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熊猫烧香作者李俊:不要再提“熊猫烧香”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25日 16:39  钱江晚报

  是李俊出狱后,与当年一同涉案的两位“患难兄弟”张顺和叶培新的第一次见面,地点选在张顺的老家丽水。叶培新专程向单位请了假,从温州赶来。

  在曾经轰动一时的“熊猫烧香”案中,“造枪人”李俊获刑4年,去年底刚刚提前获释,张顺比他早一年出狱,叶培新则免于被起诉。三个人再次聚在一起,有聊不完的谈资。

  “昨晚见面玩了一夜,一直睡到现在,”23日下午3点,本报记者在丽水一家新开业不久的酒店里见到李俊时,他还带着一脸睡意。

  2个星期前,李俊到北京找工作,不怎么顺利,回武汉住了几天,就接到了张顺的邀请,于是有了这次久违的聚会。

  张顺最近正在准备创业,计划开个网络广告公司,他希望李俊也能加盟。而出狱才一个月的李俊,甚至来还不及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将来,“一切等到年后再说吧”。

  从被捕到现在,他已经三年没回家过年了。

  空手出狱,希望是个新的开始

  李俊至今记得被捕时的情景:当时“熊猫烧香”病毒造成的破坏越来越大,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要找出元凶的言论,因为害怕,李俊和另一名同案人员雷磊住到了宾馆里,并开始编写“熊猫烧香”病毒的专杀工具。2007年2月3日,过年前2周,李俊在回出租屋送换洗衣服时,被民警当场逮捕,雷磊也在同日被捕。

  2007年9月,李俊因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因为表现良好,2008年12月,汉江中院裁定,将李俊的刑期减了10个月。2009年,李俊又被减刑3个月,于12月24日出狱。

  “直到出狱前1个小时,我才知道可以走了,”李俊说,他从没有掐着指头算过自己的出狱时间,直到狱警通知他用1个小时时间收拾东西准备出狱。“我是空着手出来的,就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什么都没带,”李俊说,他把在狱中写的日记、忏悔书全撕了,“我希望出来以后就是个新的开始。”

  出狱的时候,是下午5点,等李俊坐车回到武汉市区已经8点了,“那天正好是平安夜,外面很热闹,车也开得特别慢”。这一夜,李俊没有回家,他给家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和一班朋友一起度过了这个一生难忘的平安夜。“他们说,在平安夜这一天出狱,应该会一生平安吧。”回忆起那个晚上,李俊轻声说。

  整个采访的过程里,李俊心里的弦似乎总绷得很紧,他说话的声音很轻,总显得很小心翼翼。有时面对一个问题,他会沉默很久,眼睛里仿佛闪过了很多片段,但说出口的永远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他甚至会用求助地眼光看着比他小好几岁的张顺和叶培新。不到两个小时时间,他两次问,“我可以抽根烟吗”,但拿起烟,却又放下了。他说,他很怕自己在媒体上的形象总是“反面”的,“我好像就是个反面典型,人们想起我,说的都是不好的事情。”熊猫烧香”的案子,对李俊的影响很深,“有心理阴影了吧”,他自己说。

  黑客生涯,在网吧里得到启蒙

  李俊出生在武汉新洲区阳逻镇,父母退休前都是当地有名的娲石水泥厂的职工,他的家就在厂区里,家境普通。李俊有个弟弟李明,比他小3岁,大学学的是音乐教育专业,现在在武汉一家公司做着和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销售。

  李俊和弟弟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水泥厂子弟学校读的。中考结束后,李俊面临了人生第一个重大选择。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无力供养两个孩子读高中、上大学,而李俊的成绩也考不上当地较好的高中,父母就和他商量着去水泥厂办的学校读中专,读完就能直接进水泥厂工作。“当时爸妈觉得从这个学校读完出来,至少工作不用愁了。”李俊回忆说。

  在这所厂办中专里,没什么可选择的专业,李俊最初读的是水泥工艺,后来由于学校专业调整,转成了机电一体化。就是那个时候,他第一次接触了电脑,他的打字速度是班上最快的。

  2000年,李俊毕业了,当时娲石水泥厂已经改成了娲石股份有限公司,李俊进了公司新成立的一家建材子公司工作,工资不多,刚够他养活自己。

  大约就是那个时候,镇上有了网吧,李俊就成了那里的常客。他有空就跑去玩游戏,常常一玩就是一整天。他在黑客技术上的启蒙老师,是比他早一年毕业的校友雷磊。两人原本并不熟,但因为有着同样的兴趣,便成了好朋友。在雷磊的介绍下,李俊进入了当时最著名的黑客联盟“小刀会”,他不再痴迷于游戏,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逛黑客论坛、学习研究黑客技术上,“所有技术好的人,都是我的崇拜对象”。

