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熊猫烧香作者李俊:想做个单纯的人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14日 06:18  大洋网-广州日报
科技时代_熊猫烧香作者李俊:想做个单纯的人

对李俊来说,现在面前似乎没看到什么光明大道。

科技时代_熊猫烧香作者李俊:想做个单纯的人

李俊

  网络用户对3年前的这个时刻一定记忆犹新——2007年1月,一个叫做“熊猫烧香”的病毒在网络幽灵般肆虐,不断入侵个人电脑、感染门户网站、击溃数据系统,上千万台次的电脑遭到病毒攻击和破坏,造成巨大损失,被业界评为“毒王”。

  随即,这个被称为“中国网络第一案”告破,年仅25岁、只有中专水泥专业肄业文凭的“毒王”浮出水面,他叫李俊。刚刚翻过去的2009年12月24日,入狱3年的李俊因表现良好,被提前一年释放。

  有媒体报道,这个叱咤一时的风云人物,前脚刚迈出监狱大门,后脚就收到全国多家知名网络企业的“橄榄枝”。事实上,2010年的新年气息也并没让李俊的命运带来多大转变,从1月3日到7日,他北上至京,先后向金山、瑞星,奇虎、江民这些安全厂商自荐,结果惨淡。

  现在的他,有些茫然失措。他反复地说,自己本来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想做一个简单的人。他究竟有怎样的故事呢?

  文/本报记者 杜安娜

  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漫画/张滨

  出狱找工作碰壁

  出狱后的李俊依然是一个超级网民。他说,自己绝不再做黑客,但可以把这方面的才能运用到反病毒的工作中去。1月4日,李俊特意换了一身新行头,上京求职,并向北京金山软件递交了自己出狱后的第一份简历。随后,他又向瑞星、奇虎、江民这些安全厂商进行了自荐,然而大多反应冷淡,其中还有家公司拒绝了李俊的拜访。1月7日,李俊从北京求职失败回到武汉。

  记者:你在金山公司面试了几轮?

  李俊:就一轮吧(他大多数回答中都带有这个模糊意义的“吧”字)。

  记者:对你来说,面试难不难?

  李俊:问题可能不刁难,都是思想方面的。不过我可能才出来不久,回答不上,还要适应社会一段时间。

  记者:你觉得最难回答的是哪个?

  李俊:他们问,你最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过这个问题吗?好像是挺大的问题,其实是很现实的。我的回答是,做一个有用的人。当时真的没想好,可能是我回答得不好。后来我又仔细想过,(沉默)我暂时还是不回答了吧。

  记者:金山公司没有录用你,你怎么看?

  李俊:这个就看公司了。

  记者:出来后,和叶培新、张顺、王哲(“熊猫烧香”案的其他涉案人员)他们见过面吗?

  李俊:出来后一直比较忙,没有和他们会面,可能过几天吧。

  记者:听说你下一步准备到广东来找工作?

  李俊:可能来吧,也不一定找工作,去朋友那逛逛(总是刻意逃避媒体)。

  记者:对事业有什么长远规划吗?

  李俊:现在还不能说(他很沉得住气),等到合适的时候再看吧。过完年,我可能会去一些公司上班。

  记者:现在心态如何?

  李俊:还好吧,都是平常心。

  水泥专业学生成“毒王”

  说起李俊,还有段传奇的经历。他家境贫寒,父母是武汉郊区的下岗工人。李俊把念书的机会让给弟弟,自己初中没毕业就去读了中专,学的是水泥专业,为的是将来出门打工有一门手艺。但他并不喜欢,一有时间就去钻研网络,成为一名“黑客”。在网络里,他有自己的骄傲,比如说中国某驻外大使馆被炸之后,他们“群殴”外国网站。编“病毒”,也许是为了好玩,也许是无意识,也许是有利可图,但那时李俊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记者:最早什么时候接触网络?

  李俊:1998年吧,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就在网吧,开始看网页,后来做个人网站。有一次胡乱点击,下载了个软件发现在电脑上运行后可以控制网吧其他电脑,觉得很过瘾,后来就开始研究。

  记者:听说你是学水泥专业的?关于网络的知识,你是怎么学到的?

  李俊:是啊,但我不喜欢。一有时间就去网吧通宵,后来家里又买了一台电脑。网络知识大部分是自己看书吧。

  记者:1998年,中国某驻外大使馆被炸,你也是“黑”过外国网站?

