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必须知道“高额吸费”电话的真相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9日 10:47  新京报

  针对工业和信息化部日前称高额吸费电话基本不存在可能性,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反诈骗专家金警官却表示异议。金警官披露,“高额吸费”诈骗确实存在,今年1月份和2月份,北京市处在“吸费”诈骗的高峰期,刑侦总队接到过多起市民报案,一名警察在调查此类案件过程中,就被“吸”走200元。此类诈骗报案在2月以后大幅减少(据4月18日《北京晨报》)。

  今年4月初,有媒体曝光了“回拨吃费”加盟内幕骗局,此报道引起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关注,通过调查,仅在10多天后该部就作出了澄清。然而,现在看来,事实目前仍无定论,“高额吸费”电话俨然又成为一个“周老虎”。

  如果说普通民众坚称“高额吸费”电话存在尚有可疑的话,那公安部门的权威说法,警察被“吸”走200元的亲身经历明显无可置疑。专家表示,此类诈骗报案在2月以后大幅减少,不知这是因为电信运营商察觉到管理漏洞进行了修补,还是由于舆论传播,使得公众对此类诈骗有了警觉和防范,但不管如何,至少一个结论肯定成立:“高额吸费”电话绝对不可能是凭空捏造。

  因此,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调查结论显然有失严谨,实际上,许多媒体对“高额吸费”电话的报道线索都来源于警方,因此对于“高额吸费”电话真相的调查,警方理应是一个重要信息来源,可现实表明,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调查似乎并未重视这个信息源,没能充分进行跨部门的合作,而只是单方面进行测试后公布结果,导致出现被警方质疑的尴尬局面。

  事已至此,工业和信息化部需要迅速作出新回应,需要对于“高额吸费”电话重开调查,给公众一个“高额吸费”电话的真相。公众必须知道,高额吸费电话不存在可能性是否为确实。如果不是,那怎样拿出解决方案,保障公众的通信安全,对于所有受害于“高额吸费”电话的消费者,该如何进行赔偿,相关责任者是否应当问责?如果是,那此前警方调查到的“高额吸费”电话又该如何解释,电信运营商是否向公众隐瞒了什么?这些公众都有权知晓。

  当下,在信息公开领域有一个不正常现象。以前,有种现象曾饱受诟病———在一些公共事件中,面对媒体或公众质疑,许多政府部门总习惯保持沉默,迟迟不表态,任凭各种传言的散播。而SARS事件过后,这一局面有了极大改观,愈来愈多的政府部门在面对社会疑虑时不再选择回避,它们学会了快速反应,主动公布。信息迅速公开,让公众在第一时间知情,当然是透明政府的基本要求,然而现实中,有些政府部门公开信息后,该信息却经不起检验,很快被证明有虚假,如对黑砖窑责任官员的处分;或者公开后,民众只凭直觉和常识就可不予置信,如“周老虎”。以上种种,使得信息迅速公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成了对公众的愚弄和欺诳。

  信息公开应当迅速,同时更应秉持谨慎、负责、客观。政府部门不能为急于撇清责任,不经过认真调查就仓促表态;或为了一己之私,向公众隐瞒关键信息;或低估大众的智慧,歪曲信息甚至造假。否则,结果可能既损害了公众知情权,又陷自身于被动,使政府部门声誉扫地。在这个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年代,任何人想垄断信息的发布权和解释权,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信息公开上,任何政府部门当保持清醒和理智,万不可有颟顸和侥幸的心态。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