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方舟子怒批郑渊洁:童话为何很黄很暴力?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14日 02:40  北京晨报

方舟子怒批郑渊洁:童话为何很黄很暴力?
晨报漫画

  方舟子怒批“童话大王”,伟哥也进儿童文学

  因为一篇微博,打假斗士方舟子和童话大王郑渊洁再燃战火,方舟子称郑渊洁的童话“很黄很暴力”,有很多少儿不宜的内容。郑渊洁则在微博上表示不敢理他,怕当“替罪羊”。而就在不久之前,一本名为《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的畅销书被指内容涉嫌暴力和色情而遭下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专家指出,充斥着色情和暴力内容的儿童读物频繁出现,暴露了我国儿童精品读物缺乏的现状。

  其实,非独郑渊洁,大多数中国童话都或多或少地带着成人世界的内容,连环画出版社总编辑倪延风表示,这可能是文化不同所导致的结果,然而这种结果并非完全是好事,对于儿童来说,确实会造成一定不好的影响。在这方面,欧美的文化习惯可能更加适合儿童。

  “童话大王”被指恶趣味

  近日,郑渊洁在微博讲述家世渊源,“我的外祖父刘润甫是中医。祖籍浙江绍兴。其父因医术高明被皇帝钦点举家迁京……我读小学二年级时,一次外祖父对我说他给胡适看过病。我问胡适是谁,他压低声音说是原先的北大校长。”

  这一言论遭到了方舟子的批评,紧接着第三天,方舟子在微博上写道:“老中医历来喜欢傍名人……名老中医刘润甫自称也给胡适看过病,却只对名外孙说,太低调了。”

  第二天方舟子又说:“有人说要尊重已去世的老中医,他怎么就不尊重已去世的胡适呢?胡适非常反对中医,你却去编造他看中医的故事,这不仅是不尊重,而且是污蔑嘛。”

  随后,方舟子又从中医问题转到郑渊洁的童话上,表示“童话大王很黄很暴力很无知。”一个下午,方舟子连续在微博上发表十余条评论,称郑渊洁的童话是“恶趣味”、“成人童话”,并且举了很多例子。次日,方舟子又在微博上说:“我们小时候只迷过安徒生,他和‘童话大王’不一样,至少不反智,没有恶趣味,不至于用童话的方式毒害儿童,长大了回想起来只有无限的温馨。”

  对于方舟子的批评,郑渊洁在微博上只有一条回应,表示不敢理他:“我不敢理他。肖传国雇凶案警方破案程序是将被袭者所有对头列为嫌疑人排查。以此人的行事,生命风险不会小。一旦遇害,如果我搭理过他,也会上警方嫌疑人名单。有的人能理,有的人绝对理不得。别的咱可以当,唯独不能当替罪羊。”而对于“成人童话”的话题,郑渊洁也在微博上回应称:“1999年左右,我最主要的读者群进入大学,他们要求我为已经成年的昔日小读者写作品。我就一口气为他们写了20部长篇小说……这20部作品,目前已出版了《鬼车》等7部,共售出150万册;现在已绝版,不会再重印。未出版的13部包括《仇象》、《输情管道》、《温泉一号》等。”这13部作品郑渊洁表示受马克·吐温的启发,已经立下遗嘱,将会在他死后一百年后再出版。

  童话中太多成人内容

  那么,方舟子为何去批评一个文学作家呢?方舟子表示,其实他批评郑渊洁从很久以前就有了,2003年的一期《新语丝》上刊登过一位读者写的批判郑渊洁的文章,他指出郑渊洁的《大灰狼罗克》、《杀人蚁》等童话中有色情描写。“我已经过了读童话的年龄,自然没看过郑渊洁写的童话,但有不少读者也反映过相同的情况,这显然不适合少年儿童。此后陆续刊登了一些批评郑渊洁的文章。”此外,2007年也在《新语丝》上刊登过批评郑渊洁反科学、反教育的一些观点。

  方舟子对记者表示:“媒体可能登载过一些郑渊洁童话中很黄很暴力的内容摘录,但那都是最轻微的,真正涉及色情暴力的内容报纸上根本不能登。”

  一个童话作家,为什么作品中会出现这么多的色情暴力内容,方舟子表示:“我想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吸引读者,小孩子都有这方面的好奇心,市场也需要这些东西来提高销量获得效益;另外一个,是作者的心态问题,他在写作的时候,没有应有的责任感,只是把其当做个人情绪发泄的一个方式。”