  李俊:那不算“黑”,几万红客分子,同一时间访问一个网站使其瘫痪,但是那个杀伤力远远不及病毒。

  记者:后来是怎么走到黑客这条路上来的?

  李俊:因为一直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也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知识,觉得自己可以了,就去广州、深圳,想找个公司做“网络管理员”,不过没找到,又回到了武汉。当时退学的那段时间,每天在出租屋内玩电脑。最开始编“熊猫烧香”病毒,纯粹是好玩。

  记者:但后来,你发现这也是一条赚钱的路?

  李俊:后来有一个网友告诉我,他可以帮我出售这个病毒,然后他帮我卖给了100多人,每一套价格在500~2000元人民币,每天可以赚8000元左右,最多时一天能赚1万元。

  记者:真的很暴利?那时候是不是觉得挣钱特容易?

  李俊:其实我赚得不算多,黑客中,日入十几万的都有。我总共才赚了十几万,有时候一分钱也没有,不过这些钱已经全部上交国库了。

  记者:“熊猫烧香”设计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大威力?

  李俊:其实很普通的,只是个半成品。可能当时人们的网络安全意识比较差吧。这个病毒的复制能力强,所以传播得那么广。

  记者:“熊猫烧香”这个图像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李俊: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觉得好玩,如果你中了“熊猫烧香”的毒,你的电脑上就显示出熊猫烧香的图案。一般病毒设计都会刻意隐藏,我却不打自招,当时是故意这么做的,更希望是弄一个恶作剧型的程序。后来,我也很后悔,被抓前,我已经关闭了带毒网站,也准备好了放出专杀软件。当时快过年了,可以当新年礼物发给网友,现在想起来都特别难受。

  想做单纯的人

  成也“熊猫烧香”,败也“熊猫烧香”—— 李俊一定没有料到,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可避免地成名了。据当地媒体报道,有不少国内知名网络企业想聘用他。有人说李俊因祸得福,也有人说他是把对别人的伤害变成自己成功的筹码。

  记者:媒体都在竞相采访你,有人说你在利用此出名,你怎么看?

  李俊:我以后会尽量避开媒体。我现在就是怕媒体,又对我进行反面的评价,可能对我以后有些影响,所以提前(从北京求职)回来了。

  这几天媒体太多了,弄得我都受不了了,天天有人打电话到我家,打到我手机上,我全部都拒绝了。

  记者:找工作不顺利,网上也有些批评你的言论和诸多不理解,现在是不是压力挺大的?

  李俊:蛮不好意思啊。(想了想)不过从现在开始做起,并不晚,任何时候都不晚。如果我用心做一些改变,大家都会看到的。

  记者:现在外界有人说你因祸得福,你是在用对别人的伤害来换取自我成功的筹码?

  李俊:是的,我一直是反面的形象(语气沮丧)。

  记者:你觉得自己应该是怎样的形象?

  李俊:希望还是像以前一样看待我啊,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想做个单纯的人。

  记者:最近我遇到了一个网络麻烦无法解决,怎么办?

  李俊:(很仗义地说)我帮你去黑掉,删掉……(见记者信以为真,连忙说)你还以为是真的呀,这违法的事我不干。

  记者: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没有被抓,你觉得自己在干什么?

  李俊:肯定没做这个了,当时本来就准备收手了。不过,现在网上还有很多人在干这个。

  记者:你怎么看待还在继续干的这些黑客?

  李俊:他们可能觉得无所谓,但哪天真的出事了,他们是要后悔的。当然,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以前常说,常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他们迟早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

  除了网络技术,很多时候李俊都是一个简单的回答。对于别人对他能力的询问,他总是比较谦虚地说:“这个不是我说了算的。”包括他在黑客界的技术地位,他也是轻描淡写地说,还行,最多还加一句“我怕太嚣张会受到人身攻击”。

  记者:你之前制造病毒,有没有想过会对别人造成危害?

  李俊:没想太多,当时只是编程的兴趣和爱好,对技术很执著。

  记者:你觉得自己心理阴影大吗?

  李俊:时间太长了,自然有点阴影的,不过应该不是很严重。

  记者:现在还有很多人崇拜你?

  李俊:现在就不说这个了。

  记者:你的技术水平在圈内算是怎样的江湖地位?

