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钉子户的ID官司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3日 10:15  南方都市报

  “我就是论坛钉子户。这不仅仅是个人著作权保护的一场官司,通过这个官司,或许会唤起网站、普通网民对网络发帖著作权的认识,唤起网民对网络著作权的保护意识。”

  ――网络牛钉梁先生

  人物背景

  中山人梁先生和网站的官司起因于网站删除了他803个帖子,一向较真的他认为网站侵犯了他的著作权。

  2006年在网龙论坛因为账号被封,他一纸诉状递到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告网站侵权,这个新鲜的官司引起了媒体对他的关注。

  2007年3月13日一审判决下来,梁先生恢复ID、归还帖子和邮件、公开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元等要求被通通驳回。2007年9月,梁先生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判决结果目前还没下来。

  梁先生,35岁,中山沙朗的生意人,自称“现代刁民”。梁先生希望通过这个官司唤起社会对于网络发帖著作权维权的意识。

  “状告网站删帖封ID”官司开始后,“现代刁民”和许多支持他的网友成为了生活中的好朋友。对于这场官司,这些朋友一直支持着他。

  梁先生2007年9月将诉状递到省高院,至今已经4个月了。判决结果还没出来,梁先生自己心里也开始有一点点着急:打了这么久的官司,成与不成,都希望快些得到结果。

  2007年12月22日,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梁先生说对于是否能赢官司,自己不是很有把握。但是即便这样,官司还是要打,他希望通过这场官司,唤起网站、网民们对网络发帖的著作权的重视。

  官司暂无结果

  一场“状告网站删帖封ID”官司,让“现代刁民”成了网络红人。无论在事发地“网龙论坛”,还是在中山论坛、公众在线等地,网友们都一直议论纷纷,2006年11月9日的这场官司的一审庭审引得大量网友涌来旁听。“现代刁民”说,网站删除他的803个帖子都是他花心思写的,对他而言这些东西是有价值的。网站不能随意删除帖子,删除后应当将帖子的内容归还给他,否则便是对他著作权的漠视与侵犯。

  2007年3月13日一审判决下来,梁先生恢复ID、归还帖子和邮件、公开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元等要求被通通驳回。2007年9月,梁先生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判决结果目前还没下来。

  “官司能不能赢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于官司结局的预测,梁先生并没有十足的乐观,他觉得赢官司的机会有五成。梁先生分析,这场官司在国内没有先例,没有参照物,因此胜算未必高,这是他在这场官司中最劣势的一点。不过目前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加大了,著作权正属于知识产权的一部分,所以还是有希望的。此外,他认为网民的高呼声也会给他打官司带来一点优势。

  网友成为朋友

  打这场官司以来,梁先生生活里最大的变化是多了许多朋友。不少网友因为支持他,相互的关系从网络上的聊天支持变成了私底下的好朋友。

  ID被封事发时后,网上也有一部分反对他的声音,认为他是在出风头、小题大做。但更多的是网友挺他的声音,近百个ID上论坛上发帖挺“现代刁民”,结果一些人还陪他上了黑名单,但许多人却因此与他交上了朋友。“我以前也有被删帖、封ID的经历。心里虽然恼火,但没有认真去讨个说法。现在见到有这么较真的人,做了自己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当然要支持他。”知道“现代刁民”官司的一位网友说。

  “有十几个网友,通过网上留言的方式和我私下取得联系,一直支持鼓励我把官司继续打下去。”梁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已经成为非常好的朋友,之间的话题也不再局限于网络。后来大家有空就会聚聚,有时三两相约,有时是十几个人的大聚会。这些朋友一直都很关注这个官司。

  案子的标杆意义

  从梁先生上诉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始,中山市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国勋就开始无偿向他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他打这场官司。吴国勋告诉记者,他原先就和梁先生相识,免费帮他打官司,除有朋友间帮忙的因素外,更重要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这场官司唤起社会上对于网络作品著作权的关注与重视。

  吴国勋介绍,对于网络上的帖子是否具有著作权的问题,法律界早已达成共识:当帖子内容足够构成作品的时候便享有著作权,版权受到保护。他认为网站随意删除帖子并不归还的行为是对网友著作权的侵犯,但是一般网站还没将问题认识到这个层次,一般网友也不明白这个道理,不知道保护自己的正当权利。他说目前对于网络作品的著作权保护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如果帖子内容构成作品的话,便适用于著作权法,以此为法律保障。但网络上的东西毕竟和生活中的东西有一定差异,对于网络著作权立法业界早有呼声,目前正在规划之中。

  对于梁先生状告网站删帖封ID的案子,吴国勋认为有着标杆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个人著作权保护的一场官司,通过这个官司,或许会唤起网站、普通网民对网络发帖著作权的认识,唤起网民对网络著作权的保护意识。”

  现在有点迷茫

  梁先生一直是个爱较真的人,除了和网站打官司叫板外,其他较真的事情以往也做过不少。他曾在某市的一个镇区撞见了黑心棉,打电话让当地工商部门查处,还要求他们查处完了回复他,否则就向省里举报。他也曾周游各部门投诉上访、揭拍卖黑幕,指责媒体、揭露网站造假。可是最近半年来这类事情梁先生做得少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较真的事情耗费太多精力,也不一定有结果。梁先生说自己现在有时会突然觉得特别茫然,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在哪里?以后是不是还该坚持这种个性?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