  这并非是一个童话作家所应该做的,方舟子说:“童话是给儿童看的。世界上的经典童话,都是非常干净纯真的,比如安徒生、怀特等,他们的故事非常的单纯,他们营造出来的是一个干净而美好的童话世界。国内的童话我看的不多,但是基本上没有这样的纯洁,即便是一些比较好的童话,比如说《小布头起义记》、《大林和小林》等。这些童话应该是国内童话的经典了,可仍旧和国外的经典童话有不小的差距,其中有很多成人的内容,例如时政、社会等,这些内容是随时变化的,经不起时代的考验,最终也成不了流传百世的经典。”

  中西对“暴力”理解不同

  其实并非郑渊洁一个人,方舟子提出的问题也正是大多数国内童话的问题。

  对此,中国连环画出版社总编辑倪延风表示,这些问题可能是中国的文化所致,但它并非最合适儿童的。

  倪延风说:“以郑渊洁的童话为例,他后期的作品我不太熟悉,只是看到一部分,但是其中确实有一些暴力和色情的内容。其实国内的童话大多如此,这里存在一个怎么理解的问题。比如说杀死敌人和坏蛋,包括一些弓箭、大炮之类的武器,这些东西在欧美那是毫无疑问的暴力。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能是理所应当的,坏人就应该杀死。所以说,国人可能不觉得这是暴力,也自然而然地会接受,这就是文化概念上的差异。”

  虽然在观念上可以接受,但是倪延风认为这并非好事。

  他说:“文化观念是一个问题,但文化观念并非一定就是对的。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还是欧洲的标准更有道理,儿童正处于思想和意识的成长期,他们没有成熟的价值观,不具备判断能力,往往是给他们看什么东西,他们就相信什么。所以,给儿童看的书籍应该慎之又慎,这些暴力乃至色情的东西,绝对不应该成为儿童读物。”

  对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倪延风认为有两个,他说:“第一,没有原创性,非独儿童文学,整个社会的各个领域都如此。在儿童文学领域里,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创的氛围,怎么能出现好作品。其二就是急功近利,各个出版单位、作者追求的只是眼前的利益,所以和文化传统、环境有关的东西,没什么人关注。只追求利益的结果只能是失去责任感,而没有责任感,就会导致儿童文学中夹杂太多的不适合儿童的内容,这些内容可能会对市场有好处,更吸引人,但是吸引人的未必就是好的。”

  不是钱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中国当代文学一直以来被批评江河日下,其中儿童文学尤甚,几乎成为文学的边缘。

  倪延风说:“中国的传统文化确实非常经典,但是现代文化未必,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中国的现代文化,大多数的现代文化和思想都来自西方。而儿童文学的处境更加艰难,国内能够数得上名字的儿童文学作家就那么几个,而且有的已经转行了,有的则因为年龄的关系不再创作了。原创的儿童文学太少了,形不成一个创作氛围,没有大量的原创作品,哪里还能找到真正的好作品。”

  近年来,国家颁布了很多扶持文化产业的相关政策,然而倪延风认为,这些扶持常常扶持不到点子上,他说:“常常有几千万元的资金来扶持文化产业,但是往往就会扶持歪了,比如到处兴建动漫产业基地,花很多钱,结果我们过去一看,哪里是文化产业,根本就是房地产。兴建者追求的也不是文化,而是经济效益。包括传统的出版社也一样,每年都有经济效益考核,大家追求的都是看得见的利益,很少有人拿出钱来做长期的文化投资,改善文学创作的环境。”

  如何才能真正改变儿童文学的创作氛围?

  倪延风说:“儿童文学最关键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没有大量的原创人才,没有好的原创环境,儿童文学就不可能好起来。而对于文化产业的扶持政策和资金,也同样需要改变方式,第一需要大量的调研,发现文学创作的真正问题;其二是要有大批真正的专家监督文化产业扶持的情况,不要把钱花到歪处;其三是要公示扶持文化产业的资金都花在哪里了,要实名制公示,大家都能看明白才行。”

  晨报记者 周怀宗

  方舟子:童话作品中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色情暴力的内容,我想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为了吸引读者,小孩子都有这方面的好奇心,市场也需要这些东西来提高销量获得效益;另外一个是作者的心态问题,他在写作的时候,没有应有的责任感,只是把其当做个人情绪发泄的一个方式。

  郑渊洁:1999年左右,我最主要的读者群进入大学,他们要求我为已经成年的昔日小读者写作品。我就一口气为他们写了20部长篇小说……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