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4)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1日 19:00  新浪科技

  我主要谈谈我们的投资理念和特点:第一、事为先、人为重。所谓“事”就一定是看我们所投企业、行业发展空间和这个项目的水准,它的产品、利润等等方面的情况和竞争对手的情况,这是“事”。但看完“事”以后更重要的就是看人了,看这个班子,看管理团队的情况,我们再做的时候有一点坚信,就是我们投进去以后大概不准备换人的,也就是这个班子领导人实在不了,才能下决心换,因为主要不是别的,而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换人,一个CEO和他班子的更换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在我们做VC的投资,大概前后有5个人是被我们更换派出的,那我们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要寻找人,我认为在整个中国这个行业里要想换掉人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选择人的时候就格外重要了。

  对人、对管理团队考核什么呢?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是诚信,如果他在跟投资人所有的交待之中有不诚信的东西,就要特别予以注意了,不管他其他方面做得有多好。第二个方面是这个管理人特别是CEO是不是能把企业的地位放在第一位,这一定极其重要,包括我后来说的PE投资在国企里面,这些CEO能不能把企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自己得到的利益是在企业之中的。第三点是管理的能力,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来,我们把管理看作两个层次,房顶的层次是企业的运作层面管理,采购、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的规律你是不是懂得?这是最基本的,这个基本的满足了以后才可能看底下的管理基础的问题,如果上面的做不好的话,比如风险投资要看他有没有悟性,能不能帮到忙,下面那一块就是所谓的管理基础,管理基础就是在上面做好的情况下,简单的说我们叫做管理三要素了,会不会建班子、懂不懂定战略、会不会带队伍,倒未必按这三条做,但管理要有悟性,如果行业很好,内部又很好的话,那这个企业就特别值得投,可能抱出一个大的金娃娃。但是一般的企业如果把房顶这一块做好了,也就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了,这需要掌握了。至于如何考察、如何把握,这就要看基金管理公司的能力了,刚才讲到了,基金管理公司本身要受到培训,这是一个投资管理公司的水平所在。

  第二个体会关于机制、体制本身的做法。因为一件风投公司里,它的机制、体制是不是能充分调动管理者的积极性,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想风投里可能主要以民营企业为主,PE里有包括对国企的投资,对国企的投资确实要很注意,我们自己的做法是投国企要占大股,便于我们对他的机制体制改造,而投民企就是小股,基本以帮助为主,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如果投了国企,占了小股,机制体制不能改造的话,有很多东西很难受。

  第三点就是所谓价值创造,投进去以后我们能做哪些事情?第一、如果投的是国企就要机制改革,今天这个题目PE也在里头,机制改革主要针对是我们所做的PE投资来说的;第二是资金方面的帮助,第三是对企业战略设计的帮助,我们在投进去以后,发现很多企业确实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有战略设计,战略设计以后怎么能够提高企业的执行能力?怎么去做?这些都不是很熟悉,尤其有的国企有相当大的规模,但对这方面不太熟悉。第四是业务环节专业化,从采购到最后销售,这中间有很多业务环节。第五是说下游链接。

  下面我举一个弘毅做的PE的例子,是中国玻璃,中国玻璃原来叫江苏玻璃,是在江苏苏北地区一个不大的玻璃厂,虽然不大,但却是江苏省的重点亏损企业,我们在投进去的时候考察了他们新换届的领导班子,尤其领导人本身我们认为能力非常之强,我们对领导人本身反复进行了考察,觉得对他有信心,这样就把这个企业100%全买下来了,07年这个公司已经改名为“中国玻璃控股有限公司”,总部迁到北京市。我们在这里做了哪些工作呢?一个是调整了机制,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治理,管理团队持股,国有企业给团队持股的时候就很困难,一来就要说是国有资产流失,因为你持了股以后这个企业总要做好,一做好以后就说当年的钱给了便宜了,这事没法做。但我们进去以后不要紧,是我们投资人愿意这么做,这就没关系,有点像把打开笼门,给真老虎插上真的翅膀。一上市以后他要扩大贷款,投资的企业融科是没法贷的,但联想控股可以担保,后来给这个企业贷了钱,后来世界最大的玻璃公司皮尔金顿,如果你把高档产品的生产线搬到中国来,我们愿意投资,这样就形成了战略投资者,在战略制定上我们做了很重要的事情,因为玻璃行业老是市场上景气一年,不景气一年,在景气一年的时候会有很多生产线投入,跟着就下来了,这个时候企业如果上市的话报表也是很难看的,其实如果他在海外能开展业务的话,这要进行一下平衡马上就会好得多,对利润、对企业的发展好得多,原来他们做不到,这些东西我们帮他们设计了,而且帮他们实现了。另外建立了产品升级的生产线,更有一条是开始了大规模的并购,一开始我介绍过,这个负责人的能力非常之强,我们觉得他有管理更多企业的能力,因此在中国玻璃处于低潮的时候就开始并购,连续并购,刚才讲的那16条生产线,他们原来自己只有2条变成了5条,其他全都是并购过来的,并购的效果非常之好。并购非常有讲究,有并购的企业没有管理能力,接过来就完了,还有的企业非常有管理能力,我们也瞄好了这个企业,原来也是国企,主要的做法是让两家的领导人交了一年的朋友,双方研究你们认为合在一起谁干什么合适,部下怎么排班,怎么安排合适,把这些事情都弄通了才动手,所以进来以后没有血型不对的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实现了1+1大于2。

