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金山软件上市记者招待会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09日 17:17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金山软件上市记者招待会实录
图为记者招待会现场

  国内网游及软件商金山软件(3888.HK)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3.6港元,融资净额6.261亿港元。首日开盘价3.9港元,比发行价高8.33%。新浪科技独家直播此次上市全过程。

  以下为金山软件上市记者招待会实录。

  新浪科技:想问一下王总,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请您分析一下今天金山股票走势?

  王东晖:我们这么看这件事,当然我觉得今天的股市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市场对金山的关注度得到了充分的反映。因为我们是5.36元,实际上我们机构这边定价是3.6元,涨幅还是非常充分的,充分展示了公司长远来讲市场对我们价值的认可,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当然,现在市场各个方面,从香港大市来讲,零售这边比较活跃,也是一个因素。

  新浪科技:有没有之前做过最坏的打算?

  王东晖:我们对这个价格非常有信心,一直认为这个定价比较低,比较有吸引力。

  新浪科技:之前的发行价就认为它比较有吸引力,3.6元?

  王东晖:对,但是因为金山的盘子比较小,我们希望还是让价格持续往上走,我们没法左右市场。

  新浪科技:我们获得一个信息,金山员工股票分配很大一部分是程序员。

  王东晖:可能用程序员这个角度不是特别确切,因为研发有很多类,当然可能研发当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程序人员。因为我们从公司的整个员工股票的分配来讲,60%都是研发,至少刚才这个数字,因为我还没有具体看是不是100,应该会有100,至少应该会有60%或者更多都是研发人员。

  新浪科技:分配原则怎么样?对研发的偏重比较明显。

  王东晖:不是偏重的问题,金山整体就是非常关注、注重企业长劲的一家企业。我们的股东来讲,求伯君都是程序人员出身。现在我们程序人员的构成占公司60%左右,这不是偏重于程序员的问题。

  记者:求总,我们在香港,可能视角有点不一样。我们发现内地的投资者和内地的人选择海外上市。香港投资者除了机构投资者以外,一般的散户投资者对您认识不多,为什么在过去的历程当中,你们没有选择在内地上市,而是选择在境外上市?

  求伯君:因为高科技企业目前在我们国内的情况来看,多数选择了去海外上市,包括同比的网络公司以及很多做网游的,都是选择了去纳斯达克或者是香港。从我们股东来讲,也希望走向国际市场,因为毕竟我们也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我们考虑了纳斯达克跟香港做比较。现在从我们企业的实际情况来讲,在香港更具有优势。

  第一,我们的产品、知名度主要还是以中国市场,以亚洲为主的企业。

  其次,香港也离我们比较近。再加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政府也要开放港股直通车,内地人都可以来香港炒股票。

  第三,从程序上来讲,到香港来上市也会比到美国好一些。纳斯达克跟香港比较,我们还是选择了在香港上市。

  记者:2001年我问过你,您说考虑在国内上市。

  求伯君:对,因为我们上市的路也走了好几年,有7年,从2000年开始。曾经最早也想过在香港的创业板上市。后来听说国内要搞创业板,也曾经考虑过,但是国内创业板没开起来。国内的主板也是考虑过,但是国内的主板可能要求跟香港那边还有很多不一样,因为在早期还有什么成分等等一系列的要求不同。最后我们还是选择在香港上市,并且是主板。

  记者:上市延误了七、八年,对金山的发展造成什么影响?

  求伯君:虽然在上市这方面我们有所推迟,但是从发展角度来讲,我们还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我们从2003年开始提出转型,转向以网络营销为主,包括网游,像金山软件也转向网络化以后,其实我们主要还是在最近几年增长比较快。

  记者:上市之后名气也大了,同时也引来同行竞争对手更多的关注,在上市过程中我们听到两个事件,希望您有时间聊聊。一是关于知识产权的事件。另外,10月1号美国软件公司对金山词霸的诉讼。您有没有准备在名气大了之后引来纠纷?

