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杨福:国内新媒体跟传统媒体在同一起跑线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2月28日 15:09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杨福:国内新媒体跟传统媒体在同一起跑线
环球企业家杂志杨福:国内新媒体跟传统媒体在同一起跑线

  主持人:网友在这里也有提问,我们给杨总提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问题。

  网友:对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怎么平衡?

  主持人:可能是作为传统媒体平媒,像《环球企业家》,包括像美国的《商业周刊》《时代周刊》,他们也面对新媒体的冲击、竞争,怎么样迎合发展趋势?

  杨福:我对这个问题一直都是非常乐观的,我认为我们和新浪一样本质上都是新媒体。因为你们的时间也不过十几年,1997年到现在是11年,我们有15年,大家的年龄差不多。《财富》今年大概是78年的历史,《福布斯》是91年,《商业周刊》也接近大概80年,《华尔街日报》大概100年了吧。从中国的市场化运营的媒体角度来讲,大家的经历坦白讲非常少,以前我们都是机关报的特征,市场化的媒体也就是十几年的事情,本质上大家从生命的历程角度来讲都是新媒体。

    无非你们主要的载体是网络的平台,我们是纸质的平台,我们面对的读者其实都是同一个类型,他们都是对信息有很大的需求,他们对信息的判断需要清晰的指引。不是像过去那样,他们可能上上班,喝喝茶,看看报,变成打发时间的一个工具。我们提供这种信息,有助于他们理解这个世界,所谓的信息人,我们都是为他们生产东西,只不过你是聚合去生产,我们是自己去生产,本质上是一样的,就是大家所用的平台不一样,传播的平台不一样,但都是新兴的媒体。

  刻意强调新媒体跟传统媒体,其实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一方面你其实是在否认传统媒体不会去用新媒体的网络平台,但事实上我们看到,现在《纽约时报》也好,《华尔街日报》也好,它们来自网络平台的销售收入其实已经占到它们差不多三分之一了,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会到一半甚至更多,这都是属于所谓的传统的媒体成功地利用它的网络平台,以前《纽约时报》的例子是最常见的,得做100多版,而且还得有上午版、下午版,不同的地区做不同的版本,因为上午发生的事,下午的版本可以更新进去。现在其实不需要了,就在我的网络里随时更新,我的网络版本随时更新就好了。所以,传统媒体应该把新媒体的平台当做自己一个非常有力的武器,就像我们来讲,我们现在纸质的形态是一个半月刊,但我们也有自己的网络版,这个网络版对我来讲意味着什么?相当于我有一个日报的平台,我是可以每日更新的,随时更新。我为什么不把它利用好呢?我利用好的话,它也可以给我创造收入。事实上现在网络版也有了广告,它完全可以成为我商业模型的一部分,而不是说它是跟我冲突对立的一部分。但凡持这种观点的人,它肯定会自己做死,因为它看不到一个巨大的机遇摆在他的面前。

  另外,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新媒体平体的迅速成长给传统纸质形态,纸质物理发行有很高成本,广告销售形式比较有限,给这样的媒体会带来比较大的冲击。但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它其实最好的地方就是让资源集中化,换句话说,我相信它会让强者愈强,会让这个市场噪音减少。比如美国有一本《连线》杂志,是非常成功的科技特征非常强的杂志,它的广告收入这些年每年都是增加的,经常能够做到200多页内容里有将近150页都是广告,这怎么解释?难道没受冲击吗?可能让别的媒体熬不住这种竞争,因为你没有面对这种新的形式去重新设置你的内容,去符合读者的需求。

    换句话说你只要对你的内容有足够的自信,相信你是能够提供一流的内容,你无论在什么样的竞争环境中都能够壮大。国内的发展也在印证这一点,最典型的可能是IT类的媒体,当年非常火,这两年大幅度的下滑。但我不认为这个行业作为整体会消失,但可能生存下来的只能会是非常少的。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来请教杨总。我们每次看到的《环球企业家》,他们都会给我们呈现比较重量级的报道,首先纳入眼帘的就是封面报道,比如各位网友也可以看一下,这次最新的报道是《帝国时代》,我们翻阅这本杂志首先能看到这个报道。我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报道制作的背后故事和程序,杨总能不能就这点给我们做下介绍,你们选择封面报道的标准及流程是怎么确定的?

  杨福:最主要第一大标准是原创,比如世界级的企业家经常会被我们的同行放进去很大的照片,但是为什么我们加了“GE专访”四个大字,主要是我们自己得见到真实的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内容,第一大标准就是原创。

  另外,时机的问题,我们在什么时候推出来。其实我们大多数封面操作的周期,平均可能都是2个月。

  主持人:2个月之前我们就开始策划。

  杨福:对,你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其实我们去年11月份就已经做完了采访,但是后来有很多更新,有很多补充采访,我们其实有3个多月之久,最终给呈现出来。我们得确保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要保证我的原创性,要保证我的深度。可能最大的两个标准就是在这儿。

  主持人:就是自己的原创、深度的报道。

  杨福:对。

  主持人:长时间的调查和准备。

  杨福:对。

  主持人:由于聊天的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聊天就到这里,其实非常遗憾的是我还准备了很多问题想跟杨总做沟通但聊天时间到了。其实我们的问题还有,比如《环球企业家》做的调查性报道,有深度的分析文章,是怎么操作的?最优秀的商业故事背后记者团队需要什么特质?他们的培训机制怎样?编辑操作流程怎样?等等。

  当然这些今天我们都粗略地谈到了一些。但不管怎样,我们今天能够听到杨总给我们就中国商业媒体的发展,以及世界上一些成功的商业杂志的价值观、恪守的原则以及操作方法的探讨,我们还是感到收获颇丰。

  非常高兴各位网友能够参与到我们本次聊天,谢谢杨总。

  杨福:谢谢大家。(本次聊天结束)

[上一页] [1] [2] [3] [4] [5]

本文导航:
·杨福:商业媒体都应追求一流的商业故事
·改半月刊面临智力和体力的双重压力
·媒体经营不能以内容来做交易
·追求一流商业故事应是媒体的共识
·国内新媒体跟传统媒体在同一起跑线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