  这就是一个做投资的人应该做的工作,我相信这是属于价值投资的内容,把这些事情做好了那投资就做好了。

  谢谢大家!

  陈工孟(主持人):下面请建银国际行政总裁胡章宏博士演讲。

  胡章宏:尊敬的各位女士、先生们,今天上午我们风险投资论坛的主题是“打造中国VC/PE的产业链”,我觉得这个题目非常好,无论是从宏观还是从微观的角度上都非常好,从宏观上讲,产业链的生态和完善是PE作为一个特殊产业链必须关注的一个战略性课题,从微观上讲,PE产业链的完善既是我们PE机构的不能回避的策略性课题,也是我们PE融资企业应该研究的务实策略。建银国际作为世界上第三大银行,全资的海外投行,从几年前开始试水PE业务,这两年业务发展迅速,仅去年一年我们就在国内以PE投资30多个企业,超过50亿,年化收益率达到了66%,在快速发展的PE投融资活动当中我们也积累了一些体会。今天在座的既有PE的投资机构,也有PE的融资企业,我想用三句话和几分钟的时间跟各位分享一下我们的一些体会。

  首先,我们觉得完善的PE产业链,无论对于项目的储备、筛选的质量还是对于条件谈判的质量,或者是对于项目的执行和最终的退出效率和效益来说,都非常重要,而完善的产业链不仅包括项目、人才、资金、机构、市场等客观的因素,还包括战略、策略、政策以及机制等主观因素,这些主观和客观因素复合起来,形成了我们所谓的从项目选择到投资退出的完整的投资业务链条。由不同的主观能力和客观生态所决定,就会有PE投资产业效率和企业效率,反过来讲我们要提升我们的PE投资效率,我们的体会就是要尽量完善我们PE的产业链。举个例子,从我们这个项目储备和筛选细分的环节来讲,建银国际拥有国内建行近14000个分支机构的联动支持和40000亿贷款积累下来的上百万个客户的项目基础,这些提出转化成的项目储备和筛选能力无疑为我们PE业务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换一个角度来看,和PE项目储备筛选同等重要的是项目的退出,我想在最后这样一个链条上也是许多本土PE投资机构不能快速做大的很重要的原因,当然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从宏观政策面以及微观上的努力。建银国际经过几年的发展,在内地和香港设立了五家全资子公司,这五家全资子公司的业务牌照覆盖了从普通IPO的投资,到IPO的整合、保荐,再到IPO的配售、承销,这样一个完整的PE退出的产业链,应该说这个产业链的成功打造也为我们项目的快速进入和成功退出提供了保障。

  为了进一步利用这些优势资源,我们建银国际愿意以一个比较开放的胸怀与各位同行对这些资源进行挖掘。这是了第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是针对于融资企业来讲的,我们觉得一个很有理想的融资企业首先应该选择一个具备完善产业链的融资合作伙伴,因为完善的PE产业链意味着他不仅有助于你实现快速融资,还有助于你实现制度的改进、人才的引进和机制的完善,甚至资本市场股价的表现。我们去给北京一个中资企业进行IPO融资,经过几轮路演之后,加上业绩和结构调整的预期,这个公司不仅拿到了超出融资预期的PE融资,期间股票也涨了近一百倍。

  第三个是PE投资机构和PE融资企业的,这一次人大会上总理讲了一句话,我刚才听的时候以为是一个很官方的话,他说我们中国的经济面临着最困难的一年,起初我以为是一句官方的话,是一句客套话,经过一段时间的品位,确实发现因为我们的很多决策建立在不确定性的基础上,很多决策变量增加,这些变量的不确定性增加,所以风险增加了,所以适者生存也是投融资企业和机构应该关注的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因为时间的关系,借这个机会我就跟大家分享以上三个观点,不足的地方可以进一步讨论。建银国际为了双方的利益和PE事业的发展,愿意跟各位展开深入的合作,祝大家在2008年的投融资当中取得丰硕的成功。谢谢各位!

