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PPG卷款门扑朔迷离 众VC有苦说不出

  本报记者 朱国栋 叶勇

  最近频频见诸报端的PPG公司又传出新消息,昨天上午,记者收到了PPG公司发来了一份内容为“有关《XXXX报》虚假新闻报道的情况通报”的电子邮件,PPG称,11月24日某财经媒体企业版刊发的《PPG的李亮不见了》一文报道严重失实,公司正在加紧准备向《XXXX报》提起诉讼,要求对方消除影响,赔偿损失。该通报内容还对李亮为何最近长驻美国、高管为何频频离职作出了解释。

  在过去的3年里,PPG公司一直是中国新经济领域“轻公司”、“快公司”的代表,这家企业从2005年起家,没有生产工厂、没有门店,通过邮寄直接到达消费者、目录销售的方式,以铺天盖地的平面和电视广告营销,经过短短3年的爆炸式增长后,一度号称每天的销售量超过行业龙头雅戈尔。PPG的快速成功也让风险投资人怦然心动,据报道,凯鹏华盈、集富亚洲和三山资本等几方投资者,总共对PPG完成了3轮注资,总融资金额高达8000万美元。

  但好景不长,进入2008年以来,关于PPG公司的负面报道层出不穷,从欠款事件到商标被冻结事件 ,关于PPG公司的 “猛料”连续几个月都没停歇。到了11月,关于PPG的报道到了高峰。11月24日,某财经媒体刊登了《PPG的李亮不见了》一文,根据该文中的知情人士透露,“李亮携款逃了,大概是9月底,估计带走2000多万美金。”一时间,“PPG创始人李亮携款逃走”的新闻传遍了大江南北。

  经过上海证券报记者几天调查采访发现,虽然“PPG公司创始人李亮卷款潜逃”一说未必属实,但面对PPG公司销量大幅下滑、数名高管先后离开、负面新闻不断的事实,李亮为何不作出公开回应,而是待在美国数月未归?在PPG公司声明中,该公司高管赵奕松和黄郎阳离开的原因被说成了“严重失职”,而赵奕松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表示,她不但没有严重失职,而且至今还没收到PPG公司让其离开的书面文件。到底哪一方的话更值得信任?李亮一直宣称有一家著名的美国百货公司投资PPG一亿美元,但为何迟迟不透露这家公司的名称?毫无疑问,假如PPG公司真的无法维系,那么凯鹏华盈和集富亚洲无疑将面临严重损失,面对媒体连绵不断的报道,他们为何不公开回应?

  PPG新品仅接受预订

  根据之前的报道称,PPG公司的运营已陷于停滞状态。记者拨通了该公司的400销售电话,公司的销售代表表示,目前PPG的业务运营正常,顾客完全可以放心购买。

  11月28日,上海证券报记者又来到了PPG公司的上海青浦徐泾基地。记者发现,PPG的办公场所附近冷冷清清,几乎没有什么车辆,也很少有人进出。

  到达前台后,当记者表明身份,希望能参观公司并采访有关高管,公司前台接待的李小姐拒绝了记者的要求,表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记者“没有事先预约”。

  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后,PPG公司某高管接受了记者采访,但他反复强调,他的话并不能代表公司的立场,并希望以匿名的方式公布。

  该高管告诉记者,“外界传闻说PPG公司停止运营一事并非事实,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每天都有很多订单。”但该高管同时承认,因为PPG已停止通过大规模刊登广告的营销办法,因此销售量确实有较大幅度下降,并辞退了部分话务人员。他表示,PPG之所以改变了以前的营销模式,主要是目前经济不景气,公司主动战略收缩。另外,以前的广告效果已比较明显,目前预订PPG衬衫的多数是回头熟客,所以已不需要大规模广告营销。

  该高管强调,从今年下半年开始,PPG公司就已盈利。

  该高管还要求记者注意近期公司网站的内容,称有大批新产品即将推出。

  PPG公司的声明也有内容表达类似的意思:“目前在中国的业务运转正常,呼叫中心工作繁忙,库存也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公司的资金从来没有紧张过。”

  12月1日下午,记者发现PPG公司网站上确实推出“针织衫”等系列产品。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销售代表表示,目前该系列产品暂时无法马上订购,相关产品仅接受预订,预计两周内将会到货。

  人事变动原因仍是谜

  在关于PPG的报道中,PPG公司高管的离开总是跳不开的话题。有报道称,PPG公司COO黎勇劲离职去了土豆网,运营副总裁黄朗阳转投Vancl,CMO赵奕松、CFO王彦丰均已离职。

  如果一家公司相当一部分高管离开,对公司的影响是毫无疑问的。但在PPG公司的声明中称,有几位高管的离开是因为“严重失职”。

  PPG公司在声明中表示,“PPG新的CFO11月于美国上任。公司早在7月已不再设立COO职位。5个部门可以直接向GLOBAL CEO汇报,确保公司的结构更扁平,效率更高更快。”对于PPG公司的运营副总裁黄朗阳和市场部副总裁赵奕松的离开,都是因为因工作严重失职,而且市场部工作早在今年年初已由继任者全权负责。

  记者致电黄郎阳,黄郎阳只说了一句“我已离开PPG”,就挂断了电话。

  赵奕松接到电话后,表示对PPG公司的说法十分惊讶,她还通过电子邮件发了一份声明给本报记者。赵奕松强调自己还是PPG公司成员,一是“我于2008年4月至今一直在家休产假,期间在家办公,负责市场及公关工作,并不存在离职的问题。之前一直在正常工作,PPG 3月份的记者见面会是我主持,各大媒体当时都见过我。” 二是“作为公司的CMO,到目前为止,公司和我本人从来没有签署过正式的书面辞职和解聘的文字,仅仅是李亮在没有提出任何原因也未通知我的情况下,拒绝支付我10月份的工资。”

  对于PPG公司关于“严重失职、暗箱操作”的说法,赵奕松也没有承认: “从2007年夏天就已经有广告商因拖欠款项问题提出投诉,由于李亮拒绝签字,广告费用不能支付。在我职业道德和职业能力允许的情况下,我尽量帮助公司与媒体进行斡旋和协调。当拒绝支付广告费用额度高达几千万元,超出我的职业道德范围和职业运营经验时候,我建议媒体和广告公司直接与李亮联系,商议解决办法,并提供了李亮的邮件联系方式。”

  赵奕松表示可能使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声誉,“李亮从来没有对我的工作有过当面的直接评价,我对他通过媒体间接转达的不负责任的说法感到惊讶。这不仅损害了PPG的声誉,也伤害了我的个人职业名誉,我将视事态的发展和李亮的态度决定下一步行动,必要时将采取法律手段进行起诉。 ”

  博客评论

  全雳:从雅虎酋长的离场到PPG神话破灭

  陆建国:风投投资PPG犯了两个错误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感动2008,留下你最想说的话!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