  求伯君:这是很正常的,至于你说的10月1号,我没有听说过。

  王东晖:管理层都没有听说过。

  记者:他们跟你们正式采用法律程序之前,先在媒体公布了这件事。

  求伯君:我们也没得到这个消息。

  记者:我的问题是比较广泛的说。

  求伯君:你讲的这种现象,包括未来,像纠纷、知识产权方面,这种现象即使你不上市也一样存在。我们在这方面首先自己很自律,因为我们自己对知识产权保护各方面也比较重视,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产品也受到保护。所以,我们这方面还是很自律的。包括我们用其它微软的产品也好,还有其它公司的产品也好,都是需要正版化,我们也希望别人用我们的产品也是正版化。这方面我们在国内都做得比较早。

  记者:您好,我问求总和雷总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金山上市一个是投入了较大金额,7600万,另外一笔钱用于收购。在国际化这一块,金山在东南亚有了一些国际化的尝试,并且在东南亚的市场做得不错。我想问一下求伯君,金山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另外,收购具体会到哪一年?

  求伯君:收购我们现在在没有确切之前,也不方便对外公布。如果合适,我们会对外声明,现在没有到时机。至于国际化,还是让雷总给大家讲一下。

  雷军:因为金山的目标是希望成为世界一流的软件技术企业。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也给了金山这样一个机会,中国拥有优秀的技术人才,相对跟世界来比,能力非常强。因为中国的经济离世界经济还有一点差距,我们也具备很好的人力资源成本的优势,这种优势应用在世界范围是有非常大的竞争力。所以,金山早期就把自己的目标定位在一家世界一流的技术企业。因为这样的梦想,我们也做了很长期的准备。三年前我们开始做国际化,我们先去了台湾,后来有些产品也做了香港、澳门,后来做到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日本。

  一路做过来,取得了令我们自己很自豪的成绩。像在日本,我们的杀毒软件一年多时间就排在了世界前五位,而且这个成绩也得到了日本当地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JAFCO的认可。我们进入越南以后,目前我们在越南的大型网游里边,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金山的游戏。这个成绩也令我们蛮自豪的。国际化是金山的既定战略,我们还会一步一步往前推进。我们两个业务模块会沿着不同的路径来做,软件的业务模块是先在日本做试验田,做好了以后再在整个亚洲市场复制。当这两步成功之后我们才会考虑欧美市场。

  网游这一块,因为文化的因素比较强,我们会先考虑整个东南亚市场,我们一直在关注什么时候进日本,什么时候进欧美,我们一直在关注,并且我们要有合适的产品。像我们做《铁血三国志》的制片人郑问就是在日本成名的漫画家,我们请郑问老师也考虑过进入日本的可能性。这是我们大致国际化的一个布局。

  记者:金山国际市场的收入去年占到集团收入的14.6%,这个比例在国内同类型企业里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金山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的一个比例?它最重要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雷军:金山最重要的优势是在我们早期的时候,金山的求伯君、我都是程序员,我们甚至是百分之百的一个技术公司,除了程序员,除了研发人员,没别人。当然今天看这种方式是很幼稚的,但当初我们真的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技术公司。技术公司成功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最最重要的就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把产品做好,口碑制胜。用了以后都觉得产品好,才一步一步成功。所以,金山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既没有民族品牌,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做当地的市场。核心还是产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具备了一定的吸引力。

  记者:据我了解,很多人加入金山是因为金山WPS有着深厚的感情,觉得是民族企业。随着金山逐步地网游化,带给金山人的自豪感和自信感会不会有所消逝?金山提倡倡导学习Google,学习优秀的理念,在公司文化上面会不会有所建设?

  雷军:第一个问题,关于WPS Office。其实我们不能回避一个问题,如果十年前金山依然固守在WPS领域里,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今天的金山,可能一两百人,依然过得苦哈哈的,交出来的财报和成绩单可能是目不忍睹。这个现象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正是金山从WPS到金山词霸,从金山毒霸到网络游戏,在一个又一个战场上大获成功,才会有今天得成功上市,这是第一点。

  第二,WPS是金山一个标志性的产品,也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非常重要的一个产品。在这个领域里边,我们下了非常大的功夫。早在2002年的时候为了把这款产品做好,我们当时把金山所有的资金都押上,重写了WPS。新版WPS的口碑非常好,用户的人数在迅猛上升。只有把WPS做好才能真正激发金山内部的自豪感,才能真正地使我们的产品受到用户的喜欢和推崇。

