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数字娱乐市场:互联网与知识产权的和谐与冲突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5日 03:21  第一财经日报

  当数字娱乐遭遇中国大市场:爱恨“知识产权”

  田享华 王芳

  曾经号称全国首家正版音乐网络提供商的网蛙(wanwa.com),现在就举步维艰。其总经理张德甡告诉记者:“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大力保护,网蛙在最近一两个月内就要关闭了。”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句《道德经》箴言用在网络与知识产权的关系上,再合适不过了。

  在很多人看来,网络为影视、音乐、网游等文化娱乐产业提供了广阔的天空。在这些产业中,依靠网络大发其财者不在少数;同时,网络又让“躬耕”于其上的众多企业,尤其是传统的影视和音乐企业倍感头疼——为数众多的免费下载网站让它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新兴的网游产业也有此类遭遇。

  互联网一路走来,就是一个与知识产权“爱恨交织”的过程。

  影视公司:借打击促销售

  北京紫禁城影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紫禁城影业”)专项法律顾问刘明已经替公司打了两年的版权官司。他说:“侵权行为是越打越多,赔偿是越打越少。”他最近还把某省文化厅和文物局、博物院等单位告上了法院,因为这几家单位的网页上提供紫禁城影业拥有版权的电影《红色恋人》的在线播放。

  刘明说,最让他气愤的是,他虽与被告多次交涉,但被告仍拒绝做出任何道歉和赔偿。最后,紫禁城影业向法院提起诉讼,向被告索赔33万元,目前正在等待开庭。

  像紫禁城影业这样的公司,每年都要花巨资打击盗版。刘明说:“不管是光盘销售,还是网络下载,任何一端(的侵权打击)遗漏了,公司就得赔本。”

  当然,打击网络侵权本身只是手段,进军网络才是影视公司的最终目的,毕竟连没有版权的网站都可以借在线播放和下载盈利,有版权的公司就更想分一杯羹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影视公司一般先把每部电影的网络传播权以8万~80万元的价格卖给ICP(网络内容提供商),而ICP一般并不拥有独家网络传播权,而是有一定的地域限制。它再通过自己的渠道,把电影的网络传播权卖给各种提供在线播放或下载服务的网站,一一收取费用。一般一部热门的电影,影视公司会卖给几十家ICP,收获几百万元。

  “一般是先起诉,或请求用行政手段清理一批侵权的网站,然后(电影的网络传播权)才会卖得好些。”刘明说,“从字面上说,网络传播权只意味着在线浏览权,而下载已经是复制权了。但一般来说,权利人都不再追究了。”

  因为近年来的知识产权维权风暴刮得较猛烈,一些电影网站已试图开拓新的领域,毕竟靠侵权获利不会长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盯上”了。

  李梦奇所在的时光网就是如此。他是该网站的电影编辑。该网站是全国最大的电影中文信息数据库,拥有数万部中外影片的数据。

  “我们只提供影片的文字信息,比如导演、演员、内容简介,还有一些影评。”李梦奇说,时光网并不打算上传这些电影供浏览或下载,一是因为获取这么多影片的版权,成本比较高,如果提供没授权的电影,诉讼的风险就会很高,“更何况,现在网民下载电影也多半不习惯付费,由于有‘电驴’或BT之类的免费下载工具,向网民收费难度很高。”

  所以,时光网只打算做一个电影社区,以与电影有关的博客和论坛为主打品牌。“《变形金刚》的导演已经把自己的中文博客开在了时光网,这就是一个品牌。”李梦奇说,目前时光网还没有盈利,要等数据库完成后,才会逐渐形成商业模式。当然,他们现在也比较在意知识产权,因为他们撰写的一些影评和内容简介会被其他网站转载,“如果是少量的转,那没什么问题。如果是大规模的,我们也会提起诉讼。”

  唱片业:借力横扫侵权?

  唱片产业遭遇的侵权,可能比影视产业更普遍。正如新浪乐库的编辑边江所言:“音乐网站本质上是一个门槛低的行业,谁先占领,谁就得利。”

  环球、百代、华纳、SONY、滚石五家唱片公司今年3月已整体授权新浪乐库。这五大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份额超过80%,将向新浪乐库提供超过30万首正版歌曲。此外,国内的其他200多家中小型唱片公司中,中型的也已基本授权。“这意味着,新浪乐库会在第一时间拿到这些唱片公司新出的歌曲。”边江说。

