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张朝阳:搜狐这些年有很多遗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8日 09:31  新浪科技
图为:搜狐CEO张朝阳演讲。 图为:搜狐CEO张朝阳演讲。

  新浪科技讯 4月28日消息,2011年4月27日至28日,由GWC长城会主办的第三届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2011)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拉开帷幕。大会主题为:“新机遇、新挑战、新领袖”,搜狐CEO张朝阳今日在2011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

  以下为张朝阳演讲全文:

  这次大会让我有去美国参加年会的感觉,官方的活动一般都特别呆板,这种活动充满了内容和能量。这是一次关于无线互联网的大会,昨天跟方刚聊到现在没有两个互联网,就是一个互联网,所以到底有没有无线互联网?这使得互联网的某项应用获得比较大的发展。

  接下来我们讲讲互联网,我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的化石,几乎是第一个回来做互联网和风险投资。这十几年来的互联网发展基本上可以分为四个阶段,首先在早期很长时间的因特网通讯协议,上网都是靠FTP,直到很多让人们以图文界面浏览网络的浏览器出现,在这之前有很多的努力,有很多的公司出现。后来形成了让所有对互联网一无所知或者不需要任何技术水平的人都可以按图文点击的方式浏览网络的局面,这奠定了互联网第二个阶段的方式,就是浏览器,后来浏览器竞争一直打到今天,到之后的IE以及更加激烈、更加好的浏览器出现。所以是浏览器使得人们上网变得如此方便,出现了浏览的概念。

  到第二个阶段,有了浏览器,后来到IE,第二个阶段人们觉得上网以后要去哪里,因为这种图文的界面以及分享,导致大量的内容由很多的人提供,我们需要浏览,出现以雅虎为代表的Explore以及分类网站,雅虎后来也做搜索,当时这样的需求很大,因为网上没有太多的内容,以手工的分类方式让人们感觉很贴心,我们上网的时候都是变成逛一逛的感觉。尽管后来努力的实现以软件解决问题,但是当时需求不是那么强烈。雅虎的成功遮住了它的眼睛,而且在商业方面也成就了门户,但是它忽视了这个世界正在变化。

  到了2002年、2003年的时候,尽管华尔街美国硅谷资本新经济的泡沫已经破灭,整个硅谷一片狼藉,所有资本都撤出硅谷,没有人再做互联网。可能有几个亮点,其中一个业界比较潜在的变化就是互联网并没有死,用户并没有死,用户对于互联网的需求还是依然强劲,只不过资本泡沫以及当时过早的期望。导致了巨大的失望以及很多人血本无归。

  回想到1999年到2000年资本泡沫的破灭我记忆犹新,当时全世界的资本对于硅谷互联网创业过高的期望导致了爆破。实际上今天我们正处在另外一个资本泡沫,就是全球的资本对于中国互联网,一想到中国14亿人每个人都上网,对中国互联网概念有一些泡沫。正是那个泡沫破灭之后,雅虎是最晚一蹶不振的公司,但是有几个亮点,比如eBay,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Google,当网上的东西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用单纯的浏览行为已经无法满足,网络的基础结构更加流畅,出现了搜索引擎,我们不需要去Explore,我们不需要去逛街,就需要一个搜索框,在一个地方呆着,这个界面我要什么它就给我什么,这就是搜索引擎的流行。

  但是搜索引擎的流行也依赖于更大的创新,就是不止是美国的超一流的计算水平,还是一个独立的数据库,可以把天下所有的网页收集过来,进行很好的计算,但是比不过计算导致的Google新一代搜索的出现。所以Google抓住了人们对于只需要一个框,一回车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懒得去浏览,信息如此大量,他已经能够做到相当的准确,这种需求以及用新的用户反馈信息来决定把什么东西排序更高的方式。说到整个美国互联网和全世界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不得不说一下中国,在浏览器以及雅虎的时代,中国互联网也是走了这样一条路,但是中国互联网又开始了新门户,弥补了中国对信息的饥渴。而在美国像雅虎这样的公司并没有形成新的门户,美国不需要这样的公司,互联网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工具。

