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网游第二人生玩出富翁 发明人不希望游戏被滥用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9日 14:18  新闻晚报

  采访对象:菲利普·罗斯戴尔林登实验室创始人

  杨美萍

  网络游戏红并不稀罕,但是能像"第二人生"那样红的,就很少见。这款游戏让人在虚拟世界中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吸引了上百万玩家,其中精明能干的玩成了现实生活中的百万富翁。现实中的跨国企业、国家政府也看上了这里超高的人气,入驻"第二人生"。

  对此,"第二人生"的发源地,林登实验室的创始人菲利普·罗斯戴尔表示,自己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玩家的成就主要是他们自己的功劳,他只希望,"第二人生"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工具,不要被滥用。

  用游戏模拟现实生活

  记者:在发明“第二人生”之前,你在做什么呢?

  罗斯戴尔:我从小就喜欢摆弄家里的电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组装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17岁的时候创办了自己首家软件公司,靠为汽车交易商和建筑公司开发数据库系统赚取大学学费。

  1996年,我刚从大学毕业一年,我的软件公司被全球领先的流媒体公司RealNet  works收购。接下来的3年半中,我都在RealNetworks公司中担任副总裁兼技术总监的职务。

  记者:为什么后来离开RealNetworks成立林登实验室?

  罗斯戴尔:我一直觉得,人们使用电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用它来模拟现实生活,创造一个虚拟的数字世界。当然,只有一台电脑是无法实现这个梦想的,但是现在我们有了网络,很多台电脑联网就可以了。

  1999年,我觉得自己好像可以做这么一件事了,于是我离开了RealNetworks,开始朝这个梦想努力。我回到旧金山,成为Accel合伙人公司的入驻企业家,借助Accel公司的资源,开始“第二人生”雏形的搭建工作,并创办了林登实验室。

  我的新公司是从从旧金山的林登大街起家的,那儿有我们最初的办公室。因此我就为它取名叫林登实验室。

  不打

怪兽,不用升级通关

  记者:为什么“第二人生”和以前流行的网络游戏风格如此不同?

  罗斯戴尔:早在1993年,我就已经着手展开虚拟环境的研发工作。但1999年,相关技术终于足够成熟,我才正式启动了这个项目。

  其实我一直不认为“第二人生”是一款游戏,它没有怪兽给玩家打,也没有升级的制度,也没有通关的概念,它根本就没有为玩家设立终极的目标。而在此之前的游戏都是以这些特性为卖点的。

  “第二人生”的每个玩家在其中的体验都是不同的,你想建造房子就造,想和朋友约会就约会,甚至你想开一个自己的公司都可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在此之前,这样的游戏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当时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

  记者:如今“第二人生”受到众多追捧,与刚开始的版本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罗斯戴尔:其实原始的“第二人生”和现在是很相似的,就这个平台的开放性来讲,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但是里面的内容不太一样了,我们的玩家丰富了这个世界。有人说以前的“第二人生”就像一个荒漠,但现在,各式各样的房屋、商场和社区开始在里面不断涌现。现在我们实验室在游戏中起的主要作用就是改善它的视觉效果等工作。

  提供发财致富的机会

  记者:“第二人生”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玩家?

  罗斯戴尔:“第二人生”现在有900多万注册用户。因为这个世界99%是玩家创造的,所以玩家人数的增长本身也推动了这一平台的发展和完善。我们的玩家甚至也不是原始意义上的玩家,而是一个世界的公民或者居民,他们就是“第二人生”的缔造者。我想,“第二人生”的魅力就在于。

  记者:在你看来,第一个通过“第二人生”成为百万富翁“钟安社”(艾琳·格里夫)为何能成功?

  罗斯戴尔:其实每次看到用户通过“第二人生”发财,我们自己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们的所得都是合法的,他们确实有才华。

  用户对自己在“第二人生”中的创造享有绝对的权利,虽然这些东西都是数字内容,但是他们的形象、服饰、著作、以及设计理念都享有知识产权,这些东西的专利不管是在“第二人生”还是在现实世界中都能得到承认。你创造它,你就拥有它,可以随意支配它。这些东西都可以用来赚钱,成为你的财富。

  记者:除了“钟安社”经营的

房地产,“第二人生”中还有其它商机吗?

  罗斯戴尔:在“第二人生”中,有的是机会,就像生活中一样,就看你能不能发现。比如英格兰一位居家父亲克里斯·米德创建了“情侣动画”程序,可以让两个角色跳舞或者拥抱。结果这个小发明备受欢迎,一周之内就卖掉了上千个,他一年就获得9万美元的收入。此外,随着“第二人生”的用户数量剧增,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注并试图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

  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

  记者:最近有报道称,恐怖分子利用“第二人生”进行人员招募和培训等非法行为,您如何看待这一报道?

  罗斯戴尔: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恐怖主义或者恐怖分子的举报,而我们也没有专门的执法机构来对此进行侦察。“第二人生”只是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相互交流的方式。

  据我们所知,大多数用户之间的谈话都是比较友好的,但也不否认这一交流工具被滥用。不过,在”第二人生”中进行的活动在我们的服务器上都会留下痕迹,我们确实会保留用户的文本对话内容,以供特殊情况下进行调查。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调出特定嫌疑人的对话记录,看到对话时间和对象。

  记者:现在的“第二人生”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

  罗斯戴尔:随着“第二人生”内部社区的增长和注册人口的上升,保持这一平台的活力仍然是林登实验室最紧迫的任务。我们正在积极引导这个虚拟社区建立起一个自我治理的大环境,公民们有权对感受强烈的事采取行动。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