  正版音乐提供商首先要做的,就是与非法下载网站一较高下。据了解,目前提供音乐免费下载的网站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MP3储存在网站自己的服务器上供用户下载;另一种是提供歌曲搜索服务,但网站只提供很少甚至不提供MP3,而只提供超级链接,网民点击后转至其他网站进行下载。一旦出现侵权行为,后一类网站的责任较轻,因为超级链接可能不涉及侵权,但若著作权人有要求,网站要立即修改链接。而前一类网站提供未经著作权人授权的免费MP3下载,属于侵权,与音乐网络版权有关的官司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

  除与盗版音乐作斗争外,正版音乐的网络服务商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于是,做大做强就成为它们唯一的出路。“当非主流歌曲的数量超过主流歌曲时,听众就不会只选择顶端那20%的主流歌曲,而会更多地选择非主流歌曲。那么,乐库要做的就是先做到量大、内容全,培养听众的听歌习惯。”边江认为,这种发展策略给新浪乐库带来了每天400多万点击量,以及由此而来的广告收入。

  新浪近年来积累了大量手机铃声和彩铃。这也有助于新浪乐库巩固强势地位。业内人士指出,新浪乐库以海量的正版音乐为基础,在为网民提供高质量的在线及无线音乐服务的同时,也将改变传统SP企业“押宝”少数流行歌曲、依靠高投入的广告推广来获益的模式,从而开创新型的“互联+移动”的音乐合作模式。

  而A8音乐公司的营运模式不同。该公司向国内3000多家音乐网站提供几十万首正版歌曲,从而成为中国最大的正版音乐网络联盟,它每年用于支付版权的费用就超过3000万元。

  至于其他无法应对盗版与正版双重挑战的音乐网站,往往只有关门大吉。曾经号称全国首家正版音乐网络提供商的网蛙(wanwa.com),现在就举步维艰。其总经理张德甡告诉记者:“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大力保护,网蛙在最近一两个月内就要关闭了。” 比起两年前,他现在对这一产业显得更沮丧——目前网蛙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收费下载,但每个月的下载收入不超过1000元,“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正版网站的日子都不好过,或者说,仍然不好过。”

  张德甡认为,现在国内的同行还谈不上竞争,因为大家都面临着同一个侵权的问题。他说,他原本一直寄希望于大环境能改善,例如出台一些措施并有效执行,但事实上,“情况没有太大改善——一是行业大环境还不好,二是用户没有付费下载的习惯。”

  网游业:已形成联合打击的默契

  “我老公和几个朋友都被公安抓了,因为他们在做盛大游戏的外挂,”谭女士(化名)3日在电话中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他们只是觉得好玩,做外挂赚了一些钱,又拿去玩游戏了。”话虽如此,她自己也承认收来的钱可能有上百万元,而她丈夫与朋友目前都已被浦东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外挂本身只是一种恶意破坏程序,不具备独立的功能,只是用来修改、破坏合法出版的

网络游戏的设计与结构。最早的时候,通过外挂运行程序与合法出版的网络游戏程序挂接,可以让用户迅速提高游戏水平。当然,这对不作弊的玩家是一种不公。

  这种不公平感如果蔓延,那么追求真实、公平的玩家自然就会拒绝继续玩相应的游戏,这样就直接损害了网游运营商的利益。而使用外挂者要向外挂提供者支付一定的费用,谭女士的丈夫就是这样获取大量非法收入的。

  这样的案例对于盛大来说,已经有点司空见惯了。上海盛大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诸葛辉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上半年,我们总共打击的私服、外挂、盗号等案件有近200起,其中涉及刑事的占10%。” 诸葛辉强调,近年来盛大打击的此类案件数量在上升,这是由于打击力度加强、公安部门的配合也增强了。

  “对于侵犯我们权利、损害玩家利益的行为,我们从来都不会放过,不会留情。要想做这一行,必须走正途。”诸葛辉说,光是去年,盛大就投入800万元专项资金打击这类侵权,“现在全社会形成了打击侵权的共识,总体上说,这类侵权行为正在持续下降。打击的效果也非常明显,对于公司的收入和玩家的感受,都有正面的影响。”

  但诸葛辉也承认,私服、外挂这类侵权案件不可能一扫而空,但盛大作为行业的领头羊,也一定会是打击侵权的领头羊。

  至于网游行业是否会联合起来打击外挂、私服,诸葛辉认为,现在大家已经形成了合作的默契,但还没有形成联盟。

  相关报道:

  陈志兴:产权保护更多应选择司法诉讼

  近年来涉及网络侵权的知名案例

  美知识产权专员:网络侵权亟须跨国合作应对

  一位律师的网络维权历程:立法滞后之惑

  中国网络知识产权法制进程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