  到搜索阶段这样一种全新的概念的时候,人们不是用计算来计算我们已有的信息,而是用计算来分析用户的行为。所以Google的伟大就在于不止是分析抓来页面关键词的比较,而是说每个页面有多少人访问到这里。我们不像微软拼音一样有独立的数据库,每次也不更新,而是我们把天下所有的用搜索引擎抓取所有的输入行为,来研究,猜出你可能最想要的是不是这个,使得我们的准确率一下子提高了很多,提高到80%-90%,使得中文打字的速度至少提升的一倍,这是另外一个,用网民智慧来回馈网民的重大应用。在美国用Google,在中国就是搜狗拼音输入法。

  而且Google之所以能够活下来,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有另外一个成功的进展,就是当所有人都搜索的时候,表现的用户意图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精准和强烈。比如我们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可以根据它的上下文来判断你这个时刻可能是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但是这个事情是有点模糊的,或者我们对发送电子邮件的文本进行扫描,但是这涉及到隐私问题,而且邮件是点对点的,是五花八门的,你不知道这个时刻这个人脑子里面到底想要什么,但是搜索就会非常精准的告诉你,在这一刻就想要这个关键词和所关联的东西。这种每天数亿或者几十亿的需求,有一家公司就可以通过像股票市场的方式,Exchange的平台,把用户的需求延伸到多少万家的中小企业。所以后来Google学习了这样一个方式,后来把这种用户意图的系统用在很多非搜索类的方面。这样就导致了它巨大的商业成功,才进入了Google的时代。

  当人们把互联网当成一个工具的时候,这是一种道路,而另外互联网向来都是关于人的,以前我们只是作为一个个体,对着一个计算机,面对着一个世界的窗口,用互联网这种工具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与相应的人沟通、发送电子邮件。但是终于发现我们可以活在网上,我们在网上有个身份,这个身份是我们本人,而这个身份跟其他的身份可以发生关系,这个就是属于Web2.0的进展,Web2.0的进展在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帐号的概念,以及后来的论坛,论坛是一个古老的产品,但是论坛确实有帐号,是以各种类型论坛的形式出现的,包括科技、体育,分出很多的坛子,就好像进入很多会议室,进入会议室的人可以发帖子聊天。但是论坛里面人与人的关系,就是在这个坛子里面可以盖楼,可以互相认识。但是人与人的关系还是有很多种,其实搜狐一直对这个关系非常重视,也就是对社区的重视,在2000年当搜狐刚刚上市的时候我们收购了一种关系,就是同学关系,我们收购了Chinaren,很遗憾我们没有坚持下来,为了赚钱,为了在沙漠中找水,被收入和盈利的牛鼻子牵着走,走了很漫长的路,所以把一些很好的资产没有做好,Chinaren就出现了一个遗憾。远在11年前我们就注意到了关系,比如关系的一种就是同学关系。同学的关系也是每个人的身份,不是一个简单论坛里面的身份,而是一个学校的某个校友,有更清晰的身份,而且是真实的。

  再往后我们发现,更多人在网上以个人的身份表现出来,那就是博客的产生。博客当时也是得到了很多的探索,其实Bloger这个人后来跟Twitter很有关系,他把Bloger卖给了Google,在Google做了两年,当时涌现出了很多的Blog,是每个人真的以个人的身份出现了,他们写博客,通过写的博客更加明晰他的语言风格和观点。所以博客实际上是Web2.0非常重要进展的一步,人们的身份终于不是以某个论坛里面的版主,或者某个论坛里面的一个贴子的方式出现,而是一个人的园地就是他的Blog。Blog确实还是很流行的,但是它还是在通向Web过程当中没有爆炸,直到今天Blog仍然非常流行。其实搜狐在06、07年就想把Blog做成一个真正的2.0,我们跟美国是同步的。后来因为奥运会,使我们搜狐在Web2.0的探索上中断了一段时间,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已经有Facebook和Twitter。

