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对待虚拟货币不能一刀切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2月15日 09:01  通信信息报

  -本报记者 廖庆升

  在不久前召开的上海“两会”上,人大代表钱丽萍提交了一份议案,建议立法规定:“网络游戏企业不得发行虚拟的货币,不得直接或者间接提供虚拟物兑换成人民币或者其他现实财物的途径”。她认为,网络游戏企业推出虚拟装备的实质就是用虚无缥缈的程序代码,把玩家的真实货币诱入自己的腰包。虚拟货币自问世以来就广受关注,社会各界对虚拟货币的存废也存在较大的争议。为此,记者采访了互联网知名评论人士谢文,在他看来,对待虚拟货币不能搞一刀切。

  记者:人大代表提这样建议的背景是什么?目前虚拟货币在国内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现状?

  谢文:虚拟货币出现的时间也不短了,它的使用范围也变得日益广泛。在分析虚拟货币的影响时,我们必须将其进行区分。如果是网站内部发行的虚拟货币,你发行什么都是你网站内部的事。但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有些虚拟货币变成网站之间的通用货币,一些虚拟货币甚至可以和现实的人民币互相兑换,在网站外形成了交易关系。在网站内部,你将虚拟货币称为点数也行,叫得分也行,都无所谓,因为这些只是一种中介的代称。但是虚拟货币一旦离开网站内部,成为所有互联网公司的通用货币,这就是违法的。发行通用货币是国家的权力。虚拟货币不能冲击国家的权力。

  记者:人大代表呼吁禁止虚拟货币,这对我国的哪些产业会造成影响?

  谢文:可能会对游戏产业产生一些冲击,但是现在谈论有何具体影响还为时过早。我认为人大代表能关注虚拟货币并愿意为之呼吁是好事。但是人大代表就一定懂吗?不一定。而业内人士又参加不了讨论,或者参加的人是利益所得者。所以事情要说清楚,一刀切不可行。虚拟货币泛滥肯定不好,虚拟货币代替人民币成为网上交易的一般等价物会冲击我国的金融秩序,所以需要管理。但是政府部门对虚拟货币采取一刀切,直接禁止肯定也不对。那样的做法太粗糙,且达不到目的。

  记者:人大代表提出禁止虚拟货币事件在互联网引起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因噎废食的举动,有人则赞同她的做法。您的意见呢?

  谢文:这即不是因噎废食的举动,也不是简单赞成那么简单。现在虚拟货币的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泛,如果持续下去,不对其进行管理,就有可能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但是把管理简单地等同于禁止虚拟货币也没道理。所以政府部门应该出台可操作性的、分门别类的相关法规,对虚拟货币进行管理。

  记者:有评论者认为虚拟货币已经成为文化娱乐产业的一种新产品,同音乐、电影等文化娱乐产品一样要被大力推广。您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谢文:虚拟货币本身不是产品,它只是促进互动、促进娱乐的一种媒介。它如果离开某个平台,离开其他服务,虚拟货币本身什么都不是。它只有放在某种场景下,完成特定功能才有意义。

  记者:虚拟货币这个中介对整个文化娱乐产业的发展有何作用?

  谢文:随着社会的发展,不仅娱乐、游戏产业需要虚拟货币,未来的Web2.0平台同样需要虚拟货币。虚拟社会是真实社会的虚拟反映,同样需要某种程度的交换中介,里面有的是等价交换,有的是象征性交换。当然这其中有很多技巧,也可能涉及法律问题、涉及社会问题。但人们可以将这些问题掰开、揉碎了,进行细致管理。

  记者:一旦这个提案获得通过,进入地方立法程序,哪个行业将首先受到冲击?

  谢文:我不相信这个提案会进入立法程序。而且地方政府并没有相关立法权限。

  记者:网络游戏业和虚拟货币关系紧密,目前游戏产业收入已过百亿。作为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产业,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和约束它是否迫在眉睫的?

  谢文:并非每个产业都要法律规范。有些过去通用的法律本身就适用于游戏产业。百亿的收入放在整个中国经济里,什么都不是,不要关起门来说自己如何厉害。况且要通过一个法律谈何容易?我们国家还有很多重大问题等待立法。

  记者:谈到网络游戏,就不能不提及近段时间有关网络游戏的争论。国内多位网络游戏业的领军人士纷纷表示人们在妖魔化网络游戏,您怎么看?

  谢文:首先,有些人本身就是妖魔,用不着别人妖魔化。第二,问题的核心是网络游戏企业没有处理好企业赚钱与社会责任的问题。几年前我就呼吁过,无论你这家网络游戏企业是通过点卡收费赢利还是通过销售虚拟物品赢利,都不能过多地消耗玩家的钱财,比如说让小孩子一个月的消费不超过30块。但现在人们玩游戏动辄需要花几千块,而游戏本身则鼓励玩家上不封顶地花钱。

  我看过一则报道,里面谈到有些玩家花了成千上万的钱追求某些虚拟的荣誉。这就不是游戏了,完全失去了消磨时间、找找乐子的游戏概念。这时候游戏完全演变成了一种“邪教”,其实就是妖魔,特别是《征途》和赌博是一个道理,也用不着别人妖魔化。游戏肯定要适度。房价过高本来是市场的事,物价过高也是市场的事,但是为什么还要控制呢?我们要考虑老百姓的承受力,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我知道一些孩子把吃午饭的钱都拿去买点卡,买虚拟物品,小孩子自制力弱,成年人不要诱惑他们走上歪路。所以这轮批评是有道理的。

    相关新闻

    各方激辩:虚拟货币该严禁还是严管

    14部委发通知明确虚拟货币管理制度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