  2002年,他辞掉了工作,到武昌打工,当过网吧管理员,后来又到电脑城帮人装机。他向父母借钱买了台电脑,几乎全身心地泡在网络里。他开始参加黑客们的“集体活动”,寻找一些网站的漏洞,然后去攻击它。李俊说:“干这个并不赚钱,只是觉得好玩吧。”

  痴迷技术,贪玩写出“熊猫烧香”

  因为“好玩”,李俊不再满足于做一个“低级别”的黑客,他开始自己学习编程,他买了好多书,不懂的时候就向雷磊请教,他沉浸在攻破一个个技术难关的“成就感”之中。

  2006年10月,他开始尝试将自己以前在国外某网站下载的计算机病毒源代码调出来进行研究、修改,在此基础上完成了“熊猫烧香”电脑病毒的制作。李俊兴奋地把“熊猫烧香”发到QQ群里和大家分享,还大方地送了几个供网友测试。但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很快,有网友提出要帮他卖“熊猫烧香”,李俊想着“能靠这个赚钱也不错”,就同意了,雷磊也是在这个时候参与进来的。而张顺和叶培新及此案其他嫌疑人和李俊结识,也多是因为购买和传播他的病毒。张顺还将自己以前买来的木马交给李俊,让他挂在中毒“肉鸡”自动访问的网页上,通过盗取这些计算机上的各种帐号密码、游戏装备牟利,再与李俊分账。

  被捕后,李俊上缴了全部赃款,达14.5149万元。据他说,自己的账户里钱最多的时候,有40万元。

  被刑拘期间,李俊在看守所用了2天时间完成了此前已做好90%的“熊猫烧香”专杀工具,与一份道歉信一起送给了网友。李俊说,这是他唯一能作出的补偿。

  在李俊被捕那天,民警在他出租房里,发现了一屋子关于计算机编程、网络技术等方面的书,叫了一辆农用车,才全部拉走。

  除了对技术的痴迷,李俊和普通的年轻人并没什么两样,喜欢K歌,喜欢养狗。

  几天前,张顺还拉着李俊去浙江卫视的“我爱记歌词”报了名。这是他们在狱中最爱看的节目之一。

  在狱中的三年,李俊也没有离开过书本。叶培新被刑拘期间,家人曾给他送来好几本有关计算机技术的书,他离开时全留给了李俊。其他朋友去探望时,也都会给李俊带几本书。

  尽管在狱中几乎没有机会接触电脑,他并没有失去技术。据当地媒体报道,一名狱警曾开玩笑说,李俊是监狱里的电脑“医生”,只要电脑出现了问题,他一摆弄就好了,“我们恨不得他50年都不出去”。

  告别过去,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或许令狱警有些“失望”,李俊提前13个月出狱了。出狱后的第二个星期,他就和雷磊一起去了北京。

  这次北上,他们想去求职。“金山、瑞星这些大公司都向我发了邀请,请我去参观,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李俊说。

  “但最后只去了金山一家?”

  “嗯,”李俊点点头,“在北京待了3天就回来了,太多媒体跟着……”

  李俊总说,他怕媒体把他塑造成一个“反面典型”。“有人说我在炒作自己,但我真的不想,我只是想做个普通人,靠自己的实力认认真真找一份工作而已,”李俊说,后来他开始刻意回避媒体,就是害怕这个。

  出狱后,有出版社请李俊写自传,或者写点跟网络安全技术有关的书,李俊没有回复,“我需要想想清楚”。还有大学请他免费去深造,他直接拒绝了,“我不想让别人说我炒作”。 当张顺和叶培新开玩笑地让我们给他们仨登个征婚广告时,李俊却严肃地拒绝,“我不要,女朋友的事,还是看缘分吧。”

  在北京时,李俊曾对媒体说,想在大公司找份和网络安全有关的工作。但当我们再次和他谈起未来时,李俊却说,“让我再想想吧”,“一切等年后再说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两个月”。

  的确,从出狱到现在仅仅一个月时间,他甚至没有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将来。一方面,张顺力邀他加盟自己的筹划中的网络广告公司;另一方面,李俊又想先进大公司学习一下管理经验,再考虑是否自己创业。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李俊在入狱前也给自己定过目标,“我想在30岁以前好好钻研技术,30到35岁开始学习经营管理的经验,然后自己创业。”

  “现在这个目标还有效吗?”

  “有吧,”李俊回答问题时总喜欢加个“吧”字。

  “那现在有具体的目标吗?”

  “有啊,”他搓了搓手,没有接着往下说。我们追问,他仍然坚持不说,“我不想说出来,我怕以后完不成,又被人说……”

  “我是(19)82生的,已经快30了。”采访快结束时,李俊突然自言自语地感叹了一句,看得出,他很在乎在狱中失去的三年青春,“再过一两年吧,我应该会自己做杀毒(软件)。”

  这会是那个他不愿透露的目标的一部分吗?我们不得而知。

  “别把我写得太反面啊,”我们临走前,李俊一再嘱咐,“我只是想做个普通人而已。”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