  陈工孟(主持人):下面请单祥双总经理演讲。

  单祥双:尊敬的各位领导,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出席此次盛大的论坛,深感荣幸,但是客观的讲,此前我也一直犹豫是否出席这次会议,因为大家知道近年来我本人基本上不对公众讲话,基本上不出席各种活动,基本上参与各种评比。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在05年以前,市场不好的时候,作为本土创投的一员,我们有责任去奔走,去呼吁,现在市场好了,要做的事多了,忙不过来。但是今天来出席这个论坛主要出于三点考虑,第一点是对成思危副委员长的深深的敬重,二是对创业投资PE这个行业的深深热爱,三是对在座和不在座的朋友的深深情谊。

  既然来出席论坛,我想就几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谈一下个人的观点:一是行业的迅猛发展是否已经出现过热?二是当前股市的调整会对创投产生怎样的影响?三是券商进入直接投资领域对创投机构会带来怎样的冲击与挑战?

  首先我们来谈行业的迅猛发展是否已经出现过热?我的观点是有点儿发热,但不太热,还远没有到发烧的地步。大家知道,07年是中国本土风险投资大发展的一年,这一年来我们的行业出现了井喷式的发展,新面孔、新观点、新基金、新项目、新的财富故事层出不穷,据我了解,仅07年一年成立的风险投资公司比我们十年的总和还要多,07年本土资本的规模,据我了解可能已经上千亿,项目投资成本节节攀升,从最初的5倍PE,到8倍PE,到10倍PE,有的还到15倍PE,甚至更高。我身边的朋友,包括官界、产业界、学界、商界很多人都纷纷投入PE、VC行业,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我们的行业确实有点儿“发热”,但是我觉得还不太热,还远远没有达到发烧的地步,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点、从资金层面上看,我们的大资金并没有进入这个行业,或者是没有大规模的进入这个行业,刚才吴行长也讲,我们的大资金,包括银行的钱、保险的钱、社保的钱,各类公益型基金的钱都没有大规模进入这个行业,可见这个行业真正的大资金在后面。第二、从项目层面来看,我们国家的中小企业有几千万家,资金需求量很大,以07年为例,我们可以乐观地讲,接受了创业投资资金的企业大概有上千家,但是也仅仅占我国中小企业的不足万分之一。另外大项目、特大型项目,我们的VC和PE还没有长大到足够去覆盖这些项目,很多项目我们还没有投资进去。所以从项目层面,我们这个行业也远远许多达到真正的热度。第三、从人才层面来看,因为成委员长包括万钢部长都讲,要构建一个强大的创业投资和产业投资的队伍,但客观讲,我们新进来的很多新面孔,在这个行业的经历、时间还很短,我本人也仅仅有8-10年的经历。

  以上是第一个观点,行业的迅猛发展没有出现过热,已经发热,离发烧还差很远。

  第二个观点,股市的调整对风险投资PE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大家知道现在中国股市已经进行了比较大规模的调整,我印象很深去年5月份我在大庆发基金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如果做股票投资买蓝筹股,抛弃当时最赚钱的小散乱差股,很多人做,很多人没做,做的赚了一倍多,没做的亏了。今年在深圳也开了一上千人大会,谈到08年股市时我说08年股市一定会大调整,有的人听我的话做基金,把钱交给了一些机构来管理,有的人没交,还在股市上,所以也遭遇了调整。股市的调整必然对整个投资行业产生影响,包括我们上市发行速度放缓,预期收益降低,对我们的风投、对我们的产业都会产生不利影响,但是我认为股市的调整恰恰为中国本土PE和VC的健康发展、理性发展带来一个难得的时机,原因主要有:一个是股市的调整,大规模资金会从股市上撤出,所以大家看到银行的储蓄多了,由于物价上涨、资产上涨,大规模的钱在银行呆不住,所以要进入VC和PE的行业,也就是股市的调整会带动更多的钱进入我们这个行业。第二,股市的调整,很多做证券基金的人纷纷做私募股权基金,股市的调整对融资方、项目方的估值会带来一定的影响,使大家的估值回归理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今天的股市调整对未来中国本土PE和VC的发展意义大于挑战。

