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企业家:腾讯的挑战者(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26日 14:07  环球企业家

  但在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上——商业模式——51还在尽可能参考QQ。

  51目前主要通过增值服务和各种形式的广告获得收入。前者包括VIP会员收费、虚拟商品购买和交易甚至发布在首页的个人“广播”。后者的形式更为多样:用户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在主页上保留广告位,并“挑选”不同的广告挂在主页上。而调动51活跃用户的“病毒式”在线营销正在让一些广告主体会到真正的“可量化”效果:2007年,百事可乐与包括51在内的几家国内社区开展“我要上罐”推广活动,用户提交个人照片参与用户投票“选秀”,优胜者的照片会被印在百事可乐的易拉罐上。活动结束时,51的报名人数高达130万,而其他4家社区加在一起只有50万。

  据庞升东对《环球企业家》透露,目前51每月可获得百万美元量级的收入——其中增值服务和广告收入的比例为3∶1。虽未开始盈利,但收支已接近平衡。而硬币的另一面是:一些迹象表明,51正试图成为社交网站中的“征途”。以虚拟物品和“魅力值”两项增值服务为例:越来越多的用户在被陌生人加为好友时设置了“赠送玫瑰花”的门槛,而一朵虚拟的玫瑰花价值5个51币,每个51币的真实价格为0.5元,收到50朵玫瑰花的用户在51中并不罕见——这说明51至少从一个类似的活跃用户身上赚取了125元。另一些用户需要靠提高“51魅力值”的办法吸引别人的关注,1000点“魅力值”的价格为25元人民币,而魅力值至少在10000点以上才有收效,它意味着51从一个用户身上赚取数百元的“魅力钱”并不是什么难事。这类似史玉柱网络《征途》,只要通过钱就能买到服务的做法会在多大程度上破坏社交网络的真正意义并引发“泡沫”,不能不令人关注。

  打造正规军

  51高速成长背后的种种争议和隐忧,其实最终指向一个根本的问题:51必须尽快从一个“剑走偏锋”的另类玩家,成为互联网业的正规军。它需要更强大的技术支持、运营体制和人才储备,还有至关重要的品牌声誉。

  谈何容易。一家在3年内使用户突破1亿大关、员工人数从10余人扩张到300多人的创业公司,需要兼顾的事情太多了。通常的情况是:刚刚完成阶段性目标,新的门槛和瓶颈随即出现在眼前。

  最令庞升东感同身受的是51的硬件资源:公司成立不过一年的时候,用户即突破1000万,向着5000万迈进,必须从既有的200台服务器迅速增容到1000台服务器。而第二年用户数继续向1亿大关挺进,1000台服务器必须尽快变成2000台才能勉强支持需求。即便如此,用户还是不免抱怨视频和音乐经常卡断,这显然是服务器资源跟不上所致。

  在51管理层内部,围绕对硬件的投入,还曾导致相当激烈冲突。庞升东和技术背景的首席运营官王兴华等人坚持在硬件和带宽上不惜血本地花钱,一轮又一轮地购买昂贵的服务器和光存储设备,而传统行业出身的原51执行总裁杨冰则认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庞在服务器上的花钱如流水,不知何日才能获得回报,这是导致杨冰日后出走的重要原因。

  “因为这种事情,我被一些人批判,拿着风险投资的钱大手大脚”,庞升东笑称。不过凭心而论,如果没有在硬件上的持续投入,51如何面对1亿多用户对带宽和存储的需求,恐怕很难被回答。

  同样引起争议的,是51“大手大脚”的人才引进。对成熟的产品开发和技术人才,51经常不惜用重金和期权拉拢。据称,51对产品和技术人才开出的薪水和福利,一般高过腾讯同类职位的15%。对腾讯的人才,51会报销机票请他们从深圳到上海面谈加盟事宜,据称,腾讯员工一下飞机便会被专车接到酒店。目前,已有数十名原腾讯员工加盟了51。

  同时,51也在2007年启动了校园招聘,和谷歌、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等主流互联网公司争夺潜在的产品和技术人才。前后两轮融资,51都给员工提高了薪水,并为大部分员工配置了期权。逢节假日,公司会替员工的父母购买礼物和年货,而作为福利的年度体检也同时涵盖了员工的家属。

  一个经常出现的误读是:51的管理团队由“草根”构成。其实,除了1977年出生的创始人兼CEO庞升东和1982年出生的创始合伙人兼高级副总裁张剑福是不折不扣的“草根”,管理层的其他成员基本都具备在知名跨国和本土公司供职的经历:COO兼CTO王兴华20世纪80年代曾在中科院工作,1993年“下海”开发人工智能拼音系统,赚得第一桶金,后来还参与创建了名噪一时的本土软件公司用友华表,具有技术开发和管理的丰富经验;副总裁姚永和与戴建清分别来自知名跨国公司和国内的网游公司;董事长助理黄绍麟来自台湾,曾任新浪网台湾网站总监和3G电信咨询公司管理层。“我们管理层的平均年龄是36岁,大家都是精英,只有个别人是草根。”庞升东笑称。

  这个团队推动着51向“正规军”演进。51刚刚成立的时候,所有产品人员都被称为“策划”,没有更明确的分工,直到2006年中期,才有了“产品经理”的头衔,并赋予了不同的分工。现在,即使是草根出身的庞升东本人,也更体会到管理的重要性:他每周都会把全体副总裁和中层经理聚集到会议室,“集体学习”管理学书籍。“每一次开会大家都只看同一本书的同一章节,静默阅读,随时有心得就出来发言,然后大家讨论,之后再阅读,”庞升东对本刊说,“公司很可能在未来的2年扩展到1000人的规模,而我们现在显然还不具备管理1000人团队的能力。”

  除了硬件资源、人才储备和管理水平等因素外,制约着51未来发展更危险的因素:是其至今不佳的品牌声誉。51的产品设计和人际互动过于依靠“异性相吸”的朴素理念,甚至51公司内部也承认,他们一度默认了这种被称做“泡与被泡”的文化。在初期聚拢用户阶段,它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然而随着用户的几何级增长,这种“文化”的泛滥则带有危险的倾向。很难想象:一家频繁被人与色情和性交易联系在一起的网站,如何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并成功上市?

  显然,51正试图解决这一问题:2007年,当意识到“泡与被泡”的文化已使51成为一些色情交易孳生的土壤后,51迅速屏蔽了在百度上的用户个人主页搜索引擎,从而规避了任何人通过百度的关键词搜索进入到这些非法主页的可能。继而,51建立了一套敏感词筛选的24小时监控机制,员工全天候地监控用户个人主页的非法信息、字符和图片。“现在她们(色情交易者)在51上的生存空间已经很有限了。”庞升东说。

  但愿如此。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环球企业家:腾讯的挑战者
·环球企业家:腾讯的挑战者(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