  第三,当然我是不支持一种说法,金山是用网游概念上市,金山一步一步变成网游公司。我觉得金山是一家软件技术公司。随着市场的变化,金山非常能够适应整个市场的能力,在办公软件稀缺的时候,我们是办公软件的老大。在后来微软强大的压力,包括盗版的压力,我们又适应了金山词霸的市场、金山毒霸的市场。现在市场的主流是网游市场,金山又再一次证实了它的能力,在网游市场上成功。所以,金山是能够跟上市场的变化,是与时俱进的一家公司。我们为金山真正骄傲的是,它有60%以上的雇员是技术人员,求总,包括我本人都是程序员,我们十几年积累下来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崇尚技术的文化,这种东西是金山最宝贵的东西。企业文化会怎么变呢?因为我们原来做WPS,在早期的时候非常成功,到后来微软和盗版的挤压之下,我们差一点关门。这个历史里充满了苦大仇深和苦难感,我认为怀抱这种心态不足以在全球角逐。所以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提倡了两种很重要的企业文化:第一个说法比较夸张,就是要像大长今一样用心地把事情做好;第二,要用快乐的心态快乐自己、快乐客户和快乐他人。

  今天早上我6点钟起来写《致全员信》,结束语就是“从此刻起,金山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将用快乐轻盈的步伐开始乘风破浪,大展宏图。我希望金山的脚步变得轻盈,变得快乐,这也是能够把技术做好的原因之一。

  当年大家都是用很快乐的心态、很热爱的心态做软件,所以我们才能真正把心用进去,把产品做好。

  记者:现在已经有非常好的技术,以非常快乐的心态去做,那就是可能之前有些东西让你觉得非常记忆深刻,或者是刻骨铭心的。现在能不能讲一下?

  雷军:是,金山19年刻骨铭心的东西太多,你今天早上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在脑海里过了一下,我觉得这19年是一个很漫长的历程。我觉得真正最让我们刻骨铭心的是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1996年我们的业务遇到了困难。路在何方?大家感到非常迷茫。我觉得在这个阶段里面,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件事情。我们居然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还想明白了而且决定了坚持做软件业,坚持做下去是蛮不容易的。

  第二个时刻我叫胜利突围。2003年大家想清楚了决定把网络游戏作为核心突破口,不能叫孤注一掷,但是反正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这样的条件下,通过过去4年的努力,我们为整个网游业务的拓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个基础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像我们在四个地方设有工作室,我们在9月20号成功发布了《春秋Q传》。而且我们投资的金山多译,广州的公司在9月27号也开始了《梦想世界》的公测。所以,这一些都是让我自己觉得记忆蛮深刻的。里面的细节很多,可能讲起来需要点时间。

  记者: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跟您交流。您刚才讲到并不认同外界认为金山上市就是因为网游,其它业务也很重要。但现在可能有一个现状,比如百度、盛大、九城,他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专一,一个是技术成熟,另外是因为专一。

  雷军:在这一次路演的过程中,我们见了173家投资者,也见了世界上最大、最顶级的投资者。有几点我需要跟大家交流。

  第一,金山是一家有历史的公司,有19年历史。19年的软件产业风云变幻,真的很难预测你只做一个方向,这个方向会不会是你能做得下去的。所以,今天的金山方向是历史选择的必然,不是我们画好蓝图去干,因为未来是很难预测的。金山这一点是我们最重要的说服投资者的东西,叫“被证实的能力”,就是市场怎么变化我们都能跟得上,这是第一点。

  第二,其实大家深入地去看,比如说你刚才举的是百度和盛大、九城,其实盛大的业务你今天再去看的时候,他们又重新聚焦网游运营,其实他们做的事情也很多,他们有起点中游网,其实也蛮多的。其实大家如果把金山放在跟中国概念股这些公司放在一起的时候,金山的业务不比他们复杂。无论是新浪还是腾讯,还是哪家公司,我们金山高度聚焦,一千个人做三种产品,这种技术实力已经是我们的姿态了,我们高度聚焦在三个产品研发上。同样的问题可以问整个互联网的这些CEO们,除了一两家,百度是百分之百聚焦。看着吧,它们也许会拓展更多的业务。

  王东晖:而且这两个业务,应用软件和网游,借助互联网,这两个业务模式也越来越统一。因为基本上都是来源于我们的客户都是互联网的流量,最后变成我们的用户,再变成我们的常用用户,所以模式都是一样。

  雷军:就是协同效益,面对互联网上的个人消费者。

  记者:求总,173家投资公司,我们见了多少家?他们海外基金一般都看管理层,可能就是看你。他们问你使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求伯君:因为路演我没参加,他们两位参加了。

  记者:投资者最关心你本人的是什么?

  雷军:投资者其实问到我印象最深刻的问题是“有什么事情让你睡不着觉”。

  记者:你怎么回答的?