  第三个观点、如何看待券商进入直投领域对专业机构的冲击和挑战?大家知道,不久前中国证监会发出消息,要正式批复十家左右券商进入直接投资领域,有的券商甚至放言说我们进来了,你们这些原来的专业机构就没饭吃了。我想这话说重了、说早了,券商进入直投领域确实有很多优势,因为他既做媒婆,又在合适的时机去做新郎,他有上市承销的资格,也就是做媒婆的资格,同时他看好了的就自己也做一把新郎。券商还有个优势,机构比较大、人员比较多,信息渠道可能也不少,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中国证监会允许券商做直投,只限于IPO项目,这必然加大IPO项目的市场竞争,摊薄IPO项目投资的收益,这样看来券商进入直投以后,他们的投资收益不会高于我们做得比较好的专业机构。第二、券商进入直投,资金并不大,国家规定是自有资金的10%以上。第三、历史上券商也搞过直投,由于市场原因,大部分销声匿迹了,现在发展起来的本土投资机构有券商背景的不多;第四、券商搞直投也有比较劣势,大多数券商是国有企业,机制问题难以解决,券商又是一个大喜大悲的周期性波动的相信,行情好的时候富的流油,行情不好的时候饿的发抖,业绩的波动风险既不利于券商持续做直接投资,也不利于培育稳定的投资人队伍。其五、国际上的PE和做得比较好的VC,前几名都不是券商,而是专业机构,我想在中国也不会例外。

  女士们、先生们,作为从业八年的我本人和中科招商十分珍惜今天行业的好局面,十分珍惜今天的大发展局面,十分珍惜我们中国本土PE和VC的远大未来,作为一个行业老兵,我也深知此中的风险和可能带来的挑战和挫折,也深知我们现在这个本土行业所存在的浮躁、浮夸等问题。为了更好地引导这个行业理性健康的发展,我想从我做起,尽一份力,具体而言,我本人和中科招商将奉行“三低”原则开展工作,第一是低声说话,第二是低头做事,第三是低调做人。“低声说话”我就是想让新人、新面孔、新机构多说说,多听听他们的观点,多听听他们的做法,多听听他们的故事,为什么要低声说话呢?我认为声音太大不一定有理,声音太大不一定有实力,声音太大烦人,我想我们的这些企业现在无论是规模还是业绩都离国际上的同业机构相差很远,没有必要不去低声说话。第二是“低头做事”我从业八年,对如何发展本土直投基金,基本上想明白、看清楚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很多机会需要我们扎扎实实的做。另外我认为搞直接投资是一件细活,是一件重活,是一间熬人的活,不踏踏实实,风险很大。第三点是“低调做人”,尽管我们的直投行业很火爆、很热门,一方面我们为别人创造财富,另一方面我们又为自己创造财富,中国的PE、VC甚至已经被业界称为金融皇冠上的明珠,但是我们必须冷静地想一想,其实我们还很弱、很小,一个是相对于金融机构来讲,相对于银行、保险、证券基金来讲我们还很小,其次相对于整个市场经济来讲我们就更加小,相对于普罗大众的社会我们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们没有理由不低调做人,我们做职业投资的人,我早就说了,我们只是养猪专业户,我们不是明星,更不是娱乐界的人物,也不是大人物、大领导,有很多事情需要让官员、学者、研究机构去做,我们自己扎实去做事。

  基于上面的思考,我谈的“三低”只是对中科招商及我本人有约束,对大家没有任何约束。

  女士们、先生们,我最尊敬的一个商人就是香港的李嘉诚先生,我一直牢记李嘉诚先生讲过的三句话,并且对我产生很大影响,我一直用这三句话经常性的自我反省,这三句话是:当我们梦想更大成功时我们有没有更刻苦的准备?当我们梦想成为领袖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服务于人的谦卑?我们常常喜欢批评别人,我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做自我检讨吗?

  我愿与大家共同努力把这个行业做好,谢谢大家,祝我们的行业一路走好。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本文导航: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2)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3)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4)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5)
·200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主论坛演讲实录(6)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