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反思唐骏学历门:如何定义成功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2日 07:46  新闻晨报

  □晨报记者 李建中

  唐骏“学历门”,网络上有段精彩的概括:唐骏这件事,在美国,他要辞职,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诚实;在日本,他要谢罪,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担当;在中国,他要狡辩,100个人有100个价值观: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最后一句说得还太客气。从“学历门”之后的争论看,在中国,至少一半以上的人都有一个价值观——“成功”。通俗的说,只要赚到钱、且不被关进去就是本事。

  唐骏可以说既是这种 “唯成功论” 的受益者,同样是受害者。

  说他是受益者。不是么?若论财富的多寡,唐骏最多只是个高级打工仔,为什么当年他会浮出水面。为什么?因为社会需要唐骏,需要他来给我们讲述一个知识英雄的故事。和其他“成功者”不同的是,唐骏意识到了这种社会需求,且和潮流一拍即合。当很多人仅仅将“成功”当做结果去享受的时候,唐骏已经清晰意识到,对“成功”的渴望是如何让普通学子仰慕;对“成功”的迷信是如何让企业家们沉醉。他像经营品牌一样,通过出版、访问、演讲,乃至造假,十数年如一日地经营着自己。通过“品牌运营”,逐步黄袍加身,用“小成功”换“大成功”,最后兑现成真金白银。

  说他是受害者。是因为如果这个社会没有对唐骏提出 “没有成功,只有更成功”的苛刻要求,一个职业经理人也就不会在追逐成功的同时忽略掉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品质,以至于被方舟子三拳两脚、轻易地逼到拳台的角落,貌似庞大的巨人哥利亚,仅仅被“文凭”这枚小小的弹弓弹了一下,就像充气娃娃一样泄了气。

  从这角度上说,我们质疑唐骏,并非仅仅是质疑他。我们质疑的也是多年来对于“成功”的迷信。唐骏“学历门”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当我们定义 “拥有足够的财富和地位就是成功”的时候,是否忽略了这种“唯成功论”本身的虚弱。是否意识到,一个人的成功可以也应该拥有更丰富的可能,对于“财富成功”的过度渲染,会消灭乃至压迫其他社会价值观的存在空间。

  事实上,不管承认与否,“唯成功论”已经一统中国多年。即便是蹒跚走路的孩子,恐怕也早已被父母们预订了“成功”的轨道:穷人出身——海外留学——双料博士——财富滚滚,一如唐博士的 “轨迹”。我们的求学、婚姻、事业,所有一切,莫不包被在这庞大的“成功”羽翼下。而那些看似和“成功”无关的东西:对社会的关怀、对情感的珍惜、对人格的追求……仿佛电视剧《蜗居》所描述的那样,被压榨得越来越小。结果,如今的我们都只想坐进拥挤的宝马里,哪怕泪痕满面。

  “学历门”事件,不过是次小小的骚动,因为,现实里的“成功” 越来越霸道,“非成功”的价值观空间也越来越小。

  纸面的骚动,虽然是微弱的,终究是我们内心挣扎的写照。

  《新周刊》第257期

  ●成功学危害巨大——它以教育之名,行“毒”化社会气氛、“毒”化人心、破坏多元价值观之实。

  ● 当全民成功变成狂热风潮,成功上升为绝对真理般的、人人趋之若鹜的主流价值观,成功学就是一粒毒药,而信奉成功学的人就沦为牺牲品。

  《新周刊》第320期

  ●人人说过谎,这没什么不得了的。人人面对的是一个不诚信的世界,这是大问题。

  ●历史学者吴思说:一个说谎的、收益很高、成本很低的历史制度,注定会出现大规模地说谎。他们生产谎言,我们伪装相信。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