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各方激辩:虚拟货币该严禁还是严管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9日 08:15  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凌建平 郝匀嘉

  主持人:

  有关媒体报道,上海市人大代表钱丽萍在两会期间提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上海市网络游戏条例的议案,建议通过立法来规范网络游戏,以防网游带来一个又一个悲剧。钱丽萍代表在其草拟的《上海市网络游戏条例》初步草案中写明,“网络游戏企业不得发行虚拟的货币,不得直接或者间接提供虚拟物兑换成人民币或者其他现实财物的途径”。

  钱丽萍建议,上海应成立专门的网络游戏行业协会,由法律专家、教育专家、游戏经营者等组成网络游戏伦理道德委员会,制定行业规范。网络游戏测试前应当经过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查,委员会可召集多方对网络游戏产品的内容进行听证,并提出修改意见,听证不通过的,不准上市。

  显然,钱丽萍的议案切中了目前网游产业发展的要点,就是某些营运商利用虚拟货币、不顾社会道德地攫取超额利润。问题是,对于虚拟货币,究竟是一禁了之呢还是从监管上下功夫呢?难道谁都可以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吗?

  大众评判台

  黄琛:有存在必要

  作为一种网络货币,虚拟货币还是有存在的必要,这也是互联网时代一大特色。对钱丽萍代表的其他意见表示大力支持,游戏上市前论证、听证,游戏中嵌入防沉迷系统,连续上网玩游戏断线等等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曹中铭:要靠监管

  网络属于虚拟世界,发行虚拟似乎无可厚非,但如果利用它来进行盈利,则值得商榷。其实,不仅某些网游企业从虚拟货币中牟取暴利,一些游戏高手也利用其中的缺陷来敛财。个人认为,问题还是出在监管上。

  蔡谦:要明言提示

  对虚拟货币的控制,目的是在于防范网游的社会危害性,但是即使取消虚拟货币,也不能消除网游的危害。有关方面应该更多从危害性本身着手来解决问题,犹如香烟的危害性一样,从明显提示开始做起。

  ◆沸点特稿

  不能也无法一禁了之

  赵文斌

  网游催生虚拟货币,虚拟货币却未必只出于网游。

  作为一个文化产业,网游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对相关技术产业的拉动作用,都是不容抹杀的。有一个简单而基本的逻辑是,只要是网游必然要产生虚拟道具,只要有虚拟道具必然就需要虚拟货币。进一步说,只要存在虚拟社区或虚拟世界,虚拟货币就必然存在。由此推论,对虚拟货币包括网游虚拟货币,我们不能也无法一禁了之。

  但虚拟货币又实实在在影响了现实货币,同时也衍生出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同样不容忽视。

  货币是为了解决价值和使用价值之间的交换矛盾而分离出来的,固定地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具备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等职能,其中能够衡量和表现其他一切商品的价值和充当商品交换的媒介是货币两大最基本的职能。虚拟货币在交换关系上不具备普遍性,在充当等价物角色上不具备一般性,在执行职能上也不具备广泛性,只是在虚拟装备等虚拟世界中的物品这类特定商品与现实货币之间充当一个媒介。故而从本质属性上讲,虚拟货币仍属于一种商品而非货币,与各种购物卡、冲值卡等同属一类。

  目前虚拟货币的发行权限并未超越法律许可,有人提出通过银行来发行,这不仅有强行将虚拟货币现实货币化之嫌,而且在操作上几乎没有可行性。至于二级交易市场存在着的虚拟货币买卖、实物兑换、伪造等问题,甚至给洗钱组织提供了全新的渠道,不能将这些责任一古脑儿全推给网游公司,相反,这恰恰是现行法律在网络财富方面的空白。

  好比一只出笼的老虎会伤人,我们所要做的不是将老虎一毙了之,而是如何更好地加固笼子。基本思路应从两方面着手,一是针对网游的暴利特征,通过对虚拟货币征收高税收以提高企业边际成本;二是落实已经推行的防沉迷系统及建议中的审查制度等监管手段,同时针对监管漏洞出台新的监管措施,最大化地降低社会成本。

  总之,虚拟货币作为新经济时代的一种新生事物,其发展和成长都是有现实必要性与可能性的,其诸多问题更多地具有经济和社会属性,不能简单地以行政立法手段一禁了之。

  相关新闻:

  上海人大代表建议立法禁止虚拟货币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