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穗港专家共谋抵制网络黄毒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0日 09:20  信息时报

  □本版撰文 时报记者 熊佳焰 通讯员 吕娜 李海 陆明杰

  昨日下午,针对最新调查《穗港两地青少年上网接触色情资讯及性骚扰概况比较研究报告》显示出来的广州青少年所受网络猥亵信息传播严重现状,团市委、海珠区团委和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联合在中大举办“网络不良信息对青少年的影响及应对”研讨会,穗港两地教育界和社工界专家、校方代表、共青团相关负责人共聚一堂,共同讨论如何降低网络不良信息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

  网络聊天引发性侵事件

  研讨会上,香港资深社工、中大社工教研中心专业顾问吴惠贞提出,互联网已经成为青少年的生活常态,不再仅仅是青少年学习工具,而是他们沟通交流思想的“电子生活社区”。“香港在幼儿园便开始互联网的教育,内地则在中小学阶段开展,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在家上网很安全,殊不知有些网络社区危机重重。”

  据吴惠贞介绍,5年前她曾参与调查香港青少年网络性暴力问题,“调查中我们发现,由网络聊天引发的性侵害现象严重,一些网民通过网络实施欺骗,将人约出来后进行性侵犯。”吴惠贞说,侵害对象多数为19~30岁的男性,而被侵害对象以13~19岁的学生、少女为主。

  青少年“触黄”三种方式

  吴惠贞研究发现,青少年发布和接收网络淫亵信息主要有三种方式,一种是男女朋友分手后,一方(往往是男方)将两人亲热、性交照片公布网络,以示要挟或报复;一种是有暴露癖或窥视癖等特殊嗜好者通过网络来满足个人私欲,或者特意显示反叛以挑战社会道德;另一种就是通过网络约出见面,实施强迫性骚扰或性侵犯。

  “第三种危害性最强,很多心怀不轨的男性往往利用网络聊天来引诱少女,一些少女内向、家教严、朋友少或在学校被人排挤,与网友聊天熟悉后以为找到了情感归宿,放松警惕赴约见面,第一次往往没事,第二次就出事了。”吴惠贞说,犯罪分子常用药物、酒精迷奸对方,之后要么失踪,要么以此要挟,而被性侵害的对象一般不会自己揭露,往往是跟朋友倾诉后被人说出、或患性病被人察觉,家长才会知情。

  家长成“三无”人员

  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曾锦华在题为《网络·青少年·对策》中的发言中提出,面对犹如“艳照门”般的网络负面信息,不少家长毫无应对“洪水猛兽”的准备,成了“三无”人员:无知、无能、无奈。

  曾锦华说,广州有位家长自己不会上网,听到别人聊天说“艳照门”,竟跑回家指示会上网的儿子帮忙下载艳照!“这是一种无知,无能表现为上网只会玩扑克、下棋游戏,对QQ、MSN、网游等完全不懂,另一种是无奈,孩子老是上网聊天、打机,管也管不了,只能急、怒、打、骂。”

  曾认为,在网络时代不知孩子心态、心理、需求,在网络面前无法与孩子沟通交流的家长不在少数,这也引发不少家庭冲突与家庭危机。

  “艳照门”下学校多沉默

  “艳照门”风波正盛时,香港资深社工、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副主任胡良喜正在港参与协助引导青少年事务,“后来我问广州赤岗中学社工站的董沛兴,得知‘艳照门’对广州学生影响很大,但社工没有经验不知如何协助时,便回来立即开展对广州社工培训,并积极与校方联系。”

  胡良喜说,目前广州除育才实验学校、绿翠中学、赤岗中学等少数几家正面回应“艳照门”,其余均还是“沉默的大多数”。绿翠中学德育处主任郑文良代表校方发言时坦诚,当初校方对社工提出的公开讨论“艳照门”方案疑虑重重,“这个东西很敏感,引导一不小心就可能出现反效果,刚开始不少老师都表示反对和担忧,但后来我们发现,学生很欢迎‘我看E件事’的游戏活动,社工协助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穗港专家共谋抵制网络黄毒
·穗港专家共谋抵制网络黄毒(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