  雷军:我的回答是,我觉得是“人”。金山是一个高科技的技术公司,人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资产,这个资产不好什么都没有。所以,我认为人才这个问题是我最关注的问题,也是得到了股东和董事会的大力支持。在今年2月1号,金山签发了应该说在上市公司之中,在上市前这么短的时间发放了一个海量期权,可能不少散户没有仔细看我们的财报,觉得我们的PE比较高。当然金山的定价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因为这个海量期权,某种程度使我们的财报看起来没有实际的那么好。期权今年就扣下了1.08亿的利润,但是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因为会在四年之内稳定我们的队伍,使我们的队伍最具有竞争力。

  记者:求总,如果我今天问你什么事情让你睡不着觉,你怎么回答我?

  求伯君:我觉得我现在都能睡着觉了。

  记者:在过去19年里,除了你真的不睡觉来开发软件有一段时间以外,比如哪个时段你是特别睡不着觉的?

  求伯君:实际上你是想问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什么让我比较担心。

  记者:确实你睡不着觉。

  求伯君:我确实睡不着觉跟这个没有关系,因为我神经衰弱,到现在为止我基本上都借助安眠药,跟这个没有关系。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无论你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你用心、努力,总会解决的。不要为一时半会儿遇到的困难担心。

  记者:如果2003年就去投放网游,跟你原来原创有一点距离的时候,那段时间会有困难吗?

  求伯君:我们转向网游的时候,我们几位都是非常齐心,并且都想到了网游很好。因为我是2000年开始玩网游,花了大量钱,那时我玩的是“万王之王”,觉得网游挺好赚钱的,就想做。我们其实2001年就开始做,只不过2003年才推出网游,给外界感觉我们好像2003年开始做网游。那个时候我们都觉得很有信心,并没有说好像看不清它的前景到底怎么样,因为我自己玩网游花了好多钱之后不甘心,让别人赚了。

  记者:求总,你现在还写软件吗?

  求伯君:我现在真的没有写软件,网游还在继续玩。

  记者:问一下王总,刚才问您最深刻的一个问题。您觉得最难回答的是哪个问题?

  王东晖:我觉得最难的问题是因为很多人对金山的业务不了解,业务很复杂,我们在过去三年到底做了什么东西,不是很了解。对我们来讲,因为我们做的事情非常多,我们做了一些整合,做了互联网业务模式的优化。这些不是很难的问题,但是需要我们花很多篇幅去解释。

  雷军:我插一句,这是我第一次路演,我终于明白了路演为什么投资者会喜欢专注。因为路演,给一家投资者讲话只有45分钟,当你把PPT做完已经25分钟、30分钟过去了,还要讲财务数字、做模型,回答问题只有20分钟。这么短的时间想把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公司说清楚挺难的。这是一个现实的原因,所以大家不会耐心地听你讲金山怎么回事,19年历史做了多少件优秀的事情,有什么样的丰功伟绩,这些不重要。所以如果说卖百度,很简单,中国的Google,一句话就完了,马上就介绍出去了。金山我们说是中国的什么?我们就是自己,我们自己来卖股票了。

  记者: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在20分钟之内说服投资者?

  王东晖:我们的团队就是三个人,我们三个人从技能上、性格上都非常互补。我们对今天会议非常满意,因为我们之前做了非常充分的演练包括准备。我们做了努力,做了功课。另外一个问题,对于我这边还有雷总这边有一个非常多的问题:明年会怎么样,以后会怎么样。资历比较好的投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

  雷军:还有一个问题,五年后、十年后金山会怎么样。这是长期投资者的问题。

  王东晖:我们见最著名世界上的基金,实际上他们往往是问人,问管理层的问题,是长期、核心的问题。

  记者:五年、十年后金山会是什么样的公司?

  求伯君:金山会是一个世界级的技术公司。

  王东晖:现在几句话说不清楚。

  新浪科技:雷总怎么看金山是中国微软的这么一个称呼,在今天来看。

  雷军:我理解成是大家对我们的一种期许。

  求伯君:我觉得是一种抬爱。

  雷军:是一种期许,其实在中国市场上大能能产生微软。金山如果是讲个人消费,就是个人通用软件,金山是不是上市的第一家公司?没有任何一家上市,个人的通用软件没有一家上市。说明这个市场小,很多人说你们为什么搞这么多年,可是我们做这个领域,现在中国的条件还没有准备好。

  记者:刚才雷总提到《春秋Q传》的推出情况,预计在第三季度推出。

  求伯君:9月20号已经公测了。

  记者:它现在是否采取免费的模式?

