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打高球老婆孩子早九晚五活得太沉重(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3日 12:15  燕赵都市报

  “我已经没必要证明更多了”

  记者:你什么时候发现证明了自己?

  张朝阳:我出名很早,1998年就出名了,但现在才真正定型地被接受、被社会承认我是一个做企业能做成的人,包括能为股东带来利益、对团队有一整套管理方法。还有个人这种衣食无忧的状态,都已经落定了。

  记者:这里面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段?

  张朝阳:我经历了从没钱变成有钱,从无名变成有名,并且持续地有名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我研究过佛教、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还登山,经过了移动当时的短信罚款风波,当然那也是个短暂的失落。

  记者:经历这些,你的精神支柱是什么?

  张朝阳:我不需要精神支柱,以前需要支柱,需要爬山。现在活在当下就是最好,我没有当务之急。当然我也没有做到百分百的无焦虑,在sohu还存在着一部分的焦虑。我现在已经被证明了有名气,能赚到钱,没必要证明更多了。

  记者:你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证明自己的欲望?是小时候所受的教育?

  张朝阳:我们从小的教育是不被认可,我们更多人的成就感是为了做出业绩来让父母认可、让朋友认可,热爱这种成就感。证明是为了还债,还多年不被认可的债。我现在是为了我喜欢,是我现在喜欢,是我今天就喜欢。

  “我要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记者:如果用物理学来定义一下sohu3.0,应该是怎样的?

  张朝阳:对,我看很多事情,分析起来都会特别理智,物理学就是物质世界的原理。

  sohu3.0也是自然科学的事情,它是一个立体的结构,像大脑的神经元系统,每个网页就像一个脑神经。总的来说,sohu3.0的就像一个网状的大脑,让用户信马由缰地在走。

  记者:如果凡事都用这样的思维去看的话,不会太累吗?

  张朝阳:我活得太清醒了,但有时候我承认过度自我分析了。我剖析了自己很多年,现在发现需要遗忘。

  记者:你剖析什么?研究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张朝阳:倒不一定是研究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每天发生的事情,见过的人,我的感受,快乐忧伤不安全感,我会分析来自哪里。我发现过一段时间之后,这样的分析本身成为一种问题。

  记者:对这些快乐痛苦和不安全感的遗忘会不会让你变得很强大?

  张朝阳:对,这样很好,我不再管外界对我情绪产生的影响。

  记者:我看到你办公室的橱窗里摆放了很多奖杯,那些应该是好的回忆,你为什么要阻断这些记忆?

  张朝阳:成就是好的,但是很多心理的记忆并不都是好的。现在我的状态是历史上最好的状态,我拿历史上的状态和现在比,平均起来肯定不如现在,所以我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忘掉过去。

  记者:你现在的状态是想活自己?

  张朝阳:对,没错,我不希望被别人推来推去。以前是这个季度必须完成任务,或者因为什么事感到内疚所以去做。后来,这种必须越来越少,因为我的权利越来越大。现在变成情感上的自我约束,变成我应该这样做,我有义务。

  记者:连情感的约束都能克服的话,那你还有什么弱点?

  张朝阳:我并没有达到100%,我现在还有一些内疚,有一些自我,我现在越来越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本文导航:
·张朝阳:打高球老婆孩子早九晚五活得太沉重
·张朝阳:打高球老婆孩子早九晚五活得太沉重(2)
·张朝阳:打高球老婆孩子早九晚五活得太沉重(3)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