  李俊:跟我一起的圈内朋友都是国内顶尖黑客。

  记者:那是不是可以说你也是顶尖级的了?

  李俊:(犹豫很久)我觉得技术没有水平之分,因为每个人接触的都不一样。(记者一再追问下,他承认)在某些方面,我确实比圈内人强多了。不过,还是不要太嚣张了,我怕受到人身攻击。我一直在圈内,只是最近两天上网比较少。

  未来想尝试考大学

  有网民为李俊设计六条出路,一是去公安部的反病毒部门;二是去反病毒软件开发公司;三是去大学的信息安全学院;四是去大公司管理网络安全;五是被开锁公司找去做代言;六是被病毒运作公司再拉去。然而,对李俊来说,现在面前似乎没看到什么光明大道。

  记者:现在你父母对你有什么期待吗?

  李俊:他们倒没有,只是希望我过得好,有稳定的工作。其实这个也不难实现,但想有更好的发展,就要有个好的规划了。

  记者:怎样的工作你才满意?

  李俊:大一点的网络公司,做安全维护,既可以稳定,也可以锻炼自己,当然我现在年龄也不小,还是想向管理方面发展,将来可以发展好一点。

  记者:你现在的技术怎么样?

  李俊:没问题,我在里面也会看一些书。这段时间以前的圈内朋友也经常和我探讨新的技术和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我觉得只要有功底,赶上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记者:有网友给你设计的六条道路,如果不顺利的话,你会不会走回老路?

  李俊:当然不会了,我现在懂得法律,过去的教训我也记住了。

  记者:你现在名气很大,有人说你作秀,你怎么看?

  李俊:这些都是坏名声吧(尴尬),我不是明星,不需要什么名气。

  记者: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期待?比如说,读书?

  李俊:现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考学校啊?我拿了个电大的文凭,还可以考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去试试。现在事业没以前好闯了,将来要好好报答父母,为家人着想了。

  人物介绍

  李俊,武汉新洲区人,28岁。

  2006年9月,李俊出于好玩,开始编写“熊猫烧香”病毒。

  当年9月至2007年1月,“熊猫烧香”病毒不断入侵个人电脑、感染门户网站、击溃数据系统,上千万台次的电脑遭到病毒攻击和破坏。多家著名网站已经遭到攻击,而相继被植入病毒。由于这些网站的浏览量非常大,致使“熊猫烧香”病毒的感染范围非常广,中毒企业和政府机构已经超过千家,其中不乏金融、税务、能源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单位。李俊也被《2006年度中国大陆地区电脑病毒疫情和互联网安全报告》评为“毒王”。

  他先将此病毒在网络中卖给了120余人,每套产品要价500~1000元人民币,每日可以收入8000元左右,最多时一天能赚1万余元人民币,获利10万余元。然后由这120余人对此病毒进行改写处理并传播出去,这120余人的传播造成100多万台计算机感染此病毒,他们将盗取来的网友网络游戏以及QQ账号进行出售牟利,并使用被病毒感染沦陷的机器组成“僵尸网络”为一些网站带来流量。

  记者视角

  “毒王”要蜕变需要时间

  可以飞速敲键盘,在qq上同时面对一二十人,还从容有余的李俊,在现实生活中,却相当局促和内敛。他说,正是这个原因,他不敢接受电视台的采访。

  在和记者的谈话中,他至少重复说了好几个“我真的不好意思”,又憨笑着反问“我会不会是你采访中感觉最吃力的那种”来化解自己的不善言辞而引起的尴尬。说到过去的事情,一副深深的负罪感袭上他的眼神。过度的谨小慎微让本来就不太喜欢与人打交道的他越发手足无措。面前的他,内心是那么的慌张无助,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还没有得到家长的原谅,在他身上你完全找不到“毒王”的影子。

  这位“毒王”发誓,今后,不会再做黑客,而是从事反病毒工作。3年后的今天,他希望蜕变,所以他满怀信心地上京,希望能在网络安全运营公司找一份工作。结果却“颗粒无收”,现实证明“杀毒厂商不可能吸纳他。他说,网上有关他的报道,压根“不敢看,都是负面的”。

  从监狱出来后,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规划自己的将来,就匆匆踏上了北上寻找工作的旅程。

  问及未来,他沉默许久,没有料到是现在的状况。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或者说,还需要一些宽容。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