  但是Blog为什么还没有完全进入2.0呢?我们发现每个人有一个园地,但是人和人的关系就是互访,我们如果不去别人的博客,我们跟这个人的关系也就淡漠了。所以当时搜狐的博客也是很有意思的,比如我们可以留下足迹,我到你的博客的时候,你知道我来了,我再去逛你的博客,你就知道我来了。你发一句话的博客,我这里也能看到你。其实已经有2.0的特征了,但是很遗憾我们一直没有坚持下去,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其他方面。所以当时搜狐的博客都是在朝着2.0的方向努力,这是我们另外的遗憾。所以到今天,十几年来我有很多的遗憾。

  真正2.0的爆炸是什么时候?应该是04、05到06年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当然Myspace也很发达,真正当Facebook引入了News Feed,以及后来当Twitter产生的时候,这个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概念。News Feed就是我可以不用去你的主版,我跟好友建立关系,我关心的好友他的任何状态在我的读板上能出现,这个比博客迈进了重大的一步,因为我和我好友的关系已经出现了,只要他任何的动态,他打个饱嗝,或者说他照张照片,他组织一个Party,任何事情我在读板上都能知道,而且我做了什么,我的好友也知道,而且还可以用软件计算出来你喜欢的网上行为,当时Facebook猜测,你更关心什么样的好友,用软件计算出来,你最重要的好友做了什么,他会给你展示的更快。后来Facebook按照简单的Timeline的方式来做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这个就是实现关系的恒定性。

  其实世界上的任何两个人,通过四到六层关系就可以认识,但是怎么个认识法?但是说我去一趟你的博客,你再去一趟另外一个人的博客,我跟第三个人就认识吗?这样不行的。但如果我是一个人的好友,这个人也是我的好友,如果第三个人也是他的好友,当我看到我好友的活动的时候,当我好友的活动上面有第三个人的活动,我就能看到第三个人的活动,所以News Feed就导致我们所有人都可能建立关系。

  非常有趣的事,这个事情同样在Twitter上实现,不是学Facebook,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产生的。好像是06、07年的时候,当年发生Bloger的人,在Google上班两年,每天上下班开车很没劲,在车上听广播,他说我能不能说段话,互相分享一下,因为他是做2.0出来的,脑子里面产生了一个想法,后来他离开Google做了一个Ordio,但是他们公司没有成功,他说你看我这个公司现在也不可能成功了,已经失败了,我以前Bloger卖给Google的时候也赔钱,我不希望你们投资人都亏钱,我把你们的股份都买回来吧,当时他们很高兴,认为这样的风险投资投给这样的人太负责任了。

  在Ordio的研发团队里面有一个人,Bloger说这个人是威廉姆斯,大家都知道,后来说在做什么?他说在写软件,他说我这些软件开发的好朋友们都在做什么?能不能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就在我的屏幕上跳出来?后来让他们Follow me,后来威廉姆发现了,就觉得太重要了,后来就成了Twitter了。所以这个人还是有品德的,好人还是能做大事的。

  单向的Follow是与Facebook异曲同工的,第一次超越了博客,News Feed和Follow就是更天然的关系,比如说我关注了你,你又关注了第三个人,如果第三个人发言,你一转发我就能看到第三个人的发言。这个就真正的进入了Web2.0的快车道,所以产生了Twitter的爆炸,当然还有Facebook,在美国最大的就是这两家,尽管Google有点慌了神了,一直在努力,但是还是没有太大的建树。到现在我们甚至连Google都不用了,就是呆在Twitter或者Facebook里面,天下的好朋友会告诉我们正在发生什么。

