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人肉搜索引擎:很恐怖很强大很暴力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04日 07:48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注意:成千上万的网友正在被一台无形的搜索引擎卷入其中,推动着世界上无比强大搜索机器的运转,从事着世界上“最强大最暴力”的事业,任何搜索引擎都难以望其项背,它的触角越伸越长、无孔不入……

  在网上,马建斌有一个很“暴力”的网名:西方不败。说这话时,他正忙碌着游荡于天涯、猫扑网中,和其他进行“人肉搜索”的网友一道,将艳照中每个层面的细节,包括内衣的价钱、艺人所用的饰品、不同摄影器材及其机位等一一暴露出来。这超出了照片本身,却引来网络上看官一片叫好。“很恐怖、很强大、很暴力的人肉搜索引擎。”马建斌一连引用了时下最流行的三个词语形容说。在“人肉搜索引擎”前,从卖身救母到网络虐猫、从铜须门到华南虎事件,一切都无所遁形。

  缘起“赏金猎人”在行动

  两年前,“西方不败”从一件小事中切身体会到了“人肉搜索”引擎的威力。

  一个高中同学给他说被一个猥琐男盗取了账号和装备,还留下QQ号叫嚣要花钱才能买回账号。“西方不败”闻讯后摆出MP重金 (MP是猫扑网使用的一种虚拟货币,称作“猫扑币”或者“猫皮”),号召众“赏金猎人”进行“人肉搜索”。几百名“赏金猎人”立即开始进行人肉搜索,通过QQ号,他们找出了猥琐男的一切真实资料,在电话骚扰中,这个猥琐男最后崩溃求饶了。“人肉搜索”,曾是猫扑网中有趣的一幕:某人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就在猫扑发帖并许与一定数量的MP作为酬谢。很快,就会有“赏金猎人”看到这个帖子,利用其专业背景、亲身经历、道听途说甚至冷嘲热讽去回答问题,获“赏金”MP币。 初战告捷,让拥有5年PS经历的“西方不败”兴奋不已,并就此变成一名 “赏金猎人”,“投身”“人肉搜索”事业。两年下来,大大小小的战役,已是数不胜数。是否有MP币已不是关键,寻得刺激与快感才是真。

  战绩“我们的力量很强大”

  “虐猫事件”中,“西方不败”在一个车友论坛中发现了一个ID为“Gainmas”的人,当时,Gainmas是虐猫嫌疑人之一。一辆银灰色2003普力马,车号A2F782。这辆普力马的照片随即被贴到网上。有多名记者前往杭州进行调查,证实该车为虐猫嫌疑人Gainmas所有。随后短短六天内,就将虐猫视频的三个嫌疑人锁定。

  华南虎事件中,“西方不败”接了一单活儿,他在百度华南虎吧仔细分辨了照片其左下角的商标。他只认出来一个繁体的 “龙”字。他用“龙年画”、“龙壁画”、“龙墙画”在网上搜索。他找到了有同样商标的浙江义乌威斯特彩印包装公司的“鑫龙墙画”。“去义乌!去义乌”他激动得在群里和论坛里高呼。网友们也在打虎QQ群里纷纷大叫:“无敌人肉啊!”“人肉搜索引擎太强大了!”

  “对于一个在互联网上生活多年,留下许许多多脚印的人来说,要找到他所不愿意告诉我们的背景,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来说,真是太容易了。”“西方不败”说,“但一个武松的做法绝不可取……所以现在只有全世界的武松联合起来……最后希望大家认识到:我们的力量很强大。”

  反思千万不要“玩过头”

  但对人的搜索,同样是最有争议的搜索:成百上千个人从不同途径对同一个人进行搜索挖掘,很快能够收获关于一个人的一切信息。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一起成功的人肉搜索,就是对当事人的一次“剥皮行动”。

  事实上,人肉搜索在剥他人皮时,也让自己陷入了某种后遗症中,“眼皮一跳我就怀疑有人在互联网上搜索我。”“西方不败”开玩笑似的说。“现在的人肉搜索引擎‘很黄很暴力’。”

  去年12月27日,只因这一句“很黄很暴力”,13岁的北京小学生张殊凡的视频、图片、信息、恶搞漫画、帖子一夜之间泛滥成灾,更有甚者将张殊凡的出生年月、所在学校、平时成绩以及所获奖励悉数跟帖出来。庆幸的是,当张殊凡的个人隐私资料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网上时,一些“赏金猎人”突然意识到,“玩过头了”。“这次应该算是误伤,我们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西方不败”坦诚说。“对一个未成年人进行恶搞明显是不公平的、不厚道的,一个13岁小孩没有责任承担这一切。” 据《电脑报》

  -访谈

  “每个网民都需要自制力”

  西方不败,上海人,29岁,某网络公司程序员,在猫扑网中多次参与人肉搜索。

  记者:您觉得这种“人肉搜索”现象是正常的吗?

  西方不败:一旦信息上了网,就相当于是脱光了衣服上大街,哪还能不让人家看?

  记者:为何这么拼命去曝隐私?

  西方不败:就为了正义。只要你的故事让人气愤,大家就会不约而同聚到一起来。不是什么事都能上人肉搜索的,必须要能引起众多网友的兴趣。而且每一个强大的人肉搜索事件都需要网站管理者的帮助,至少是纵容,比如管理员的反复置顶推荐。

  记者:这种“正义”不是也有误伤的时候么?

  西方不败:我们只是讨伐不道德的东西。当然,有人会利用人肉搜索恶搞。我也承认很多事最后我们都无法收场。

  记者:在“人肉搜索”过程中,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西方不败:很激动,能体验侦探的快感。当然,也有一种偷窥到别人隐私的莫名兴奋感和成就感。

  记者:你觉得人肉搜索需要理性吗?

  西方不败:我们干吗要理性啊?为什么只强调理性不强调感性?人本来就是理性和感性的综合体。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不是事件的具体意义,而是其在网络上单纯的旋涡效应会有多大,以及自己将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记者:那咱们换个词,“自制力”?

  西方不败:“自制力”是对的。说实话,现在我眼皮一跳就怀疑有人在人肉搜索我。因此现在我们的搜索已逐渐体现在追求真相愿望上,每个人都需要自制力,每个网民也如此。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人肉搜索引擎:很恐怖很强大很暴力
·人肉搜索引擎:很恐怖很强大很暴力(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