  雷军:对。

  记者:金山网游推出是不是都会采用免费的模式?

  雷军:是。

  记者:现在有一些开始免费的网游公司现在都开始收费了?

  雷军:其实本质上都是收费,只不过市场是多样化的。举个例子,求总刚才讲了一种玩的心态,免费游戏主要考虑到两种人,第一种是没钱,白玩的人,可能80%、90%。还有一种人,上班族、工作很忙,又有一定经济实力,愿意一个月花几千块钱玩游戏的人。中间就有一个空档是白领和稍微有钱的小孩子,每个月愿意掏一百块钱,可是在免费游戏里是不大容易把这一群人照顾得很好。要的是一种平等、中产阶级的感觉,收费能满足这种需求。其实我们的剑侠1、剑侠2、风神都有收费区、免费区,两者都有。我不排除我们未来游戏也会开收费群,我觉得不同的收费形式是针对不同客户群的。

  记者:收费区和免费区是不是相冲突?

  雷军:不冲突,不同的收费模式。

  记者:免费的网游应该是所有的网民去玩都免费。

  雷军: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是一种变通方式。十个人玩,有一个人免费,剩下9个人买单。

  记者:但是有一个人去收费区,就不叫免费模式。

  求伯君:所以叫收费区。

  雷军:你刚才的问题是金山未来的游戏会不会开免费。

  记者:采取免费模式。

  雷军:两者都采取,没有说只是采取免费,我们不会只用一种收费模式,但是我们都会采用免费模式。

  记者:有可能以后有很多类似的公司会在境外上市,您觉得对您是好事吗?因为会形成一个板块,会引得很多基金关心。还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种比较,可能更有卖点的公司一来就把您比下去。

  求伯君:我们这个公司本身就是在竞争中长大的,最大的竞争者微软都曾经是我们的竞争对手。竞争对金山来说并不陌生,应该说我们积累了很大的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即使在未来遇到竞争,也是很正常的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记者:现在感觉相对而言香港市场您这个板块是比较薄弱,有没有引起比较重量级的基金会投放更多在这个板块上,反而对您往后发展有影响?

  王东晖:可能香港整个股市包括股民也是有一个教育和认识的过程。在腾讯之后有金山、阿里巴巴。我觉得香港很快,有几个原因,在国内很多好的公司不能来香港是因为不能,因为它没有连续三年的业绩、利润来保证主板上市的要求,并不是说香港市场本身不够吸引力。机构投资人现在已经是全球的基金管理,他们在哪儿买都一样。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并不是一个问题。

  记者:因为有基金经理说,阿里巴巴来之后可能投放给香港的研究队伍,研究投放的力度比较多。因为它的报告出现在全球是比较受关注的。

  王东晖:对于网游来讲这一块就更成熟了。现在在华尔街市场,包括全球各地主要市场的分析师,他们对网游也越来越熟悉。我们公司主要业务有网游,而且应用软件这一块熟悉的分析师很多。我们对公司来说,金山现在不乏分析师队伍的关注,我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香港股市由于在过去20、30年的经济奇迹还是归于

房地产、消费品,尤其是个人快速消费品的模式。我也希望在未来,随着中国好一点的科技公司、网络公司,我们能够带起一个新的板块,不只是金山一家公司。

  记者:请问求总,求总现在处于半退休的状态,在以后的金山管理过程中会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求伯君:毕竟金山我是大股东,利益所在,我肯定会继续参与金山的一些发展方向,尤其是我对软件、游戏都是比较感兴趣的。你讲的退休也好,只是私下开开玩笑。尤其我们现在作为一家公众公司,肯定也会尽自己的全力去把控未来企业整个发展。

  记者:求总,您今天大概的财富有多少?

  求伯君:我还不知道,等一下财务会给我算。

  记者:简单说一下。

  求伯君:你知道,我们也是签了很多东西,这只是纸上的一些数据。

  王东晖:对于他们两位来讲,纸面的财务并不重要,因为他们两个是持续三年,他们是锁定。

  求伯君:投资银行认为我们的发展三年之内肯定要翻好几翻。

  王东晖:我们在路演当中,有一家美国很大的基金公司就说,虽然你们是三年,但是你们会感谢投资银行对你们三年的锁定,会造就你们Super rich。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