  所以我们处在互联网日新月异的爆炸,到今天真的是让人感到太震撼了,巨大的革命,风起云涌,千军万马,正在发生。所以做互联网的人非常幸运,很有意思的,也非常凄惨,赢家通吃,一个东西爆炸了,你如果不反应的话,最后一无所有,做传统产业的话,大家都有饭吃,每个人一亩三分地都可以经营,互联网的话,一旦有一个公司做大了,其他的公司都没有饭吃了,所以我们一天都不能闲,每个小时都不能闲。我现在在这里演讲一会儿,搜狐微博上很多人要我赶快转发关注,否则的话又不行了,就是这么紧张,竞争发生在每个小时。

  所以我说,无线互联网、有线互联网就是一个形式,Twitter这种形式,以及很多应用,可能对于不同的方面更加重要,因为中国无线的用户比有线的用户多很多。你看着是用户,但是同样8亿的无线手机用户跟你网络相关作用的机会比拿着电脑的机会大得多,因为它随着跟着你,每天十几个小时手机永远在旁边。所以如果做互联网不去管无线的应用,那就是非常危险的。我们是站在互联网上看各种无线应用。

  今天关于互联网的几个阶段回顾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以下为张朝阳与王乐对话实录:

  主持人:谢谢,请留步。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邀请业内知名的媒体人、专家王乐先生,有请!

  王乐:大家早晨好!感谢组委会给我这个机会来跟张朝阳沟通,听说你昨天两点钟还在发微博,我很担心你今天的状况,结果很澎湃。

  张朝阳:我不用睡很长时间,我每天四五个小时就够了。

  王乐:感谢你刚才给我们回顾了互联网激动人心的历史的四个阶段。我特别期待着你说搜狐的历史,可能作为旁观者,在今天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我不得不提起搜狐的历史,你刚才说这两大网开始成为一张网你更多谈的是那一张网,其实搜狐是非常重视另外一张网。搜狐是1998年推出的,当手机还是数字机时代,刚刚转成数字机,屏幕只有这么大,还是黑白屏的时候,我记得搜狐在建国门竖了一张大牌“手机上网,上搜狐”,当时移动互联网简直是一个梦想或者理想。

  到2002年SP时代,搜狐又成为了无线互联网当时的先锋,我记得您是亲自挂帅,包括消息、彩信,也是掀起了一波高潮。现在可以讲是无线互联网新一波的浪潮,投融资也好,包括国内的环境,包括我们今天GWC这场会议,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老兵,作为一个无线互联网起步很早的人,你如何看待这一波浪潮?

  张朝阳:以前确实是两张网,手机刚开始通话,后来产生短信,搜狐也是第一个成为移动梦网的合作伙伴,当时是在悉尼奥运会,关于比分的报道,先是搜狐参与的用短信来报到,而且当时中国移动决定每条短信一毛钱,点对点短信的发展以及增值服务。所以从2001年到2002年、2003年,当普通的硅谷还处在一片狼藉的情况下,中国互联网的网民还被认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情况下,当这些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就被认为是烧钱,我们在2001年的时候市值低的不可想象,已经到了1块钱以下。在这种情况下的SP服务,短信以及Wap,2.5G的以运营商收费的时代,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的救命稻草。就是因为当时SP的服务,使得我们搜狐在中国互联网里面第一个率先盈利。当时我们无线的短信和彩信,无线增值服务的收入已经占到了整个收入的60%多。当时短信和彩信,尤其是短信更不能叫互联网,有点像点对点的电子邮件方式。彩信以及GPRS已经使用了互联网的通讯协议了,确实有点像互联网,但是还没有联网,Wap可能太简单了。但是到今天,这种无线和有线的最后真的是到一块了,我们就是面对一张网,到底是手机还是Pad还是电脑都是一样的。

  王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移动互联网基于智能机的时候,已经打破了原来的垄断局面,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加入到这里面,在过去的半年我们看到,刚才你提到基于关系,很多基于手机无线互联关系的应用已经出现了,国内很多的创业。同时在国内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情况,传统的互联网比如说打开手机能够看到搜狗输入法、微博,可以看到新浪的微博,手机移动QQ的应用等等。在这个竞争格局当中,你觉得创业者有没有机会?如果有的话,你觉得在哪些方面?

