说话”,“不讲官话大话而讲白话百姓听懂的话,否则谁听你的?”为了亲民,他给自己贴的微博标签是“老童鞋”、“苹果控”。

  尽管官员乐意强调自己的个人身份,但认证之后,多被网友当成了官方的代表,与现实中的身份难脱干系。这也让官员在发微博时有些纠结。除伍皓敢于在微博上与网友“舌战”外,绝大多数官员微博说话如履薄冰,大多中规中矩。

  毕竟,政府机构微博或官员微博代表了公共形象。而政务微博的一举一动都牵引了网民的目光,比如2011年1月曾出现过某实名认证政府机构的官方微博“关注苍井空”事件,引发了网友的热烈围观和讨论,被很多人认为造成了负面影响。

  也有一些城市为了淡化微博的政府色彩,采取了隐晦的方式。比如成都市在新浪微博上的ID为“成都发布”,认证资料写的是成都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而其在腾讯微博的ID是“微成都”,实则也是当地宣传部门在维护,但认证资料仅显示“微成都的官方微博”。

  微博不能成为秀场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教授詹新惠对本报记者说,微博是一个双向的东西。但政府管理部门开微博是单向的,政府是把微博作为一个营销的平台、展示的平台还是真正的和用户进行一个非常良好沟通的平台?“我认为后者才是最重要的。”詹新惠说。

  过去政府作为管理部门,百姓对它可能有高高在上的感觉,或者说老百姓想接近它的渠道太少、太单一。现在利用这个平台,政府应该放下过去的这种架子,切切实实和百姓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沟通,这可能比简单的开一个微博要重要得多。

  有人质疑政府机构的微博成为一个政府营销的秀场。官员开微博很多时候并不是他自己在操作,而是秘书代为行使“职能”,本人发表的观点甚少,甚至就一句“你好”。有些政府机构微博甚至关闭了评论功能,这显然不利于沟通。

  从事信访工作7年的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方云阶对微博维稳有些不乐观。他说,毕竟官员还是有身份区别,他的一些言论不仅代表着自己,还代表着地方政府的形象,所以一旦言论有误,会给外界产生不好的影响。

  “其实老百姓不在乎是在微博上跟政府交流还是看政府的网站交流,他要的是交流!在哪儿开都是一样的。政府网站都开了这么多年了,但网站里的信息不更新,说到微博上来更新,我觉得这有点滑稽。”詹新惠说。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教授认为,政府在和网民沟通的时候,如果有相互间的不理解,那么政府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因为政府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资源、信息,他掌握了两者中的主动权。他应该主动去缓解官民间的紧张关系。”

  因此,喻国明强调,政府的官方微博不能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或者是推诿责任,要看政府对微博的使用方式和技巧。“微博它只是政府与公众沟通和交流的一种手段,关键是要看政府的执政理念以及执政的态度是什么,它基本的立足点和出发点是什么。”

  在他看来,政府在微博上与民众做的沟通,可以逐渐形成一种百姓监督政府的新体制。而蔡奇则认为,政务公开是微博问政的首要功能。短平快的微博将成为政务公开的利器。

  对于政府机构微博的定位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政府和官员个人各有各不同的用处和表达方式。“微博是作为一种双方交流的工具,工具是需要灵魂的。如果是选择一些不为百姓着想的官僚,那微博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关键还是在看政府。”喻国明说。

  不久前,陈永博就在其微博上写道:“官方微博技巧:有趣,人情味,单位的立场。要把握这三点。”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