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百度遭遇中国网络反垄断调查第一案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09日 12:08  法制日报
科技时代_百度遭遇中国网络反垄断调查第一案

涉嫌人工干预搜索结果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封杀其他网站

  企业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对百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反垄断调查,并处1.7亿元罚款

  本报记者 韦文洁

  目前,国内对百度的竞价排名虽然诟病颇多,但在制约手段的建立上处于真空状态,缺乏相应的措施。在业界评论家看来,如果国内搜索控制舆论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制裁,总有一天,网络自由也将会沦为资本的附属品

  2008年的这个秋天,对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来说,可谓多事之秋。

  10月31日,就在秋末的最后这几天,受河北唐山人人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冠珏的委托,北京市邦道律师事务所李长青律师,把一册厚达91页16开本的《反垄断调查申请书》,送到了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处一位官员手中,申请对百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据这位官员告诉他,这是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发生在网络领域的第一例。

  而在此之前,9月8日,淘宝网“为杜绝不良商家欺诈”,首次向外界宣布屏蔽百度搜索链接,向其公正性公开提出抗议;9月12日,百度因被披露涉嫌收取300万元保护费屏蔽三鹿奶粉负面新闻,被卷入震惊全国的“三鹿问题奶粉”事件之中,成为公众口诛笔伐的对象。

  更早一些,在今年的秋初,因质疑“竞价排名”的猫腻,百度就被深圳律师黄维领告上法院,如果不是百度提出管辖权异议,此案恐怕已在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发难”一场连接一场,面对来自南北的不断夹击,百度这个“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如何将这股诉讼潮化险为夷,巧渡搜索引擎行业所面临的经营模式之困,化解新技术带来的法律难题,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异常变化

  2007年初,曾有10年经营药品生意的唐山人王冠珏,在工商局登记注册了唐山人人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创办了一个普及医药知识及招商的网站———全民医药网。

  为了提高网站的点击率,增加客流量,全民医药网和百度河北代理商签了一个《竞价排名协议》。

  所谓“竞价排名”,就是搜索引擎商推出的一种业务。当用户搜索一些常用词语时,从搜索引擎服务商购买了服务的厂商的名字就会排在搜索的前列。每当用户点击搜索的结果进入厂商的主页时,厂商就要向搜索引擎服务商缴纳一次费用,也就是搜索引擎的广告收入。

  全民医药网和百度签订的这个竞价排名,参与时间为2008年3月至9月份,金额8.9万元,排位于第3名,点击一次最低价格为0.55元,最高为3.8元。

  参与竞价的最初几个月,是全民医药网和百度的蜜月期。全民医药网做的全国厂家招商、招会员,在百度搜索排第一名。他们网站的客流,高峰时日浏览量达8000次,每月固定客户以1000人的比例上涨。

  谁知前景开始看好的时候,因为全民医药网要改版,6月至8月,全民医药网把竞价支付价格调到最低时,异常便开始出现了。

  7月5日一上班,商务部经理李娟就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王冠珏,“今天在百度里输入全民医药网的网址,链接一下子突然少了,以前的八万多条信息,只剩下了一个页面4条记录”。

  身为商人的王冠珏深知,访问量就是网站的生命,新客户来不了,老客户不会来,做免费的广告,商家也不会干。从百度来的访问量一直占全民医药网90%的客流量,如果不及时改变这种异常变化,全民医药网只能是“坐以待毙。”

  为了解决面临的“灭顶之灾”,作为百度的一个客户,王冠珏赶紧让技术部长王运岭,给百度总部和百度石家庄代理商发信和去电,反映这一异常变化。但百度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最后好不容易收到了石家庄百度的回信:“通常这种变化是正常的,是完全自动的,并不表示会对个别网站进行惩罚。”

  可是,让王冠珏焦虑不已的是,到了7月10日,全民医药网的日访问量骤减,从前一日的2961IP骤减为701IP。而后来以2008年7月10日为分界点的前后两个月对比,全民医药网的月访问量从前一个月的88095IP锐减至18340IP,日均访问量从2936IP锐减至611IP,会员已经在网上搜不到全民医药网,网站几乎没人来光顾了。再和百度联系,一点音信都没有。