  张朝阳:我实际上长期以来没有太关注无线互联网的创业,所以我在这里没有发言权。现在确实在我看来,电脑的大屏幕以及人们长期形成的这样一种在电脑上从事更加复杂全面工作的这种习惯和可能性导致了人们一个电脑、一个手机,就像去登山,有点像前面营地的感觉。你离开了电脑,用手机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有时不时的要回到大本营整理帐号,包括你做更多的资讯类和更多的关系整理。你离开你的营地,但是又经常不断的回到这个营地需要提供一些供给。所以这样的话,在二者混合的时代,确实就是互联网。其实我们当时在搜狗搜索的时候也在讨论,公司内部也争论得很厉害,就说我们要不要做Wap搜索,当时其他人的观点就说不用做Wap搜索,就把PC上的搜索做好,如果把PC上的搜索做好了,手机上的搜索就是一个转换。

  王乐:认为还是一个补充?

  张朝阳:无线互联网创业确实有很多快速的机会,但是能不能形成一个长久的竞争,当然现在有一些平台型的东西是长久的竞争力,必须能够做大,比如UC1就做得很大,还要面临着品质认知和用户行为,所以就会受到影响。

  王乐:下面一个问题跟搜狐有关,从不久前搜狐的季报可以看到,视频的业务加快,你们提到一个数据,阅读有效浏览长度已经排到了第二。无线互联网终端的使用,iPad或者iPhone,会不会成为今年技术的门槛,会成为一个新的趋势?

  张朝阳:在视频应用方面,微博2.0的应用我觉得手机的前途非常大。但是在视频应用上,我始终对手机上视频不太看好,但是我对Pad类的视频应用特别看好。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它的屏幕大,看着更舒服,尤其是长时间。所以我们在Pad类的开发,对于搜狐视频的延伸是很关注的。整个搜狐视频的发展,其实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在早期的像土豆这些,他们其实当时创业开始就跟随YouTube的模式,但是后来视频分享类的网站不得不走向盗版,实际上还是专业产生了内容。我们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能做盗版,所以我们发现,其实在中国,人们分享的需求不是像美国那么强烈,而且又不能做盗版,所以我们发现中国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中国的电视台都比较弱,中国的电视台就像我刚才说的,民间的活动可以搞得这么热烈,而官方的活动经常搞得不太好。同样的,中国的电视台也是官方的,所以真的是缺乏竞争力。美国人现在还都在看电视,中国人以后可能都不看电视了,因为电视实在太无聊了。

  我们发现,因为制播分离,有的电视台做不出好东西,制播分离之后,有的民间可以做出很好的东西,我们发现有好的内容,只要关注版权,最后在视频上直播,在视频上播放,而且提供了延时的特点就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被搜狐发现了。我们突然发现,当时我们买的一些热播剧在搜狐上流量特别高。所以为什么搜狐剧能够崛起,就是因为我们运营比较好,另外就是我们先创新的,我们发现了这个特点,我们发现专业产生的电视上的内容可以在视频上播放,然后紧接着就是一手播放,一手打盗版,所以才导致搜狐视频现在处在比较领先的位置。

  王乐:接下来再谈一下微博,去年微博的竞争非常厉害,尤其在名人方面。您刚刚也是领导了一场非常令人关注的焦点事件。我不知道在2011年无线互联网方面,你们会不会也发力?无线互联网会像微博的第二战场吗?会开辟一个新的竞争格局吗?

  张朝阳:对于无线互联网这些新的机会我不是太敏感,但是我们拥有的团队相当敏感。目前来讲,无线和有线,尤其是Pad类的已经走到一起了,现在无线方面的应用,要整合配合我们有线的,就是在整个互联网上的产品,所以现在微博视频肯定是我们的重点。

  王乐:我理解搜狐还是以互联网为核心,重点还是在这里。

  张朝阳:是的。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