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评论:李俊和黎元江两人才有什么不同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27日 10:00  东方早报

  早报评论专栏作者 鄢烈山

  9月24日,年初广为社会关注的传播电脑病毒“熊猫烧香”一案在湖北仙桃市法院一审宣判。该案主犯李俊等四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名成立,其中病毒制造者李俊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但是,一些门户网站报道这条新闻的着眼点不在犯罪者受惩治,而是以“网络公司欲百万年薪聘用熊猫烧香案主犯”来吸引网民眼球;仿佛在吆喝:瞧人家李俊,一举成名天下知,前程无量啊(四年徒刑嘛,算不了什么)!

  这就是时下的社会风尚和道德水准:“成功”高于一切,为出人头地可以不择手段。商场官界的钻穴打洞行贿买官是如此,欢场文艺界炒绯闻“搏出位”也是如此。当然李俊的出名,也可以追溯到“杀人放火受招安”的历史传统,以破坏现有秩序的能量,引起世人的注目,从而改变自己的地位。

  有鉴于此,或者说尽管如此,我对电子时代的这条“过江龙”李俊,仍抱有相当多的同情。

  他年少无知,他是初犯,他“制造熊猫烧香病毒完全是出于爱好(鄢按:‘爱好’这个说法很荒谬,但知晓普通黑客心理的人会相信这个说法是真实的,就是出于痴迷,为了逞能和炫智),没想到给社会造成了如此大的危害”;出事后,他向全国所有熊猫烧香病毒受害者和网友道歉,表示很后悔,并请法庭给他一次机会,重新做人。他甚至有立功表现———“在看守所完成‘熊猫烧香’病毒专杀工具”。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会吸取教训,从此走上正途。出狱后,有公司要高薪聘用他,也合理合法。事实上,在IT这个新兴技术领域,从比尔·盖茨到中国的一些IT新贵,他们都用合法手段取得了成功,真有才的年轻人没理由学李俊“表现”自己的方式。

  李俊确是误入歧途,因此,我为他失去四年自由而惋惜。

  相比之下,近日《新快报》一篇关于贪官黎元江(曾任广州市委宣传部长兼《广州日报》社社长,2004年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在监狱获博士结业证书的一篇报道,读起来则别有一番滋味。

  该报道说黎曾被称为“中国报业第一人”!谁评定他是“中国报业第一人”?公认的,还是某个饭局上有人随口说的?凭什么说是他,而不是为中国报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其他人?也没谁评过吧!

  该报道还引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常务副院长李宝俊的话说:“服刑人员在狱内完成博士学业,不仅在广东属首次,即便在全国范围内也极为罕见。”如果不是所有的囚犯都能享有的权利,就不要张扬了;否则,人们还以为是在给这位前高官吃小灶呢!问题还在于,人民大学两位院长加一位教授三人亲临广东的差旅费由谁报销的?狱方?人民大学?教授们自家还是黎元江?

  黎元江被“双规”后待审判时,“在表示愿意接受组织上给予的任何处罚的同时,又提出了一个特别请求”:“我从本科到博士研究生攻读的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这个专业目前在中国,人才已经不多了。我手头正在做……《社会主义400年》第三卷……希望给予从宽处理。”对此,《中国青年报》在2003年11月17日发表题为《你也配》的文章,作者称,“读到这里,我感到恶心”,将他这种人写社会主义史比作当时媒体披露的奸商用臭脚丫踩韭菜花,说“哪怕对国际共运史有研究的中国人才死光,也轮不到贪污人民的血汗钱去花天酒地的黎元江来写这本书”。

  黎如今还在狱中表示,“出去后还是想做报纸……我不一定能够再做所谓报业的领导人,但是我可以做一个很有能力的骨干,这个我想还是可以。”———真是自信满满!

  但是,黎元江的“报业理想”实现起来难度颇大:其一,他还有新闻从业资格吗?其二,别真以为你是多么超凡出众;组织已给了你一次机会,凭什么还要给你位置而不让别人上场当主角?其三,如今的工作岗位又叫工作机会,多少风华正茂的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工作难找,凭什么还要让出狱后都六十多岁的你来“发挥余热”?黎元江与李俊两名“才子”,虽然都入狱了,但他们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