  7月14日,焦虑不已的王冠珏不得不再次给百度去信哀求:“就算是你们客服说的是因为系统自动更新,但更新也不能差距这么大呀?现在几乎就在百度里找不到带着全民医药网域名的内容了……请帮我们查出原因,速回邮件或致电。”

  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等来百度的邮件或回电。

  “降权惩罚”

  9月初,王冠珏给全民医药网换了一个域名,希望百度能够收录他们网站,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一条记录都没有。

  2008年9月25日,王冠珏在查询谷歌、雅虎对全民医药网的收录情况时,结果分别显示为6690条及3000多条,而其他的包括有道、搜狗,都比百度多。

  面对这种异常,王冠珏真是百思不解。经过走访大量的网站,咨询行内专家,翻阅大量资料后,发现他们也遭遇过类似的结果。

  一些站长告诉他,之前在百度做了竞价排名,如果后来不做,很容易就被百度屏蔽了。比如:重庆某知名民营医院在建立自己的网站后,在百度、谷歌、雅虎等搜索引擎上搜索排名一直排第一。但是,从今年8月开始,用百度竟然再也搜索不到医院网站了,但用谷歌、雅虎却能够搜索到,而且还是排位第一。这让医院感到十分疑惑,便以各种方式向百度反映这一情况,但都未得到令人信服的答复。迫于无奈,医院负责人赶紧投钱参加百度的竞价排名,很快,医院的网站又“神奇地”在百度上出现了。

  2005年10月至2006年4月,365数码网曾在百度做竞价排名广告。而当他们停止续费,不再在百度上投放广告后,竟然被百度“屏蔽”。

  据中搜网的技术专家介绍,所有的搜索结果都可以进行人工干预,所谓屏蔽就是在搜索程序中嵌入针对特定信息的“黑名单”,从而使机器自动不去抓取指定域名的网页,从而实现自己的营销目的。

  王冠珏的一位网友还告诉他,其代理的客户大部分在行业中有较强的影响,网站也都具有相当的流量。在购买百度关键词竞价之前,在百度搜索页左边的排序中,基本都能排在前几名,而在购买了百度的关键词竞价服务后,反而在首页很难找到。

  “显然,百度在非付费的自然排序中有意下降客户的排名,目的就是希望这些客户对于关键词竞价这种付费服务产生依赖。”王冠珏的网友说。

  因此,早在2005年,一些网站站长甚至结成了“反百度联盟”,并且获得了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豫ICP备05009507)。据《瞭望》报道,联盟的发起人郭振东,2004年发现自己创办的文学网站美人鱼社区被百度屏蔽。此后,他在与百度上海公司员工的接触中获悉,只要交6000元就能将被封的网站解禁,并承诺在一年内不再屏蔽。因此,他认为百度之所以对网站进行屏蔽,是为了推广百度的竞价排名服务,遂发起“反百度联盟”,收集百度公司对待站长和网友不公正的证据。

  “没在百度做竞价排名广告前,还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到365数码网,现在却搜不到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做呢。”该365数码网负责人认为,百度“封杀”365数码网的目的,在于迫使其继续交钱给百度做竞价排名广告。

  “最令人不服气的是,用什么评定中小网站该不该被屏蔽,这一系列的标准都是百度自己在操作,外人无法知道,更无法考证和干涉。”一位网友告诉王冠珏。

  看一看他人,比一比自己,王冠珏彻底明白了,因为自己的网站开始有了4000以上的客流量,它一看你的IP这么高,开始能赚到钱,为什么还不到我这里来交钱?便给你的网站来了个“降权惩罚。”

  但百度企业市场部总监舒迅曾对“屏蔽”一说断然否认:“百度搜索引擎上是否收录一个网站,与这个网站是否参与百度竞价排名推广没有任何关系。百度收录的中文网站数是全球最多的,但并不承诺收录每一个网站。”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