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陈志兴:产权保护更多应选择司法诉讼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5日 03:28  第一财经日报

  上海知识产权联席会议秘书长陈志兴:

  更多选择司法诉讼,而不是行政途径

  田享华 王芳

  利用互联网进行侵权盗版的活动越来越多,对传统的版权保护构成了很大挑战。这个挑战不仅在中国存在,美国也有。也就是说,美国在三五年甚至一两年之前出现的现象,现在中国都有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涉及众多部门。为协调处理这一问题,2004年5月,国家保护知识产权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并在

商务部设保护知识产权办公室。

  此前,上海1994年就已经产生了知识产权联席会议体制,成员单位和列席成员的单位一直不断扩大,包括了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发改委、经委、公安局、文广局、外经贸委、第二中院、城管执法局、市文化执法总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等。

  上海的联席会议有一套完整的工作制度,如专题会议制度、信息上报制度等。会议一般一年开一到两次,主要是决定整个上海市知识产权的工作。而网络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其中的一块。为此,《第一财经日报》近日专访了上海知识产权联席会议秘书长、上海知识产权局局长陈志兴。

  保护不力和不保护是两个概念

  《第一财经日报》:网络近年来迅猛发展,这对于像电影、音乐、软件之类的产业,既是机遇,也给知识产权保护带来了相当大的挑战,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陈志兴:我是从两方面看的。所谓的21世纪的经济,是知识加信息的经济。截至今年6月30日,中国拥有1.62亿名互联网用户,仅次于美国,网站数量达到131万个,这就显示出了巨大的信息市场和发展潜力。网络极大地促进了文字作品、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和其他智力成果的广泛传播。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的发展是不可抗拒的,符合经济发展的潮流。

  但同时,利用互联网进行侵权盗版的活动也越来越多,对传统的版权保护也构成了很大挑战。这个挑战不仅在中国存在,美国也有。也就是说,美国在三五年甚至一两年之前出现的现象,现在中国都有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网络传输的海量内容,使取得授权方面也存在很大困难。那么,怎么取得权利人的认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研究课题。上海市领导已经有批示,要加强网络侵权方面的研究。我们知识产权局就在计划同上海的三个知识产权学院、六个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合作,建立一个团队,专门来研究当前网络时代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做一些超前的研究,制定出上海的地方规则。

  总而言之,对于这个产业,我们既要保护,又要发展,这是应有的共识。

  《第一财经日报》:我们现在所关注的,甚至国外所批评的,为什么大多是网络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呢?

  陈志兴:我们保护了,只是由于手段不足,或者是技术上的问题,所以还需要一个过程。保护不力和不保护是两个概念。

  从制度层面上说,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费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后,国家版权局跟信息产业部又联合颁发了《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的办法》,其意义是要司法保护和行政保护相结合。到2006年5月,国务院又发布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条例》,去年7月1日起开始实行。

  这至少从制度上已经证明,我们在不断加大保护的力度;而且每年都有很多专项整治活动,在实践中也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政府将把部分职能转给行业协会

  《第一财经日报》:据我们了解,政府部门似乎对于网络带来的冲击,可能没有很深刻的感受。打击网络侵权方面,也往往缺乏足够的动力去管和做。

  陈志兴:政府不是不去管,也不仅仅是在“知识产权宣传周”才去管,只不过平时还没有体现出一种威慑力。而且我们宣传得不够,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网络侵权)也是一种侵权。

  政府主要是提供服务、进行监管、制定相关的政策。同时,企业也可以成立保护联盟。政府会慢慢将自己的一部分职能转移给行业协会。要想清楚:有些职能转出去了,行业协会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作用。不能互相责怪,需要同步提升。

  今年的“4·26世界知识产权日”之前,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做推动,在浦东成立了一个以企业为主体的保护知识产权的协会,第一批有123家企业参加。我们计划明年“4·26”成立一个涵盖全市范围的上海市保护知识产权协会。

  在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纲要上,已经规定要形成这么一个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但我们不能用一个行政的命令、发一个通知,让所有的企业都来参加这么一个协会。我们强调自愿,只有自愿才能够自立,才能够发挥效用。

  预防侵权最佳路径

  《第一财经日报》:根据现有的制度,发现侵权以后,权利人要怎样去维权?

  陈志兴:有多种渠道。一种是要求行政保护,其特点是快捷、成本低,能够有一个及时的反应;还有一种是诉讼,很多企业现在知识产权意识越来越强,选择直接走司法这条路。司法途径虽然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财力,企业的负担比较重,但是比行政途径要来得有力。

  上海去年专门设立了一个保护知识产权举报投诉服务中心,开通了热线电话12312。这也是行政途径的一种。接到电话以后,中心会根据投诉内容进行调配,涉及著作权的,就给版权局;涉及专利的,给我们知识产权局。我们规定不超过一周内给出反馈,最后是处理还是不处理,都要有个结论。

  《第一财经日报》:什么才是预防侵权的最好办法?

  陈志兴:我们从商品的提供和市场的消费这两个角度来探讨。为什么我们在街上能买到便宜的盗版产品?仅仅是人们意识没有提高,还是和供给不足有关系?我们调查发现,买盗版的有一部分是白领。既有知识又有消费能力的白领阶层有多样的需求,但是许多新的产品,正规渠道却来得很慢,价格通常也不便宜。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消费者,又便宜又快的东西,就有诱惑力。这种情况客观上是存在的。

  我们要发展网络经济,及时提供更多的产品,同时把价格降下来。到那个时候,我看很大一部分盗版市场的需求会减少。国内庞大的市场会给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这样就会取得一个供需上的平衡。或者说,侵权、盗版的东西会越来越少。

  相关报道:

  当数字娱乐遭遇中国大市场:爱恨知识产权

  近年来涉及网络侵权的知名案例

  美知识产权专员:网络侵权亟须跨国合作应对

  一位律师的网络维权历程:立法滞后之惑

  中国网络知识产权法制进程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